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爱的号码牌

(5 次投票)

作者:麦子 周六, 2018年 06月 09日 10:35

仙花日快到了,再懒散也得弄一篇贺文来,所以有了这一篇。

花花永远要幸福!以下为正文。

 

樱木花道的运动神经很发达,有无数事实可以证明这一点。

这时候他读大二,不再像头一年那么楞,也没有三年级的学长那么油滑。他个子还在蹭蹭地长,英俊的脸上总是挂着点倔强的表情,即便是笑起来的时候也是。大概是他的眉毛和眼睛长得太锐利的关系。不过他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会有很多人觉得他看起来凶巴巴的。

即便凶巴巴,他也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家伙。不管是谁,只要和他说过话,便会知道他红着脸笑起来的样子有多羞涩动人。

可是,他依然没有女朋友。情书收到了不少,可是心仪的女生却始终没有出现。

他在东大体育系,总是穿着运动服,身边跟着的也总是和他一样的大个子男生,那些大多是他的队友。他们的生活被训练填满,偶尔空闲的时候,樱木花道总是找不到合适的事情做。

比如现在。

樱木一边咬着吸管,一边盯着场地正中心。

穿蓝色衣服的那个,长得和他差不多高,笑起来桃花乱飞,是他的队友。穿红衣服的那个,有点笨手笨脚,长头发的,是他不知道第几任女友。

樱木晃了晃罐子,汽水已经一滴不剩。他觉得有些无聊,便左看右看寻找垃圾桶。

早知道不陪他出来约会。

“出去玩吗?”那个家伙大清早就站在樱木寝室的落地镜子前梳头,头发蹭蹭往上竖着,不知道抹了多少发蜡。说来奇怪,樱木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他头发垂下来的样子——尽管自樱木考进这个学校之后,两个人几乎每天都呆在一块儿。

去上厕所吗?一起!他们就是关系这样好的朋友!

可是最初樱木其实看他很不顺眼,因为他实在太受欢迎。这样说并不是樱木在嫉妒,要知道樱木高中时候也是见过大世面的,那时候自己队里有个家伙,也是超受欢迎。让樱木不舒服的是他对那些女孩子的态度,总是笑眯眯地接受她们的礼物,笑眯眯地恭维她们,接受她们的各种邀请——虽然他篮球打得好,虽然他对樱木也好得不得了,虽然他自来熟地把樱木叫做小花还总是帮他买早餐叫他起床,虽然……最后樱木还是妥协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天天和他呆在一块儿,训练的时候不用说,休息的时候也总是形影不离。最后就变成了连上厕所都约好一起的好朋友。

好像小学生一样!

他总是和不同的女生约会。樱木最开始对此意见非常大,可是他怎么说来着?“如果不约会几次试试看的话,怎么知道两个人是不是适合交往呢?”

樱木吃着他买的冰淇淋,觉得似乎也有那么点道理。

“其实啊,小花,我呢,还是喜欢从好朋友开始的恋爱哦。”

樱木对此倒是满认同,因为他自上大学之后就开始不断收到女生的情书,完全不了解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做到愉快地交往呢?连约会都做不到啊。

“包在我身上好了。恋爱技能满点!”他把胸口拍得砰砰响。“一定把全部技巧都传授给小花,绝不藏私。”

笑眯眯的脸上,好看的眼睛里桃花乱飞。樱木很想一个头槌砸过去,因为他觉得没有一个女生面对这样的眼神会不心动。如果只是稍作了解的话,完全不用这样技能全开吧。

“虽然是要拒绝,不过给她们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也是非常重要的。”

樱木只能似懂非懂地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会被他说服,然后晚上回想起来的时候在心里郁闷到死。

说回头发,樱木的头发是红色的,这个发色总是让他非常显眼,有时候樱木也希望大家不要总是注意到自己的头发。不过,和他在一起以后,这种担心就变得多余了。因为他那刺猬一样的头发,实在太匪夷所思太醒目。明明那么丑到爆的发型,看久了居然也会觉得蛮顺眼的,樱木叹口气,远远地将手中的易拉罐扔向垃圾桶。罐子发出沉闷的撞击声,消失在黑色垃圾袋中。

樱木想象不出他把头发放下来是什么样子,不过他也不那么好奇——说实话是有那么一点点。

有一次他不小心说漏了嘴。“你一定是把头发放下来很丑吧。”这样说其实还满正常的,不过樱木看到他脸色一僵就马上愧疚感十足,立马补了一句:“有没有人看到过你的那样子?”

“并不是这样哦。”他用那双会放电的眼睛盯着樱木,笑容大大地挂在唇边。“小花想看我那个样子很容易呀,下次睡觉前来我寝室就行啦。”他一把掀掉樱木盖着的毯子,樱木尴尬地伸手去挡自己的花裤衩,那样的睡裤是他在超市打折时候抢购的,有一打。“好可爱的裤子啊!”樱木敢保证那天自己送出的头槌是最货真价实的。

樱木很少去他的寝室。当然理由并没有多么曲折。因为实在没那么必要,他已经几乎所有空闲时间都在樱木的寝室泡着了,完全用不着樱木去找他。

当然,其他不在寝室的时间里,大多数时候他都在约会。边上还有个黑脸的樱木花道。

先开溜算了,樱木缩了缩头,悄悄往冰池中间看,正好看到他也往场地边看,还抬起一个手指比划了一个什么手势。樱木的屁股本来都已经抬起了,见状只好又放了回去。“再等三分钟,三分钟以后我一定走。”樱木对自己说。

陪着别人约会当电灯泡这种事,说起来就够尴尬的,可是樱木花道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每次都会妥协,然后跟在他们边上,无聊到要死。

“小花帮我判断一下嘛,你知道我这个人有时候眼光不太好。”

“哼,平民百姓,果然还是得依靠本天才。”

事后想起来,这些都是阴谋啊阴谋。

不过,跟着他约会,樱木几乎把市区每个好玩的地方都玩遍了,好吃的东西也几乎都尝遍了,也算是有点收获吧。

有时候,他难得空窗的那几个星期,两个大男人也会按捺不住,相约出去玩或者大吃一顿。奇怪的是,那种时候樱木居然会觉得更加尴尬,还不如三个人约会来得自在。

大概是因为,那种时候,那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身上的关系。被他紧紧盯着,滴水不漏地照顾着,樱木居然会觉得紧张,总是会不停跑厕所,真是太丢天才的脸了。

反正都是他掏钱,本天才是特别顾问。到后来,樱木简直是自暴自弃了,毫无芥蒂地跟在他们身后,简直还乐趣十足。

不过,今天是例外。

因为樱木不会滑冰。虽然他的运动神经很发达,可是他居然不会滑冰。

“下次我教你。”刚才樱木支支吾吾不肯换鞋子的时候,那人眉毛一挑,勾起的唇角似笑非笑。“单独教学。”

樱木不会,所以只能乖乖坐在一边等。喝掉了好几罐饮料,去上了好几次厕所,场地里的那个女生还是跌跌撞撞,蓝衣服的男生耐性十足。不过,樱木觉得他的耐性也快告罄,因为他越来越频繁地抬头寻找樱木。

樱木突然来了兴致,干脆抬起头认认真真地看他们滑冰。

为什么最后没有一个女生成功上位。这个问题樱木从来也没有问过。即使不问,他也能够想象那人的回答。

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人。

如果是四人约会的话,大概就不会这么奇怪了。可是,樱木从来也没有提起兴趣找一个女生约会。好像,樱木对目前这种状态挺满意的。高中时候,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倒是特别想恋爱。不过当时暗恋的女生早就有男朋友了。

蓝色衣服的他的好朋友,站得稳稳的,伸出一条手臂扶着那个长发的女生,一副非常值得依靠的样子。他总是这样,任何时候都是,一副标准男友的模样。樱木觉得他说的技能满点也许不算吹牛。

那个女生突然身体一摇,跌倒前男生眼疾手快地伸手揽住了她。娇小的女生被轻松地稳稳抱住,男生低头说着什么,不用听到也知道那是他独家的甜言蜜语,从女生突然红透的脸就能猜到。

樱木霍地站起身。他再一次拉紧了运动服外套的拉链,滑冰场里温度太低,坐在边上不动就会觉得好冷。他不想再等下去,裤子口袋里还有几个硬币,大概够坐车回学校吧。

樱木头也不回地走出滑冰场。外头夏天的太阳很毒,刚才喝下去的几罐汽水马上变成汗水蒸发掉。他脱下外套,看到上面的号码,才想起这是那人的外套。就是这种事,他也比普通人要细心,樱木才不会在这种天气带一件外套出门。

 

 

毕竟两个人在一个球队,即便樱木刻意回避,还是会在训练的时候碰面。

再见面是在周一的早上。

“嗨,小花!”比平时更闪亮的笑容,比平日更令人腻味的称呼,樱木只能公事公办地冲他挥挥手表示收到。那天的训练项目是年级对抗。油滑的三年级学生对战状态将将好的大二学弟,生涩的大一新生在场地边给大家加油,而忙于毕业的大四生已经几乎不见踪影。樱木在场上拼命奔跑,他憋了一口气想要把那个人打趴下,打到他脸上轻松自在的神色再也挂不住,打到他的面具喀嚓一声碎掉。最后的结果,是大二组获胜,樱木得意地脱下球衣,拧一把几乎拧出一脸盆的水。他得意地冷笑着看那人,指望看到他沮丧失望的神色——不管什么表情都好,只要不是平时那个令人讨厌的笑眯眯的样子。

那人却毫无惧色地迎接樱木的横眉冷对,甚至笑得比平时还甜。“小花你今天的状态真是神勇,万夫莫当啊!”

“哈哈哈本天才一贯如此!”

樱木手叉着腰仰天大笑,还没有回过神来已经被他拖往食堂。“今天训练这么累,想吃点什么,我请客。”

“牛肉拉面猪豚骨拉面大排盖浇饭外加三个草莓蛋糕!”

有些飘飘然的樱木在被食物堵住嘴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又一次背离了初衷。明明是不想理他的啊混蛋。

 

 

什么都没有改变,樱木和他还是好朋友,整天腻在一起。

不过,似乎还是有点什么不一样。

两个礼拜之后,等那人恋恋不舍地告别樱木的寝室,樱木从抽屉里小心翼翼抽出一张报名表。他决定要去学滑冰,正好学校有个小小社团在招新。哼,什么单独教学,见鬼去!樱木一点也不愿意回忆那天看到那一幕,那个男生将女生抱个满怀,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甜蜜的恋人。

那这个坐在边上围观的电灯泡算什么呢?

“你爹走了?”上铺突然从蚊帐里探出头,看到樱木在填什么之后又追问一句。“这么大的事不让你爹知道?”

樱木恼羞成怒,站起身就送个他一个头槌。

“嘿我就是说说……”上铺虚弱地抗议,“而且听说……”在樱木凶狠的瞪视下,他乖乖地把后半截话吞了下去。

连续两个周末,樱木都没有事做。那人没有再继续约会,大概又打算换一个了吧。

报名表在周五下午交了出去,第一次课安排在周一晚上。

无聊的周末,樱木穿着花裤衩躺在床上看漫画。

“好无聊啊小花。”那人又在镜子前面料理他的头发。

“嗯。”樱木不想搭理他。

“你在看什么?”

“嗯。”

“不然出去吃冰吧?”

“嗯。”

那人以为樱木答应了,笑眯眯地凑到床前来拉樱木,手一碰到樱木的手臂樱木就把他甩掉了。两个人都有点尴尬,樱木挑着眉,表情分外凶狠。他有点后悔,觉得自己反应过激,可是手臂上火辣辣的触感却清晰得要命。

“怎么了?”最后还是那人先开腔,笑容虽有些不自在,语调却四平八稳。“想看完书再去吗?我等你。”

“嗯。”樱木低低答应一声,他的心软,见不得那人为难的样子。“我马上就看完了。”

漫画很精彩,可是后半本讲了些什么樱木压根不明白。他胡乱翻了翻,起身换了运动裤就跟着那人出了门。

平时两个人总是并排走,现在却一前一后分开足足有一米。

明明就没那么开心,为什么还是和他一起?樱木心里乱糟糟,路过体育馆,看到有人正热火朝天地往墙上贴海报,走近了发现正是滑冰馆的广告。

找点事情做,然后慢慢疏远好了。樱木心里想。等他下次出去约会的时候,就找个机会拒绝他,不再当电灯泡。

虽然一个人会比较寂寞,不过,也好过现在这样。

无聊,莫名其妙。樱木走着走着就有些心酸。他越走越慢,和前面的人慢慢拉开了距离。而前面那人却没发觉,仍往前走着。

有时候,他也没那么细心。樱木停住脚步,看着前面那个人的背影。

那么多的女生,一个接一个地换,总能找到合适的。完全不需担心。

樱木在原地愣了愣,掉头往回走。才走两步,手臂就被人抓住了。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樱木觉得自己突然变得这么感性很不可理喻,可是就忍不住鼻子发酸。他挣扎了两下,抓住他的那只手毫不放松。“跟我来。”这声音很温和,可是却毫无油滑的味道,樱木觉得有些陌生。

最后还是去了一家冰淇淋店,樱木点了两个大单球,埋头苦吃。对面的男人却迟迟不动手,看樱木快将面前的东西消灭干净,微笑着将自己那份推了过来。他对谁都这样,樱木早已见识得很够。樱木毫不客气地吃对方那一份,平时很喜欢的味道入口却觉得有些变味。

“你有话和我说?”那人的声音有点打颤,樱木忍不住抬眼看他,看到他的微笑居然带着一点苦涩。

“没有。”

“你报名去学滑冰?”

“又不用什么都和你说!”樱木的声音未免有些大,同时还觉得很狼狈。他居然什么都知道,这个混蛋。你又不是我爹。他忍不住想到了上铺说的那些话。“你想当我爹?”樱木就这样说了出口。

“当爹会不会年纪不够?”

他就是这样,什么话都难不住他。樱木更加气鼓鼓,和他在一起,总有一种落败的感觉。

“你也配?”樱木很小时候就没了爹妈,说出这句话时,肠子里一阵打结。

“为什么不高兴?”

“哪有不高兴?”

“那天为什么先走?”

“……”

“你等不住了随时可以说一声……”

“我不想当电灯泡!”樱木终于说出口,觉得自己勇气可嘉。

那人脸色一变,眼神都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平时可不是这表情,而他上一次用这表情说话,樱木还记得清清楚楚。

“花道。”他的称呼都变了,樱木直起身体,做好拔腿就跑的准备。可是那人看穿了他,伸出手抓住樱木手臂。“有件事我要和你确认一下。”

樱木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去玩迪斯尼。”樱木当然记得,那次只有他们俩,几乎把每个项目都玩了个遍。樱木小时候家里只有爸爸,每天忙着打工赚钱,迪斯尼啊游乐场啊都从来没有机会去。“人很多,可是我们每个项目都玩了一遍。”樱木最喜欢坐过山车,那时候又是害怕又是兴奋,边上的人紧紧抓住他的手。“每个项目都有个自动排队的号牌。”这个樱木也知道,一边玩一边还排着队,真是个愉快的规则。那人停顿了一下,停顿了很久,久到樱木忍不住抬眼看他,看到他也注视着樱木,漂亮的桃花眼闪闪发着光。

“你觉得排队应该怎么排?”

樱木谨慎地盯着他,这个问题看似和主题毫无关系,他不知道会不会又是一个陷阱。

“是要专心地排在想要的东西前面,还是可以叫个号牌,然后在附近边玩边等号呢?”

樱木似乎有点回过味儿来,却又不知道自己理解的是不是对方正要表达的意思。这家伙就是这样,说到重要的事情时候,一点也不直接。不不,也是有直接的时候。

那时候,他也是这样摆了一张认真的脸,问樱木想不想要谈一场恋爱看看。

“现在这样挺好,不想谈。”樱木一边吃蛋糕,一边回答。

“如果有个很合适很优秀的人出现了呢?特别合适,特别优秀!”

“也不想。”樱木瞪他一眼。“再说,哪有那样的人啊?”

“我啊。”他同时伸出左右手的食指指向自己。“和我试试看,怎么样?”

樱木一口蛋糕咽不下去,差点被噎死。

当时怎么回答他的来着?樱木不记得了,反正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可是大概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也没有。樱木完全不把他的话当真,也希望他别当真——或者不如说不敢当真。

他对谁都那样,看着人微笑的时候,就好像全世界就只有你一个人存在一样。

当真就死定了。

“花道,你给我个意见。”他还是那样盯着樱木,抓住樱木手臂的手滚烫。“我是认真的。”

樱木知道这次再没法言不及义打太极,可是,是不是该相信他?

冰淇淋在漂亮的杯子里慢慢融化。

“我反正不喜欢看你玩弄那些人的感情。”樱木决定还是诚实一点。“她们不是很可怜吗?”

“可以,我听你的。”那人的嘴角一勾,可是眼底仍没有笑意。“你回答我排队的事。”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樱木觉得手臂要被烫伤。

“你懂,我知道。”那人却不肯放过他。

“排队,当然要好好地专心地排在想要的东西前面啊!不然别人怎么知道你到底要什么啊?!”

樱木一口气喊完,别过脸不敢再看那个人,脸上烫得可以煎蛋,混蛋混蛋,超级大混蛋!

“我是那个滑冰场的教练哦。”那人适时转移了话题,樱木在心底悄悄地悄悄地吐一口气。

“所以,还是会由我来教你滑冰。”

樱木震惊地抬脸,看到那张脸上已经挂上了可恨的笑容。樱木看着那双桃花眼,一瞬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晚上,两个人肩并肩地回寝室,那人的手臂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总是在樱木的手臂上碰啊碰,樱木躲开,他又靠过来。

“很热啊,你别老是碰我啊!”樱木火大,终于忍不住吼他。

“那就牵着好了。”那人却一把抓住了樱木的手。“我觉得,排队的话,我肯定拿到了一号牌,你说是不是啊小花?”

樱木甩了甩,什么也甩不掉,只能由他去。

黑乎乎的校园里,反正谁也看不到。

不过,有件事必须要澄清一下。

“排在你前面的人多得要命,拜托你不要自我感觉那么好,成吗,仙道彰?”

 

 

fin

  M - 麦子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洋花]朋友   铁臂奇侠
[流花]色即是空    七佾风流
[三花]午夜十二点   狐狸爱猴子
[河田花]刀尖   麦子
[流花]就这样开始……   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