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作者:小南 周四, 2018年 06月 21日 16:57

“呐,中年人,这下我也是中年人了哦。”花道摩挲着下巴短短的胡子茬凑过脸来。那胡子竟是艳丽的赭红色,在逆光的边缘像发光一般。

直到温润湿热的触感被粗糙的微痒代替,清田才猛然从梦境中抽离。伸出手摸索花道的下巴,先碰到了花道的嘴唇,花道便像往常那样下意识的吻清田的手指。不舍地向下移,果然是光滑的,这才真正的放下了心。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梦到蓄了短须的花道亲吻变成了牧的自己,每次都被花道的胡子扎醒。万幸醒来身边总是睡着花道,能第一时间证实那些只是梦境。

直到下午布置隐藏式摄像机的时候,清田仍是有些心不在焉。尤其是这会儿,牧绅一第三次以讨论拍摄方案的理由把花道单独叫到帐篷里,都快一个钟头了还没有出来。

清田有些敷衍地在摄像机的掩体上堆了几根树枝,又回过头往帐篷的方向张望,正好看到花道掀开门帘走出来。啧,这么大热的天,门帘窗帘都遮上,肯定是……

非洲大草原上的热气把花道的身影蒸腾得微微扭曲,步伐变得像跳舞一般。“太热了!中年人那混蛋,我宁愿坐火炉车去找羚羊!”花道一边抖着衣领,一边朝清田的树荫下面走来,也不管树脚跟下腥臊的奇怪气味了。

“花道,牧学长真的确定狮群傍晚会回来这里吗?我怎么觉得这里只是狮子领地的边缘?”花道的抱怨太理直气壮,清田按下了心中的疑问,有些不甘地问起这次的拍摄任务。

“这么重的尿骚味,一只公狮还办不到吧,本天才的判断不会错啦!中年人不也同意吗?”

“咦?难道不是牧学长找了一个礼拜都找不到自暴自弃了?”

“混蛋野猴子!看打!”

“快别闹啦,小心别踩到摄像机啊!”

两个人便在树荫下打闹起来,其他的队员早就习惯了两人相处时儿童化的情况,只是提醒他们小心器材。

清田正扶着花道的后背推搡着,突然在他的颈后侧瞥见一枚微红的痕迹,是吻痕吗?清田只觉得一阵热流上冲入脑,又是不甘又是愤懑,身体先意识一步地把嘴唇盖了上去。

花道惊跳起来,一手捂着脖子一边转过身来,“这里不行!”

“怎么不行?你不想要吗?”

“混蛋!这里臭死了!”

花道涨红着脸,急匆匆的走开了。清田看着他红到快要滴血的耳朵,也实在没法对他生气。离开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眼牧绅一的帐篷,便看到牧像捕食的狮子一样的眼神追着花道,察觉到清田的观察,便像看鬣狗般扫射过来。

混蛋!


临近傍晚的时候拍摄团队重新搭建了帐篷,避开了那片安置了好几台隐蔽摄像机的稀树林。

刚刚安置下来,从早上便出门的黑人向导杰克开着改装皮卡从另一个方向回来了。还没完全停稳,越野就急匆匆跳了下来,举着摄像机一边大叫着一边跑过来。

“嘿!看我拍到了什么!这个真是太棒啦!!”

“慢点,别把相机摔了!”

“这下绝对没问题啦!就算没有拍到狮群也可以毕业啦!”越野激动地冲进了帐篷,接上电脑,难掩亢奋:“这个景象实在是太奇妙太难得了!樱木!你真是神了!!”

“咦,越野你居然真的去了,真的拍到花豹捕食羚羊的镜头了?”

清田嫌恶地看着越野拍在花道肩膀上的手,恨不得把它剁掉。

“不不不,是绝对不一般的镜头!!快看快看~”

大家看向显示器,金灿灿的草丛里,一只成年花豹叼着大半只羚羊奔跑着,后面不远处追着一只雄狮。好几次狮子的利爪都要拍到花豹的屁股,被花豹险之又险的转向避开。转眼画面中出现了一棵高大的金合欢树。花豹轻松一跃四肢扒在树干上,衔着残破的羚羊尸体三两下爬上了树。追到树下的雄狮也试图爬上去,但努力了好几次都在一米高左右的地方滑下来。于是狮子只好不甘心地围着金合欢树转圈,走几步就朝着树冠的方向张嘴咆哮。花豹已经爬到摄像机不大能拍到的位置趴下来,镜头换了好几个角度,都只能看到花豹垂下来的漂亮尾巴和被它挂在树枝上的羚羊头。

“天哪!太棒了!越野你的运气真不是盖的啊!”

“原来花豹是这么强悍的吗?!我以前只听说过又这种可能,没想到真的能拍到这么棒的影像!”

清田看着显示屏里的花豹,莫名地高兴起来——并不是完成了拍摄任务随时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喜悦。

牧绅一看起来并不像其他人那么兴奋,他拍了拍手,说道:“很好,这次越野拍到的镜头非常精彩,就算没有拍到狮群群居的生活记录也可以完成这次拍摄任务了。不过居然我们以拍摄狮群的目的来到了这里,也做好了大量准备,大家可不能随意就放弃目标啊。现在我们再去检查一下仪器,保证狮群到来的时候能够拍到有效的影像。”

说完给了清田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转身走出了帐篷

            
傍晚的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这群狮子应该是今天白天成功捕猎吃得很饱,并没有太多攻击欲。除了预先设置的隐藏摄像机,拍摄组还尽量凑近了一些,拍到了不少小狮子追打玩闹的影像。


收工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大家都累得不行,各自铺铺垫垫合衣睡了。清田卷了两张毛毯拉着脸红的花道往皮卡车走去。


因为大部分器材都被清空了,皮卡车斗终于空出来,虽然长度尴尬,但还算宽敞。

这样不好吧?会不会被发现?花道还是有点担心。
      
不会的,大家都睡了,我真的忍不住了……”


忍了一个多礼拜并且满怀着不安怀疑的清田把花道扑倒,动作太大撞得车斗壁发出“duang”的一声巨响,两人便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僵在了那里。


微凉的夜风拂过清田的发梢,虫鸟的鸣叫似乎安静了几秒钟便又复原,其他队员似乎没有被吵醒。僵持了差不多半分钟,两人都徒劳地睁大眼睛看着对方方向的黑影,气息交融间正好有只昏头昏脑的小飞虫落在花道的鼻孔下面。花道一痒打了个小声地喷嚏,于是两人忍不住都低低地笑起来。
  
都怪你!几乎是同时抱怨对方的两人相当默契地同时捂住对方的嘴巴。
   

清田使出杀手锏,在花道的手心舔了一下,趁花道收回手的时候压上去。之后就是各种压抑的嗯嗯啊啊、磨磨蹭蹭、抽抽插插、黏黏腻腻。
    
最后两人满足地呼出一口气,相互依偎地蜷在车斗里,仰望着最纯净的星空进入了贤者时间。
     
但是清田没能贤多久,抚摸着花道的下巴,他又想起了凌晨做的那个诡异的梦。
     
花道……”
嗯?
你的胡子是红色的吗?
是啊,跟我的头发的颜色一样呢,厉害吧!
以前留过?
是啊。
“……”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好奇而已啦。
奇怪的野猴子……”
那我再问一个问题。
嗯?
狮子和花豹,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
你喜欢哪一个?
笨蛋……
哪一个?
我比较喜欢野猴子~”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6年匿名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