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乐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查看: 999|回复: 14

[感想] 【流花】那团火扑了过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6-17 20: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巧克力蛋糕 于 2023-6-17 20:45 编辑

原载: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8954925
语种:日语

----------------------------------------------------------------------------
粗陋翻译仅作安利和参考,无授权侵删,禁止二传,请勿转载至论坛之外!
----------------------------------------------------------------------------
那团火扑了过来
“喂,流川。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在宫城和三井出声之前,樱木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只见流川一边摘下白色耳机,一边略带歉意地点头致意。樱木一边嘀嘀咕咕地回答着“我在长身体”之类的话,一边极其自然地将视线从宫城身边坐下的流川身上移开,喝了一口冰镇可乐。他笑着转向开朗地谈论着话题的彩子。
那个时候,在湘北一起战斗的成员中,在美国作为选手参赛的实现梦想的成员有很多,以在日本工作的木暮和彩子等为中心“校友会”即使策划了这次活动,大家也一直没有机会聚在一起,等回过神来,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
“果然大家都是成年人,都很忙。”
“是啊。”彩子和晴子的谈话内容是这样的。
确实,在美国打球的人在比赛等场合偶尔会碰到,但在休赛期的时候,在日本见面,这只是5年以来的第一次。
在连语言都不太懂的异国他乡生活的同时,也要留下能够得到认可的成果的压力。暂时从这样的压力中解放出来,和令人怀念的家伙们一起吃着美味的饭菜,愉快地交谈着。偶尔有这么悠闲奢侈的时间也不错啊,环顾四周,各自随着年龄的增长,有像樱木一样至今仍在打篮球的人,也有拥有深爱的家人的人。
“石井家去年好像生了个男孩。”
“哦,男孩好可爱啊,收到了令人兴奋的贺年卡哦。”听着彩子和晴子开心地笑着说,怀念又熟悉的感觉让樱木心生温暖,被治愈了。
“喂,花道,从刚才开始你……怎么对晴子害羞了?”
“我没有! 我只是在听你们两个的讲话!”
“好,换个地方。我来听彩子的故事,你到这边来听三井的故事。”
“喂……喂,良田……!”
想和彩子久别重逢的宫城半强迫地让樱木换了个座位,他只能坐在这次唯一不想见到的家伙——流川旁边,而晴子和他挥着手。
樱木带着一副“不满意”的表情嘟着嘴移动过来,已经有些醉意的三井从桌子对面开心地向他打招呼。
“哟——你也没变啊,樱木,你看起来还不错嘛。”
“嗯,小三也是。”
“上次你出场的比赛,我看了录像。
“哇! 对本天才的研究这么不遗余力,真不愧是小三
“哈哈,你是真的没变啊。是吧流川?”
默默将食物送进嘴里的流川在三井的催促下,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樱木,一言不发,立刻将视线转回到手边的炸鸡块上。浓密的睫毛映衬下的那张脸,看起来还是那么不懂事,焦躁的樱木压低了声音。
“真是的……”
“你们啊,两个人一起去了那边,偶尔也会见面吧? 现在还是这种感觉吗?”
“……没什么,没见过。”
三井惊讶地送了耸肩,樱木冷冷地回答,一边喝了一口从那边座位上拿来的可乐,哼了一声。旁边的流川的气息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几分钟后到达的赤木和木暮说着:“好了好了,还有很多话要说,你们过来这里!”
流川坐在那里,樱木自己则轮流去各种各样的桌子打搅,总算暂时没有发生什么事。
之后,到了快要结束的时间段,樱木起身准备去洗手间。过了一会儿,流川追上了他的背影。从后面叫住正从包间出来洗手的樱木。
“喂。”
“……什么事啊。”
“从那以后,你就一直躲着我。”
如果流川提起“那个话题”的话,他一定会装作忘记,一定会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回日本的时候就已经下定了这样的决心,但是一旦被正面指出,就说不出话来了。樱木不由得屏住了呼吸。这样的话,不就是被流川吓到了吗。我靠。他低下头紧握冰冷的拳头,却听到流川的叹息声。
“换个地方吧。”
“啊? !”
“别吵,跟我来。”
已经拿上黑色手提包的流川大概本来就就打算这样离开,他一边抬了抬下巴,一边叫樱木把行李拿过来,自己迅速走出了店。
我没必要听他的,樱木一边不满,一边把放在座位上的钱包塞进牛仔裤口袋,戴上帽子。
“怎么了樱木,要回去了吗?”木暮挽留樱木,他说了个“必须在十二点之前入住酒店”的谎言,付了会费,为了不被商量二次聚会的大家怀疑,还特别精神抖擞地打了个招呼,才离开了店。
“你这个混蛋!”
看着倚靠在店前护栏上的流川,樱木不禁撇了撇嘴。你真是个混蛋。我可不是听你摆布的。他在随意一个人走出来的我行我素的流川后面轻轻地小跑着追赶。
“喂,你要去哪里?”
“我住的旅馆。”
“绝对——不要! !”
“不要,我不想在外面说话。”
虽然非常不情愿,但这点樱木也同意。“哼”了一声,樱木沉默了。流川理解了樱木的态度,就这样走了一站路,进入了一座13层的漂亮的城市酒店。
因为流川一直光明正大地露着脸走在路上,樱木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在穿过入口进入电梯之前,把帽檐往眼睛下面一压,尽量不引人注目地快步走着。匆匆进入电梯后,流川举起钥匙卡,按下了“10”的按钮。那里不是11吧,樱木心不在焉地想着,也一言不发地任凭电梯无声无息地运转。
“今天不寂寞吗?”
一进房间,就被毫不留情地丢出一句直击核心的话,樱木顿时满脸通红。
这个男人看起来像是奥芙弗雷德的恶魔,根本没有讨价还价这回事。
流川把身体包扔在大号的床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这样坐在了床垫上。他注视着樱木,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和男人上床。”
几个月前,流川和樱木做爱了。
刚才被三井问到时,樱木回答说和流川“没见过面”,但几个月前的某一天,两人去吃了饭。在作为流川主场的土地上进行了一场球队之间的碰撞比赛之后,樱木主动找到了久别重逢的流川。
“哟,狐狸。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喂,你这家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明天后天休息。告诉我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为什么是我呢,流川歪着头想着,却莫名其妙地被心情愉快地笑着的樱木触动了。不管怎么说,明天我也休息了,欠这个混蛋一个人情也不错吧——他转念一想,决定带他去家附近的牡蛎酒吧。
当时还是汗流浃背的季节,所以选择了露天座位,沐浴着吹来的海风,和樱木两人一起吃了牡蛎。对流川来说,出乎意料的是,还不错。
性格大大咧咧的他们并没有想太多,先点了几道老板推荐的菜和牡蛎拼盘。
“这个比较好吃,我喜欢这个。”
“还是牡蛎配白葡萄酒吧,我喜欢啤酒。”
流川枫和樱木就这样一边说话一边迅速吃光送来的食物。
已经很久没有用日语这样毫无顾忌地交谈了,他们彼此都吃得津津有味,喝得酩酊大醉。
大概在酒吧里待了一个小时左右吧。流川呆呆地看着樱木张嘴大笑的滑稽表情,樱木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威严的眉毛紧紧地皱了起来,向前倾着身子,窥视着流川。
“怎么了?”流川枫问道,见樱木眯起金色的浅色素眼眸,好笑地笑了。从张开的嘴唇之间可以看到白色的牙齿和微微尖起来的虎牙。
“流川,有泡沫。”
樱木边说边凑上前舔了舔流川的嘴角。在意识到粗糙潮湿的触感竟然是樱木的舌头之前,流川茫然了好一阵子。
“你……你什么……”
你他妈在干什么。
流川还没说完,胳膊肘支在桌子上的樱木再次把上半身伸到这边,这次终于夺走了流川的嘴唇。
“啾。”樱木发出细微得不像话的声音,厚厚的柔软的嘴唇碰到了流川的嘴唇。樱木两次、三次改变角度反复亲吻,他用指尖恶作剧地挠着因为混乱而无处可去的流川的手背。
周围的桌子传来一阵口哨声。这不就是一对完全不合时宜的同性恋情侣吗。
吃了一惊的流川抓住樱木白色 t 恤的前襟粗暴地扯了下来。因为接吻的余韵,樱木的嘴唇依然微微翘起,两人四目相对。这个醉汉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用舌尖舔着干燥的下唇边缘。
“……喂,去安静的地方吧…….”
从高中开始流川就觉得他是个白痴,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是个白痴。
对于樱木醉酒的举动感到惊讶的流川,觉得没办法和他交流,于是叫来大厅的工作人员结了账。
出了店后,为了让抓住流川黑色V领衬衫下摆不放开的樱木能听到,他故意大叹了一口气。
“喂,混蛋,放开我,我要回去了。”
“把我也带上。”
“少啰嗦,讨厌。”
流川“啪”的一声甩开了他的手。樱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手,缩着肩膀自言自语道。
“……就是寂寞啊……”
那轻微的声音唤起了流川心中残存的一点点良心。
……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觉得自己在做什么。
说起来,流川的性别认同目前还是直截了当的。樱木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都无所谓,和喜欢的对象睡觉也无所谓,但不管怎样,流川自己都觉得无法回应。
“想和男人在一起的话……那就站在那边好了。”
流川指着樱木身后的一家小酒吧,就在刚才那家牡蛎酒吧的后面,大约走了三家。那家店是这附近有名的,也就是所谓男性之间相遇的场所之一。
“应该会有人喜欢个子高的亚洲人吧。”
樱木抬头看了看流川,犹豫了一下,回了句“知道了”。
“……真是太抱歉了。”
眉毛扭成“ハ”字形的樱木一边向流川道歉,一边扭曲着表情笨拙地笑了。
“再见。”他轻轻挥了挥手,把手插进牛仔裤口袋,大步流星地走向酒吧。总觉得不好意思的流川用目光追随着樱木的样子。来到酒吧门口的樱木正东张西望的时候,黑人男性立刻向他搭话。他们用英语交谈了几句,没想到一眨眼的工夫,他的手已经搭在樱木的腰上,快要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个混蛋。
流川撇了撇嘴,跑到了樱木身边。妈的,为什么是我。一边充斥着不断涌现的不满,一边紧紧抓住樱木的上臂,流川用英语对一脸惊讶的黑人男性说“他是我的同伴”。虽然被说违反礼仪什么的,但总算坚持了下来,让樱木解放了。黑人男性走了之后,樱木不知为何一声不吭,流川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
“你真是个白痴。”
“可是,是你叫我站在那里的。”
“要是他用了你的屁股怎么办。“
“套上安全套。“
“不是这个问题。“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烦死了。”
“你这该死的狐狸。“
“别哭了。“
“我没哭。“
被路上的行人远远地看着两个大块头男人用日语大喊大叫的情况让人郁闷,流川决定赶紧离开。他感觉到樱木在后面慌慌张张地跟着,头也不回地走着。
“喂,我什么也不做。”
回答这种轻描淡写的台词也让人生气,流川没有理会,径直踏上了回去的路。
一进家门,流川就递给樱木一条合适的浴巾、睡衣、未使用的内衣和牙刷,然后把樱木推进了浴室。给自己倒杯水,让自己冷静下来。
就这样,淋浴声响了30分钟左右后,樱木从浴室里出来,脸上露出几分神清气爽的样子,厚着脸皮要了饮料。
已经懒得跟他吵架了,流川把冰箱里的矿泉水给了他,也决定洗个澡。在oyster酒吧的露天座位上晒了海风,更重要的是,因为樱木的缘故,他出了一身奇怪的汗。真是个倒霉的日子,流川一边想着,一边在更衣间脱下衣服,打开浴室的门时,发现连洗脸镜和喷头上的水珠都擦得干干净净。
……没想到用得很干净。因为是喝醉了酒的人,家里被弄得乱七八糟也没办法,把那个男人带回家的时候就已经放弃的流川坦率地吃了一惊。
高中时代,因为某种契机,宫城告诉他木家是父子家庭,从小就是樱木负责家务什么的。对于个人空间极为广阔的流川来说,樱木这种出乎意料的彬彬有礼的一面是令人满意的。如果樱木是同性恋或同性恋,对男人抱有憧憬,那或许和樱木的出身有关。流川一边洗头发和身体,一边不由自主地想起独自等待父亲归来的少年樱木。
“流川,我要睡在哪里……”
流川肩上搭着浴巾,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从浴室走出来。客厅里的樱木一时无言以对,目光露骨地游移着。
流川也不顾事到如今慌乱不知所措的樱木,打开冰箱取出矿泉水,一边打开瓶盖一边往那边看,樱木盘腿坐在地板上,一副不自在的样子。流川喝完矿泉水擦了擦嘴角,径直走到樱木身边。
“睡地板。”
樱木缓缓抬头望着低低的流川匀称强壮的身体,咽了一口唾沫。流川借给他的运动衫的裆部已经鼓起来了。看着樱木无力下垂的眉毛和半张的嘴唇,那个笨蛋怎么看都像是在对他发情。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5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你要再来一发吗?”
“……啊……不,算了……今天我不想再来了……”
樱木懒洋洋地说着,总觉得屁股要是高潮过头的话,就会出问题了。他的脑海里瞬间闪过那只能说是心不在焉的念头。
“那就赶快去冲个澡吧。”
“啊? 你在后面?”
樱木似乎不好意思比房东先洗澡,坚持说那就一起洗吧。
……为什么会这样。
流川一边洗着热水澡,一边睡眼惺忪地眨着眼睛。樱木和洋平他们一起玩的时候,因为嫌麻烦,又怕浪费水,所以经常一起洗澡。所以就这么和流川说了,总觉得这样很奇怪。和刚刚一直在做爱的那个家伙一起洗澡,是不是会让他觉得还不够?绝对是误会。本来樱木一开始就打算乖乖睡觉的,可是这只狐狸……
“喂!”
“哼! ? ... ... 什、什么事?”
“你在想什么,白痴? 已经够乱来了吧。”
“啊? ! 你说什么? 你才是白痴! !”
“再也没有了,赶紧洗个澡睡觉吧。”
樱木一个人时而脸红,时而脸色发青,流川斩钉截铁地对他说完后,摇了摇头,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迅速离开了浴室。
“哼——!你这家伙给我站住!”
虽然很吵闹,但流川还是拉着樱木的手臂,把浴室收拾干净后回到了客厅,邀请他上床。
“可以在这里睡觉。”
“……嗯,不睡地板也可以吗?”
他们并排躺在床上。就像他说的那样,想赶快睡觉,但是比赛结束后做了那么夸张的事情,他一定很累了,流川马上就发出了呼吸声。
樱木目不转睛地看着灯光暗下来的流川房间的天花板。属于他的体温就在身边,温暖而不可思议地和自己的融合在一起。樱木闭上眼睛,听着流川平静的呼吸声,忘记了久久盘踞在心头的朦胧寂寞,在两个男人一起睡会稍嫌狭窄的床上睡着了。
“今天不寂寞吗?”
流川静静地生着气。
因为,即使一开始喝醉酒了,但做的时候分明已经酒醒了,应该是流川知道的平常的樱木花道。
即使是第二天早上,在他旁边醒来的时候樱木也很害羞,但仍然睡一个人厚颜无耻地吃了早饭(把吐司面包、煎鸡蛋和培根全部都吃光)之后就离开了,如果睡后悔到想把和他上床的事当成没发生过,那理由是什么。
不管怎么说,只要能填补这种莫名其妙的“寂寞”,对方是谁都无所谓吗。不管是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随便勾引的男人、还是从15岁开始就讨厌的他。
迟钝的流川其实也不太明白自己愤怒的原因。总之,本来应该度过了一个对彼此来说都不坏的夜晚,却突然不再联络,视线也无法交会,也无法搭话,甚至连那个夜晚都打算当作没有发生过。他不喜欢这样。至于为什么不喜欢,以后再想吧。现在首先要问的是好不容易抓到的这个混蛋。
“你是我第一次和男人上床,我还想再和你上床,你不要随便不理我。
流川掩饰住心中翻腾的焦躁,用扑克脸这么告诉樱木。樱木明显动摇了,脸上泛起红晕,低下了头。
“你……你是笨蛋吗?”
“……?”
流川青筋暴起。他本来就不是那种慢性子的人。他从床上站起来,一把抓住站在门口的樱木的前襟,“砰”的一声,肩膀重重地撞向酒店的墙壁。
“喂,想打架吗?”
樱木也毫不畏惧,反手抓住流川的手正面瞪着他。本来,流川会对这件事如此生气就出乎樱木的意料。
“……我想让你忘掉。“
“什么?”
“石井家生了孩子。”
刚才ayako先生说的。其他人结婚生子的情况也逐年增加。也许良田和小三也会有这样的一天,也许晴子小姐也会有新的家庭。
但是,说到这里樱木停了下来,瞪着流川,眼睛慢慢湿润了。
樱木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性别认同,是在18岁第一次去美国之后。
在自由的国度里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性取向的人们,接触到他们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的样子,就像被雷击一样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冲击。在此之前,他曾对众多女性发起爱的告白,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或许是因为他在不知不觉中被“男性就必须跟女性做爱”的强迫观念束缚得太深。有了这样的感觉之后,重新回想起来,就会发现,能够理解的事情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他大概是gay虽然会觉得女性“可爱”,但实际上,在性方面能感受到魅力的对象大多是男性。虽然每个时期都会有一定的改变,但恐怕今后也很难在性方面爱上一个女性。
樱木第一次把这件事告诉水户时,水户用他一贯的语气微笑着说: “啊,我知道了,花道。”洋平说他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樱木感到很幸福,因为他肯定了自己的真实一面。
只是,即使是现在,偶尔也会为无可救药的生存而苦恼。特别是在日本,很容易迷失方向。
“我绝对不会给你寄附有小鬼照片的贺年卡的。”
樱木抽抽搭搭地吸了吸鼻子,拼命忍住的泪水顺着精悍的脸颊流下来。他松开流川的胳膊,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流川的视线没有从他身上移开,以不像他的耐性等待着樱木的话。
“……所以,我把你牵扯了进来,做了那些坏事。忘了这件事吧。
原来如此。樱木确实是这样的人。认真到让人发傻的地步,一旦决定了这个就会勇往直前,极端的笨蛋。
也许当樱木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开始这样想了,和那个本来不是同性恋的家伙强行发生了关系,这都是因为自己醉酒缠身的缘故,会希望他在发生更无法挽回的事情之前忘掉吧。
流川对一个只睡过一次的人如此严肃地考虑问题,也不是没有可能。他们彼此之间并不是命中注定的对象,他也不认为有必要一一给对方贴上“恋人”的标签。做爱很开心,吃饭很开心,那就在一起吧。靠本能生存的流川认为,建立伙伴关系所需要的只有这些。他从直觉上明白,能够原谅对方那天晚上那种无拘无束的态度,恐怕才是现在最适合自己的对象。
“你这个白痴。你不是在说石井? 说到底,为什么非得现在就忘掉呢?”
“因为,我们又没有特别喜欢对方……你找个别的恋人结婚不就好了吗,父母也会很高兴的。
为了擅自干涉别人的未来而烦恼,实在是内向的樱木特有的多管闲事。流川再次将樱木的身体用力抵在墙壁上。抓住他胸口的手用的力度比刚才温柔了几分,像是要拉近距离似的贴了过去,然后用形状优美的三白眼瞪了过去。
“我没那么招人喜欢,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想分手就分手,仅此而已。
“我们价值观差异太大了……”
“少废话。”
流川就这样歪着脸,在樱木紧咬着的下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发出轻微的声响,接触几次之后,用舌尖舔舔嘴唇的细纹,一点一点地融化僵硬。交换着热烈的吐息,回想着彼此舌头的触感和唾液的味道,慢慢地加深了吻。
流川深深地吻着樱木,解开抓着胸口的手,从樱木的 t 恤下摆偷偷地伸进去,指腹从出汗微湿的腹部一直到胸部轻轻地抚摸着。樱木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只靠着颤抖的呼吸喘着气。他责备地用手指抓住了隔着牛仔裤的流川的大腿。
终于无法狡辩了,樱木用眼神向流川诉说着一些情绪,他不难理解樱木内心的迷惘。第二次,而且是清醒的时候做的话,确实没有回头路可走。流川知道这个男人不顾一切的根源在于低下的自尊心。从湘北开始就是这样。为了肯定自己,不要总是和别人比较,不管是小鬼还是贺年卡。
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直截了当地告诉他。
“如果你想在70岁左右的时候,还是觉得到死为止都应该是跟我在一起,那么就在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结婚吧。所以今天我们就这样清醒地做爱。明白了吗,白痴
实在太“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了,这种流川枫式的说法让樱木瞪大了眼睛,然后笑了出来。明明想说的是,等70岁的时候,我们就结婚吧。
“……哼,对狐狸来说,还真是不错的表白啊。”
樱木露出认命的表情,用手臂搂住流川的后背。流川伸手按下墙上的开关,除了照亮床头的淡淡的橙色灯光以外,把所有的灯都关掉了。樱木的视线追随着他的动作,突然触到了流川的轮廓,他的指尖感到了一丝轻微麻痹和发热,就像被烧伤后留下的热量和痕迹。
从现在开始,就疯狂地做爱,直到彼此厌倦了这种愉快的性生活,早上吃饭时可以大吃一顿酒店的早餐,之后的事情……嗯,可以再想想。离70岁还有很长的时间。
“很好。我会给你和本天才一起睡觉和起床的权利。你应该感到荣幸。

END.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0 收起 理由
samurai -30 扣除发错区的多余积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6-17 20: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机翻润色文不能算做翻译文,楼主请悉知。稍后会发到水区
沙发 2023-6-17 20:59:25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6-17 22:14: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流花一直有种宿命感,无论是哪一方面,他们都如此契合
板凳 2023-6-17 22:14:17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8 21: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呀
如果对对方有超乎友谊以上的感情,可以忍受大概5年时间一直不见面吗~~~
地板 2023-7-8 21:53:52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14 19:48: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太喜欢他俩了,好好是他俩在一起{:1_245:}
5# 2023-7-14 19:48:34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8-18 16: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都觉得好幸福
6# 2023-8-18 16:48:43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8-19 00:0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樱花妹好会写啊!很有东亚社会环境下对变成txl这一事儿的避讳。。。hana就是克服了这样的恐惧攻克了流川啊
7# 2023-8-19 00:03:14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8-23 19:29: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花确实就是有这样的本领,掰弯刘哥,刘哥的性取向果然是花性恋呢。
8# 2023-8-23 19:29:34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9-3 11:02: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希望这个帖子沉下去,该怎么推广才能让大家都看到呀
9# 2023-9-3 11:02:57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0-22 22:04: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按时打卡,把帖子顶上去,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呢
10# 2023-10-22 22:04:52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0-23 10:46: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上打卡,帖子看到了非常好看。
11# 2023-10-23 10:46:35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0-23 15: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哇这肉的部分看得我血脉喷张,感谢分享
12# 2023-10-23 15:36:21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0-25 01: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我的积分暂时看不到肉,但这篇的流老师真的好矿工!!
13# 2023-10-25 01:36:44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0-25 01: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虽然是机翻,但是肉也看的我热血沸腾呐
14# 2023-10-25 01:59:44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1 09:29: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放心,你俩这辈子都不会对彼此感动腻了,你俩直接锁死。看完过后别有一番滋味在里面
15# 2023-11-21 09:29:52 回复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花之乐园 ( 沪ICP备05001566号 )

GMT+8, 2024-4-14 09:55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