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Romantic Roundabout

(4 次投票)

作者:Cello 2010-04-25, 周日 22:19

深呼吸五次,再倒数三秒,还是不敢迈开步伐。我从未像此时此刻那样为在球场上无往不利的身高优势而感到如此绝望。

就因为高人一头,即使以“五秒钟内练就缩骨神功”的精神努力外加如做贼一般的诚惶诚恐,仍然无法隐藏在汹涌澎湃的人海车潮中,被一个身量更高,视野更广的人在隔山跨海的距离外就开始高声喊我的名字。

完全不顾及我三处飘忽就是不看向他那处的眼神跋山涉水地走到我面前,只为激动地抓着我的肩膀兀自感动着:

“花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所谓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最不想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崖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的晦气十足也就是如此吧。

当每天放学以后一个人在学校附近的小店里心满意足地发出吸拉面时特有的响声时,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对面有一个家伙点了所有的菜色,却纹丝不动只是嘴里东拉西扯地聊些情爱纠葛时,连我这个失恋五十次的人也会稀里胡涂地认定自己是他的恋爱专家。只是每天累死累活地练完球之后还要沉浸在他人的情感问题之中,对于这种自虐的事我已经厌烦透了。自作聪明地以为今天终于躲过了这个比疯牛病根源更可怕的男人,却不想所谓的神不知鬼不觉在刚出校门向东走了三分钟差两秒就被他眼尖地发现,无所遁形。

所以,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句:

“噢,你也在这里吗?”上帝啊,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四目相投,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只是——

“喂,你要拉着我的手到什么时候,仙道彰?”

“对不起啦,花道。我太激动了嘛!”永远是无辜的语气和扶一扶冲天发的习惯。有些动作看第一次我会好心地认为是他的头发因为发胶不够就要倒塌,可是看第一百零一次任谁都会有拔光那捆草的冲动。

“我又不是那只狐狸,你看到我激动个什么劲?再说今天是情人节,你不陪他,一个人在街上乱晃干吗?”

“为了遇到你啊,花道。不过,你会记得今天是情人节,我还真意外。”话说得太快是会闪到舌头的。即使仙道认知到说错话而小心翼翼地偷瞄我一眼,仍然无法阻止我用最行之有效的头锤攻击表达现在的心情:“我生气了!”

当几乎全校能够开口讲话的女生以每分钟十人次的频率噙着激动的泪花对我说:“谢谢你替我把巧克力送给流川同学。”时,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才有鬼呢!我也未必真的生仙道的气,只是当一脚跨过他的尸体时内心仍有说不出的畅快。

“我今天就是为了给小枫买情人节礼物才上街的。”仙道恢复地很迅速,在追上我后,习惯性地牵着我的手。如章鱼一般甩不开、扔不掉是我早已认知的事实。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的手和流川一样大小。牵着我的手就能慰籍他见不到流川时那寂寞的心。

还有——搂着我的肩是因为我和流川一样高,环着我的腰是因为我们的腰身相同,动不动就抱着我则是因为我们的肩膀一样宽。有一次在吃冰激凌时突然想到,如果仙道吻我,因为我的嘴唇和流川一样厚。那我的巴掌应该打他的哪一边脸?可是洋平说用两个脑细胞想一件事情不适合我。

如此这般的亲密接触,不是没有拼命挣扎过。可当别扭在久而久之后成为一种习惯并且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习惯可以吸取另一个人身上的温暖时,即使像我这种与凡人不同的天才也会偷偷羡慕起一只讨厌的狐狸:被爱的人永远是幸福的。

“仙道,你这家伙该不会又想让我陪你买礼物吧?”

“花道果然是天才!你就帮帮我吧。”没有给我开口拒绝的时间,仙道就把我拉进一家灯光旖旎的精品店。

他拖着我的手,两人之间的距离是两条连在一起的手臂长度。我每一次都会一时踩错脚步,然后他会突然停下转过身来。而我则会完美地配合他转身的时机,一头撞进他怀里。这一次我依旧捂着鼻子喊痛,包围着我的是他延绵不绝的关心和旁人暧昧不明的笑意。一切,习惯就好。只是我不明白为何每次他总会在我要摔倒时停下脚步,而我为何每次总在他停下脚步时往他的怀里撞去。算了,同一时间思考两个问题不适合我,这也是洋平说的。

“仙道,你每次选礼物都要拉上我,快被你烦死了!”我用不怕眼珠会掉的力道瞪着他,丝毫不意外这个190公分的男人会在前一秒一副怨妇相地哭诉:

“花道,你明明答应过要帮我的,如果你反悔了,我怎么办?”瞧,就像现在这样。其演技的逼真程度足以把木村拓哉挤回家带孩子。

然而后一秒当我投降似的点头时,脸上又会浮起招牌式的微笑电晕方圆十里以内的雌性动物,在听到最后一记人晕倒撞地的响声后不忘轻点我因为生气而嘟起的唇。明明是个无心的小动作,却总让我整个人红了个彻彻底底。而当我无论怎样思考“为何我脸红时连脚趾头都会发烫”的问题也没有结果而挫败地抬头时,眼前总是仙道放大的脸。即使我偶尔也会对着镜子里自己零缺陷的脸蛋莫名感动,还是不得不承认:

这个男人真是帅得没有天理!

当我想要掩饰胡思乱想时,我就会随便指着一样东西问仙道合不合适,心里却在无限后悔当初在听到他要追流川却不知该如何做时拍胸脯保证会帮他搞定的豪情壮志。

只是,今天我随便指的东西居然是——

“仙道,你跑到首饰店来做什么?难道你想送戒指给流川?”

“是啊。花道,你喜欢哪一枚?”拉着我来到柜台前,玻璃表面倒映着的是两个男孩对着戒指挑挑选选的怪异气氛。

“这一枚吧。”战战兢兢地指向一枚可爱的红宝石戒指,突然又慌张地摆手。

“狐狸应该不喜欢红色的,我再看看其它的。”可是刚才仙道是问我喜欢哪一枚吧?一定是我听错了!

“小姐,请拿这枚红宝石戒指给我。”

“咦?”惊讶的话语还未来得及出口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仙道执起我的手,缓缓把戒指送到我的无名指根部。

“很美。”这个家伙,只是一句赞美,有必要用十足暧昧的语气浅唱低吟吗?害我的耳膜被若有似无的回音缠绕,连心跳也不正常起来。

“喜欢吗,花道?”他只是定定地看着我,眼底温柔的闪烁让我有点目眩,原本以为舌头会不受控制地说喜欢,只是话到嘴边突然驶向了另一个方向。

“我想起来了,流川喜欢紫色。”交代柜台小姐把戒指换成同款式的紫色时,条件反射般地缩回被仙道执起的左手。

“花道,你是不是累了?我们去喝杯咖啡吧?”

“不用了,我想回去了。”

“那我送你。”

为我戴上戒指,是因为我的手指与流川一样粗细吧!

这一路上举目望去皆是双双对对,连玫瑰也开得灿烂异常。我们绕过公园,绕过加油站,看着自己的身影透过玻璃窗与路边咖啡屋内的人一一重合,然后穿过站满两排棕榈树的小路。我知道我们在绕远路,但仙道只是沉默不语,直到我家门口。

“仙道。”深呼吸一次,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其实象我这样毫无恋爱经验的人也帮不了你什么,你可是身经百战了,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也难不倒你。”越说越觉得口干舌燥,还不得不硬着头皮往下讲。

“再说,你和流川已经在一起了,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嘛,所以……所以你以后不用来找我了。”天哪!什么叫生米煮成熟饭?我的舌头快抽筋了。仙道,你快顺着我的意思接着说呀!四肢在寒风的注目下有些麻木,本来就超不自然的干笑已经逐渐僵硬在脸上,像妈妈用的冰和泥敲不出一丝裂缝。

“我明白了。这段日子谢谢你帮我。”他的脸上依旧是意义不明的笑,我有预感,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的笑容。

“戒指一定要送给流川,他会很高兴的。”故意用高音阶的兴奋声音,还嫌不够似的想抱以一个俏皮的笑,然而勉强上翘的嘴唇再也找不到它一贯的弧度,

“放心,我一定会亲自送出去的。好了,花道,外面很冷,快进去吧,小心着凉。我走了。”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语气,为何一秒钟都不肯为我停留。转身离去的你只留给我一个潇潇洒洒的背影。一人独处时才会感到特别的寒冷,瑟缩地把手插进口袋,心跳却在指尖触及袋内的硬物时有片刻的失速。

“仙道也太粗心了,怎么把戒指漏在我口袋里!”

在脑海中描摹着那枚紫色的戒指与流川手指的契合程度,心里有些不受控制地想再看看躺在心形小盒中的内里乾坤。然而打开盒盖的瞬间,却惊讶地不敢眨眼,也许是紫色的宝石因为倒映着我的头发,所以变成了令我眼灼的红。

“花道。” 是幻听!

“我爱你。”绝对是幻听!!

“嫁给我。”谁来打醒我!!!

但无名指上突如其来的一阵凉意是真实存在的,然后嘴唇被两片温暖湿润的不明物体堵住让我的大脑立刻停摆。在好不容易摆脱缺氧状态后,我有些被刚才仙道诡异的举动吓到,勉强咽了咽口水。

“我是樱木花道,不是流川枫,你难道认不出我了吗?你不要吓我,仙道。”

“小傻瓜,我是在向你,樱木花道求婚!”

太过分了,人家明明是很良心地怕他在情人节那天没有收到流川送的巧克力还吹了一个下午的寒风因而受不了刺激又患了感冒所以一时神志不清。他不感激就算了,居然还粉用力地捏我的鼻子。还有,我的耳朵又不是巧克力,干吗拼命地又啃又咬?你再咬,我就把你那张讨厌的臭嘴咬下来!

“你怎么可能爱我?你已经有狐狸了,仙道彰你想脚踏两条船吗?你给我说说清楚。”这一年来把我当作邱比特的人间使者般地整天缠着我,活象疯牛病根源的仙道是我白天撞鬼不成?

“追流川是借口。这不过是我在思考如何才能接近你时灵光一闪的突发其想。”什么叫作“灵光一闪”?拜托没事不要随便乱想行不行!

“骗人,你每天放学就跑来我们学校找狐狸,比他的亲卫队还准时。”

“但我每次都很‘不巧’地找不到他,然后又‘顺便’地遇到你啊!”

“虽然你一时找不到他,但你总会在学校附近的拉面店里等狐狸加练结束。”

“因为花道喜欢吃拉面,你的吃相真是可爱毖了!再说,我都算准时间了。绝对会在流川枫踏出校门口的前一刻对你说‘既然等不到小枫,那我们先走好了。谢谢你陪我,我送你回家吧,樱木。’”

“那你约我去咖啡屋向我打听狐狸的爱好习惯干吗?”

“我是想借此打开话题,好套出花道的喜好呀!”

“每个星期天和我1on1,说是要了解流川的训练情况。”

“打球时,我们的身体才会有更多机会进行美妙的接触,我可不想整天看得到,摸不着。”

“狐狸生日的那天,你拉我去选礼物,还挑了一只超可爱的Kitty猫呢!现在那只猫还躺在狐狸的床上吧?”

“你错了,花道。它在‘我们’的床上。我就知道你喜欢那只Kitty,所以特意买的,就等你嫁过来再送给你。”

“照这么说,那你隔三岔五的找我出去倾吐心声是想跟我单独约会吧?!”

“花道,你真聪明。”

有事没事顶着一张痛苦到扭曲的脸在我面前乱晃害我神经衰弱还不算,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是我的视野所及之处都会自动浮现的那种所谓的刻骨铭心的痛楚眼神让我每天午夜梦回时都觉得拒绝帮助他是一种罪。这个把我的同情心踩成番薯饼的罪魁祸首居然还敢以最无辜的表情把他设计我的经过加以详细直观的说明,老天,快借我个雷劈死他吧!

奋力摘下他为我戴上的戒指,扔回给他。

“我不要这只戒指。”

“花道,你不喜欢我吗?怎么可能……”仙道如同被重拳击倒的脸色让我的胸闷得以稍稍缓解。

背过身不看他,我只自顾自地抱怨:

“既然是送给我的,我要换只更好的。”

突然背后传来的哈哈大笑声让我有点担心仙道是不是被我气傻了。这也不能怪我嘛,他兜了那么大个圈子来设计我,我当然会生气。虽然内心深处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有一丝甜蜜挥之不去,但我作为一个有骨气有尊严的男子汉,决不会承认!

“我要把这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送给你,我的唯一。我爱你!”仙道脸上柔和的线条却意外透露出深情不移的坚定,眼底抖落的是让人心跳加速的性感光芒。

我有没有说过,他真的很帅。

当他抬起我的下颌,当我们的嘴唇无限接近,我能感觉到自己幸福地颤抖。在我头晕目眩,快要醉倒在他甜蜜的吻中时。我如浆糊般转不开的脑袋却奇迹般地有了最后的清醒。

仙道已经吻我两次了,我该打他的哪一边脸?也许是察觉到了我的不专心,仙道又一波如潮水般的吻把我裹地密不透风。

在接吻时想些有的没的不适合我。这话是不是洋平说的,我要问问他。
 

  C - C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