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泽花]末日穷途

(1 次投票)

作者:樱之枫叶 周四, 2018年 06月 21日 17:03

Act1
促销海报的一角从橱窗脱落,在风中抖动几下,随即整张都随风飞旋到街道上,翻滚几圈后,一只蹒跚的脚踏在纸上。

“保质期还剩,唔,三个月……”樱木花道仔细看过包装袋,把配方饼干扔进背包里。他转过两排半倾的货架,在“药品区”前停下脚步,手指抹掉塑料标签上的灰尘,“复合维生素,吗啡,维柯丁……”

门口,酒瓶“咕噜噜”滚动的声音打破室内的宁静。

樱木停止嘟哝,把背包放在地上。他往外踢了一张透明糖纸,冷静地将身体隐藏在货架后,解下腰间的撬棍。整个动作柔软利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糖纸被踩踏的瞬间,撬棍挥了出去,又在半途生生刹住车。

男人后仰着脖子,瞪得溜圆的杏眼紧盯住鼻尖前的撬棍,这玩意只稍再一公分就叫他脑袋开花了。

“活的,活的,我是活的,”那人手指小心翼翼拨开撬棍,迎上樱木警惕的目光,补充了一句,“没被感染。”

“真是罕见。”樱木撇撇嘴,将撬棍别回腰间。

“我叫泽北荣治。”那人摘下磨得脏破兮兮的露指手套,伸出手。

“樱木花道。”樱木随意握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那人掌丘处触感粗粝,樱木目光扫过那只手的虎口,不出意外看到一层老茧。泽北并不避讳这种审视,不紧不慢地重新套上手套,樱木看看他破旧的军服,“一个人?”

泽北环顾空荡的四周,耸耸肩,笑道:“和你一样。”

樱木蹲下身,把货架上剩余不多的药品营养品全部收揽进背包里,“这家店东西已经被我拿光了,你换一家找吧。还有,别想打劫我。”他背起装得半满的背包,扬起剑眉拍拍身上的武器。泽北虽然看起来一脸天真纯良,然而眼睛里那股子咄咄逼人的气势却瞒不了樱木。

他们刚踏出店门,街上游荡的丧尸闻声转过头,嚎叫着冲上来。樱木掏出枪套里的旧式M9,拧上消声器,抬手,不过几秒钟,15发子弹在冲在最前面的一圈僵尸眉心处炸开血洞。又一只僵尸扑上来,樱木单臂格挡开那张淌血的腐烂的嘴,趁机卸下空弹匣,左手换弹上膛,随即抵着僵尸的下巴给这只散发着恶臭的丑陋脑瓜开了天窗。

“速度可真快。”泽北坐在店前的台阶上,托着脸感慨。

两轮弹夹打完,樱木把枪塞回枪套里,拿出撬棍。撬棍一头带勾,另一端是磨得相当锋利的刀面。只是一根撬棍而已,在樱木手中仿佛是终极武器。泽北看着樱木一根棍舞得密不透风,弯起的手臂上隆起饱满的肱二头肌,还有时不时撩起的背心下露出的精干腰线和分明的腹肌,顺着肌肉起伏的节奏,四周丧尸头颅像西瓜一样崩裂开。泽北吸吸鼻子站起身,上前几步,掏枪射杀了剩余的几个丧尸。和樱木一样,枪枪眉心。

樱木冲他勾起嘴角,“不赖啊 。”
拐角处窜出一只速度很快的丧尸,从泽北身后扑上来,樱木警告声还未发出,泽北从腰间抽出匕首,反手直直将刀刃插进丧尸脑袋里。

“搭档吗?”泽北擦掉刀刃上的血和脑浆,满眼期待地看着樱木,“我可以提供支援。”

樱木挠挠艳红的头发,看了一眼渐暗的天空,“走吧。”

Act2
樱木把机车熄了火,拿下钥匙。泽北跳下后座,一甩头,极短的发茬里竟然抖出半斤灰尘和砂砾。他一脸痛苦地揩着一路被风刮得红肿的眼睛,拍着机车后备箱,“下次你得多备个头盔!”

樱木示意他看路边一辆被遗弃的SUV,“我搞到了汽油,明天可以开那个。”他闩上金属栅栏,又把一根细绳拴在金属杆上。泽北上前,发现细绳一端通往屋内。
“警报器?”
“恩,这一带就剩我一个人,有了这些东西,不管是丧尸还是人类,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能有所防备。”
泽北点头,“难怪你活下来了,这些技能哪儿学的?”
樱木手上停顿了下,又利索捣鼓完,他打开房门带泽北进屋,拧亮一盏煤油灯。丧尸灾难爆发后,依靠电力的各式现代设备迅速瘫痪,这些老古董们倒派上了用场。

“教官教的。”樱木从一个过滤装置中倒了杯水,喝了一口递给泽北,“水不多了,抱歉。”

“教官?”泽北接过水杯将剩余的半杯水喝掉,他拨弄着装置上的滤纸,丧尸爆发几年了,还能喝上干净的饮用水已经相当不错了,这个叫樱木花道的家伙很不简单。

“Navy。”
“不会是……”泽北看着樱木拿出徽章,泛着冷光的徽章上,一只鹰清晰可辨,他无奈地笑出声,“哈,Seals。”
泽北的表情让樱木瞬间心领神会,“三角洲?”泽北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块三角形的臂章,“嗯,正是‘那帮愚蠢的旱鸭子’中的一员”。

两人大笑起来。编制还存在的时候,陆军和海军一直互相看不顺眼,你讽刺我落后孱弱,我讥笑你只会吸血争夺资源,末世啊,真是什么都能发生。

“我能到处看看吗?”泽北指着楼上那些房间。
“哦,当然。”樱木把煤油灯拧得更亮,递给他,又想起了什么,抬手招呼道,“卧室上了锁,别进去。”

“里边有别人吗?”
“没有。”
泽北立在楼梯上,煤油灯昏黄的灯光下,樱木的红发一闪一闪的,看不清表情。泽北没有多问,提着灯上楼。客厅里,樱木擦了根火柴点燃一根蜡烛。

这是一间随处可见的普通民宅,楼上过道的墙面上还挂有一些装饰画,矮柜上摆着的收纳盒装着一些零碎物件,如同以往每一个太平日子时的摆设那样,如果除开那些被用木条钉死的窗户的话。泽北拧开浴室的门,浴缸里有半缸水,看来是作为储备用水的容器了。

他下楼前路过那间锁上的卧房,凝神屏息,然而并没有听到房内有什么动静。他旋即走下楼梯。

樱木撬开了一些罐头,餐桌上甚至还有两个小番茄。两人一顿狼吞虎咽,把冷食吞入腹中。
“南面还有一间库房,我晚上的时候睡在那里。”樱木吹熄蜡烛,就着煤油灯的灯光走到客厅一面墙边,推开的书架后露出一扇小门,“我把这里和库房打通了。”

泽北跟着樱木进了库房,他高举起煤油灯。这件库房很是空旷,正面有道金属卷闸门,里边放置了很多木箱,“都是些武器、装备什么的,白天我会去外面收集所需物资。”库房还有半边带着楼梯,楼梯十分狭窄,而且没有扶手,“小心这两级,”樱木提醒道,“丧尸不会攀爬,如果有丧尸闯进来,毁掉楼梯的话,能撑一小段时间。”

泽北小心跨过那两级被处理过的楼阶,二层处有个类似集装箱的大箱子,靠里的一侧摆放着枕头被褥,外侧还布置了柜子水槽等,柜子里放着武器罐头急救包等物资,看来这里就是樱木平时睡觉的地方。

“这构造很有意思。”泽北摸着金属箱壁,稍微衡量了下,相当厚实。
“我很想要个树屋,不过在城市,你知道的,没有那种条件,当我看到这间库房以后,便立刻弄了这个小“房间”,它很结实,把这里合上的话,我们就不会被杀死。”樱木坐在被褥上,摆弄着水壶,“只会渴死,饿死。”

泽北摊手,“那我宁愿渴死饿死,也不想被丧尸吃掉脑子。”他发现集装箱上有些孔洞,“这是?”

“射击孔,死前总得拉上几个垫背。”他们两个趴在孔洞前朝外探视,因为没有光源,所以黑乎乎什么也看不见。但他们依然那么趴着,用力窥探。

“楼顶上还有一些栽种的食物,不过长势不太好,水总是不够。”
“樱木,你真是个天才。”泽北感叹道。
“泽北,你很有眼光。”樱木严肃地附议。

他们坐回被褥上,樱木看看电子手表,已经不早了,平日这个时间他会再检查下屋内设置的各种警报器,擦拭擦拭武器,然后合上箱门入睡。而这些已经在泽北去看房间的时候全部做过了,而且,箱内只摆着一床被褥。才认识数个小时而已,这个人可以信赖吗?只想了几秒钟,樱木便决定拿出另一床被褥铺在自己被榻旁边。反正就算泽北想要半路耍滑,打劫也好动手也好,论身手,他还没怕过谁。

泽北帮忙铺好被褥,合上门帘,转头便看见樱木在脱衣服,准确的说,应该是在脱装备。撬棍,手枪,弹药……脱皮靴的时候还从小腿处抽出一把军用刺刀,最后还从腰间卸下一根钢索。樱木抬头,看见泽北惊讶的表情,“有备无患。”

“不,我只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装备比我还齐全。”泽北笑着,卸下背上的单手弩和箭袋。

后面的日子看起来会很好玩。泽北听着耳旁平稳的呼吸,闭上眼。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16年匿名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