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 不公

作者:凤阳凤歌 周四, 2018年 06月 21日 16:42

那件事已经过去两天了。

手上的勒痕也渐渐消淡,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两天没有参加部活,刚一进体育馆就被大猩猩当头一捶。樱木疼得蹲在地上抱怨道:“干嘛啦,臭猩猩真野蛮!”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说什么!”
“嘛嘛,”木暮赶紧过来打圆场,“赶过来就行,大家继续训练。”
樱木简单地热身后,就被拉进小组对赛。

倒霉,被安排负责防守流川,樱木撇撇嘴,看向狐狸脸队友。

虽然全国大赛之后两人关系略有和缓,但狐猴大战一天时不时还是要爆发几次。对方眉毛上扬的弧度都是开战的信号,那张薄唇上下一碰,吐出的尽是淬着毒的刀子。

只是,今天只要两人一贴近,樱木就束手束脚地闪开,任由流川在头顶灌篮过人。
“笨蛋,你在球场上就是这么和敌人较量的吗!”场边响起赤木的怒吼。
樱木拎起下摆用力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明明室外还是寒冷的,比赛也只开始了几分钟,樱木的内衣却早已被冷汗浸湿。

“可恶!”
他双拳攒紧,复又放开,带着细微的颤抖又走回到流川身边。脸色苍白着,做出防守的姿势。
为什么要这样,明明已经拼命忘记了,明明身上的伤痛都已经消失了。
为什么!为什么就算打着最喜欢的篮球,也要被那件事困扰!

快忘掉!快忘掉!
樱木掐着手心,绷紧了浑身的肌肉压抑着心里一阵阵的恶心和寒意。
滞留在内心深处的恐惧和绝望排山倒海般一般扩散开来。紧贴过来的身体,不可避免的碰触,让樱木脸色越来越白,冷汗像水滴一样不断地溢出。

好累啊。
脚底随着流川的动作机械地跑动,越来越疲惫,灯光好闪,头撞得好疼。终于,流川一个轻松运球过人,樱木一手扶着头,脚底踉跄几步,缓慢地晕倒在地。

“喂!大白痴!”在意识即将脱离那时,樱木听到耳边传来谁的呼声。

昏暗的路灯下,痛苦的呻吟,扭曲的姿势。
樱木知道,自己又做了那个噩梦,又回到了那个无力挣扎的晚上。被捆在后背的手,昏昏沉沉的脑袋随着身后的顶弄一下下撞到墙上,又被拉回来继续。

对方潮湿的手心顺着腹部一路向胸口袭去,焦躁的气息喷在锁骨附近,狠狠地一口咬住。樱木咬着牙痛呼一声,眼睛被布遮住了,鼻腔里传来一丝冷冽的樱花气味。

住……住手,你是谁?放开……放开我!!

樱木眨动着眼睛,奋力地想透过布料看清眼前人的面目。他难耐地挣扎着,想把对方从身上揍开。只是对方慢慢欺压上身,被笼罩的气息像一张网压得他心口喘不过气。

呼,呼。
樱木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视线里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慢慢变得清晰。
“狐狸,你……你怎么在这儿?”

流川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刚要说什么,帘子一把被人掀开,大楠高宫还有一年级的几个人吵吵嚷嚷地凑了过来。
“哇,花道你吓死我们了,打球好好的突然晕倒,还是流川把你背到医务室的呢。”
“唔嗯。”
樱木点点头,有些紧张地看向沉默不语的流川,做好了被讽刺几句的准备,谁料流川起身丢下一句回去训练就干脆地离开了。

“花道,你和这小子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好了啊?”
樱木像产生幻听一样,不敢置信地看着流川离去的背影,好久才扭过头和高宫大眼瞪小眼,莫名其妙地说道:“……我怎么知道。”
这时候,一直靠在墙边的人才开口道:“大天才这是怎么啦?”。

“啊!洋平!”红头发的男孩看到熟悉的人一下子放松下来,声音透着不自觉的委屈。“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这两天和打工地方的老板一起去进货了,才回来。”洋平温和地解释,走过来顺手帮他扣上松开的衣领扣子,“训练太辛苦了吗,晚上请你吃拉面好不好。”
“啊,你们两个又私自开小灶!也要带上我们!”
“就是就是!你们是想脱离组织吗!”

樱木僵硬着身体,只是因为洋平帮他整理完衣服之后,就顺势将手腕压在了他的肩膀上,不偏不巧的,抵在锁骨那个结痂的地方。

他抬起头来,看向友人的脸。那是一张看了十几年的,最让他安心的熟悉面孔,他悄悄舒了一口气,跟着友人一起笑起来。

晚上大楠他们吵着要喝啤酒,结果没几瓶就灌倒了,东倒西歪地睡在洋平家的地板上。樱木趴在被炉里昏昏欲睡,恍惚间,脸上被人轻轻拍了拍。
“花道,花道?今晚要在这儿睡吗?”
“嗯?”樱木抬起头来,睡眼惺忪地揉揉脸,“睡不开,我回去吧。”

樱木就这么摇摇晃晃地离开了洋平家,到了外头,夜晚冰冷的冷风一吹,睡意就醒了大半。好在两家离得不远,爬过一个长坡再转弯就到了。

外面漆黑一片,不知几点了,路灯闪着微弱的光,樱木抱紧胳膊,顶着刺骨的寒风往家的方向跑去。

这一路往上,零星种着几棵樱花树。现在正是落樱的时候,风一吹就能卷起不少狂舞的花瓣,空气里飘散着冷冽的樱花气味。

那一夜,也是这样的天气。一样的寒冷,一样的漆黑不见五指。

背后的黑暗像一只手拉扯着,樱木感到焦急,眼中的恐惧越来越深。他连忙回头望去,友人始终站在原地,口中的烟头一明一灭,看不清表情,身影在暗淡的路灯下像是假相一样。

樱木心中一凛,冲着洋平挥挥手,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回应,就闭着眼睛一路往前冲。

一直到跑回家嘭地关紧房门,心中潜藏的恐惧感还是没有消退。樱木攥着衣领大口地喘息着,瘫坐在玄关,好半天才慢慢平静下来。

电话上留言显示的红点不断闪动,按下键,伴着声音坐在餐桌边,樱木顺手抓起早上喝剩的半杯冷水灌了下去。
一道低沉而又温柔的声音缓缓在客厅响起。

“花道,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吗?”
是仙道啊。
“听彦一说你生病了,好起来了吗?前两天,我失约了,你等我等了很久吗?”
樱木身体一颤,失神地望着电话,和仙道约好打篮球那天……
“抱歉花道,以后再不会了。原谅我这一次,周末再一起打球吧。”

樱木头埋在胳膊中间,想起那天的事情又怒又悲,眼泪大滴大滴地滚落,脸上冰凉一片。
“可恶!为什么……”
为什么要发生这种事!
他一下下发泄地捶着桌子,肩膀颤抖着,发出伤心的呜咽声。

叩叩!
悲伤的心情被打断,樱木用袖子胡乱擦干净眼泪,这么晚了,是洋平吗?
沉重的房门被打开,黑头发的队友站在门外,一只手垂在身侧,肩膀上几片粉嫩泛白的花瓣,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流川抬头一看樱木红肿的眼圈,怔愣一下,两个人对视一眼就互相转开视线。就如同之前打了那么多次架累积的默契一样,两人都没对樱木刚刚痛哭这个真相作说明。

流川将身侧的背包递过来,“你的。”
“哦,谢谢。”樱木吸吸鼻子,呆呆的伸手接过。他不自在地抓了抓背包带子,下午从医务室直接离开忘记回去拿包了。

除了打架和球场上,两人正常精神状态下的交流并不多。这一刻,他们同时丧失了语言功能,面面相觑地看了一会。

“不准说出去!”樱木瞪着眼睛,脸上热度惊人,这种丢脸的事情偏偏被狐狸看到了。
“白痴。”
流川耸耸肩,忽然探身,迅速地伸出手将樱木垂下来的额发全捋到脑后。
樱木被他的手劲推着,狼狈地捂着脑袋,连连后退。
“臭狐狸要死啦!本天才的发型都被你破坏了!”

流川哼了一声,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若无其事地走了。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6年匿名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