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Morning Kiss

(1 次投票)

作者:靠谱的大爷 周四, 2018年 06月 21日 16:53

负面性格三十题:18.多嘴多舌(?)/27.不知羞耻(?)(刺猬头果咩那塞hhh

......
“Oh yeah,终于下班啦哈哈哈!”樱木花道等待电脑屏幕变暗,终于合上电脑,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指针显示,距离十点还有十分钟。竟然这么晚了,天才要加快速度了。

花道是一家外企的职员,每天有许多报告要编辑准备。今天下午,距离下班不到半小时,周围那群同事已经纷纷开始整理行装等待下班了,老板却突然出现,交给了天才一项紧急任务:明天早上有三份差异报告需要提交。

其实有去年的报告可以参考,其他同事也大多按照模板,粗略地修改一下时间科目,花道却想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详细的修改。天才就是这样,凡事追求完美。

办公室早已变得空空荡荡,周围的同事也早已通通离开,只剩下自己头顶的灯照亮了一小片区域,一不留神,天才就这样,专心致志地忙到了现在。

樱木花道匆匆收拾好行装,一边锁上办公室的门,一边掏出手机,急急忙忙地再次确认时间,终于成功地在十点准时按下了那个拨打了无数遍的二号键。

每天下班回家,吃过晚饭,看一会儿电视,去健身房做做器械或者在门口的公园散一会儿步,冲一个热水澡,在十点拿起手机,给那个人打电话,叫他起床,已经成为了花道的习惯。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电话中还在传来单调的响声,那个刺猬头却带着他标志性的淡淡的笑容,浮现在了花道的脑海中。

刺猬头名叫仙道彰,比花道年长一岁,是花道从高中起便相恋多年的初恋男友。两人相识于花道高一时的一场校际篮球赛,第一次见面,天才爽朗的性格和自信的神情便立刻像阳光一样,照亮了刺猬头的心。后来凭借着不(死)懈(缠)努(烂)力(打),一见钟情的刺猬头从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天才的正牌男友。花道养成每天晚上十点准时打电话的习惯正是拜他所赐。

“嘤嘤嘤,花道,你回国后的第一天,我就上学迟到了。睁开眼吻不到你的脸,所以我怎么都不想醒过来,我不念了,我要回国,天天和你在一起。”
“开什么玩笑,给本天才好好念书,三年很快的啊,还有假期,见面的机会多着呢。”
虽然事实证明,所有的假期,刺猬头都被导师拉去做了项目写了报告,和没放假时没什么区别。
......

“嘤嘤嘤,花道,你回国后的第二天,我上学又迟到了。醒来后看不到你的笑,所以我怎么都不想醒过来,我不念了,我要回国,天天和你在一起。”
“你是想让本天才揍你吗,给本天才好好念书,现在不是有在通话吗,听本天才笑给你听,哈哈哈哈。”
虽然事实证明,天才并不想揍刺猬头,天才的笑也不是真心的,因为天才舍不得揍刺猬头,天才也很想念刺猬头。
......

从同一时区到第一次相隔十五个小时时差,在花道连续一个星期被迫以这样的开场白开始崭新的一天后,刺猬头终于找出了自认为完美的解决方案。

“嘤嘤嘤,花道,要不你来叫我起床吧,这样就能感受着花道的吻,开始美好的一天啦。”
“开什么玩笑,本天才才不要吻你呢。还是对着电话吻?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这么幼稚。哼,本天才不干。”

“嘤嘤嘤,就这样吧,好不好,就像现在每天叫你起床一样,人家也好想要花道叫我起床。而且花道又不是不知道,之前就是因为每天都有你叫我起床,我才每天都精神满满啊。”

“你...你...你...”
听着对方一本正经,说得头头是道,花道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已经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刺猬头说得好像是没错。在美国的时候,他也总是赖着不起床,明明前一天折腾到大半夜,第二天早上还不老实,嘴上说着让本天才亲他一下他马上就起,却总是趁机各种占本天才便宜,然后一脸无辜地看着本天才,说着类似“你这样让我很有成就感”之类的屁话,直到迟到前的最后一刻,有时甚至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害两人统统迟到......

“花道没有不同意,那就这么定啦,在花道的早安吻中开始全新的一天,我一定不会再迟到啦。午安哟,我的花道。”

挂上电话的同时,花道还没有完全从那次通话中回过神来。然而从那时起,这样相隔两地的异地电话,不,是异国电话,就一天不差地打了好久好久。

有多久呢?回忆挥散不去,花道忍不住想。应该有一年半了吧?准确地来说,应该是一年又六个月零九天。

一年半前,自己研究生毕业,因为国内发生的意外,告别刺猬头,提前回国,大自己一届的男友明明拿着学校的全额奖学金博士生在读,知道天才不会再回美国的消息,却超级幼稚地绞尽脑汁想要放弃学业追随天才回国。最终多亏了本天才的妥协,同意每天早中晚和他通三次电话,互送早安吻,才乖乖地留了下来。然而时间过得好快,这样看来再过半年,这家伙就要回来了啊。

电话响了好多声,还是没有人接,再次转为了“嘀嘀嘀嘀”的忙音,将花道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特别想念那张脸,那个声音,还有那个人,总是死皮赖脸地缠着本天才,总是说一些让人脸红的话,总是做一些让人害臊的事。

冷静!冷静!冷静!天才摇了摇,又拍了拍脸,努力整理了一下思绪,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快走到家了,眼看时间越来越晚,不禁有点着急,于是一边再次按下通话键,一边小声嘀咕。

......
“这个懒刺猬头,又要迟到啦。”

“这个臭刺猬头,快点起床啦。”

“这个死刺猬头,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竟然睡得这么死!”

“呀咧呀咧,这个刺猬头,竟然敢不接本天才电话!”

“啊啊啊,臭刺猬头,你这个家伙,想挨本天才的头槌吗?”

“啊啊啊啊啊,死刺猬头,你给本天才等着,唔......”

“等着你吻我吗?”

时间越来越晚,天才越来越着急,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声嘀咕也变得越来越大声。然而,最后的“小声嘀咕”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人从后面大力抱住。那人将头放在天才的肩膀上,微凉的脸颊轻轻地贴上天才的短发,冰凉的鼻尖碰到天才同样冰凉的耳背,一股熟悉的气息恰好吹向天才耳根后最敏感的地方,天才一阵战栗,不由得大脑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

短暂的间隙,那人迅速将花道转向自己,柔软的唇紧随其后,立刻落了下来,印在眼前人因惊讶而微张的唇瓣上,灵活的舌头顺势进入,勾住花道的一阵狂吮,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一个急切而热烈的吻。

面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花道十分震惊,不禁瞪大了双眼,眼前的这位不正是那个本应在万里之外的刺猬头吗?

不同于以往的无尽温柔,今天的吻似乎因长久的思念多了一丝霸道和侵略。对方似乎从花道瞪圆的双眼和惊讶的表情中得到些许满足,唇角不禁漾起一丝愉悦,几秒后变成大大的满足。惊讶的眼前人迅速打开了心扉,没有抗拒,而是努力迎了上去,用自己仍显笨拙的吻技,同样深情地回吻着眼前的人。

两人越吻越深,长久之后,看着眼前人的脸色越来越红,担心他将要喘不过气来,刺猬头终于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恋人那温热而柔软的舌,盯着这张思念了五百多个日夜的脸,再次露出了让天才熟悉的无辜的笑容。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虽然还在喘气,红着脸的人还是问出了刚才困扰着自己的问题。

“为了花道的早安吻啊。”

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也没有告诉对方自己提前完成了论文,并且已作为优秀毕业生提前毕业,刺猬头再次吻上了眼前这个脸红得可爱的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继续着自己期待已久的早安吻,和对方纠缠着走向了电梯......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6年匿名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