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国王游戏

(1 次投票)

作者:弥章 2022-04-15, 周五 19:51

 

简要介绍一下游戏规则:国王游戏一般由八或十个人组成。假设有八个人参加就选取扑克牌中的A 2 3 4 5 6 7 8 9 以及大小王中任意一张鬼牌共十张。洗牌后各自抽取一张,抽到的牌号只能自己知道。而抽到鬼牌的人则作为“国王”可以命令其他人做任何事(只要不过分)因为不知道其他人的牌号所以很刺激,但是本文中有所改动,所有人都是助攻,或有意或无意,总之都会促进仙花两人的感情。
推荐BGM——《waves》 Substantial


春天是万物开始复(fa)苏(qing)的季节,阳光抚媚落樱缤纷,好一派春明景和的画面,无数人憧憬着在这样的日子里向喜欢的人告白。但敢于直接向暗恋对象告白的人还是少数,于是校园里流行起一种名为“King game”的游戏。
这个游戏是少男少女们联谊时必不可少的一个项目,抽到国王的人可以命令其他人做任何事——这就意味着和暗恋对象接吻什么的不是梦,只需要一点点运气或者朋友们一些小小的帮助。

樱木花道作为一个正值妙龄的高中生,刚刚升入高中时就遇到了自己心仪的对象,温柔美丽的晴子小姐。在机缘巧合之下,樱木加入了湘北高中的篮球队,成功获得了晴子小姐的青睐(并没有),为了与晴子小姐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樱木找到樱木军团的智力担当洋平咨询恋爱问题。

“想和晴子小姐更进一步?”洋平推出小电驴樱木长腿一迈坐在后面指挥洋平去拉面店。 

“没错,所以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樱木打着哈欠问道,“这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洋平淡淡地回到,“说起来你们最近的训练量是不是加大了?”

“是要比之前要多跑几圈,不过天才我才不怕呢,这点小的锻炼还不够我热身。”

“是是是”洋平有些无奈的回复,“我听晴子说你们最近加大训练量好像是因为陵南的仙道?”

“刺猬头?”“对,因为他总是跑到湘北来看你们训练,大猩猩为了展现出湘北的实力所以加大了训练量。”

“原来是这样啊。”樱木若有所思的回到。洋平从后视镜偷偷的观察了一下樱木一脸不知情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为仙道感到同情,还要再加把劲啊,仙道君。

两人到了常去的拉面店,洋平照例穿上围裙开始打工,樱木也一如既往的坐在了老位置上等着店长老爹给他做专属的超大碗拉面。就在樱木扳开筷子等着拉面端上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老板,来一份超大碗拉面,不加蒜。”

“哟,仙道来了呀,快坐下”今天仙道稍微来晚了一点,店里只剩下了吧台最左边的位子,正好在樱木旁边。

“又见面了,樱木君。”仙道和樱木打了一声招呼拉开椅子坐下来,朝樱木露出迷人的微笑,可惜樱木并没有领略到仙道对他微笑的含义,以为只是简单的打招呼而已,于是中气十足的回应了他,“晚上好!刺猬头,原来你也来这里吃拉面啊。”“是啊,这里味道不错”仙道笑眯眯的回复。

“这里的店长老爹很好,每次都准我赊账,没办法嘛,本天才最近手头有点紧。”“这样啊”仙道温柔的回应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聊了起来,没过多久,洋平端着两碗拉面走过来,“你们两个的超大碗拉面,趁热吃吧。”

“哇,看起来好棒!谢啦,店长老爹!”樱木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旁边的仙道也不甘示弱,两人仿佛在进行大胃王比赛一样,偌大的碗很快就见底了。

洋平看着两人以极快的速度吃完了超大碗拉面,心里默默感叹像樱木这样的大胃王恐怕只有和他一样的仙道才能养得起吧。正感叹着樱木已经吃完了还大喊着要再来一碗,“好-好-”洋平连声答应准备回到后厨,突然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

他回过头去对樱木说到:“哎,对了花道,你可以向仙道君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你”说完洋平朝仙道笑了笑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仙道突然被叫到名字有点不明所以“什么?...好吧,樱木你有什么问题想问的?”樱木听到洋平的建议恍然大悟立马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仙道,听了樱木的话,仙道面色一沉但还是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告诉樱木说:“我们可以邀请晴子小姐去参加国王游戏。”

“国王游戏?那是什么?”樱木一脸疑惑的问。“一个抽签的游戏很适合在联谊的时候玩。抽到国王的人,可以命令其他人做任何事。”

可以做任何事!樱木一听觉得这个主意非常不错,把碗一放就跑去找店长老爹借电话打给晴子小姐。速度快到仙道都没来得及看清他放下碗的动作。

樱木走后洋平端着拉面走了出来,看见仙道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幸灾乐祸的问道:“要走了?不再坐坐?”仙道心情不好,也没有摆出平时一贯的微笑面具“不了”有些冷淡的回到,看到这人一脸郁闷的样子洋平觉得既可怜又好笑于是想要提点他一下“仙道君,游戏嘛人多才有意思对吧?所以你也可以来参加,我相信樱木看到你来一定会很高兴的。”

聪明人之间无需多言,仙道立马就明白了洋平的意思,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谢了”说着向洋平摆摆手拉开门走了出去。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晴子小姐很高兴的答应了樱木的请求, 还邀请了彩子姐参加。而彩子小姐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不嫌事大立马叫上了流川枫,樱木一听流川那个臭狐狸要来,气的都跳起来了,洋平连忙安慰他说人多热闹,为了晴子小姐忍一忍。于是让仙道也把相田叫来了。

由于人数的增加樱木之前选的快餐店坐不下那么多人,于是仙道提议去隔壁的店。

“可是”,晴子小姐有些担心的问“那里看起来装修很好的样子,这种店应该会很贵吧?”“没关系的,不用担心”仙道微笑着告诉晴子“这里是我认识的朋友开的店,我们这么多人让他算半价。”

听了这话晴子放下心来,众人走了进去,果然这家店装修华丽,处处透露出昂贵的气息。

洋平看着店内的装饰吹了一声口哨,心想仙道这小子来头不小,正想给樱木说说就看见仙道把手搭在樱木的肩上一副乐开花的样子,心下了然,不再说话。

来到卡座大家熙熙攘攘的开始选座位,樱木紧紧盯着流川的动向坚决不让臭狐狸靠近晴子小姐,见流川坐下立马跑到他旁边的位置上,把他和晴子小姐隔开。而彩子为了看热闹叫晴子坐在了樱木旁边,自己则挨着晴子坐下,其他人也选了剩下的位子入座。

游戏正式开始。

第一轮由仙道自告奋勇的担当了洗牌的任务,结果给他人做了嫁衣,流川枫成为第一个幸运儿抽到了鬼牌,可是他却完全提不起兴趣,坐在沙发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就差把眼睛闭上了。这举动把十分期待当上“国王”的樱木气的不行,从座位上跳起来就想和他来一场狐猴大战,晴子小姐马上劝到“不要激动啊,樱木君!我们先听听流川君的要求吧。”听到晴子的话樱木决定暂时放过臭狐狸,再次回到座位上。

流川看到樱木对着晴子一脸傻笑,翻了个白眼说“大白痴和水户换位子,我不想被白痴感染。”听到这话樱木又激动的跳起来仙道连忙站起来把樱木按下去“流川君,国王游戏可不是这么玩的,你不能说出名字只能指定号码,这样才有意思嘛。”樱木在一旁连连点头“没错没错,可不要忘了你这个臭狐狸!”流川听后不屑的冷哼,要不是因为受彩子威胁,他才不会参加这么幼稚的游戏,还不如回家睡觉。“那就一号和七号换位置。”

话音刚落,只见仙道和晴子站了起来,“我是七号”仙道微笑着走到了樱木身边坐下,“啊,我是一号”晴子小姐轻声说,接着换到了仙道的位子坐在流川的旁边。这下樱木更不高兴了,好不容易才和晴子小姐坐在一起,还没十分钟就被流川那个臭狐狸给搅和了!樱木气的要死,大喊着开始下一轮。

第二轮是彩子姐洗牌,她手法娴熟纸牌如同飞舞的蝴蝶在她指尖翻动,三两下就洗好了牌。把牌放回桌上后她对着晴子眨了眨眼睛,可惜晴子一心放在对面的流川枫身上,完全没注意到彩子的暗示。不过幸运之神还是眷顾了晴子,这一轮的鬼牌被她抽到了。

“啊,我抽到了”晴子小姐亮出鬼牌惊讶的轻呼微微红了脸,看到晴子小姐当上“国王”樱木比自己抽到鬼牌都高兴直夸晴子小姐运气好,晴子小姐朝樱木笑笑表示了感谢,然后说出了要求:“请四号和六号牵手直到下一轮结束。”听到这个要求洋平等人默默感叹没想到晴子小姐也有这样的一面,而晴子还是和平时一样简单的把头发拨在耳后,露出甜美的笑容。

但是被抽到的樱木就没那么好过了,“诶!”他大喊到“四号是我!”就在他满心期待六号是晴子小姐时,仙道把六号牌亮出来说:“真是不好意思了,六号是我。”听到六号是仙道,樱木失望的哀嚎然后像一只迷路的小狗狗遇到好心人收留,缓缓伸出手放在仙道的手心上,被仙道紧紧握住。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度,樱木鬼使神差的看向坐在旁边的仙道,发现对方也正笑着看自己,在灯光之下那双黑色的眼睛显得异常明亮,空气燥热了起来。

第三轮开始。这一轮是洋平洗牌,洋平耍的一手好牌跟彩子小姐的洗牌技术不相上下。他有心卖弄自己的技术,纸牌在他手中哗哗作响,“可能你们不太清楚,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说完洋平将洗好的牌放在桌上,“只要我想,鬼牌就会到我手里来。”接着抽出一张牌,果然是鬼牌。

拿到鬼牌后,洋平给仙道一个眼神示意,在樱木看不见的地方仙道微微点头表示收到。两人的小动作全落在彩子的眼里。这两人有什么秘密! 

相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洋平在变魔术,急忙拿出小本子询问洋平怎么做到的。“很简单”,洋平答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只要有恒心什么都可以实现。”相田听后口里念念有词把洋平的话记了下来,本子上赫然写着——只要有恒心什么都可以实现。

坐在一旁的高宫吃着零食不小心看到这句话,心想这话还是有些道理的,花道那个傻小子就算再过几百年也不一定能开窍,结果遇到个刺猬头。瞧瞧那个人,那眼神像是要把花道给生吞活剥了,不过也正是因为他这种坚韧的态度(对花道的占有欲),才打动了樱木军团。唉,高宫不由得叹气,“花”大不中留啊。可怜的花道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这个游戏就是给他做的局。

高宫一边吃着仙道递来的零食一边回忆起仙道对樱木的“别有用心”,明明是陵南的人偏偏爱跑到湘北来,说是观察球队训练,但其真实目的是为了来看花道。还为了花道做了不少事,据他所知就有专门去洋平打工的地方拉拢人心,假意提醒彩子叫来流川以便降低花道警惕性...诸如此类的还有许多事。那人表面上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实际上却深不可测,遇到这样的人樱木算是栽到他身上了。

樱木对洋平的牌技也很吃惊,不过仔细一想是洋平当上“国王”这不就是拉近与晴子小姐的距离的好机会吗!于是樱木一个劲地给洋平使眼色,金色的眸子都快变成激光把洋平的脸给瞪出洞来了,恨不得直接告诉洋平让他给自己制造机会。不过这样一来臭狐狸肯定不服气,于是樱木只有向洋平发出更强烈的暗示。

感受到樱木灼热的视线,洋平在心中对樱木说抱歉,毕竟已经受人所托。这也是为了你好!想想仙道这个人财大气粗的!以后吃再多的拉面都不用赊账了啊,花道!可惜樱木听不到洋平的心声。

“八号给三号喂薯片”洋平说出了要求,樱木心头一喜,八号是我!三号一定是晴子小姐吧!想到晴子给自己喂薯片的场景,一下子脸热的不行。樱木的恋爱史虽然很丰富但是都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所以樱木还是个相当纯情的大男孩。他偷偷的看了一眼晴子小姐,更紧张了,手心里满是汗。

和樱木牵着手的仙道察觉到异样,心下不悦,心想我跟你牵着手还坐在你身边,樱木你居然对着晴子脸红!这怎么能行!虽然清楚樱木的性格(暂时没被掰弯)但看着喜欢的人对别人脸红还是感到不爽。

仙道趁樱木思维还飘在外太空的状态,从洋平手里拿过薯片,出声提醒“又抽到我了,这次我是三号。樱木君你呢?你是几号?”听到仙道的话樱木傻眼了,怎么又是刺猬头?樱木向洋平投去疑惑的目光,而洋平不敢看樱木,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和对面的彩子说话。

樱木想要直接质问洋平,刚喊出“洋平”两个字就被流川给打断了“大白痴!”流川对樱木翻了一个白眼,樱木这次被激的出离了愤怒,跳起来就要给流川一点教训看看,流川自然也不甘示弱,又一场狐猴大战爆发了,大家连忙上前阻止,混乱之中樱木手上的牌也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这一轮就在一片狼藉中结束。

有彩子姐在,现场很快就恢复了秩序,引发混乱的两人被勒令帮大家跑腿。而仙道担心二人在中途又打起来,主动提议陪樱木去。路上樱木一直大声嚷嚷“可恶!都是流川那个臭狐狸害的!”仙道见状不停的安慰他“没事的,不就是去跑腿买个东西嘛,有我陪着天才你,就不要再抱怨了,下次我请你去吃拉面。”仙道一如既往温柔的声音奇异的把樱木安抚下来,“哼,看在刺猬头的面子上就放过狐狸一次!”酷哥流川枫依旧冷着脸,不理会樱木说什么。

来到自动售卖机旁流川买了彩子等人要求的东西迅速离开,完全不管仙道和樱木,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眼看着樱木又要发火,仙道立马上前给樱木顺毛“樱木君,我们还是快点买好东西回去吧,不要让他们等久了。”于是樱木朝流川离去的背影发送一记眼神攻击就算是解气了,也不在乎别人根本看不到。

仙道憋着笑意取出一包青柠味的薯片递给樱木,“这是刚才没有吃到的薯片,现在补上吧。”樱木诧异的看向仙道,这小子难道知道我抽到了多少号?但是看着仙道笑语盈盈的样子,也就没有多想。接下薯片,抓起一把往嘴里一塞,心里对仙道把包装袋帮忙撕好的举动很满意,嚼着薯片含糊不清的回答“谢啦。”

两人在凉爽的夜晚伴着微风往回走,樱木一边吃着薯片一边与仙道闲聊,“我告诉你啊,刺猬头,天才我可是晴子小姐认定的湘北的救世主!你就等着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打败你!在这之前你可不要输给任何人。”

仙道闻言停了下来,“怎么不往前走了?”樱木也停了下来用他金色的眼睛疑惑的看着他。仙道却没有回答樱木,只是往前一步站在樱木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被这一举动拉近到连呼吸都交融在一起。太近了!樱木感觉脸莫名有些热,想要后退,仙道却伸手抚上了他的嘴唇,吓得樱木不敢动,只感觉仙道的动作很轻很轻,就像是一朵樱花飘落时奇迹般的拂过自己的唇。

“你的嘴角沾上薯片残渣了。”仙道放下手如无其事的说,语气自然到好像在讨论天气一样。“啊...哦,这,这样啊,那就谢谢你了。”樱木还有些懵,望着眼前看似如无其事的人,感觉心跳的有些快。“我们...我们快点回去吧。”说完飞快的向前走去。仙道则跟在后面用宠溺的语气回答:“好。”

待两人回到卡座,游戏已经开始了,樱木和仙道只好选了最后两张牌。

“咳咳”彩子在众人翻牌前清了清嗓子说“这一局我们玩点有意思的,让抽到鬼牌的人来完成大家的要求,怎么样?”大姐头发话大家不敢不听,而且...在樱木两人离开的时候,在场的人差不多都已经从洋平那里了解到这场游戏举办的目的了,虽然洋平想帮仙道再隐瞒一下,但是哪知道高宫那小子一点诱惑都经不住,被彩子几句话就套出了全部,洋平只好在心里为樱木祈祷。

因为早有预谋,所以樱木和仙道毫无悬念的抽到了大小两张鬼牌。樱木对于自己又一次被抽中这件事已经接受良好,仿佛就该他和仙道被抽中一样,樱木不是很在意,心想不就是又被抽到了嘛,我可是天才!天才当然会被抽中!想通后樱木偷偷看了一眼仙道,发现对方也正在看自己,连忙转过头去,假装自己是不小心看到的。仙道看到樱木的小动作不小心笑出声,樱木听到后愤怒的转过来警告似的瞪了仙道一眼。两个人打情骂俏的样子,彩子都快看不下去了,之前怎么没觉得这两人原来这么腻歪?

“那就请抽到鬼牌的两个人亲吻对方。”“欸!!!”樱木惊呆了,从座位上直接弹跳起飞,不是吧!居然要他亲刺猬头!樱木的大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整个人震惊的一动不动。仙道则表现的自然许多,“樱木君啊,游戏而已,不过是抽到我们两个了,你不会耍赖的吧。”仙道精准把握了樱木的命脉,一个小小的激将法让樱木决定豁出去,不就是亲刺猬头一下嘛,又不可能亲到嘴唇。想到嘴唇,樱木又回想起刚才仙道给他擦薯片残渣的记忆,一下子,心跳加速像做了错事一样不敢看向仙道。

可是仙道并不在意这些,他期待这个时刻已经很久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的呢?也许第一次看见樱木的时候就已经移不开眼了吧。作为秘密武器登场的樱木是那么与众不同,似火的红发那么热情的燃烧着,给他无聊的生活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到现在仙道还记得那一天比赛完之后的天空是多么的蓝,每一朵飘过的云都像是樱木的样子。

“不要害怕,花道”,仙道用仿佛要把人溺毙似的声音说“你只需要闭上眼睛就好。”樱木听后心想豁出去了,不就是个吻吗!往仙道面前一站,双眼紧闭,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而仙道只是把手轻放在樱木肩上,带着虔诚的信仰亲吻了他放在心尖上的男孩。

仙道的吻就像一片羽毛,轻柔的拂过樱木的额头,此时樱木的脑海里不知为何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没有蒜的味道。

天色已晚,大家在游戏结束后各自分开回家,樱木正好与仙道同行。一路上两人沉默无言,直到车站要分别时,樱木突然出声叫住了往里走的仙道,“刺猬头!”“嗯?怎么了,樱木君?”“你之后就叫我花道吧......我们,明天见。”听到这句话仙道一时间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惊喜万分的看向樱木,发现那个红发男孩不知何时脸已经红的和他的头发差不多了。

“好,那就明天见,我的花道。”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22年花道生日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