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夏日花正鲜

(1 次投票)

作者:王的爱妃 2021-12-24, 周五 14:51

 

 

写在前面的话:

已经很多年都没为花花写生日贺文了,想起来还真有点惭愧,本来想写牧花的,但是发现牧绅一的性格我把握不好,所以最后还是写了仙花,最近几天想起花道的生日快到了,所以就想趁早把花花的生日贺文给写出来。因为接下来我可能会很忙?花花,生日快乐,我的初恋,永远最爱你。虽然很久没写你了,但是我一直在想你。


 花道2014年4月1日生日贺文

 

文案:

 

? ? 从相识到相恋,从相恋到一辈子,一生中遇见一个一见倾心的人,

? ? 然后厮守到老,一起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

? ? 虽然平淡,但却甜蜜,所谓幸福,不过如此。

 

? ? 1.那时相恋

 

? ? 很多时候仙道彰搞不清楚自己的脑回路,明明就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贵公子形象,怎么就好死不死的一时眼瞎看上了某个热血少年呢?

比如说现在吧,无论横看竖看都极不相搭的两位十八青春少年竟然会手牵着手地逛大街!

再比如说吧,某个猴子样的家伙每次出门都是这样的,“哇哇,小彰,是烤鱼丸耶!”

然后,他拿了四五串烤鱼丸子转身走人,而自己无奈地在后面给他付账后再追上他的脚步。

樱木花道都把烤鱼丸子全吃完了,还只剩下一颗的时候,又回头把手里的鱼丸子塞进仙道的嘴里,后知后觉地来一句,“你是不是对我忒不满啊?”

“不敢。”仙道摇摇头,再一次在心里对自己叹气,内心明明是个强势的主,遇上樱木这种单纯的家伙,跟他生气也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没劲!所以他现在才变成了气管炎。

“那好,前面有拉面摊,我们去吃吧,上次吃的是牛肉的,今天我要吃西红柿鸡蛋口味的。”樱木花道拉着仙道的手就朝拉面摊跑去了。

坐下后也不客气地叫老板来了两碗西红柿鸡蛋拉面。

仙道面上还是保持着温柔的笑意,可其实吧,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西红柿了。总觉得那种又酸又甜的味道有些怪怪的。

但自家小孩要吃,没办法,舍命陪君子吧。吃了几次已经习惯了,很多时候,爱上一个人就是陪他习惯一些自己以前从不曾习惯的事。

 

夏天时节出门游玩最爽的就是非常轻便愉快了,可以做很多在冬天下雪时不能做的事。两人牵手走在人烟稀少的密林中,仙道彰就会趁着这个好时机出其不意地在花道小麦色肤色的脸蛋上亲一口,这时极具性感色彩兼男人味的脸蛋就会腾地升上一把火,映出天边的霞光红亮红亮的,这是仙道彰眼中最美的一道风景。

湘南海岸是两人回家的必经之路,每次路过这里,花道都会抬起头看看浩瀚湛蓝的天空,仙道彰总是淡淡地笑着说,每次都看,看不腻吗?

花道明亮清澈的黑色眼睛瞪着他,“那你每天都看我,看不腻吗?”

“我身体里好像缺少了一种叫做审美疲劳的东西。”当然,只是对你。后面这句话仙道在心里默默说。

“你要敢看腻了,就等着倒霉吧!别忘了,当初可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如果问花道,要让仙道怎么倒霉,他就会说,一辈子对仙道死缠烂打,让他不得安宁。

仙道彰第一次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所谓天长地久,不过如此,一辈子就这样酱醋柴米油盐茶,遇见一个倾心的人,从此认真对待,厮守一生。

 

花道说的也不错,当初的确是仙道彰招惹他的,有时候仙道也会在想,为什么第一次见到那家伙就会对他产生莫名的兴趣,想逗逗他,捉弄他,看见他被自己逗得跳脚,心里会产生满足感,甜甜的幸福滋味浮上心头,也许那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倾心吧。

当他对花道提出交往的时候,虽然脸上还是云淡风轻的笑意,但心里是忐忑不安的,怕眼前总是冲动的家伙会一拳把他揍得眼睛鼻子歪。

毕竟是两个男人,接受这种事情会有很大的心里压力吧。

可最终的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樱木花道盯着他看了三十秒,然后哈哈大笑,“洋平果然是神算,可以去摆一个算命小摊了。”

仙道彰奇怪,“洋平怎么了?”

“洋平说,在这一个星期内,你会对我提出一个很恐怖的要求,要我做好心理准备。没想到是要恋爱。”

仙道彰哭笑不得,“那你的答案呢?”

樱木花道耙耙火红的头发,很为难的样子,“我都十六岁了,还没恋爱过,我想恋爱,可又不想背叛晴子小姐,真难选啊。”

因为一个人寂寞太久了,有时难免就会有孤单的情绪浮出,特别是夜深人静时,因为孤单失眠睡不着的感觉太可怕了,所以想恋爱,不想总是一个人。

“我能做的,赤木的妹妹做不到,”仙道彰似乎胸有成竹,他有筹码就必须拿去赌一赌,“我可有陪你去吃拉面,可晴子不能;我可以教你很多篮球绝技,可晴子不能;我可以带你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可晴子不能;我可以让你依靠,可晴子不能……”

“别一大堆你可以晴子不能的了,我听得头都晕了,好吧,那我们就试试看吧,为了检验你,那你现在先带我去吃拉面吧,我还真有点饿了。”樱木花道转身跑出了体育馆,第一次被人追的感觉真好。至少证明了他不会总是在失恋。

仙道彰真心笑了,大步跑着追上他,揽着少年宽阔又结实的肩膀,算是第一次确定了两人的关系。

后来仙道彰很是感激水户洋平,如果不是他对花道说要做好心理准备的话,冲动的热血少年真有可能把他揍得他爹妈都认不出来。

水户是间接红娘呀。

 

2.纪念日

 

相恋两年的纪念日下个星期天就到了,樱木花道很烦恼该选什么纪念礼物,高宫说干脆送一双篮球鞋得了,野间说那也太随便了吧。

最后还是水户洋平出了个好主意,樱木一听,觉得可行,省钱又省力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大楠却吐槽,“洋平你就出馊主意吧。”

纪念日这一天,仙道彰还真是收到了一个好大的惊喜,这个暂且不提,先来说两人这一天的行程。

早上八点,仙道来到樱木家门口接他出门,两人去看了一场电影,买电影票的时候两人还起了争执,樱木要看动画片,仙道骂幼稚,樱木退而求其次,赌气说要不就看恐怖片得了。

仙道彰摸摸他软软的红头发,“看了你要做噩梦,看悬疑侦探片吧,好莱坞最新上映的,网上很多人推荐都说特别过瘾。”

樱木花道小声嘀咕,明知以我的智商看不懂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还要看,这不是糊弄我吗?

坐在电影院里,等电影开场,没几分钟樱木果然就无聊打呵欠了,靠在仙道彰肩膀上睡了两个小时,期间仙道彰还不时低下头亲亲他张开呼吸的唇。

其实仙道彰,你就是故意的吧!好方便你搞这些小动作!

等电影结束,仙道彰轻轻地把樱木摇醒,睡眼惺忪的花道揉揉眼睛还不忘问,“凶手是谁?”

“那个做着正义工作的法官。”电影演到一半,仙道彰就已经推算出真相了。最后果然应证了他的推理,真不明白这么简单又易懂剧情的电影,为什么网上还一堆人推荐说剧情特别紧凑又充满悬念,不到最后你不会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是非常考验智商的一部电影。

以后再也不相信一大堆人的推荐了,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吧,其实陪花道看看好莱坞的动画片也挺好的,至少可以让花道开开心心地从头笑到尾。

喂,仙道彰,你是个真正的少有的天才,当然一下就推理出结局啦,可网上大多数人都是把电影当做娱乐的平凡人,他们的推荐怎么能合你这个天才的口味?

 

樱木花道最期待的就是今天的大餐了,相恋第一周年的纪念大餐,樱木一直称赞不已,所以第二周年的也就很期待了。

仙道彰当然不会让他失望,花道的每一个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世界仅此一人,当然要全心全意地去宠着疼着,不然等到失去了,还能拿一颗心去珍惜谁呢?

好吧,他们要去吃大餐的地方就是神奈川最著名的一条小吃街,从头吃到尾,每一家铺子都不放过!

章鱼小丸子、大阪烧、天妇罗、寿司等等。

两人坐在一家关东煮的铺子里面,一边吃着锅里的鳕鱼卷、香菇、虾球等等东西,一边聊些学校或者朋友的趣事。

最后樱木撑得实在连一口汤都喝不下去了,两人才作罢。牵着手去附近的公园里散散步消化消化。

 

下午三点多,两人去一家摄像馆拍了情侣照,留作今天纪念日的纪念。

樱木花道不会穿繁琐的和服,在试衣间里大声喊小彰小彰,快进来帮忙。

负责做助理的两个女人在一边捂嘴偷笑,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生呢?

仙道彰进了试衣间,很轻松地就帮他把和服穿好了,樱木花道为了感谢他,红着脸在他嘴巴上亲了一口。仙道彰有些受宠若惊,难得地这么主动呢。

各式各样亲密的动作定格在了摄像机镜头里,每一刻的幸福都留下了永恒。

五点多,两人最后的活动是去寺庙里祈福,一起跪在黄色的蒲团上,听庙里的老和尚念一些具有祝福意义的经文。

两人拜了三拜,许下一个共同的愿望,一起好好过日子。

伴着月华走回家,路过一家西餐店,看着里面吃着烛光晚餐和高级牛排的时尚男女,仙道彰和樱木花道相视一笑,也许他们没有浪漫的烛光晚餐,也许现在的仙道彰还买不起大钻戒,但幸福的方式有很多种。

有的人财大气粗爱花钱买幸福,有的人游戏人间爱出卖身体买幸福,有的人赠送豪车豪宅珠宝买幸福,但他樱木花道最爱仙道彰给他的那一种最真诚也最用心的简单幸福。

 

仙道彰送樱木花道到家门口,终于拿出了礼物递给他,“希望你会喜欢吧。”

樱木花道不客气地拆开朴素的包装,一看,只是一双篮球鞋,明亮的双眼黯淡下来,因为他想起他要送仙道篮球鞋时,野间说的送这个太随便的了话,就想自己在仙道彰心中是不是也是那种可以随便打发的人。

“你也太随便了吧。”樱木花道明显不满。

仙道彰耐心引导,“你仔细看看,上面有乔丹的签名。”

一句话让樱木花道失色的眼睛又重新点燃了光,他翻看着手里的篮球鞋,果然有乔丹的亲笔签名,“你哪里弄到的?”

“流川枫不是在美国的一家篮球俱乐部里吗?”有这么便捷优秀的利用资源,仙道彰岂能放过?所以一个越洋电话打过去,聊了几天,就把事情搞定了。刚开始流川枫听到他的要求啪一声就把电话挂了,但他不死心,就继续打,软硬兼施让流川枫答应了。

对于他跟花道在一起,他知道流川枫心里有那么点不自在,怎么说他都是先来后到了。所以流川枫最后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地跑美国去了。

花道的眼眶渐渐红了,感动把整颗心都溢满了,他可不可以不要对他那么好?仙道彰这个家伙,为了他的纪念礼物,竟然会去拜托流川枫那只跩得不可一世的臭狐狸!他怎么可以做到这样,真是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回报才好。

 

仙道彰要告别,樱木说,进来我家坐坐吧,我还有礼物给你呢。

进了门,换上拖鞋,仙道彰故意逗他,“你的礼物是什么?让我猜猜看?肯定没我的精彩。”

樱木花道小心翼翼地把那双篮球鞋放好,然后就跑去躺在床上了,脸都红透了地把衣服一件件地脱,最后脱到只剩下一条裤衩时,樱木实在是不好意思再脱了,“来吧,这就是你的礼物。”

仙道彰惊讶地瞪圆了眼睛,随后惊喜一笑,“我错了,你的礼物比我的礼物精彩多了!”

话落,仙道彰就像一只饿虎扑向了床上的那只无辜可怜的小猴子。求了那么多次,樱木花道始终没让他攻破最后一层堡垒,对此,他确实是心有怨念的。你整天看着一个让你下半身有欲火冲动的家伙,还吃不到,能不是折磨吗?

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花道会想通了,竟然愿意拿给他做了,他当然会毫不留情地吃干抹净了。

事后,樱木花道动弹不得地躺在床上仰天长叹,谁说这事儿省力的?他现在非但一点力气使不出来,而且还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大楠真是个乌鸦嘴,洋平出的果然是馊主意。

花道,你要理解,一个对着你这块鲜肉流口水很久了的男人的感受。

 

等仙道彰知道这次的纪念日礼物是水户洋平给出的注意后,他好好地感谢了洋平一番,不仅把困扰他两年的难题给解决了,还让他吃地称心如意。

他拍着水户的肩膀说,“你办事滴水不漏,但我总觉得你对花道的幸福操心太多了。”

水户洋平沉默,都两年了,看到你们还没跨出那一步,作为花道最知心朋友的我能不帮忙想想法子吗?

“花道我就交给你了,既然得到了,你就要珍惜。你要对他始乱终弃,我绝不会放过你,相信我。”水户洋平警告地看他一眼,迎着夏日的凉风走回了教室。

 

3.你最珍贵

 

又是一个周末,仙道彰打电话给花道,约他陪他去河边钓鱼。

花道咬着笔说,“洋平在给我补习呢,你一个人去吧。”

仙道彰也没生气,鼓励他,“你认真学习,不要给洋平添麻烦。”

“知道了,你多钓点鱼回来我们和洋平他们做烤鱼吃吧,我让野间、大楠他们去租一架烧烤架和买点调味料回来。”樱木还想和仙道磨叽甜腻几句,被洋平催促着不得不长话短说,又继续在洋平的辅导下做习题。

仙道答应后就挂了电话,然后信心满满地背着钓鱼竿出门,今天一定要多钓一些鱼回去。结果三个小时过去了,只钓了三条鱼,今天运气实在有点不好。可是三条鱼还不够他和花道两个人吃,更何况还有樱木军团那一伙人。

仙道彰去一家打渔为生的渔户家借了一张渔网,和打渔人站在小木船上一起撒网打渔,一个小时后就满载而归,他只装了一水桶鱼,大多数都归了渔人。

提着一桶鱼归心似箭地往花道家跑。而花道他们已经在院子里摆好了烧烤架,做好了一切烤鱼的准备工作,就等着鱼了。

 

到目前为止,两人的共同目标就是一起考进东大,眼看还有半学期就要升学了,可是花道的成绩不甚理想,怎么和仙道一起进东大?于是洋平想尽一切办法帮花道补习,还个花道报了各种补习班,补习了一个月后的模拟考试成绩出来,洋平和仙道都满意得不行,他们就说花道其实很聪明,就说没把心用在学习上,毕竟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到最后冲刺的两个月,两人的约会次数减少了一大半,最后一个星期甚至只见一次面,仙道彰的成绩根本就不用担心,他进入东大那是妥妥的,可是为了花道着想,仙道也只好暂时委屈自己的福利。

等到升学的最终成绩下来,花道的成绩刚好擦过东大的录取分数线,不得不说是幸运女神的眷顾。花道拿到东大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仙道彰带着花道和樱木军团一行人去远足和野炊。

在青青的草地上席地而坐,山下的蔚蓝大海浮动,漂泊的海浪来了一波又走了一波地拍打在岩石上,林间的风摇晃山间野花,芬芳扑鼻。

几人喝得烂醉如泥地躺在地上,我们的青春万岁!

 

进入东大后,两人住在同一间宿舍,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同居。

仙道选的专业是工商管理,以后想自己开公司创业。有一个爱吃的恋人,不多赚点钱,怎么养肥他呢?

花道选的是体育,因为头脑简单的他只适合这种了,他以后想当一位篮球教练。

可后来仙道还是没去开公司成为大老板,他留在了东大,成了东大最著名的犯罪心理学教授,因为花道也留在了东大的篮球队当教练。仙道不能忍受每天都跟花道分开或者是经常出差见不到花道,所以两人留在东大一起工作似乎也不错。

进入东大的第一件事,仙道就是去篮球社团递交申请,是花道陪他一起去的。就算进了大学,曾经的爱好也不会丢弃,而是会一直坚持。

两人进入东大的篮球社团时,整个社团都轰动了,毕竟两人在篮球界年少成名,当年的湘北和陵南的对决堪称经典战役。而仙道彰更是各个方面都非常优秀的篮球天才,仙道和樱木的加入,等于给他们东大的篮球社如虎添翼,不用怕早稻田或者是其他大学的篮球队了。

篮球社的社长看到只有仙道彰递了一份申请,很疑惑地看着樱木花道,“难道你不加入吗?我们大家都万分期待你的到来。”

“不,只有我,他不参加。”仙道彰好脾气地笑着回答。

“为什么?樱木,你怎么能就这样放弃?”社长完全没办法理解。

花道抿抿嘴,不答话,眼里的哀伤却抹不掉,根本就不是他想放弃的,根本不是。

仙道彰也没在多少,丢下申请表带着花道就出社团,一路上细心地开导花道不要想太多,等走到无人的角落时,仙道彰一把将他搂进怀里,紧紧抱住,不断在他耳边温柔细语,“没事的,没事的,我会一直在。”

花道的泪就悄悄滑下来,滴在仙道的胸膛上,打湿了仙道的心。

 

事实上,樱木花道已经不能再打篮球了,一提到这件事就是仙道彰心里永远好不了的痛,因为那是他的花道心里一辈子的遗憾。

在全国大赛时,他的背出了很严重的伤病,被德国专业的体育伤病医生,被称为神医的沃尔法特先生判断为不能再剧烈运动。

从此仙道彰就严加管制花道,不准他再偷偷练习篮球,有一次花道偷偷练习篮球,被仙道知道了,两人大吵了一架,樱木花道不想死心,篮球是他一生的挚爱,怎么能说放就放,说没了就没了?他舍不得,可是对仙道彰来说,什么梦想都比不上花道的身体健康重要。

有时梦想,在健康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仙道彰说,你要长命百岁,陪我到老。

有些东西再不舍也舍了,为的是要追求更多的幸福,只有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才能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才能陪自己最在乎的人游遍世界。

樱木花道是最珍贵的宝,上天既然赐给了他仙道彰,他就一定会去保管好。

 

4.大学生活

 

在东大里,本来樱木花道还在闷闷不乐见不到朋友了,可是这天他和仙道去食堂吃饭时,看见校园的大道上突然冒出来几个很嚣张的家伙时,樱木兴高采烈地狂奔过去和他们拥抱在一起了。

还以为不能常常见到面了呢。等水户洋平他们一一和仙道彰握手时,樱木才知道自己又被这几个所谓的损友耍了一圈。

水户洋平和仙道彰握着手说,“我在物理系,欢迎随时来找我交流。”

大楠雄二说,“我在美术系,欢迎你们来当我的裸体模特。”

野间忠一郎说,“我在建筑系,以后你们买房了有设计需要可以来找我。”

只有高宫望结巴着说,“我……我在食堂系。”

“什么?”仙道彰觉得自己有些无知了,东大什么时候有个食堂系?

水户洋平给他解释,“他老爸是东大一家食堂的承包人,高宫他在食堂卖饭。”

仙道彰噗嗤一声,原来如此。

樱木花道还在红眼睛,感叹这群家伙也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奋斗着。水户洋平搂着他的脖子,“你想丢下我们和仙道双宿双飞没那么容易,我们还要留在你身边继续保护你呢。别忘了当初说好的,一辈子的兄弟。”

 

仙道彰要跟随篮球社去参加他入社后的第一场比赛,走之前交代花道不准图方便就吃泡面,一日三餐要规律,当时花道答应得多快,可等仙道前脚一走,门一关,他就什么都忘记了。

等轮到东大的比赛,樱木花道就端着一碗泡面坐在电视机前守着,仙道彰一出场,台上就大声欢呼起来,甚至还有仙道彰的后援团在现场拉起了横幅支持他。

樱木花道吞下一口泡面撇撇嘴,招蜂引蝶的家伙!

最后当然是东大赢得了比赛,晋级下一场。

等仙道彰回来,看到宿舍里那一堆泡面盒子,揪着花道的头发教训了他两个小时。

花道最后只好认错,说下次一定记住,一定记住。为了庆祝仙道为东大赢得了比赛,花道破天荒地大方了一回,请仙道去滑旱冰。

两人牵着手在旱冰场里遛圈圈,旁边的一些小女生见了,惊声尖叫,然后讨论说,他们好像漫画上的某对情人,大胆的还拿出手机给他们拍照。

仙道彰还冲着镜头微笑,樱木花道摆出各种酷帅的姿势,大方任她们拍。爱出风头的性格还是没改变。

 

东大开运动会,樱木花道本来想去报名,被仙道彰阻止了。就害怕他的背再出什么问题。

仙道彰报名参加了跳高和8000米赛跑。什么活动也没有的樱木只有在一旁给仙道加油的份。

仙道彰担心花道参与不进运动会,就叫花道去做后勤,给那些运动员们送水送毛巾什么的。花道一口答应,干得很起劲。

轮到仙道彰跳高时,花道就在一旁给他加油,仙道每跳过去一个高度,花道就控制不住地跑上去拥抱他,而每次被花道拥抱一下,仙道感觉自己就又满血复活,下一个高度也不是难题。

最后拿了个第二的名次,花道怨念为什么没拿第一,仙道说人家得第一的那个在跳高方面是专业的,他只能算是个业余的。

花道没辙,两人去食堂叫高宫多打了几碗饭吃。

等到仙道跑八千时,花道说,这次你总要拿个第一吧,打篮球的满场跑,体力都要是最好的。

仙道彰心里也没底,东大里卧虎藏龙呢。

砰!鸣枪提示八千最后一圈了,花道见仙道还落后第一名几米远,就跟上去带着仙道跑,花道在赛道外跑过了那个暂时第一的男生,回头对仙道彰说,“你快来追,追上我了今晚就让你多做几次。”

仙道彰一听,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下半身了,卯足了劲追上去,脚下像安装了风火轮,很快就追上了花道,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

花道抱着直喘气的仙道彰,拿着毛巾给他擦汗,等仙道不那么喘了,再喂他喝水。

水户洋平在一边看得直咂舌,“花道为了你拿第一,把身体都交出去了。”

仙道彰皱眉,这话怎么听着就那么不对劲呢?

 

后来仙道彰是东大重点保送的研究生,他一边学习一边工作准备存钱买房,早点收拾出一个他和花道两人的温馨小窝。

其实仙道彰这些年也存了不少钱,参加各种比赛各种活动获得的奖金,或者是学校的奖金什么的,但这些钱离买房还有很大一步。

花道毕业后就留在了东大做校篮球队的教练,后来赢下比赛的很多著名的战术或者是逆转战术基本上都是仙道彰和樱木花道一起讨论出来的。

 

5.最浪漫的事

 

仙道彰站在讲台上给各位学生讲解经典的犯罪案例,下课后总有一帮年轻漂亮的女学生围在年轻又英俊的仙道教授身边询问问题,尽管有些问题很白目,仙道彰还是温和地跟她们解释。

樱木花道站在教室门口东张西望,看到被众多漂亮妹妹围在中间的仙道彰,嫉妒地气呼呼,都三十几岁的老男人了,还这么有魅力地吸引女性,好可耻啊!

眼尖的一位女学生瞄到门口独自在生闷气的某人后,掩嘴偷笑两声,“仙道教授,你家樱木教练来找你了。”

都这么长时间了,所以两人的关系在东大已经不算是秘密了。幸好东大校风包容,不然真不敢想象会是怎么样的后果。

其他女学生一听,嘻嘻笑着四散开,背着书包走出了教室,还望着樱木花道暧昧不明地笑。

仙道彰走到他面前,取下自己的围巾给花道围上,都已经冬天了,这个天气最容易感冒,这个家伙还总是不戴围巾就出门。

“中午吃什么?”花道摸着脖子上的围巾问他,他今天没训练课,有助理教练去看着那一帮毛孩子训练,他也不担心他们闹事。

其实那帮毛孩子之前是闹过事的,就是在知道樱木花道和仙道彰关系的时候,有的人接受不了这样一个教练,毕竟是在体育馆,又是打篮球,男学生换球衣都会变得很不自在。

仙道彰和水户洋平他们跑来体育馆把闹事的那帮人制服住了,然后仙道彰很轻蔑地说了一句,“别太高看自己,我家花道除了我,对别人都不感兴趣。”

水户洋平也说,“你们还太嫩了点,我们打架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呢。”

樱木花道也很火大,“爱来不来,你们以为谁稀罕啊?”

打篮球出色的人有很多,而那帮毛孩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仙道彰说中午要吃好点,就带着花道去吃西餐,两份鱼子酱配上一瓶高级的法国红酒。因为这时候的仙道彰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没有经济基础只有一颗真心对待花道的仙道了,他已经有了很大一笔存款,买得起豪宅,开得起豪车,送得起花道高级定制的珠宝和手表,带得起花道进入高级娱乐场所,但他对花道的那一颗真心一样还在,并没有因为物质而腐蚀,有些东西是物质带不来的,比如花道带给他的幸福的感觉,那是再好的物质都带不来的一种感觉。

“对了,下个礼拜天大楠的婚礼,他已经送请柬来了,你去吗?”花道喝了一口红酒问他。

“肯定要陪你去了。”仙道彰想都没想就答应。

“可你那天不是有个工作会议要开吗?”

“工作的内容我会让同事传送给我,你不用担心。别人的婚礼我们当然是要成双入对地出现才好,怎么可能扔你一个人去那里。”

“彰,谢谢你。”这些年,花道早已经从年轻时候的小彰变成了彰,更甜蜜一些了。

其实花道,我才是要谢谢你,谢谢你肯一直留在我身边。仙道彰和他干杯,两人一起喝了一口,尽管过了这么多年,但当初的恋爱感觉还一直存在。

 

大楠婚礼这一天,仙道和花道手挽手地出现在婚礼会场,看见别人结婚,花道是羡慕的,因为他跟仙道一辈子都不能结婚,就那么同居着,他也想要有一场属于自己的婚礼。但两个男人,怎么可能举办婚礼?

大楠的新娘子是个温婉贤淑的女人,大家都夸大楠有福气。大楠呵呵傻笑,当初不知道怎么地就把这么好的女人给追到手了。

举行结婚仪式的典礼很神圣,那是所有男女当中一生中最幸福最美好的时刻,因为这一天我们确定要在一起到老,当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接受他们和双方父母的祝福。

樱木看着这一幕自己都很感动,仙道彰搂着他亲吻他火红色的头发,明白他此时心中所想。

 

东大的暑假来临,仙道彰给了花道两张机票,樱木一看,是去澳洲的,“去旅游吗?可是前年暑假不是才去过澳洲了嘛。”

“不,去结婚。”仙道倚在门口看着他温柔地笑。

“你说什么?”花道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一个朋友在澳洲有一座私人小岛,我给他借用了一下,去收拾行李吧,明天早上我们就出发。”仙道彰说完就去找出了两个黑色皮箱,扔了一个给花道,让他收拾自己的行李。

花道收拾完行李还是懵懵懂懂的,就他们两个人去某个私人小道秘密结婚?那谁来给他们主持仪式?

等花道在机场看到水户、野间、高宫、大楠他们就明白了。原来他们就是证明人。

澳洲的很多小岛都很漂亮,其中一座岛上就传来的几人的欢声笑语。

穿着黑色袍子的水户洋平怎么看怎么奇怪,高宫在一旁哈哈大笑,还拿着相机拼命拍,说什么也要把洋平最出糗的样子留下来。

樱木花道穿着白色的西装,仙道彰穿着黑色的西装,两人在洋平的主持下牵着手缓缓踏上红地毯。

洋平问完该问的话,宣布给双方戴戒指,当仙道彰拿起一颗代表爱情永恒的钻戒套进花道的食指上时,花道觉得一辈子最浪漫的事不过如此。

海风吹拂着两人的头发,小岛上的花开得鲜艳无比,仿佛也在为他们进行祝福。

花道滑下泪来,三十七岁了,盼望了那么久的婚礼终于到来了,虽然不是正式的,只是几个好朋友在一边祝福。

仙道彰想尽办法实现他的愿望,尽量让他的人生不再留下遗憾,花道所缺少的,他都会尽力去弥补。

 

婚礼仪式结束后,洋平他们就回日本了,小岛上的别墅里只留下了仙道彰和樱木花道腻在一起,过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在小岛上停留了几天,仙道彰就带着花道去夏威夷度蜜月了,在飞机的头等舱里,花道打开仙道的不老实的手,“你能别做了吗?我都被你做得晕机了!”

仙道彰不甘心地移开手,给他盖上毯子说,“那你睡吧,到了我叫你。”

这几天他确实把花道累得不行了,但他的欲火就是控制不住呀。

到了夏威夷,两人住的是酒店,一早仙道彰就订好了夏威夷最好的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

花道躺在按摩浴缸里,消除这几天的疲惫,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和仙道都在慢慢地变老,可有他在身边,就算时间是一把杀猪刀,又有何惧?

 

蜜月度完,两人回到日本,又开始过起了柴米油盐的生活,会一起去超市购买生活用品,也会为了看哪个电视台而起争执,寒暑假他们一样会出国去旅游,两夫夫的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仙道彰很庆幸自己年少时的勇敢决定,他和花道虽然没有轰轰烈烈,但细水长流的感情就像是一颗颗糖融化进了心里,最后装满的都是平凡的甜蜜。

晚上,花道躺在仙道彰怀里睡熟,看完书的仙道彰关好台灯,给花道拉上被子,搂着花道一起睡去,两人的梦都散发出甜味,萦绕到窗外的月色上,闪闪发光。

 

 

好了,这篇文就是今天码出来的平淡文,本人文笔不是那么好,希望大家轻拍,写的其实也没什么故事性,我就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最后完结。花道,生日快乐,?要和仙道一起好好过日子,在我们不知道的二次元世界里,你会很幸福,对吧!


 

 

 

 

 

 

 

 

 

 

  W - 王的爱妃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流花]牵手   临水照花
[仙花]晴方好    三七
[流花]永远在一起   紫羽
[流花]ABOUT DESIRE…   Yakin
[流花]Now and Forever   烟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