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忠与不忠

作者:windning 周四, 2018年 06月 21日 16:50

和花道交往步入了第五年,纪念日的时候,花道很少见的竟然忘记了,后来花道为了要赔偿我特地休假的损失,在晚上洗澡后连头发都还没擦干的就骑在我身上,脸红的花道、性感的花道、妩媚的花道、欲拒还迎的花道…我的词汇太过贫乏,我想不出更美好的形容词套在花道身上。


看到这么激情的他,艳红的头发,随着发丝,滴在裸上半身的我,不自主的腹部打颤,接着花道脸红着舔舐着我的腹部,我又战栗了几分,一直到还穿着牛仔裤的下半身,洁白的牙齿啮着拉链,透过衣物摩搓里头的巨物,花道的神情很享受,但是…眼神里好像没有我一般…


渐渐的,不管是邀约篮球一对一,还是吃个早中晚饭什么都好,又或者是相约到外县市游玩…过去稀松平常的邀约,我习惯的以为他下个回答会:〝好。〞但是我得到却是迟疑…再迟疑。


我知道感情出了问题就是要立刻找出问题再修补,但是水坝的裂缝修补后能够达到滴水不漏吗?不是没自信,有过的伤痕,即使再怎么消毒上药,你也无法抹去曾经受伤的事实,或许就是纪念日的前一个月吧…那个下午…我打了花道…但…是他不好啊…


那天是我父母忌日,没有来的心情不好,什么也不想说话,明明总是游刃有余的表情都消失的无踪无影,想一个人呆着的心情很强烈,我也知道花道想要安慰我,也知道花道一定了解我的感受,相差一岁,但同为失怙恃,我们彼此都愿意相呴相濡,这份越是了解彼此的心情,就越是让我心情更加烦躁,自己搭的墙,随着拌的水泥越多,筑的越是更高,习惯不被人看透,我以为花道都知道…但他那天就是不像往常的闭嘴…偏要说多于的话,我也恼羞成怒…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乐观的走过。


知道为什么在这么诱人的花道面前,我还可以胡思乱想这么多吗?以往是我的话,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压倒眼前的人再说,今天的我却还可以看着他将我的巨物,用着坐姿,放入自己身体内…很色…虽说他眼里不是我,但毕竟我还是爱着花道…暂且还是勃起…然后一起激情到最后…


脑子清醒的不像平常,以往的我肯定是抱着花道一起入睡,但是在花道累倒…睡前的那句话…不停的在我脑中回转,那是个不认识的名字…我不知道是谁…但我想…肯定认识很久了吧…


──所以…花道到底是想着谁进入三次的高潮呢?


除了那次像是象征性的出轨之后,就再也找不到痕迹了…难道花道知道我发现了吗?不可能…这么单纯的花道…怎么可能呢?


或许我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专一,但是我真的对花道一往情深,说出来大家或许都不想信,我对花道真的是一见钟情,吸引的那份乐观与单纯,以及总是对某种事物保持着某种执着,要说好听一点的话就是择善固执吧…要我说的话就是一根筋…每天每天一对一的篮球,总是输给我的他,每比一场,更是心情激昂,害得我都开玩笑的说:


〝我想我都快变成花道与篮球间的小三了。〞


我看着花道脸红,说实在,到底是说中心情,还是我表情太帅…又或者是,他更爱的是我…不知道…花道他…总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心情,每每逼得他哭着对我说喜欢,怎么搞得像是我在欺负他呢?


自那次开始,我就不再逼迫花道对我说一些情话了,除了失望之外,我还是喜欢看着花道的笑容,我疼爱他…比旁人看着都更加的…疼爱他,但不晓得这五年间是怎么了…我疼爱的方式及次数无减反增,但是花道却一天比一天还要冷淡,甚至叫出别的男人的名字…到底为什么。


──我以为自己内心强大,却到头来,连自己心底最深的声音都无法传达给花道,慢慢的…我连对我的挚爱都无法坦诚相待。


我们渐行渐远,但谁都无法先提出分手,五年了…不是这么简单就割舍,我们依然一对一,依然约会,却少了甜蜜,少了情侣之间该有的互动,我们越来越少说有关于各自学校的事情,也越来越…少问问对方…


〝今天好吗?〞


若是交往第一年或第二年的话,我肯定无法想象自己与花道分手,各自生活的场景,我可是连一秒也不敢多做想象,但是花道呢?他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呢?会茶不思饭不想的…还是一如既往的生活中、满脑中只有篮球呢?想想这样的花道…我都不禁苦笑了…自己是多么没分量啊…


大学毕业季,我们两人依然什么也没说就这样径自的走向自己回家的路上,双方头也不回的走了…那晚我哭的失声,连喝水的力气也没有,甚至开始干呕,我知道那天是底线了,太冷淡的花道,在强的心脏也永远承受不了,自觉自己的爱已经全数倾倒,依然每天大学的日子里挽回不了花道,若是因为忌日那天的一巴掌,我可以将全部的身体交给他,任由他拳打脚踢,但是…我知道自今天过后,说什么也别想再碰到花道一根寒毛了吧。


昏暗的房间,与花道没联络已经一个月了,毕业了,无法在学校见面,自己也没有勇气打给他、联络他…我们双方依然没有传分手信,没有留言、没有纸本信件…什么也没有,我的生命里似乎再也没有花道这个名字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美国体育学校的邀约?桌上的信封…工整的英文字体…即将就快要到注册截止日了…我提不起劲…我害怕去了却再也找不到花道的身影…但若没有去…花道在美国一个人该怎么办…


──明明是一个指键的功夫,却怎么样都无法拉下自尊。


就在注册日截止前一天,我的房门被撞开,还在想着是谁会进来我家时,看着红头发时才想起来,我们曾经交换过彼此的房子钥匙…我看着花道气呼呼地站在我眼前,而我则是颓废的坐在地上,满桌子啤酒罐,啊…日历都忘了撕…还停在毕业那天啊…今天是几号啊…哎呀呀…怎么也想不起来啊…


〝混账仙道,你还没注册啊!〞花道不管仙道是否回魂,赶紧拉起还走神的人,往银行冲,汇足了款,打足了电话,顺便在街上往仙道的脸上打了一拳,仙道这才回神。


〝耶?樱木??〞仙道摸摸自己红肿的脸。


〝死刺猬!别乱误会啊!明明是你先开始的啊!〞


怎么回事…我们应该不再有交集了啊…还有这莫名其妙的话是…


〝给我过来!〞樱木了解眼前的人根本连三魂七魄都还没找回来,就跩着他回自己家。


原来…一切都是被设计了,在樱木叫出那男人名字之前,曾经班上办了活动,名叫最后毕业季的光棍联谊…被朋友三托四请,朋友说联谊的好处说得口沫横飞,殊不知我已花道早已从高中开始交往至今,但是为了朋友,说什么我不去,基本上对方女校根本不参加什么的…哀…干嘛要去…那天花倒还跟我闹别扭…接着就自己走回家了…真是…


那天参加的,包括在与花道交往前一天,被我委婉拒绝的女生,以最后温存之意接近我,实则存小人之心灌醉我,她加药了,对我朋友说谎把我带入旅馆…拍了亲密照,寄给了花道,花道的确中计了,这几年因为这天,我们照着这女人的剧本走了,花道的确开始疏远我,甚至在纪念日夜晚的激情,故意忘记纪念日期、故意叫出不认识的男人之名,之后故意不受自己邀约,都是为了让我生气吃醋,我也如女人的期望,一开始奋力挽回感情,最后走向灭亡,但是谎言如何被戳破?


花道的挚友,洋平,每晚听花道的哭诉,觉得这样的花道不是办法,最后走向疏离开始,一直推理到那天联谊,才找到女方说法并录下说词,洋平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打破女人心房,或许是听到花道因与仙道的渐行渐远而瘦了大半圈…或是其他洋平自掰情节,天晓得到底有没有恐吓成分,与女人的对谈大概只有洋平知道,也就在今日,花道听到来自洋平拿来的录音笔,才晓得整件事情发生。


五年…是个不长不短的距离,我们对彼此信任透过这件事情变得无比坚韧,彼此难以想象对彼此的感情不忠,或许花道容易相信那张照片,也是因为高中自己太过对女人手下留情,唉…最终…居然还是让花道来拯救这不堪一击的我。


说实在的回想当初,那晚花道叫出男人的名字时,我就该逼迫他说出事情始末,或许这样就不会…


──但是,哪有这么多想当初…


〝仙道,跟我交往吧!我们重新开始。〞花道再度对我露出洁白的牙齿,纯净的笑容。


〝这是一定要的啊!〞我抱住他,深深的抱住他。


──若你不再跟我交往,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栓在我身边。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6年匿名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