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意料之外

(8 次投票)

作者:Anyi 2010-04-25, 周日 21:39

樱木很紧张,因为今天是他和流川交往一个月的纪念日。而樱木也下定了决心,今天,他一定要和流川有进一步的关系!
找了一个借口,把流川约到自己独居的小套房,准备实行洋平等人提供的计划。
“狐,狐,狐狸,我,我……,你,你要不要喝,喝酒?”吃晚餐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话说完全的樱木,此时已与番茄无异。
流川低垂着眼帘,轻轻点点头,让樱木兴奋不已。
跑到厨房,拿出洋平今天塞给他的小瓶伏特加,樱木努力记住洋平说的方法,找杯子放进冰块,又分别给两个杯子倒了不同的分量,狐狸的稍微多一些,而自己的则要少一点,对了,还要挤些柠檬汁。
战战兢兢的把酒放到流川面前,然后和他一起一边吃饭,一边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第一次喝酒的樱木到觉得这酒并没有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难喝,反倒象饮料,淡淡的。可是不久,便有一股热浪自腹中升起,烧的樱木有些头晕,反观流川却是气定神闲的样子。
“花道,你还好吧?”流川放下筷子,推推趴在桌上的樱木。
樱木抬起头,醉眼朦胧的样子,看着流川,一边傻笑,一边拥住流川。
“枫,我好喜欢你哦,你也喜欢我吧?喜欢吧?喜欢吧?”
流川一皱眉,知道这白痴大概没什么酒量,只是没想到居然差到这种程度,不过脸红红的样子倒是很可爱,尤其又说着喜欢自己,不错,不错,很受用。流川满意的点点头。
“嘻,我就知道狐狸一定喜欢本天才。”越拥越紧,顺便把眼光飘象离饭厅只有几步之遥的卧室。果然,洋平说的没错,借酒装疯是把人拐上床的最快途径。
“狐狸,狐狸……”樱木喃喃的念着对流川的昵称,顺便想着该怎样走到卧室。
“大白痴,喝醉了吧?站稳了,我扶你去卧室。”
真是天助我也!樱木兴奋的在心中大喊,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幸福的了?
半拥半推的二人终于进入卧室,樱木假装一绊,与流川一起滚到了床上。
呵呵,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现在,几乎是完全成功了!樱木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努力回想自己所知的步骤,一定要给流川一个美妙的回忆!
樱木吻着流川,双手不停的上下爱抚,流川似乎心里早有准备,也任樱木上下其手,但是,就在二人衣衫半褪之时,流川忽然支起樱木。
“花道,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有话不能等会再说吗?
“我听说,做这种事……很疼……”
“……”这个,好象是真的,据洋平提供的经验,被压在下面的人疼到三天起不了床。
“而且,我听说会流血。”
“……”这个好象也是真的,洋平说第一次好象是血案现场。
那要怎么办?狐狸的身体又比较差,万一自己过分了,那狐狸……。
樱木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向他这样平常几乎不会用脑思考的人,难得的认真了起来。
“所以,花道,”流川微笑着,趁樱木沉溺与那少见的笑容中的时候,一个大翻身,把樱木压在身下。“让我来做吧。”
……啊?啊?!!!!!!!
“不,不行!”樱木焦急的大喊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比你高!比你重!”一个翻身,压回来。
“你想压扁我吗?”流川再一个翻身,压回去。“还是我在上边比较好,也不会压疼你,而且配合度刚好。”
“我,我知道该怎么做。”压回来。“洋平都有说给我听。”
“我也知道,而且,”压回去。“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只是耳听,我则是眼见。”
“……,谁让你看的?”樱木的声音有些沉,生气的压回来。
“A片,你不知道吗?”流川双手缠住樱木的脖子,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再说,白痴,你舍得让我出血,让我疼吗?”

樱木望着天花板,脑中一片空白。他……被吃了……,怎么会这样?不是应该他在上面的吗?可是,结局为何如此的出乎意料?
流川象一只偷腥成功的猫,得意非凡。以为他不知道这个白痴打的什么主意吗,自己只不过是将计就计,果然手到擒来。
樱木转头看到流川那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不禁怒由心升,决定给流川一个教训。
“狐狸,”樱木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我不舒服。”
流川果然有些慌张,忙问怎么了。
“浑身上下都好疼,你抱我去浴室洗一洗吧。”
抱?流川睁大眼睛,樱木那个将近190CM的身高,80多公斤的体重,自己抱得起来吗?再说,刚刚消耗了那么多体力,就算是想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你,不愿?”见流川半天没反映,樱木的双眸染上忧郁的颜色。“哎,我就知道,男人都是一样的,吃完后就想跑,(喂,你也是男人啊,难不成也是拿的这个主意?)算了,毕竟象仙道那样温柔体贴的好男人已经不多见了,我还能强求什么?”
流川心理的不平衡马上显现出来,仙道那家伙,有什么好,还有这白痴为什么知道他是“温柔体贴的好男人”?
不觉把心一横,一咬牙,使尽全身力气打横一抱——哎哟,挣扎半天流川反倒扑倒在樱木身上。
把个樱木看得目瞪口呆,狐狸的力气竟这么小?
(流:是累的!累的!你以为做那种事不用力气吗?
ANYI:这样啊,那我们要不要打赌,樱木若是做完之后,照样可以把你抱到浴室?
流:……那个白痴只有体力。)
看着樱木的眼光,流川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于是,鼓起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环住樱木,勉强抱起,几乎是半拖半拽的把樱木从床上拉起,并不顾樱木的大力反对以同等的姿势顽强的蹭到浴室。
“呼,呼……”流川发誓,再激烈的比赛都没有此时这么累人。


终于,在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有如战争般的洗浴后,樱木舒服的倒在床上,沉沉睡去,只留流川还在浴室同一片汪洋大海做着殊死搏斗(好象太夸张了~~~笑)。
流川一头栽倒在床上,扯了被子的一角覆在身上,仿佛看到某个周姓老头正在微笑的对他招手,正待上前赴约,忽听“呼~~~~~~~~~~”一声巨响在耳边炸起。
流川猛然跃起,茫然四故,不敢确定自己究竟身在何处。过了半晌没有后续,流川缓缓躺下。刚一靠枕,“呼”声又起。流川死死的盯住自己的枕边人,这次的间隔要短的多,不久之后,呼噜声此起彼伏,连带磨牙,梦话统统出笼,在进行到最高处,樱木把覆在流川身上的被子一拽,转身一卷,再顺便把腿一伸,于是流川被踢下床~~~~~~~。
流川完全处于呆滞状态,不知过了多久,流川终于站起,俯身看着躺在床上打呼、磨牙兼说梦话,把自己和被子卷成一团的樱木,良久。
任命的叹了口气,穿起睡衣,躺回床上,把枕套取下覆在脚上,转头看着睡得正香的象个茧蛹的樱木,忽然心头一软,伸手拥住,小声嘟囔了一句“我爱你。”然后,睡去。
 

  A - An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