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深情恐惧症(花吐症)

作者:rainyrosenov 2021-12-02, 周四 20:58

 

1

 

萧伯纳称爱情是一种“最疯狂、最迷乱又最易逝的激情”

 

仙道认为自己与这种会使人失去控制的激情并无缘分,他一向是控制力极好的人,而超出他控制范围的事更是少之又少。

 

然而失控总是发生于无形,一向身体健朗的仙道却在一次普通的球队练习中病倒了。

 

结果到了医院,各种身体检查下来,却是没有任何异常。问及哪里不舒服,也只是回答胸口有些闷,嗓子痒,以至于影响了正常的呼吸,所以才会突然晕倒。

 

最后医生只开了治疗感冒的药给他,嘱咐他这一周就不要剧烈运动了,在家里好好休息,什么时候胸不闷嗓子不痒了再去训练。

 

仙道自然不是会乖乖听从医嘱的人,只是象征性的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他便悄摸摸带上自己的装备前往新发现的钓鱼的海岸。

 

吃过药并且好好的休息了一天之后,折磨他一阵子的那讨厌的窒息感也压下去了不少。然而距离那片蔚蓝越来越近,那讨厌的感觉再一次扑来,这次更是来势汹汹,喉头也涌上一阵血气。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过去,仙道的手心多了几片带血花瓣。

 

电车上坐在前方的老太太转过身关切的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仙道露出一个弧度控制极好的微笑,不着痕迹的藏起捏着花瓣的手,说只是喝水被呛到。

 

待老太太转过身去,仙道又张开方才还握紧的手。

 

鲜血把原本粉嫩的樱花染上鲜红的颜色,就像那个人张扬耀眼的发色。

 

一想到和红头发一样张扬肆意的脸,仙道忍不住又咳嗽起来。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手心里更多被血染红的樱花瓣像一把火焰把他烧的有些头昏脑胀。

 

2

 

当有人问仙道是怎么样一个人的时候,几乎认识仙道的每个人都会说,那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仙道高大英俊,总是一副优雅迷人的姿态,从未有人见过他失态的模样。

 

他总是闪烁着一双智慧深沉的眼睛,好像看着你,又好像直接穿透了你。

 

虽然也有人说,仙道太老成了,这对一个本应该富有活力的年轻人来说不是好事,他聪明灵巧,但是缺乏激情,脾性完美的像个假人。

 

仙道听到这样的评价也只是耸耸肩,并不反驳这些评价。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的脾气有多完美,相反因为做起事来我行我素,常把田冈教练以及越野气的不行。被矮自己快一头的越野抓住肩膀前后摇晃说拿出点做队长的样子的场景,仙道表示实在不愿意再去想象。

 

通常遇到这种情况,仙道一般会给出一个眯起眼睛露出牙齿的颇具迷惑性的笑容,在对方松动的那一瞬间利用速度优势走为上计。

 

但内心深处的声音又让他再想想怎么回复越野方才的抱怨。

 

你是真的爱篮球吗?

 

爱的,如果没有兴趣不会从小时候坚持到现在。

 

那比起钓鱼呢?

 

实话说,没有可比性,一样喜欢这个答案越野是不会接受的

 

可是仙道确信自己只是平均分配着每一份激情,避免失控的情况出现在他的身上。

 

平等的喜欢着父母,朋友,学习,篮球以及钓鱼,这很好,他处理这一切游刃有余。

 

他按住内心深处蠢蠢欲动的声音,忽略了他小声的提醒。

 

深情恐惧症

 

3

 

樱木花道从来就是不讲道理的存在,他耀眼的过分,像一团燃烧的火焰,不管是因为他的多到溢出的热情感染力还是展现出来的耀眼傲人的天赋,仙道都不由自主的被这个篮球新手吸引住了目光。

 

待裁判哨声响起,电视里湘北的每个人疯狂的庆祝,仙道才回过神来。

 

比电视声更大的是他心脏跳动的声音。

 

轻声点

 

仙道对自己说

 

每分钟71次的心跳这一刻跳出了110的气势,甚至超过打完一场激烈的比赛后的强度。

 

明明只是研究对手的任务,湘北战胜卫冕冠军山王工业的消息他也早就从鱼柱学长那里知道了。

 

为什么还会被燃烧,被那团鲜红的火焰烧的失去他应该有的平静。

 

仙道突然有了想见面的冲动。于是几乎没有费力的就从彦一这个可爱的学弟那里要到了樱木花道做康复治疗的医院地址。

 

尽管急着见面,但也不能太刻意,仙道最终找了个适合钓鱼的海岸,一点也不刻意的翘掉训练进行他的垂钓工作。

 

但直到被鱼柱学长和越野联合绑回训练,他也没能在医院附近的海岸见到他想见到的人。

 

篮球砸板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仙道第一次意识到这样的情感就叫做失控。

 

非常不妙

 

之后仙道就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翘掉训练了,幸好医院离学校不是很远,每天下训之后,便会背上自己的行头,坐在熟悉的位置开始钓鱼。

 

他应该停止这个行为的,但仙道只是自我催眠着,这里离家不远,钓到的鱼又多,如果运气好,收获会非常丰盛。

 

如果陵南的人看到这样的仙道,怕是又要抓着仙道问他这样的执着与激情,怎么就不能多放点给篮球上。

 

他曾经恐惧激情带来的失控,而现在,所有这些快要把理智全部燃尽的激情,在仙道看来,已不再是他避之不及的了。

 

“仙道桑,你的钩怎么是直的?‘’

 

部活结束后,彦一熟悉的大惊小怪的声音响彻整个篮球场。

 

“想钓的鱼太珍贵了,不能伤到他。”

 

又过了一周,就当仙道以为自己这两周其实就是激情作祟下自导自演的一场等待戈多的荒诞剧,他听到了只要听过一次就不会忘记的声调高扬却干净单纯的少年声音。

 

"哇,仙道你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边。"

 

这条珍贵的红色海鱼终于咬上了他的直钩。

 

 

4

 

樱木花道近期的复健多了几分焦躁,他虽然也不是能静的下来的人,但篮球场还需要天才,于是在医院乖乖进行复健也有了一个多月,同时成功了成为了医院里人人都爱的复健天才。可最近他心底好像有一把微不足道但又不可忽略的火,烧的他有些不舒服。

 

“花道,你的背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复健需要耐心,小心再拉伤。”

 

“烦死了,本天才知道啦,你这个刺猬头!”

 

“刺猬头?”洋平慢悠悠的转到樱木的前方,“陵南的仙道彰?”

 

再看樱木后知后觉自己讲错了话,只能红着一张脸,一边做着复健的项目,一边抬头看着天花板,不用他说也知道花道背着自己有了一些秘密。

 

“什么时候和陵南的人关系这么好了, 不是还总说着要打倒仙道吗?”

 

洋平只是用最普通的语气试探了一下,果不其然的樱木如他预判的那样炸了毛。

 

“是那个刺猬头硬要缠上来的,我只是看刺猬头可怜,就没有赶走他!”

 

事实上,樱木花道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太夸张。

 

自从那天绕着海岸边散步遇到了正在钓鱼的仙道彰,那个整天无所事事的陵南队长就这么缠上了樱木。

 

一开始樱木只当是陵南阴险的针对神奈川正冉冉升起的天才巨星的计策,好让天才被这个刺猬头迷惑松懈复健,所以每次仙道笑嘻嘻的出现在眼前,樱木也没有给笑脸人什么好脸色。

 

但这个刺猬头每天比医生还要准时的报道,还会偷偷带天才喜欢的拉面来看自己,那张总是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的脸也不那么讨厌了,甚至他偶尔也会安静的坐在仙道的身边,观察着对他来说十分无趣的钓鱼。

 

“喂,刺猬头。”

 

仙道偏过头,眼睛先是微微睁大,随即露出了像是得到了期待已久的东西的笑容,他听到樱木继续说:

 

“明天带着篮球来看天才吧。”

 

 

5

 

第二天,当越野发现仙道再次翘掉训练而大发雷霆时,仙道正在医院一角的小篮球场上挥汗如雨,上演着一场篮球个人秀。

 

“刺猬头,你比臭狐狸强吧。”

 

“老爹居然说让本天才好好看着他的动作。”

 

樱木花道没有接着说下去,但聪明如仙道脑袋稍微转了转弯就明白了安西教练的意思。

 

此刻的仙道,像是被樱木微红的脸颊,闪烁的眼神驱使着。从来擅长合理分配体力的他,一场没有对手的篮球表演过后,居然累的手指也抬不起,坐在樱木的旁边,补充着流失掉的水分以及体力。

 

爱慕仙道的女生曾经评价过他也许就是遥远的永远固定在一处的恒星,温柔的表象背后是遥远的距离,人怎么跨越遥远的距离去触摸星星呢。

 

而现在,累的头脑有些眩晕的他,觉得自己有千钧之重,直直的就落在吸引住他全部目光的红色海鱼寄居的岩穴之上。

 

“你要一直看着我,樱木花道。”

 

6

 

“还说什么要一直看着他,这个刺猬头……”

 

心底的火苗探出了头,烧的樱木停下了复健的项目。

 

仙道彰已经一周没有来了,才跟他讲完要一直看着他这样奇怪的话,第二天就突然缺席了两人间心照不宣的钓鱼以及之后一起的晚饭约定。

 

火气烧的他无法专心,医生看出来他今天的心思也不在复健上,加上樱木恢复的又超出预期,于是摆了摆手,结束了今天的复健。

 

心底的那把火愈烧愈烈,为了驱赶这恼人的热,樱木迎着海风在海岸边小跑着,一边跑,一边懊恼着。

 

懊恼着天才被美味的拉面俘获了,懊恼轻易就信任了陵南的刺猬头。而狡猾的刺猬头讲了两句不着边的话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害的天才现在连复健都进行不下去。

 

懊恼着,于是跑的更快,低头跑步的他撞上了一座山。

 

反作用力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向后倒去,然后被一双宽大有力的手抓住,没有让他和大地来一个亲密的接触。

 

他惊喜的睁开眼睛,却在和眼前的大块头面面相觑后一起张嘴道:

 

“猴老大?”

 

“樱木花道?”

 

短暂的惊讶过后,是十足的怒火。

 

“你们怎么在这里,是想像刺猬头一样来害本天才吗?”

 

“你见到仙道了?”站在一旁的越野问,言语间有些着急,“你知道他在哪里吗,他今天没有去学校,也不在家。”

 

樱木紧皱着眉,语气别扭的说道:

 

“天才哪里知道,那个刺猬头也好久没来了”

 

越野和鱼住再怎么病急乱投医,也不会抓着一个湘北的向来不着调的人不放,在樱木这里没有得到答案,两个人简单的到了别之后就离开了。

 

而他们离开后,樱木就找到一家商店拨通了陵南万事通的电话。樱木前言不搭后语的含糊着向彦一打听着仙道住在哪里,彦一却很是痛快的告诉了仙道家的地址。

 

挂掉电话后,樱木看着自己拿笔记下的地址。

 

此时此刻樱木心中的火焰依旧熊熊燃烧着,可他的大脑却是如此的清醒,是这恼人的热度驱使着他向彦一去要仙道家的位置。

 

是心底的声音清楚的告诉他,仙道正在那个地方等着自己。

 

7

 

复健的医院,虽然距离湘北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湘北的队友来看望他时都要坐着电车过来,虽然离陵南不远,但距离仙道的家却是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

 

樱木坐上了电车,终于离开了已经到处走遍了的医院的周边,按着彦一给的地址,最终找到了仙道口中“我家附近一个有篮球场的小公园”

 

樱木来到了仙道神秘兮兮给他讲的,只属于他的秘密基地。他停下了脚步,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一时脑热跑来这里做什么。

 

“如果刺猬头不在这里,那天才不是白跑一趟。”

 

他走进了公园,现在早已经过了樱花盛开的季节,但几片新鲜的樱花瓣还是吸引到了樱木的注意力,他沿着散落一地的樱花瓣走着,看到了靠在一棵樱花树下闭眼休息的仙道彰。

 

仙道如同早就感受到了樱木的脚步声,在樱木靠近自己的时候睁开了眼睛。

 

他抬头看着樱木,眼睛却丝毫看不出才睡醒的困意,仿佛仙道就是为了等待他的到来,一直闭着眼睛在祈祷。

 

“花道,我做了一个梦。”

 

他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樱木的身边,然后牵住樱木的一只手,仙道冰冷的手心温度几乎扑灭了樱木心底燃烧正旺的火焰,所以樱木没有拒绝这有些亲密的肢体接触。

 

“花神告诉我,她要惩罚我的心口不一,因为我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喜欢的人,所以惩罚只要想起他,就会吐出一朵带有他名字的花。”仙道的眼睛从来是温润的黑色,而现在他眼睛深处从来平静的湖水,卷起了漩涡,“花道,秋天的樱花你看见了吗?”

 

搁在平时,樱木面对仙道絮叨这毫无头绪的梦,甚至会给他一个头锤,但此刻的樱木花道却福至心灵,明白了仙道的意思。

 

“刺猬头,你是说……你喜欢天才吗?”

 

樱木心底才平息下的火焰再一次燃起,此刻居然有了燎原之势,烧的樱木脸颊通红,琥珀色的眼睛更是亮晶晶的,望向仙道眼睛的深处。

 

“我每天都在算着时间,如果你不来找我,我就认输了。”

 

仙道彰,在吐出花瓣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会陷入一段感情,他不受控制的爱上了别人,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恐惧自己会是放纵激情之后的输家。

 

“你在说什么刺猬头,声音那么小。”

 

“我说,我赢了。”

 

仙道彰待人接物的态度从来就同他对待篮球的态度一样,他乐于从与他人的篮球游戏中寻找快乐以期愉悦自己,但其中的愉悦是有限的,他在人群中却不属于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

 

樱木花道对他来说却是不一样的,他从来悬浮于天空之外的心,不受控制的落在了这个天真过头的男孩身上,之后自顾自的把他划为自己的一部分。

 

星星坠入海中,砸碎了海鱼栖身的石洞,他掏掉了自己的石头心,恒星猎人就等着那条鲜红的海鱼无家可归,自投罗网,从而成为他一颗活着的心。

 

仙道目光直直地看着他,而樱木此刻的眼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明亮。仙道的脸慢慢贴向樱木的面颊,但那并不是终点,最终他的唇瓣贴住了樱木果冻般的丰润的双唇。

 

他学着梦中那样热切的吻住樱木,这是一个美妙的吻,而他也知道,之后他们之间还有更多这样的吻。

 

一吻毕,仙道彰吐出最后一朵完整的樱花。

 

樱木花道似乎想凑上前看看这把刺猬头折腾的够呛的罪魁祸首,仙道却轻轻握着手,藏在身后,另一只手抚摸着樱木红的快滴血的脸,闭着眼,与樱木额头对着额头。

 

“刺猬头,天才是偷偷从医院跑掉来找你的。”

 

“嗯”

 

“刺猬头,下次再有事躲着不见人,那就一辈子别出现在我眼前了。”

 

“嗯嗯”

 

“刺猬头,这下惨了,我肯定要被阿藤婶骂死了”

 

“嗯嗯嗯”

 

“你说什么?!”

 

樱木花道震怒的责问声消失在二人再次紧贴的唇齿之间,仙道终于睁开了眼睛,用他平时波澜不惊此刻缺酝酿多重感情波涛汹涌的眼睛直直的望向琥珀色眼睛的深处

 

“我说我爱你,樱木花道。”

 

 

  R - rainyrosen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