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PARTNER

(1 次投票)

作者:烟朝 周一, 2020年 07月 27日 07:22

流川枫坐在吧台边,看着舞台上的一抹红色。

令人目眩的灯光下,他的搭档樱木花道,正在钢管上舞蹈。

旋转,飞管,力与美的完美展现。

舞台下的人群中一片沸腾。

 

樱木花道脱掉白色的紧身背心。

人群中传出高声尖叫。

流川枫盯着搭档裸露的上身,转身拿起吧台上放置的Mojito一饮而尽。

清凉的液体滑过喉咙,进入胃袋。身体内部传来的奇怪燥热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更加强烈。

他放下酒杯,松了松领带,转过身。

 

人群消失了,周围一片寂静。

暧昧的淡黄色灯光落在舞台上。

樱木花道穿着红色的女士情趣内衣和高跟鞋,撑住手臂,打开双腿,绷紧腹部,抬高臀部。

一个个充满性诱惑的动作落入流川枫眼中。他觉得身体更加燥热了。

 

不知不觉中,四周的景物再次变幻。

衣着整齐的樱木花道半躺在沙发里熟睡,睫毛不停地轻轻颤动着。红色的头发,在灯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突然间,他发出了呻吟。拖得长长的尾音听上去十分甜腻。

流川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他看见红发的搭档紧紧皱着眉,脸色绯红,胸口剧烈起伏着。在对方微微张开的嘴唇之间,可以隐约看见洁白整齐的牙齿和红润的舌尖。

鬼使神差一般,流川枫将手伸入樱木花道打开的衬衫领口。

在他的手指刚刚触摸到那温热光滑的皮肤的一瞬间,樱木花道的呻吟声突然升高,同时强烈的白光笼罩了一切。

 

流川枫睁开眼睛,刺眼的光线进入眼帘。

他立刻拉起被子盖住头。

两分钟后,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卧室里睡觉。

前不久,他的搭档樱木花道扮作舞男,成功诱捕到逍遥法外多年的变态杀人犯,轰动一时的红色连环谋杀案终于告破。

今天是他休假的第一天。

 

随着胃部传来的“咕噜”声响起,饥饿感席卷了流川枫的整个身体。

他坐起身,看了看床头的闹钟,中午十二点二十分。

呆坐了片刻之后,他把手伸进棉被摸了摸自己的内裤。

“F**K!”

脱下内裤,他一脸不爽地走进浴室洗漱。

 

居然梦见白痴,还对着他发情……

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刷牙的男人,流川枫认真思考着。

梦境的开始,是樱木花道在Disco Heaven最后一晚表演钢管舞的场景,当时他扮作去猎艳的精英。接下来的梦境,融合了樱木花道在彩子住处训练时的情景和红色连环谋杀案受害人的变态装扮。而梦境的最后,则是他们在破获夜间车内连环杀人案当晚的情形。就是在那个晚上,他知道了樱木花道奇特梦境中的主人公就是自己。

“够我们两个玩车震那么大!!”

樱木花道做过四次奇怪的梦,同一时间发生在他附近的凶案会清晰地呈现在梦境中。

案发地点,案发时间,以及凶案情节都会精确地出现在他的梦境中,只不过,凶手是他自己而被害人变成了流川枫。

尴尬的地方在于,这四起凶杀案都与性爱相关。

料理台,骑乘SM,强(纯洁)暴,车震。

自己的搭档在梦里跟自己热辣劲爆的做爱,然后杀了自己,还不止一次。

对此樱木花道尴尬得要死。

身为梦境中的被害人,流川枫自己倒是无所谓。潜意识里,他似乎并不排斥和搭档做爱。

 

我对白痴有欲望……

憋得太久了?

这样的话应该梦到女人。

还是被他红色女式内衣和高跟鞋的形象给刺激了?

中村胜一被捕之后,樱木花道用拳头狠狠威胁了参加行动的每一个人,尤其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他和三井。“忘掉你们看到的,不然我就把你们扁到失忆!”

其实,刚才的梦里白痴那个样子还挺性感的。

唔……难道我开始对男人有兴趣了?

 

对着镜子里头顶鸟窝满嘴泡沫的男人,流川枫陷入了更深的思考。

 

………………

 

中午十二点二十分,湘北警署的樱木刑警和相亲结识的女性佐和优子,在别有情调的西餐厅共进午餐。

用完精致的甜点,佐和优子拿起餐巾姿态优雅地轻轻擦了擦嘴角。

“樱木君,”佐和优子微笑,“我们以后不要见面了吧。”

“哎……咳……咳咳……”红发刑警被咖啡呛得满脸通红,“优……优子小姐,为什么?”

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很喜欢这位温婉又大方的美丽女性。

“樱木君,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佐和优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上次见面?啊……好像是十月三号。”当天晚上,湘北警署辖区内的一条偏僻街道上发现了一名年轻男性的尸体,后来查明是吸食兴奋剂过量而死。樱木花道成为刑警后,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案件,因此印象十分深刻。

“是的。整整两个月以前。”

“啊……已经是那么久之前的事啦?我觉得好像上个星期才发生。”红发刑警尴尬地笑着。

他已经预料到眼前的女性要说什么了。

“樱木君,你给我的印象很好。你很帅,值得信赖,也很温柔。但是我无法接受自己的男友不在身边陪伴。”

“啊……”果然。

“希望你能很快找到心仪又合适的女性。”

“谢谢你,优子小姐。”

“樱木君,谢谢你的午餐。我能提个小小的建议吗?”

“啊,当然,请说。”

“以后不要勉强自己陪女性吃不喜欢的西餐。”

“啊……”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我看得出来,你不喜欢这种风格的场所和食物。”

“哈哈,因为我和这种精致高档的地方一点都不搭。”

“樱木君不用勉强自己。”佐和优子再次微笑,“做你自己就好了。”

“啊,好的,我知道了。”

“好了,我该告辞了。樱木君,祝你工作顺利。”

“谢谢,优子小姐,祝你幸福。”

 

看着佐和优子的身影消失在街边,樱木花道一口气喝完了手里剩下的已经冷掉的咖啡。

“樱木君!”

肩上被人重重一拍,红发刑警再次被咖啡呛得满脸通红。

“咳咳……绫……绫香……小姐,好久不见,咳……”

“樱木君的相亲又失败啦?”

名叫川口绫香的短发女子爽朗地笑着,在佐和优子刚才的位子上坐下来。

她在一年前和樱木花道通过相亲结识,之后约会了五次,在两人相识的第二个月的最后一天友好分手。

“刚才的那位女士,正好是你喜欢的类型呢。”

“是啊。”

“让我猜猜看,那位女士拒绝你是因为你工作太忙的原因吧?”

“的确是这样。”佐和优子已经是第六名因为他的刑警工作而拒绝他的女性了。

“到目前为止,我是和你交往最久的女人吧?”

“啊,是这样的。”

川口绫香是樱木花道交往过的女性中极少数不介意他工作繁忙的女性。事实上,她刚刚订婚不久的未婚夫就是一名刑警。她和樱木花道在交往两个月后分手,是因为樱木花道对她没有欲望。他们约会了五次,樱木花道从来没有主动牵过她的手或者亲吻过她,更不用说其它亲密的动作。

 

“樱木君,不要气馁,要加油哦!”

“谢谢,我会的。”

“我先走了,祝你早日找到另一半!”川口绫香站起身,轻轻捏了捏樱木花道的脸颊,“别忘了,喜欢一个人,是会对她有欲望的。再见啦!”

 

樱木花道呆呆地看着川口绫香的身影消失在街边。

他惨痛的相亲史上又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呆坐了一阵之后,他决定明天中午去拜访自己的搭档,以此来安慰自己受到伤害的心灵。

 

…………………………

 

“哇——这么多?”在影碟租售店里打工的年轻人看着眼前的一摞男同性恋色情影片,不由得发出了惊叹,同一时间,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戴着墨镜的流川枫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年轻人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在锲而不舍的手机铃声中手忙脚乱地做完了记录。

“可以了,您可以把这些拿走了。请慢慢观赏。”

流川枫把影碟塞进黑色旅行包,转身离开。

年轻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喂,沙耶子……”

“你居然不接我的电话?”糟糕,女朋友好像生气了。

“我不是故意的啦,刚才有客人来租影碟。”

“这是你编的借口吧?说,你刚才到底在干什么?”

“真的!我没骗你!”

“那是个什么样的客人?”

“男人,个子很高,戴着墨镜,很凶悍的样子,好像黑社会,租了一堆同性恋色情片。”

“拎着一只黑色的旅行包,对吗?”

“没错。”

“哦……真可惜,那么帅的男人……”电话被挂断了。

“沙耶子?”

 

“叮铃——”店里的门再次打开,一名年轻的女性出现在柜台前。

“亲爱的裕太,我来接你下班了。”

“不是说好我打完工去接你的吗?我还有二十分钟才能交班。”

“你好好工作吧,我看看影碟。”工藤沙耶子兴致勃勃地走进成人区。

“喂……不是吧?你又想租那种男同性恋色情片?你这个女人实在是……”

“哎呀,你们男生看AV跟吃饭一样。我偶尔看看GV怎么了?”

“你……”

“咦,这个男优很帅吗,以前没见过呢。”沙耶子拿起一张影碟仔细看了看,“果然,刚出道的新人。”

“哟,沙耶子来啦,好久不见!”从储物间走出来的店长看到了正在一堆影碟中挑挑拣拣的工藤沙耶子。

“你好啊,森川店长。”

“自从你成了裕太的女朋友,就很少来店里光顾了呢。”

工藤沙耶子是一名骨灰级腐女,因为经常来店里租借GV结识了在此打工的高木裕太,然后两人成为一对恋人。

“前一阵子学业比较重,而且我要照顾裕太的自尊心啦。”

“同性恋的男人才不会伤到我的自尊心。”

“好啦好啦,在我心中裕太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沙耶子把几张影碟放在柜台上,“我要租这三张,支持一下新人们。”

“哼……”

“亲爱的,不要一脸便秘的表情。赶快作完记录下班,我们去约会。”

高木裕太不情愿地作完了记录,收拾好柜台和自己的物品,准备和女朋友开始今天甜蜜的约会。

“裕太,沙耶子,好好玩哦!”

“谢谢店长!”

“森川店长,我们下次见啦!”

 

…………………………

 

早上十一点二十分,樱木花道拎着一大堆食材出现在流川枫公寓门外。

按过门铃后,门内半点动静也没有。

“死狐理又在睡懒觉。”樱木花道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进入公寓后,他换好拖鞋,把食材放到厨房的料理台,清洗后切好,然后掏出啤酒放入冰箱,拿出水果洗净,最后端着果盘走到客厅坐下来。

“狐狸,太阳已经晒到你的屁股了!”

樱木花道高喊一声,一边咬着苹果一边打开了电视。

 

流川枫在身下健美的男性身体里奋力地冲刺着。这具身体的样子、触感和气味,全都令他着迷。他觉得每个细胞里都充满了快感。

原来,白痴的身体这么棒……

他的搭档正被他压在车内的皮质座椅上,和他疯狂地做爱。

“流……流川……慢一点……”

樱木花道的眼睛里弥漫着水汽。

“啊……啊……流川……”

呻吟声越来越大,渐渐地甚至带上了哭腔。

“流……”

樱木花道绷紧了身体,脖子高高仰起。

“狐狸,太阳已经晒到你的屁股了!”

 

流川枫又一次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

时钟显示十一点三十五分。

这一次,不用摸内裤他也知道自己刚刚在梦里对着搭档发情,而且还在梦的末尾,在那句煞风景的“狐狸,太阳已经晒到你的屁股了!”陪伴下达到了高潮。

从昨天下午三点开始到今天早上六点,流川枫熬夜看完了一堆同性恋色情片。男优几乎包含了各种类型的男人,从或清秀或妖娆的男人到肌肉猛男,情节也是五花八门,甚至还包括重口味的SM。

在观看影片的整个过程中,对着屏幕上各种各样的男性肉体,他完全没有勃起,但是入睡后,却和自己的搭档在梦里上演火辣激情的色情片。

现在,流川枫可以确定,他对男人兴趣不大,但是对搭档樱木花道抱有强烈的欲望。

怎么办?难道要把搭档的范围从工作拓展到床上吗?

F**K!

思考了片刻,流川枫脱下内裤拎在手里,一丝不挂地走出卧室。

 

“流川,你终于起床了啊……哈哈……”

客厅的沙发上,刚刚和他在梦里激烈车震的人手里握着遥控器,尴尬地冲他打招呼。

“慢一点……”

“啊……啊……好爽……”

电视屏幕上,两名身材健壮的男人正在激情地车震。

“啊……啊……不行了……”

“哈……”

这是什么情况?

顶着鸟窝的流川枫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搭档,又看了看电视。

影片里,两名男优刚刚达到高潮。

摄影师给他们身体相连的部位来了个大特写。随着性器拔出,精/液从肛/门内缓缓流出。

浑身是汗的两名男优热烈地拥吻在一起。

樱木花道手忙脚乱地按了一通遥控器后,电视屏幕终于变黑了。

“那个……中午吃咖喱吧?材料我已经切好了,放在料理台上。”

“哦。”

流川枫面无表情地走进浴室,关上门。

 

樱木花道面红耳赤地松开手里的遥控器。

他刚打开流川枫的电视机,就被突然出现的男男车震画面吓了一跳。

但更令他震惊的,是流川枫拎着内裤全裸站在他面前,小流川意气风发正对着他打招呼的那一幕。

而最最糟糕的是,刚才GV中激情四射的车震场面让他回想起以前破获夜间车内连环杀人案的情景。

“够我们两个玩车震那么大!!”

他以前做过四次奇怪的梦,每次都在梦里跟流川枫热辣劲爆地做爱,然后再杀了对方。

最后一次的梦境就是车震,而且那次还是当着流川枫的面做的梦!

樱木花道大口地呼吸着,他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着了。

混蛋,他一点都不在意,我心跳这么快干什么?

 

F**K!F**K!F**K!

对着镜子里头顶鸟窝小弟弟傲然挺立的裸体男人,流川枫有砸镜子的冲动。

他妈的!简直逊毙了!

 

 

一个小时后,流川枫和樱木花道坐在餐桌前吃午饭。

难得的,两人都默默无言,气氛有些尴尬。

樱木花道不请自来到搭档家蹭饭已经很多次了,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尴尬的情形。

流川枫的住处极少有其他访客。他每次打开流川的门,玄关处都只有流川的鞋子。而且他知道搭档是个瞌睡包,从来都是接近午饭或晚饭时间才出现。谁知道这一次,流川枫居然一个人窝在家里通宵看GV。

“嗯……你最近的口味挺特别的,哈……”犹豫了半天,樱木花道瞄了瞄流川枫,又瞄了瞄电视,终于开口。

“还有其他风格的同类影片,你要看吗?”流川枫眼皮都没抬一下。

“啊……不,不用了。”樱木花道的脸又一次红到了耳根。

“你今天不用和上次认识的女人约会吗?”

“我们结束了。”樱木花道一脸伤痛。

“哦。”

“你和静子小姐分手已经一年多了吧?不打算和其他女性/交往吗?”

“不了。”

“啊?为什么?静子小姐上个月已经结婚了。”狐狸居然受了这么严重的情伤……

流川枫抬起头,鄙视地看了一脸担忧的樱木花道一眼。

“为什么?因为麻烦。我没那个时间。”

“哦……没有别的原因吗?”樱木花道又偷偷地瞄了电视一眼。

“……”顺着樱木花道的目光,流川枫回过头看了看电视,又转回身看看搭档。

“唔……你这是什么眼神?”樱木花道觉得头皮发麻。

“……”流川枫一言不发地看了搭档片刻,“不排除有其他可能。”

 

…………………………

 

“开什么玩笑!!”

凌晨三点,樱木花道在浴室里洗内裤。

他刚刚从梦中惊醒。

在梦里,他和搭档两个人赤裸着身体在一辆车里疯狂地做爱,就像以前破获夜间车内连环杀人案时的梦境一样。只不过,这一次的梦里,高潮之后,他没有拿出一把剖鱼刀扎进流川枫的后背,而是和对方拥抱在一起,激情四射地接吻。

“混蛋!混蛋!混蛋!”

樱木花道的脑海中再次浮现搭档的裸体,还有两人车震的场面,不由得狠狠绞紧了手里清洗完的内裤。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对着狐狸发情?

刚才那个梦境和案件无关,就是个纯粹的春梦!

再怎么欲求不满,也不能对着搭档发情!太没人性了!

……等等!难道说,是因为今天早上受了那部车震GV的刺激?

“别忘了,喜欢一个人,是会对她有欲望的。”

……

不会吧?我其实喜欢男人吗?

 

“嗤——”可怜的内裤在他的大力摧残下光荣阵亡了。

“啊——可恶!我上周刚买的!”

 

…………………………

 

“叮铃——”影碟租售店里的门打开。

“欢迎光临!”

啊……上次那个黑社会又来了!

高木裕太僵立在柜台后面,看着一身黑衣戴着墨镜的流川枫走进成人区。

他又要租一大堆男同性恋色情片?

五分钟后,一堆成人影片放在他面前。

唔……

“您可以把这些拿走了。请慢慢观赏。”

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店门口,高木裕太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松了一口气。

原来他男女通吃啊……

这一次,流川枫借了一堆AV。

 

…………………………

 

晚上九点,樱木花道走进了神奈川网络人气最高的同性恋酒吧之一,Arc-en-ciel。

和Disco Heaven里拥挤嘈杂的氛围不同,这里安静得多。

昏暗的空间里,爵士乐在缓缓流淌。

放眼望去,整个酒吧里全是男人,不少在成双成对地亲密。

这就是传说中的Gay吧吗?

樱木花道做了几个深呼吸,硬着头皮走到吧台前找了个空位坐下来。

 

“嗨,帅哥,第一次来吗?”年轻的调酒师冲他抛了个媚眼,“想要喝点什么?”

“一杯Martini,我请你。”一名中年男子在樱木花道左边的位子上坐下来,冲他笑一笑。

“不用了。”

“请问,可以请我喝一杯吗?”

樱木花道转过头,一名漂亮的男孩坐在他右边的位子上,对着他妩媚一笑。

他眼皮上亮晶晶的是什么东西?嗯……眼影?这个男人化妆了?

男孩看见樱木花道对着自己的脸露出了呆滞的表情,笑容更加妩媚了,伸出手放在樱木花道的手背上。

“我叫Jackie,你叫什么名字?是第一次来吧?”说着,男孩的手在樱木花道的手背上轻轻摩挲起来。

Jakie?一个日本人叫什么英文名字!这个男人居然还涂了指甲油?

“说吧,你要喝什么?”樱木花道不动声色地收回手。

“Sex on theBeach。”男孩的手摸上了樱木花道的大腿,笑容愈发挑逗。

“给他一杯那个,给我一杯……”

“一杯啤酒。”一道熟悉的嗓音在樱木花道身后响起。

樱木花道的心情愈发糟糕了。

他转过身,看见小见山史郎手里端着酒杯,脸上挂着欠扁的笑容。

“给我一杯Mojito。”樱木花道面无表情地对酒保说。

中年男子和男孩识趣地起身离开了。

 

“Alejandro,好久不见。”小见山史郎在中年男子刚才的位子上坐下来,“怎么,背着你的金主出来打野食?还是说,被那个精英男玩腻了,给甩了?”

樱木花道没有理他,一言不发地盯着调酒师调制Mojito。

“凭你的条件,不愁找不到金主。”小见山史郎把手放在樱木花道的屁股上捏了捏,“要不要跟着我?待遇不会比那个精英男给的差。”

樱木花道没有说话,盯着调酒师放在眼前的Mojito,似乎在认真思考小见山史郎的提议。

小见山史郎见状得意地笑了笑,手掌顺着樱木花道的大腿根朝身体前方摸过去。

“啪——”

“啊——”

樱木花道抓住了小见山史郎不规矩的手。紧接着,随着一声手腕脱臼的清脆响声,小见山史郎的惨叫响彻整个酒吧。

“你居然敢……啊——”

樱木花道站起身,拽着小见山史郎的衣领把他提起来,然后屈膝磕向对方的下体。

顿时,小见山史郎捂着下体倒在地板上,叫声愈发凄惨。

酒吧内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小见山史郎的两名保镖冲上来,被樱木花道利落地解决,双双倒地。

“以后我看见你一次,扁你一次。”

说完,樱木花道拿起Mojito一饮而尽,把钱压在酒杯底下,看也不看小见山侍郎和他的保镖们,大步离开了酒吧。

“太帅了!”

“好酷!”

“他是谁啊?”

“不行了,我爱上他了。”

樱木花道唯一一次光顾Gay吧的不愉快经历,让他成为了Arc-en-ciel的传说。

 

…………………………

 

休假的最后一天,早上十一点四十分,流川枫在手机铃声中醒来。

“流川!你起床了吗?”

“……”

“不是吧?你居然还在睡?你这样明天回警署怎么办?”

“……什么事?”

“一起去看电影吧!《PARTNER》!最新上映的悬疑动作片,新锐导演北野翔又一力作!扣人心弦的黑道卧底情节,火爆的警匪枪战镜头,讲述男人之间伟大的友情!”

听着搭档兴奋的声音,流川枫可以想象对方现在站在电影海报面前傻乎乎念宣传词的情形。

光是听樱木花道刚才的描述,他就能断定这部《PARTNER》是部傻乎乎的电影。

“我们下午四点二十分在黑木屋附近的那家影院入口大厅碰头,看四点半那场电影,看完去黑木屋吃火锅和烤鸡肉串。我请客!别迟到了!”

“喂……喂?”

 

流川枫不爽地起了床,顶着鸟窝去浴室洗漱外加洗内裤。

前几天,在对着GV里的裸男毫无反应之后,他又去借了AV。

对着电视屏幕里的裸女,小流川精神抖擞斗志昂扬。

果然,我还是喜欢女人。

流川枫安心地进入梦乡,开始和大胸美女滚床单,滚着滚着,他怀里柔软纤细的肉体就变成了健壮结实的肉体。

肉体的主人是他的红发搭档。

流川枫在梦中一边继续滚床单,一边思索,为什么我会喜欢和白痴滚床单呢?

连续几个夜晚都是如此。

就在被樱木花道的电话吵醒之前,他还在梦里一边压着搭档做床上运动,一边继续思考。

 

对着浴室的镜子,流川枫一边刷牙一边再次进行了思考,仍然无果。

算了,不想了。

他吐出嘴里的泡沫,决定不再为这个问题费脑筋。

 

…………………………

 

傍晚七点,看完了电影的湘北魔鬼二人组在黑木屋一边吃火锅和鸡肉串,一边喝酒。

“那么精彩的影片,你居然也能睡着?”

流川枫一言不发,专注地啃着手里有嚼劲的炭火烤鸡腿肉。

在他看来,搭档眼里精彩的影片傻到可笑。

努力坚持了一阵之后,他睡了过去。

等他被樱木花道推醒时,电影已经结束了,对方指着自己肩上的一大坨口水,愤怒地看着他。

 

“怎么样,沙耶子?很棒的影片吧?这就是男人之间伟大的友情!”

就在樱木花道身后的桌子上,高木裕太和女友工藤沙耶子一边吃火锅,一边讨论着刚刚看完的电影。

“什么友情啊,根本就是爱情吧?说什么搭档,明明就是全方位的人生伴侣嘛,除了没有滚床单。”

“喂!你又想到奇怪的地方去了。他们只是肝胆相照的搭档而已!搭档!工作伙伴!”

“一般的工作伙伴会在工作之余也经常腻在一起吗?他们彼此相处的时间比和家人相处的时间都长吧?而且都有对方家里的钥匙了。”

“那是友情的表现啊!他们是彼此最重要的朋友!”

“彼此最重要的朋友?明明就是彼此相爱嘛!男一号和男二号应该早点认清楚自己的感情。”

“难道在你的眼里,所有的男人都住在断背山上吗?”

“当然不是啊。那个黑道老大和他的得力手下就是男人之间的普通感情。”

“什么普通感情?那是忠诚!宝贵的忠诚!”

“哎呀,和爱情无关,所以叫普通感情嘛。那两个主人公,人生已经被命运的绳索紧紧地捆在一起了,没法挣扎了。我有预感,这部电影的同人要火起来了。嗯……我要赶快开始构思他们俩的同人小说。”

“喂!这部电影已经很圆满了,你想冲它下毒手?你又要糟蹋男人之间正直美好的友情了吗?”

“等到男一号对男二号告白,然后压倒他,才能叫圆满。嗯……我决定了,我要把这个美好过程写出来。”

“喂!沙耶子!”

“我要赶快把它写出来,贴到论坛上。一定会大受欢迎的!哈哈哈!”

 

这个晚上,湘北魔鬼二人组失眠了。

 

…………………………

 

“喂,花道,为什么你休完假以后比休假前还要累的样子?”

三井寿疑惑地看着红发的同事。

清晨,休假归来的樱木刑警,顶着一对黑眼圈,无精打采地来到警署,然后就一直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

“小三,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吧。”看见樱木花道一脸凝重,三井寿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你有小宫家的钥匙吗?”

“啊?当然没有。我为什么会有他家的钥匙?”

“你们不是搭档吗?”

“谁说搭档要有对方家钥匙的?那也太变态了。我连他具体住哪里都不知道,就知道他住的那栋公寓楼,房间号不清楚。”

“这样啊……”

“花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三井寿发现,他回答完红发同事的问题后,对方的脸色更差了。

“我没事。”

樱木花道把头埋进了手臂。

那也太变态了……太变态了……变态……

 

…………………………

 

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降临了。

 

“宫城,你有没有觉得,那两个家伙自从休假回来以后就很不对劲?”

“你说花道和流川吗?确实挺奇怪的,这么久了都没有吵架,甚至连话也不怎么说。”

“对,就好像在刻意躲着对方一样,绝对不是普通的冷战。以前从来没有这么严重的情形。”

“难道说……”宫城良田看了看三井寿,对方也是一脸担忧的神情。“不会吧?他们打算拆伙?”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你看呢?”

魔鬼二人组休假回来后的相处模式,已经奇怪到让整个湘北警署都感到不安了。

“可是他们搭档马上就满五年了,一直合作得很顺利。”

“唔……也许是腻了?”三井刑警摸了摸下巴,认真地说出自己的推论。

“又不是恋人之间相处,哪来的腻不腻?”

“难道在他们休假期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

“看目前的情形,应该不是‘不愉快’这么简单。”

“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开导开导他们?”

“好,我们走!都是男子汉,没什么大不了的。”宫城刑警斗志昂扬地拉着搭档去开导后辈。

 

前辈们的一番细心开导,让湘北魔鬼二人组措手不及。

樱木花道和流川枫都坚决表示自己和搭档之间一切正常,完全没有拆伙的打算。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下班时分,流川枫让樱木花道把脚踏车留在警署,开车送他回家,就像以前每到下雪天做过的一样。

“花道,流川,明天见了!都是男子汉,没什么大不了的。”宫城良田不忘再次叮嘱。

 

一路上,流川枫的车里只有广播电台的声音,湘北魔鬼二人组一直沉默无语。

在搭档住处附近的停车场里,流川枫停下车。

樱木花道悄悄吸了口气,努力装作平静的样子,“流川,谢谢。明天见。”

说完想要下车,却发现车门被锁了。转过身,流川枫正注视着他。

“我有事要跟你说。”

狐狸打算拆伙吗?他跟小宫和小三说的都是在骗人吗?也好,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继续下去……总要有个了断。

沉默片刻之后,樱木花道握紧了拳头,注视着流川枫,“你说吧。”

“和我交往。”

“什么?”

樱木花道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流川枫松开安全带,从驾驶座探过身吻住他。

 

等一下……这是什么情况?狐狸刚才说“和我交往”?他现在把嘴巴贴在我嘴上?

红发刑警大脑中一片混乱。

“唔……流……”

混蛋,居然把舌头伸进来了……喂,不要在别人嘴里乱舔啊!可恶……我喘不过气了……

在搭档大力地推搡和拍打之下,流川枫终于意犹未尽地结束了长达一分半的法式热吻。

“呼……呼……混蛋……我刚才快不能呼吸了!你想憋死我吗?”

“和我交往。”流川枫平复了一下稍微有些紊乱的呼吸,再次开口。

“什么意思?”可怜的樱木刑警还没从和搭档接吻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和你交……交……交往?像男女朋友那样的?”

“不,男男朋友。”

“男……男……”

“我们是很好的搭档。不止在工作上,生活上也是。除了没有滚床单,我们是全方位的人生伴侣。而关于滚床单这一点,我对你有欲望。你也一样。”流川枫一口气说完了有生以来最长的一段话,伸手握住了搭档的下体,“你硬了。”

“混蛋!放手!”樱木花道觉得自己快要烧着了。

“你对我有欲望。你无法否认这一点。而且你以前就和我做过了。”

“胡说!什么时候?”

“在你以前做的那四个梦里。第一次在餐厅厨房,第二次是骑乘,第三次在公园里强/奸未遂,第四次是车震。”

“那只是梦!别说得好像我和你真的做过一样!”樱木花道觉得自己快要变成烤鸡肉串了,“混蛋!你的手在乱摸什么?”

“我想做。”

“啊?”

“我想和你做爱。”流川枫用空着的那只手抓起樱木花道的手,放在自己早已高高隆起的裤裆处。

“啊……”你摸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拉着我的手去摸你?

“你的答案?”

“什么?”

“Yes 还是No?”

“各位听众朋友,接下来这首歌是来自苏格兰的摇滚乐队Snow Patrol的JUST SAY YES,敬请欣赏。”

一道柔和的男声在车内缓缓响起。

I'mrunning out of ways to make you see

I want you to stay here beside me

I won't be ok and I won't pretend I am

So just tell me today and take my hand

Please take my hand

Please take my hand

 

 

樱木花道被流川压在副驾驶座位上,大脑中一片混乱。

Yes 还是No?Yes 还是No?

唔……狐狸的刘海该剪了。这个味道……他的洗发水和我的一样。

Justsay yes, just say there's nothing holding you back

It's not a test, nor a trick of the mind

Only love

Just Say Yes……Just Say Yes……Just Say Yes……

樱木花道没有注意接下来的歌词,那句“Just Say Yes”跟着流川枫的那句“Yes 还是No?”开始一起在他的脑海里循环播放。

 

F**K!这首歌太他妈的应景了!Yes!Just Say Yes!

流川枫看见搭档一副凝固的样子,手上开始动作。他的手指拉开搭档的拉链,开始朝内裤里探去。

“把你的爪子拿开!”樱木花道一把抓住在他内裤里到处乱摸的咸湿狐狸爪。

“你先回答我。”流川枫的手指锲而不舍地动作着。

“你……你……”

这是梦吧?这一定是梦!狐狸不会这么发疯的!对,这一定是梦!快点醒过来!快点醒过来!

“放……手……”

流川枫对搭档的要求置若罔闻,手指继续动作,同时再次吻上对方。

“唔……嗯……放……放手……放手!”

“砰”的一声,压着搭档激吻的流川刑警被大力推开,一头撞上了车前窗。

 

“我说了放手!死狐狸你听不懂人话吗?”樱木花道气喘吁吁地拉好内裤和长裤拉链,“混蛋!你再继续我就射了!”

流川枫一动不动地倒在方向盘上面,车前窗的玻璃上,一道鲜红的血迹正蜿蜒而下。

“狐狸?F**K!流川你流血了!”樱木花道一把揪住搭档的衣领,“赶快坐到后座去,我开车送你去医院!”

“你先回答我。”满脸鲜血的流川刑警盯着搭档,一副你不说YES我就流血流到死的架势。

“你是白痴吗?先去医院止血!”

“你先回答我。”

“你……行啊,不就是滚床单吗?谁怕谁啊?都是男子汉,没什么大不了的!赶快开车去医院!”

“不许反悔。”

“反悔你的头啊!少在那婆婆妈妈的!赶紧坐到后面去!”

“你发誓不会反悔。”

“F**K!本天才从现在起开始和死狐狸交往!交往!还有滚床单!听清楚了?”

“嗯。”

“赶紧滚到后面去!”

流川枫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乖乖地让出了驾驶的位子。

 

Justsay yes, coz I’m aching and I know you are too

For the touch of your warm skin

As I breathe you in

I can feel your heart beat through my shirt

This was all I wanted, all I want

It’s all I want

It’s all I want

伴着电台里柔和悦耳的男人嗓音,流川枫的车子飞一般地向最近的医院窜去。

 

…………………………

 

Justsay yes, coz I’m aching and I know you are too

For the touch of your warm skin

As I breathe you in

工藤沙耶子一边哼着歌,一边愉快地挑选着GV。

前两天,她迅速完成了一部名为《Just Say YES》的BL同人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PARTNER》这部最新热卖影片的男一号和男二号。故事描述了英俊冷酷的男一号是如何压倒了同样英俊但不冷酷的男二号,而且一压再压。小说在论坛贴出后,引来无数叫好声,之后同一CP的同人故事纷纷出现。沙耶子的那篇《Just Say YES》被众多腐友们奉为了该CP的开山之作。

 

“花样美少年极乐初体验……有没有搞错?一脸青春痘的家伙也能被称为花样美少年?拜托导演,好歹上个粉底遮一下吧?”

“放课后的制服诱惑……嗯……这个好像不错,支持一下。”

“哦?直男初次后庭秘戏!听上去很带感,男优也很帅嘛!很久没有见到这么有良心的GV了!”

就在沙耶子眼冒绿光,准备伸手去拿这张GV时,一直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走了它。

哪个混蛋,居然敢和我抢GV?

沙耶子愤怒地转过头。

哦……很高,身材很好。可是,为什么要在下雪天戴墨镜?

两名戴着墨镜的高大男人站在沙耶子身旁。头上裹着绷带的男人手里拿着那张GV,身后站着一名头戴帽子和口罩的男人。

发觉了沙耶子的视线后,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墨镜男不自在地低下了头,裹着绷带的墨镜男像是没看到沙耶子一样,又从她面前拿走了几张GV。然后,两名高大的墨镜男拿着几张GV,走向柜台。

喂……大哥,你眼光也太差了吧?《花样美少年极乐初体验》,《男校生失身全过程》,《奸直人》,光看封面就知道是巨烂无比啊!

 

“请慢慢观赏。”

看着两名墨镜男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店门口,高木裕太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松了一口气。

“哟,裕太,你干吗一副紧张的样子?”

“我就猜那个男女通吃的墨镜男是黑道分子,果然!他这次受了伤,而且还带了帮派里的其他人来。”

“那两个人吗?嗯……刚刚确认恋爱关系,一起租GV的黑道双雄,因为害羞打扮得像抢劫犯……实在太带感了!决定了!下一部BL小说就用这个题材!”

“喂!不要这样吧?所有一起出现在你面前的男子二人组,都是从断背山来的吗?”

“裕太,千万不要小看女人的直觉。我肯定那两个墨镜男是一对,而且是刚刚在一起的。”

“你连人家在一起多久都猜得到啊?”

“哎呀,长时间的伴侣才不会去借一堆封面上写着‘初体验’‘第一次’‘直人’的GV。肯定是拿回去观摩教学啦。呐,裕太,我要借这几张GV。”

“你到底是来接我下班的,还是来借GV的?”

“当然是来接你下班的,然后顺便借GV。”

“喂……”

“好啦,裕太,不要一张大便脸。赶快下班,我们去吃火锅!这种下雪天吃热腾腾的火锅最棒了,特别是和亲爱的男朋友在一起!”

 

雪花不停地飘落。

流川刑警的车子载着湘北魔鬼二人组、火锅食材和几张GV,朝着樱木刑警的住处驶去。

电台里传出柔和悦耳的男声——

You'rethe only way to me

The path is clear

What do I have to say to you

For Gods sake, dear

 

-END-

  Y - 烟朝

最近更新

[流花]童话 1-30   麦子
[流花]the one 1-9   麦子
[流花]PARTNER    烟朝
[洋花]萬聖節+天才日   閃瞎眼睛了
[洋花]手牽手騎車去郊遊   閃瞎眼睛了

随机文章

樱の女子-评樱舞晴空   老头
[流花]乍暖还寒   枯藤老树
[仙流花]无需责任   路人甲
[三花]叫我怎么说    失去的遗忘
[流花]春倦症   流光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