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你我他她的愚人节

(8 次投票)

作者:Cello 2010-04-25, 周日 22:31

电影里是这样说的:人生就像一盒各式各样的巧克力,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颗会得到什么。这是一个白痴的哲学,却犹如智慧女神的喷嚏,必要时可以响彻云霄。而茫茫人海中被波及到的你我他她,只能蒙上眼睛,心如擂鼓,等待下一颗巧克力的来临。

呵,得罪了命运的人们,每一天都是他们的愚人节。

*******************

健司哥哥:

英俊聪明活泼可爱的天才花道即将抵达日本,别忘了明天下午一点钟来机场接我。
你的天才

藤真健司小心翼翼地折叠好这张很难被称作为书信的便条,不寻常的举动引来花形透的侧目。于是出其不意地抢过纸条,197公分的男人也有他八卦的方式。

“藤真,这该不会是你女朋友写的吧?”

“当然不是。”

“我想也不太可能。”虽然疑惑于藤真坚定不疑的表情下那双情深似海的蓝色眼瞳,花形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否定了自己原先的想法,出于队友间的信任。然后下一秒钟他会发现这种信任其实一文不值。

“那封信是我的未婚妻寄来的。”平静的日本海突然惊涛拍案,卷起千堆雪——那是藤真眼里的光芒,一半是捉狭,一半是得意,复杂地闪烁,“没错,是未婚妻,我的。”

花形有点被口水呛到,因为惊人的意外接二连三,纷至沓来。

“可是明天下午我没空呀,花形,你替我去接花道吧,拜托了!”

“全场最漂亮最可爱的那个,就是花道。”

“他的头发是鲜艳的红色,天生的哦!”

“还有,花形,我的未婚妻是个男孩。”

怀着如小说般的浪漫憧憬,带着一份特别的兴奋与期盼,开始了一段自以为很精彩的lovestory,藤真健司似乎忘了明天是一个稍不谨慎就会被命运大开玩笑的日子。如果他的爱结束得太仓促,那也怨不得天,更怨不得人,因为一个故事的开始背后总有另一个故事的结尾,愚人节不过是让这些开始与结尾比预定时间提早而来。

************************

他是一个会发光的男人,英俊的外表,过人的身高,在川流不息的候机大厅里让每一个有眼睛的女性都试图进入他的视线范围之内,想象着自己被那双盼顾的眼眸从头到脚审视的晕眩感。

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他始终未能找到他的目标。

“考考你的眼力,你应该能够认出那个孩子的。”

想起之前莫名的信心,他不禁有些懊恼。就在他的耐心被漫长的等待一点点消磨殆尽时,从他的侧前方奔来一个男孩,一头红发随着轻快的步子,如空中舞动的精灵,于是他迷惑了。

男孩由模糊到清晰,在他跟前急刹车,夸张地摆着手,似乎是在打招呼,一派活力十足。

“我就是樱木花道,你在等的人。”

“请问你是……”他的声音干巴巴的,感觉很不舒服,心跳也跟着不正常起来。

“咦?你不是健司哥哥说的那个人吗?”男孩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飞快扫视着四周,又再次回到他身上,浓密的睫毛困惑地颤动。

“全场最高的人,明明就是你啊!藤真健司居然敢耍我!”

他似笑非笑地计算自己非一般的心跳速率,强压下不好的冲动。原来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对着初次见面的人心动,有一点点罪恶感呢!

“对不起,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藤真今天下午有事,所以才拜托我带你回去。不过我没有想到你年纪那么小。”

樱木气呼呼地插着腰,一脸被瞧扁了的不甘心:

“喂!我已经十四岁了,不对,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现在已经十六岁了!”

“应该是十五岁吧。”他突然觉得太阳穴有抽筋的冲动。

樱木一点都不觉得做错简单的数字叠加有什么值得害臊的,抓着对方的袖口一阵不依不饶:“我说十六就是十六,天才的判断,你有什么不满的吗?”没好气地瞥了对方一眼:“你叫花形对不对,听名字就知道是个笨苯的家伙。”

“是花形透。”

果然还是个任性的孩子,所以刚才明明早就看见那个等待自己的高个子,却依旧躲在某个不起眼的犄角旮旯里打量着他,那时他面前晃动着五光十色的雌性动物,不是挺着胸,就是翘着臀,一扭一扭地走秀。于是樱木忍不住玩起了捉迷藏的可爱把戏,还一脸的坏笑。

他居高临下地打量起樱木的样子,淡淡的眉毛月牙儿似的,一双充满笑意的双眼还有那小巧玲珑时不时就会调皮的皱一皱的鼻子,绝对是一张明媚的脸蛋。湿润一下有些干燥的上嘴唇,他伸出自己的右手靠近樱木低垂的左手。

“走吧,我带你回去。”

樱木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对方的手,熟稔的样子让他有些气结,这孩子总是让别人随便碰他吗?步伐莫名地就大了起来,迅速把樱木拉出侯机大厅,躲开四周的窥测视线。不知走了多久,也许只有若干秒,也许已经是一生一世,至少他是这样希望的。

“喂,你走慢一点行不行,赶着去投胎吗?”樱木不停地抱怨,却没有因此甩开对方的手,大约是那种暖暖的感觉通过指腹的摩挲,在心头化开,一点一点,很舒服。

“对不起,你累了吧。”他顺手把樱木领进路边的快餐店,并没有先过问樱木的喜好就要了橙汁和汉堡,放在白底灰纹的桌上。不期然对上樱木惊讶的目光,他笑了:

“我猜你也许喜欢这个。”

“不要一幅早知道的表情,我才不是那么容易被猜透的呢!”一边吞着汉堡,一边含混地嘟囔,把一丝甜意藏匿于橙汁后头,以为对方看不见,其实空气中早已浮起串串淡洋红的泡泡,从樱木的杯中冒处,传递暖意。

无声的气氛虽然温馨,但时间久了,也是说不出的怪异。樱木决定打破沉默,抬起头才发现桌面的另一端放着咬了一口的汉堡与分文未动的咖啡。

“你不吃吗?”

“我忘了,”

“忘了?”

“只顾着看你的吃相,所以忘记了。”他略略收回自己有些放肆的目光,温和地解释,至于那一点不好意思,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樱木忽儿恼了,重重放下手里的食物。

“你认为我的吃相很糟糕吗?”只专注于用柔软的小舌笨拙地舔着泄漏在嘴角的沙拉酱,所以并不曾料想花形会用修长的手指为他轻柔地擦拭。

“不,你的吃相很可爱。”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拇指,悄悄略过樱木的粉唇,“非常可爱。”

陌生的接触熏着樱木的脸变成一只熟透的番茄,慌里慌张地拿起橙汁猛灌,喝到嘴里才发现搞错了杯子。

“好苦!”月牙儿似的眉皱成一条直线还嫌不够,居然呈越缩越短之势,仿佛要重叠起来才甘心。

“你们怎么都喜欢喝那么苦的东西,自虐狂!”

原先被逗乐的表情突然僵住了,他知道樱木所说的你们是指他和藤真。于是无奈地揉了揉樱木乖顺的头发,努力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快点吃吧,太晚了,你的健司哥哥会着急的。”

“知道了。”樱木不疑有他,依旧吃得无比快乐,突然停了下来,无心开口:

“我一定要告诉爸爸,有个人和他一样喜欢喝苦苦的东西,怪人果然是成双的。”

绷紧的神经又松弛下来,他呵呵地笑了。

明媚的四月天,有微风有阳光,所以树上的叶子都闪烁着。北半球北温带的四月让人看起来春风得意,他们走在大街上。

樱木也许离开日本很久了,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涂满了未知的刺激。笑容永远都是灿烂的,充盈着惊喜与真诚。生命,也应该是樱木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是饱满欲滴的,是蓬勃的,是可以乱抛媚眼的,是开在奇迹里头一朵最美的鲜花。

他完完全全被樱木吸引着,那个刚满十五岁的男孩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东西唤醒他心里某些隐秘的内容和情感。如果他爱他,爱的不止是外表,他爱的是灵魂,又或许,他已经爱上了他。

“哎吆,好痛……”樱木含着食指,显然是被划伤了。

“怎么喝弹珠汽水都会弄伤手,你也太不小心了。”他很难过,一难过就忍不住启动了责备的语气,但是樱木并不懂,所以会觉得委屈。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樱木想抽回被握住的手,却不料对方的力道一点也不小。他第一次看到那个温和的男人,如此严肃的表情,仿佛他捧着的不是自己受伤的手,而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思绪至此,他脸红了。

“不要动,就让我握着你的手。”他看见血止住了,稍稍放了点心,却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所以并不意外会引起樱木的疑问。

“为什么要握着我的手呢?”

“有人说两只手连在一起,心意就会相通。”他凝望着樱木的手被自己严实地包裹着,嘴角不经意间绽放着无悔的笑容。

“所以不要动,让我来替你痛。”

起风了,四月的风还有些许的凉意,却又异样地温柔。一瞬间,陌生的感觉在樱木心里游弋,调皮地舞动,转而稍纵即逝,他不知道,这就叫做喜欢,很单纯的喜欢。

“这种话你也相信,我就说嘛,光听名字都知道你很笨了。”樱木大声抱怨着,双眸始终看着天,青蓝的天空,如温玉,朗朗一块蓝田玉,放在那里就摄住了万事玩物的心。于是,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起来,轻轻的,不希望被听见。

“但是我的手真的不痛了。”

突然甩开了对方的手,樱木匆忙向前方跑开,踢踏了一段路后才回头,俏皮而灿烂地笑着:“喂,你还楞在那里干吗?”

然后,他与他在大街上,阳光下,微风里,你追我逐。


熙来攘往的人群在夜幕降临时悄悄散去,空落落的街,空落落的心。樱木心中空空的,空的仿佛要飞上天去。

“到了,樱木,快进去吧。”

“你不进来坐坐吗?”

“不了,我还要去藤真那里交差。”

他挥了挥手,藏匿在夜色里的表情,模糊得看不出轮廓。两人同时背过身去,连再见也不知该不该说。说了又能怎样,懵懂的感情毕竟还未成形,总会轻易失去。就当在愚人节,看了一场爱情电影,即使感动得就要流泪,电影终究是要散场的。

************************

“藤真。”

“花形,你怎么回事?我让你去接花道,没让你带他去乱转,居然搞得这么晚,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他。”

“对不起,我……”

“你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喜欢他!”朋友妻,不可戏的道理他到底懂不懂,藤真很是后悔,给花形接触自己未婚妻的机会。

“我没有……”

“没有喜欢他,为什么和他在一起那么久,今天是花道的生日,我原本是想和他过二人世界的。真是可恶!”

“对不起,藤真,我去晚了,没有等到你的未婚妻!”

“什么?!”

************************

樱木的手迟疑在钥匙上,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还未来得及转身,就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

“花道,我突然想起今天没有送你生日礼物。”

“啊?”

等到樱木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笼罩在深情一吻中,很温柔的吻,只是时间过长了。

“喂,你想闷死我吗?”

“我只想惩罚你,”

“惩罚?”

“惩罚你一直喊错我的名字?”

再一次吻下去之前,他贴着樱木耳边软声呢喃:

“我的名字叫仙道彰。”

*************************************************

这篇是赶出来的,因为之前的那篇生日贺文被控诉成大悲剧,所以想作点小小的补偿,就算不好看,也勉强将就一下吧。

  C - C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