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手牽手騎車去郊遊

作者:閃瞎眼睛了 周一, 2020年 07月 27日 07:10

1.

當水戶結束一天忙碌的工作,總算可以躺在床上任由柔軟的棉被好好撫慰疲勞的身心,隨著正常的生理時鐘進入深沉睡眠,黑夜深處的夢將會輕撫著他的額,落下細碎又溫柔的吻,而水戶會微笑著坦率地接受這一切。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櫻木拿著水戶給的鑰匙,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毫不客氣地坐在水戶身上,精神十足地大聲說道:「洋平,走吧!」


水戶因為身上的重量痛苦地發出長長的嘆息,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鬧鐘,瞇起眼,又轉頭看了眼窗外暗不見光的黑夜,無奈地對櫻木道:「花道,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櫻木自知理虧地撓撓頭,不好意思地笑著。


水戶輕輕推開壓在他身上的櫻木,坐起身揉揉臉,睡眼惺忪的神情瞬間變得精神百倍,水戶好笑地看著櫻木噘嘴裝無辜的臉,走到門口拿過放在鞋櫃上的機車鑰匙,一臉『拿你沒辦法』的表情說:「那,去哪?」


2.

小綿羊艱難地載著兩個高大男人,後座的櫻木笑嘻嘻地張開雙手迎著風豪爽地哈哈大笑,幸好這是荒僻無人的偏鄉地,要不遲早得有人打開窗戶扔垃圾抱怨。


水戶被櫻木感染得也笑了起來,或者說水戶洋平只要與櫻木花道在一起就忍不住嘴角的笑意,這是櫻木軍團傻瓜三人組多年的經驗總結,哪怕水戶上一秒的臉色再怎麼陰沉,跟物理法則似的依然會被櫻木逗笑。


由於太早也可以說太晚,天色唯一可見的光除了小綿羊的車頭燈,就只有微弱的閃爍著的星光,月亮被雲層遮住,時不時淘氣地冒出又縮回。本該寂靜無聲的馬路上迴繞著櫻木爽朗的笑聲,他高興地拍著洋平的肩膀大叫:「洋平你看!是大海耶!」


「啊啊。」


「真漂亮啊,大海。」櫻木像個孩子般雀躍地揮著雙手,比了個大大的圈,「有這麼寬耶,這麼寬!」


水戶足夠了解櫻木,他就算不冒著兩人的生命安危回頭也知道櫻木在做什麼,他輕輕笑著,大概是風,又或是海,水戶不自覺地放柔語氣:「啊啊。」


櫻木嘻嘻笑著,伸手攬住水戶的腰,閉上眼靜靜地靠在水戶的肩上。


突然安靜下來的道路唯有淡淡的星光相伴,不激烈不強勢,無意間就會忽視的存在,卻無時無刻待在天邊,在你想要抬頭欣賞時就會溫柔地出現。


「洋平,我們去看海。」


3.

櫻花隨風飄落,明明該是懸掛在樹枝上搖擺的四月季節,不知為何卻灑落一地,由著風吹著到處漂泊,猶如電影中才會出現的如夢似幻的畫面。


被櫻花輕柔地包裹著的,是名紅髮少年與黑髮少女。


櫻木軍團一如過往躲在樹叢後面,不同以往的是,這次他們臉上沒有看好戲的調侃,而是嚴肅又緊張地注視著,連不離身的鞭炮等道具都沒心思準備。


水戶靜靜地看著,看到黑髮少女神情複雜,似笑似惱又似釋懷,她淡淡地說了些什麼水戶並沒有刻意去聽,他只要看到紅髮少年臉上一瞬間閃過的無意識的輕鬆,以及隨後大受打擊的沮喪表情就明白了。


這次水戶沒有跟著三人組衝上去表面嘲笑內裡安慰,望著櫻木垂著淚但依然精神飽滿、兇狠地使用絕招頭槌,水戶微笑著搖搖頭,已經沒必要了。


略帶失落的晴子溫柔地望著嬉鬧的櫻木等人,毅然轉過身將高中的青春拋於身後,她朝向水戶微微點頭,終於無法抑制心裡的難過,眼角掛著滴滴淚水猛然逃離此地。


沒去管錯愕的三人組,水戶對傻愣在原地,看著晴子的身影欲言又止的櫻木搖頭,櫻木原本想開口叫喚的聲音吞了回去,抿著嘴滿臉困惑。


已經沒必要了。


4.

冉冉升起的太陽不吝嗇地照拂著每一寸土地,在太陽過於耀眼的光芒下,星星微不足道的光彷彿也變得黯淡,連月亮都懾其鋒芒地知難而退。不算刺眼的日出溫暖地愛撫著伸展四肢躺在沙灘上休憩的紅髮少年,照得那頭紅髮越發艷麗。


水戶安靜地坐在櫻木身旁,視線隨著大海看往遙遠的那塊土地。


「洋平,我要去美國了。」


「啊啊。」(ああ。)


櫻木低聲嘟囔了幾句,大概是在不滿水戶敷衍態度的碎碎念,櫻木坐起身又道:「晴子小姐拒絕我了。」


「啊啊。」


「很奇怪,我竟然覺得鬆了一口氣,明明是這麼喜歡晴子小姐的。」


「啊啊。」


「這幾天我想了又想,可能晴子小姐說的沒有錯吧。」櫻木拉扯著水戶的衣角,水戶低下頭看他,櫻木卻直直地看著遠處的海,「喜歡是喜歡,但不是戀愛的那種……晴子小姐是這麼說的,說即使不是她也沒關係,說就算是路上隨便遇上的女性,只要是我喜歡的類型就可以了。」


「啊啊。」


櫻木苦惱地抿唇:「確實一開始就算是別人也無所謂,但那是晴子小姐啊,怎麼可以跟別人相提並論呢?但是、但是,」櫻木停頓了會,繼續說道:「但是,那大概真的不是愛情吧。」


這次水戶沒有回應,他近乎貪婪地盯著櫻木皺起的眉心,緊抿的下唇。或許是風或許是海或許是這溫煦的陽光,櫻木少見地沉默,水戶的心被這氣氛渲染地撲通撲通地跳,但他依然強忍著悸動,不做任何反應。


櫻木先打破了兩人間寂靜的空氣,他總是受不了這種氣氛的,「我要去美國了,洋平。」


水戶眨眨眼,「啊啊。」


「……洋平,」櫻木拉扯著水戶衣角的力道大了些,「我說我要去美國打球了。」


「啊啊。」


櫻木看著大海的眼轉啊轉的,就是沒有看向說話的對象,容易泛紅的肌膚不出意外地漸漸染紅,櫻木扁著嘴委屈地道:「……洋平,你太狡猾了。」


水戶輕聲笑笑,算是贊同櫻木的評價,「嗯。」


「所以說,那個……」櫻木收回視線,低垂著頭,連耳根都浸染成淡淡的紅,「洋平跟晴子小姐不一樣,我啊,沒有見到晴子小姐雖然會寂寞,但沒有洋平的話,我會死的。」


微風吹過櫻木的髮絲,跟寸頭相比略微長了一些,少年靦腆地噘嘴,象徵著熱情的紅色蔓延至全身,陽光溫柔地灑落在他身上,構成了全然美好的一幅畫。


水戶壓抑著喉頭的衝動,靜靜地等待。


「洋平。」櫻木終於看向水戶,琥珀色的瞳孔透著堅定,還有著些微的害羞,「跟我一起去美國吧。」


在櫻木期待的視線下,水戶搖搖頭。櫻木不可置信地睜大眼,失望地眼角都紅了,水戶惡作劇似地朝櫻木眨眨眼,櫻木立刻理解了,他咬牙切齒地瞪著水戶,鼓著臉氣呼呼地說狡猾、奸詐、大笨蛋之類的字眼。


水戶不受其擾,臉上掛著胸有成足的笑容,靜靜地等待著。


「笨蛋,狡猾又奸詐的笨蛋洋平。」


「討厭鬼洋平。」


「可惡的洋平,過分,欺人太甚。」


水戶既沒承認也沒否認,他還是那張惹人生氣的笑臉,甜膩到肉麻地看著櫻木,靜靜地等待著那句話。


不知道是罵夠了還是怎麼地,櫻木洩氣地扁著嘴,揉亂了一頭碎髮,他惡狠狠地瞪著水戶,大手一揮豁出去般氣勢驚人地道:「水戶洋平我喜歡你我愛你!行了吧混帳!」


「啊啊。」水戶伸出手抱住憋紅張臉的櫻木,在他紅透的耳朵旁呼氣般膩人又甜蜜地輕聲道:「我等你這句話等好久了,櫻木花道。」


5.

水戶洋平終是等到了櫻木花道。

 

End

  S - 閃瞎眼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