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萬聖節+天才日

作者:閃瞎眼睛了 周一, 2020年 07月 27日 07:15

不算龐大壯闊的建築,卻自有一種閑散溫和的優雅,在不大不小的城鎮裡也算得上觀光景點的教堂,尤其總是面帶微笑富有親和力的神父,教會所附屬的懺悔室是市民們(根據私下調查)最常去的地方,即使沒有想要懺悔的事也會去找神父聊聊天。

 

宮城良田仔細打量著眼前的教堂,在心裡默默回想著資料上記載的資訊,深吸一口氣,就要伸腳踏進教堂時,一個聲音叫住了他。

 

「客人嗎?不進來坐坐?」男人溫和地笑著,眼神掃過宮城左耳的耳環,宮城一口氣憋在那邊差點沒給嚇死,男人略為歉意地笑:「真是抱歉,嚇到你了嗎?」

 

在宮城看來這可不是什麼親切的笑容,他警惕地瞪著轉身走向教堂的男人的背影,思考片刻終究是沒朝著男人看似毫無防備的背影下手。宮城摸了摸耳環,下了決心般跟了上去。

 

教堂不大,一下子就走到禮臺前面,神明前面。宮城小心翼翼地悄悄環顧四周,拿起放在口袋的驅魔用手槍,再次深吸口氣就要開口。

 

「那麼,驅魔師先生。」男人轉過身再次說道,宮城又一次被憋住,嗆得咳咳兩聲。男人勾起嘴角,看不出是嘲笑還是什麼的,「失禮了,驅魔師先生,但很遺憾的是,下手為強就是我的準則。」

 

男人打了個響指,剛剛在宮城眼中還十分普通的教堂突然從四面八方冒出各式武器,宮城低罵一句,腳下不停地跳躍,凌空拿出手槍對準男人就是一槍,宮城哈的一聲:「我也很遺憾,但我最擅長的就是速度了啊,水戶洋平!」

 

名為水戶洋平的男人並沒有躲,宮城狐疑地睜大眼,期待看到射出去的子彈直直地穿透水戶的心臟。子彈如宮城所期望地直穿過去,但是宮城驚訝地發現,不,並不是物理上的穿透。

 

水戶撿起掉落地上的子彈,朝宮城詫異的臉微微一笑,「您的情報看來有誤呢,驅魔師先生。」

 

「不可能!」宮城咬緊牙根正要在開第二槍,忽然地從他身後冒出長矛,不偏不倚地直直刺入宮城的肩膀,他痛地大聲哀號跪倒在地。

 

水戶慢條斯理地邊把玩著手上的子彈邊走著,並且說道:「作為理論上的反派,這時候我是不是應該解說一下呢?不過很抱歉,我並沒有這樣的興致。」水戶停在宮城面前,臉上依然帶著被市民評選為最佳溫柔好丈夫的笑容,不過此時在宮城眼裡卻跟披著偽善羊皮的惡魔相差無幾。

 

水戶不知從哪變出手槍,與宮城不同的是,那是把人類間互相殘殺用的傳統手槍,水戶將手槍對準宮城的心臟,面帶微笑就要扣下板機。

 

「等等啊洋平--!」

 

那是一名紅頭髮的男子發出的呼喊,電光雷閃間,水戶猛地將手槍往上瞄,碰的一聲,為市民所驕傲的繪有耶穌圖像的彩色天花板被子彈礙眼地破壞,恰好正中耶穌的頭部。水戶無奈地轉過身對紅髮的男子笑笑:「這可麻煩了,花道,看來我們又得跑路啦。」

 

櫻木花道大步跑過來,嘴上小聲地嘟囔著什麼,水戶以優秀的眼力讀出了櫻木的嘴型,大抵是「對不起嘛」之類的話,水戶一向對櫻木沒轍,臉上原本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在看到櫻木的瞬間就變得柔和,他不自覺地用寵溺的語氣對跑到眼前的櫻木道:「不用道歉啊。」

 

「不要再讀我的唇語了笨蛋洋平!」櫻木鼓著臉有些惱羞成怒,水戶聳肩,指了指因為疼痛與震驚仍然倒在地上的宮城,櫻木搔搔頭顯得些微困擾:「這是小良,嗯……跟洋平說過的吧。」

 

「哦,那個被甩了十次其實心中另有意中人卻還不斷找其他女孩告白的廢柴男?」水戶恍然大悟狀,櫻木點點頭認同了水戶的結論。

 

宮城被氣得臉都紅了,他氣惱地低吼:「才不是廢柴男啊!花道你還不是被甩了五十次!」

 

櫻木惱怒地與宮城互瞪,水戶挑眉,手放在刺入宮城肩膀的長矛上猛地一拔,宮城慘叫,毫不意外地看到水戶一閃而過不懷好意的神情,更令宮城火大的是,水戶洋平竟還擺出一副關懷的嘴臉道:「既然是花道認識的人,那肯定是有什麼誤會吧,抱歉了。」

 

「是哦,小良你竟然是驅魔人?第一次聽說啊。」櫻木絲毫沒察覺水戶惡意的行為,還真就以為水戶是在幫助宮城呢。櫻木道:「為什麼跟洋平打起來啊?洋平可不是壞人。」

 

「是這傢伙先攻擊的好嗎!」宮城咬牙切齒地道:「我原本只是想問事情而已,這傢伙就突然攻過來!」

 

水戶一臉無辜:「真是抱歉,但是廢柴男……」宮城狠狠瞪了他一眼,櫻木也不贊同地瞥向他,水戶擺擺手,「……驅魔師先生,您口袋裡握著的手槍令我神經很緊張啊。」

 

「緊張個屁啊,你是人類,那根本傷不了你!」宮城邊包紮肩膀上的傷口邊罵,左耳的耳環彷彿因為主人的怒火而跟著憤怒似的閃閃發光。

 

水戶眼神陰沉地在宮城的耳環上掃過,櫻木搔搔腦袋,開口就欲說出什麼,但是水戶拉住了他,朝櫻木搖搖頭。

 

宮城不解地皺眉頭看著用眼神交流的兩人,嘴角抽搐:「你們就不能說話?搞得跟老夫老妻似的。」

 

櫻木漲紅了臉,惡狠狠地瞪著宮城,眼神裡卻並沒有憤怒,反而是羞澀與……,宮城目瞪口呆,他看了看櫻木又看了看終於對他露出真心實意笑容的水戶,結結巴巴地道:「不、不是吧?花道你不是被五十個女人甩過嗎?你怎麼會是……」

 

「幹嘛?不行啊!」櫻木咬著牙就想朝宮城頭部猛撞,但忽地看到宮城肩膀上滲著血的繃帶,終究只是罵個幾句:「總比你到現在也孤身寡人一個好!」

 

宮城精神受到一百點傷害。

 

櫻木沒理他,用眼神對水戶傳達了什麼,水戶嘆了口氣,無奈又放縱地朝櫻木聳肩。櫻木開心地勾起嘴角,但立刻又壓了下去,他輕咳兩聲,擺出嚴肅的神情對宮城道:「聽好了,小良。你要找的大概是我。」

 

「……哈?」宮城一臉呆滯。

 

櫻木抿唇,神色不安又倔強:「我不是人類,應該說,我不是完全的人類。」櫻木停頓了會,繼續道:「我是人類與惡魔的混血兒。」

 

「……哎?」宮城依然呆滯。

 

「你是要來殺我的吧!」櫻木對宮城的反應十分不滿,噘著嘴心情複雜地道:「我們是不會束手就擒的,但是我跟小良又是朋友,所以……嗯……我們會離開這裡,小良你也打不過我們,還是放棄吧。」

 

「不,那個,啥?」

 

「所以說!我是你的敵人!」

 

宮城愣愣地看著眼前噘嘴神情低落的紅髮男子,又抬頭看看被射穿一個洞的耶穌腦袋,習慣性地摸了摸左耳的耳環,他深呼口氣又吐氣,這次沒有被水戶故意地打斷,宮城終於回到了他的步調上,他冷靜地道:「我沒有要殺你。」

 

這次輪到櫻木傻了。

 

「為什麼花道會覺得自己會被殺啊?你沒有殺人也沒有奪取靈魂更沒有惡意地玩弄他人的內心吧?」說到這裡,宮城瞄了眼靜靜站在一旁的水戶,水戶朝他微笑,宮城又猛地轉回過頭。

 

「怎麼可能會做那種事啊!」櫻木大聲反駁,對宮城所說的事情顯然非常痛恨。

 

「那不就對了。」

 

「可是……可是我是惡魔啊?驅魔師都要殺惡魔的吧?」櫻木有點不知所措地皺眉,水戶上前輕輕撫去他眉間的困惑。

 

宮城看到他們親密無間的互動抽了抽嘴角,覺得眼睛有點痛,「你那是多古老的觀念啊?現在大家早就和樂融融地處一塊啦,呃也不算完全和平啦,反正就彼此都有底線。」

 

看著櫻木呆呆愣愣不敢置信的樣子,宮城又道:「我來這裡真的只是要調查而已啦,目標也的確就是你,組織查到有不在檔案中的非人類,但我們才不是要殺戮還綁架啥的,只是要做個紀錄,順便大家好好談談。」

 

水戶對宮城的說法瞇起眼微微一笑,攬著櫻木發楞而僵硬的肩膀輕輕一捏,櫻木才總算回過神來,他看起來還是一臉難以置信:「就是談談?不殺我?」

 

宮城堅定地點點頭。

 

櫻木滿眼都是不敢相信的警惕,以及深深藏在其中想要去相信的期待,水戶捧著櫻木的頭轉向自己,兩人眼神相交,水戶對櫻木道:「是真的,花道。我前幾天查到了,本來今天要告訴你的,不過由驅魔師開口,好像更有說服力呢,也算是個有趣的巧合。」

 

「……才不是這樣。」櫻木表情複雜,像是高興又像是懊惱,他鼓著臉嘟囔道:「洋平說什麼我都會信的。」

 

水戶傾身吻了吻櫻木皺著的眉,低聲道:「嗯,我知道。」

 

看著櫻木就快要跟他髮色一樣鮮紅的臉,以及笑得饜足的水戶,宮城真的覺得眼睛要瞎了,甚至開始懷疑這是不是一種攻擊手段。

 

宮城打破了兩人四周不知從哪冒出的粉紅泡泡氛圍,他乾癟地開始回憶進入組織前就被要求背下來的資料:「總之,就是這樣。花道你是要我在這邊幫你紀錄,還是要到組織去?」感受到水戶看過來的視線,宮城馬上又道:「當然能不去組織就不去啦,那裡可煩啦,規矩一堆,花道你不會喜歡的。」

 

「哦!那就直接在這裡登記吧。」

 

「卡!」隨著聲音從各個角落出來的眾人手上或拿著攝影機或拿著打光板,彩子怒氣沖沖地朝櫻木吼道:「真是的!這邊是要去組織!去、組、織!不要擅自改劇情啊!」

 

「可是怎麼想都很怪啊!都這樣說了誰還會蠢到去組織啊。」櫻木委屈地噘嘴,「本天才就沒有這麼笨。」

 

彩子揮舞著手上的紙扇,看樣子恨不得朝櫻木腦袋砸下去,「這樣要怎麼展開劇情啦!櫻木花道你NG太多次了,給我好好聽學姊的指示!」

 

「彩子小姐太蠻橫了!」櫻木噘著嘴不滿地大聲道:「因為紅頭髮要我演惡魔就算了,為什麼偏偏要跟洋平演情侶啊,很奇怪吧!」

 

被指名的水戶聳聳肩。

 

「還不是你說絕對不跟流川演情侶!而且說過了吧,有強烈衝擊的作品才能獲獎啊,惡魔與人類的禁忌之戀早就退伍了,現在流行更加具有衝擊性的東西。」彩子舉起紙扇,嚴肅地道:「再次給我聽好了,櫻木花道!接下來的劇情是單純的惡魔到了組織後卻被極度痛恨惡魔的驅魔師B偷襲,早就知道組織其實不簡單而為了保護心愛的惡魔奉獻出生命的神父,因為愛人的死感到悲憤痛苦的惡魔大鬧組織,但心懷善意的驅魔師A對把惡魔帶到組織覺得十分愧疚,最後驅魔師A死在了惡魔的手下,看到朋友身死的惡魔猛然醒悟,終於放下仇恨隱居去的飽含愛情與友情的淒美故事!完美!」

 

櫻木緊皺著眉拖長了音調:「哎--」

 

即使是對彩子懷有愛慕之心的宮城每每聽到這故事情節也冒著冷汗,小聲低喃:「不就是三流狗血愛情小說嗎?」

 

「別拉長調子!」彩子用紙扇狠狠敲了下櫻木的腦袋,「已經因為你不願意跟水戶接吻修改成親額頭了,少抱怨了!一切都是為了合宿的經費,經費!」

 

水戶哈哈一笑攬著櫻木的肩膀,「親個幾下耍笨幾回沒什麼啦,花道,你看我還得死一回呢。」

 

「就是說啊。」彩子雙手環繞胸前,贊同地點點頭:「水戶還不是籃球部的呢,要不是你說要演情侶只接受水戶,他也不用這麼辛苦來幫忙呢。」

 

櫻木眼神瞄了瞄不遠處揮手笑著要他加油的晴子,垂著頭不情不願地低聲道:「那是因為彩子小姐說一定要男性的關係嘛……」

 

水戶攬著櫻木的力道重了些,櫻木抬頭去看他,就見水戶笑咪咪的臉,但不知為何櫻木覺得水戶臉色有點陰沉。水戶道:「我知道花道想跟晴子演情侶,不過現在我們才是情侶呢?」

 

「哦、哦。」櫻木抓抓腦袋,稍顯愧疚地道:「抱歉啦,洋平,跟我演情侶很噁心吧。」

 

「不,一點也不。」水戶無奈地看著毫無察覺的單細胞生物櫻木,微微嘆氣:「笨蛋之王果然不是蓋的。」

 

彩子與宮城看著櫻木與水戶嘻笑著打鬧,聽著櫻木哼哼幾聲表示自己是天才,以及水戶笑著打哈哈的聲音,兩人總覺得心情挺複雜。

 

彩子輕咳打斷眼前兩人的互動,一本正經地對櫻木道:「好了,這次一定要好好照劇情演,知道了嗎櫻木花道。」

 

趁櫻木還沒發出抗議前,水戶輕笑提醒櫻木道:「後續劇情不是有你把流川打得屁滾尿流的鏡頭嗎?花道。」

 

被水戶這麼一說,櫻木頓時想起彩子說的驅魔師B的悲慘下場,瞬間精神百倍,高興地伸出手指指著在旁邊沒戲份默默站著的流川囂張笑道:「哈哈!沒錯,本天才終於可以好好教訓你一頓了,狐狸!」

 

「……大白癡。」

 

彩子拉住櫻木氣沖沖要上去與流川吵架的身軀,一邊對其他人道:「好了,快準備!」一邊又對櫻木說道:「好啦好啦,一切為了籃球部的經費,為了合宿!加油啊櫻木花道,靠你了。」

 

已經完美掌握一根筋單純的櫻木花道控制法的彩子拉著被期待就會乖乖聽話的櫻木,拿起拍攝短片會用到的場記板,看著站定位與水戶親暱靠在一起的櫻木,彩子清清喉嚨,氣勢十足地喊道:「Action!」

 

-

 

流川楓:「……」

 

-

 

原本是洋花的,結果脫離拍片後就變成洋→(←)花,抱歉啦洋平。

其實感覺可以寫成長篇耶但是架空我真的沒興趣所以……

後續就是彩子說的那一長串,哎這樣打大綱也沒幾百字啊怎麼寫成文章就好幾千跑不掉。

花道對戀愛應該很敏銳,但因為腦中沒有同性戀的概念所以完全沒察覺自己的感情,不過因為拍片的契機(感謝彩子),之後會很順理成章跟洋平在一起吧。

  S - 閃瞎眼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