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SAY!LOVE!ME!

(1 次投票)

作者:Kik 2010-04-26, 周一 00:05

『你给我站住!!!!!』

地点是一间乱糟糟的公寓里,两个主人公中的一个似乎早已跑的无影无踪,另一个脸色有些发青地,对着楼梯口处恶狠狠地大喊出声。
『听到了没有?!!!』
他平直的语调抬高起来,不悦的语气里夹杂了一丝威胁。
『混帐狐狸!你以为你是谁?!本天才是那种让你随便喊喊就停下来的菲佣?!少做梦了!!!!』
木质地板发出频率极高的哀鸣,一句语序混乱的回应从楼梯里硬邦邦的顶上来。
但是喊出这句话的人似乎已经气喘吁吁了。

被骂做『混帐狐狸』的黑发少年还是发青的脸色,攥紧了拳头站在二楼的卧室旁,眼睛里射出近乎凶恶的光──
『死白痴!你不准──不准离开这里!!』
嘴里这样恶狠狠的喊着,然而心里的意思却──完全表达不出。
楼下已经传来趿鞋开门的声音,每一个动作都带出太用力而引起的不必要的巨响。

那个白痴!那个白痴!那个白痴……他不会真的就这样赌气离开自己吧?
就想要光速冲下去拖住他把他拉回卧室威胁他不许赌气不许离开自己半步,但是──
为什么自己竟然无法移动脚步?
就那样站着,脸色发青,眼睛里喷出火一样,紧攥了拳头听着楼下传来的,一步一步远离自己的声音。
白痴!!!不许走!!!
──自己……其实,也是在赌气吧?!

砰!!─────!!!
几乎是响亮的声音,但是又不像篮球砸在地板上的清脆(…),而带了一丝的沉闷,伴着门扇大幅度开合而发出的撞击声猛然响起。
是大白痴?!………………他怎么了?!
楼上黑发的少年,猛地一惊。

大怒着冲下去的少年,樱木花道,晕了过去。
就在他刚刚把门用力拉开的时候。

==========================

他们在谈一场极其单纯,极其固执的恋爱。
像两只野兽,来不及相互抚慰就已经伤了对方。

大约是半年前,樱木花道和流川枫一起,来到了美国。
篮球的天堂。
高中时的最佳搭档,曾经震惊日本的一对少年,在NBA更是如鱼得水,没有人怀疑他们的实力,更没有人怀疑他们不应该在一起。
──没有人怀疑。
合租了一套公寓住下来,双层独宅,卧室里两张单人床,平日里进进出出,练习篮球参加比赛,和在日本也没有什么不同。
就像在高中一样,介乎于友情和爱情之间的关系,单纯而暧昧的相处。

同一间卧室里,左边一张单人床,右边一张单人床。

。。。。。。。。。。。。。。。。。。。。。。。。。。。。。。。。。。。。。。。。。。。。。。。。。。。。。。

有些东西沉淀过久不利健康。

星期天的晚上樱木伏在床头上不知写些什么,流川照例半躺在床上翻着篮球杂志打盹。
有些东西沉淀过久不利健康,或者不等它消磨掉就会磨损一个人的心志。
樱木在纸上勾勾画画,托着下巴满脸认真思索的表情,时钟开始敲响,一下,两下,三下,流川打盹时额头碰到杂志的彩页。
就是不利健康却依旧让它维持原样,所以坏脾气是人类公敌也许真的有道理。
『白痴,还不去睡?』
时钟敲到第十二下时流川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看着还在写写写的樱木,眼前一片朦朦胧胧的红。
就是那样执拗。
『……啊,我,我有事情要忙啦!bb』
流川皱皱眉,睡眼朦胧的再望他一眼,红色,在灯光的映照下带了玫瑰的色泽,好像是可以安慰自己的色彩。
终于倒头睡去。
也许,还是会被消磨掉?
就像爱。

。。。。。。。。。。。。。。。。。。。。。。。。。。。。。。。。。。。。。。。。。。。。。。。。。。。。。。。。。。

这个白痴好像熬夜了。

非赛季的时间还算是轻松,樱木说是有些事情,便黑着眼圈跑了出去。
流川有些疑惑,但是没有开口。
───真是难得见他这么积极。

自己一个人在家实在没有什么事可以做,楼上楼下梦游似的绕了两圈,终于还是决定回卧室睡觉。
───大白痴他……现在在做些什么?
上楼的时候在想,一直到卧室。
两张单人床分列在两侧,好像示威一样的醒目。
相识这么久,却搞成非常尴尬的相处。
不是说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任性的就是想要知道对方的心思。
───偏偏对面那一个也同样和自己一样任性且执拗,不说出来,不加理睬,当作没发生,那好啊───
僵持就僵持,谁怕谁啊!
可是────
这种事情………………真是乱想叹气的。
正想着自己回日本可否申请『超强忍者杯』(^^bb)的流川,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就跑到贴着『HANA』标签的床铺来。
非常随便就摺起来的单被,皱巴巴的床单,真是乱有他自己风格的。(流川是根本懒得叠被^^b)
但是流川俯下头非常仔细的看,然后拈起一根红色的发丝。
大白痴,我……
可是就算是对着他的头发,都难以开口!
───觉得自己也很白痴吧……

有一点走神的时候,流川,突然不经意的瞟了一眼。(无敌鹰眼^^;)
───枕头的边角有几张碎碎的纸片。
就是他昨晚在写的东西么?
流川有些疑问的拿起一张来看───
这是……???
…dear Rosemar………后面的大概是被扯掉了
…………………………!!!!!!
原来大白痴他有认识女孩子吗?!!而且还是到了可以书信……的地步!
流川手指夹住那张纸片,震惊的,甚至有些颤抖!
───其实不仅仅是震惊吧!

(某白痴kik无良乱入:流川枫你你你怎么可以认定花花不会认识女孩子?!想想偶家花花素多么有魅力的人哟~~[闪亮闪亮的进入浮想联翩状态;p])

。。。。。。。。。。。。。。。。。。。。。。。。。。。。。。。。。。。。。。。。。。。。。。。。。。。。。。

偏偏那天樱木回来的格外晚。

推开门的时候房间是一如既往的安静,以为流川还在睡觉。
但是估计错误。
樱木看到一张冷冰冰的……狐狸脸。
『大白痴,约会很开心吧?』
『啊?』
约会?樱木的脑筋一时没有转过来,直到看到流川手中碎碎的纸片,才明白了少许。

其实事实上的情况是樱木常去的篮球馆的管理员小姐请他帮自己设计房间的布局(当然的确有女孩子的好感在里面^^),但是樱木对此一窍不通而女孩子的话又不好拒绝,所以就忙了一个晚上勾画但还是不满意,送去的时候便顺带了一张纸条:亲爱的rosemary,设计的不好请包涵,你要原谅我只是个篮球员嘛……bbb
但是女孩又要拖着他去买装饰材料,所以就一直磨到现在了……
流川自然不知道这些。

『原来你喜欢人是这么轻浮…那个女人很漂亮?』
樱木一愣。
就是故意用言语刺激他,流川枫,突然只觉得胸闷之极。
那种难过的无以言明的感受。

樱木愣着,突然间就轻轻巧巧的举起手掌。
啪!!────

。。。。。。。。。。。。。。。。。。。。。。。。。。。。。。。。。。。。。。。。。。。。。。。。。。。

『混帐狐狸!!本天才的生活要你管??!!少自以为是了!!!我爱谁谁就是谁谁!!!你敢不服气───?!』
硬邦邦的吼了几句,觉得稍稍有些舒坦(^^bb)。
虽然,其实只是想说──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你说过爱我吗??───
但是突然抬头却看到流川的脸色有些不对。

『臭狐狸,你……』
刚想开口,就突然被他发疯般地扑倒在地上,头撞到地板的时候,疼痛的紧。
『……!!流川枫!!!…唔……』
开始时还有些困惑,直到被流川恶狠狠的咬到了嘴唇,樱木,才明白事情有些不对。
流川全然不顾身下人的反应,动手就去撕扯他的衣服。
『…你给我住手!!!!』
狂怒的喊出声来,动手就去推开流川,却不料他抓自己紧到无法挣脱的地步!樱木于是焦急起来,死命的把脚向上踹!
流川吃痛却不肯放手,索性把腿也用力向下压,樱木自然拼命的反抗。
结果两人就在地板上,撕打开来!
『死白痴!你做什么?!!』
流川其实也是很生气,因为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大力的反抗!(咦?你不明白呀?^^b)

但终于还是流川占了上风。
并非樱木力气不如流川,只是……不知为什么,下手就是不会很重!好像只是把全部气力都用在了骂人上!
到底为什么,樱木自己也不明白。
流川却不一样,他阴沉着不开口,还手却都是极其的狠毒!
樱木觉得这个流川一定是疯了!
所以他和流川从地板一头扭打到另一头,直到有些虚脱,又再一次被流川压住!
『臭狐狸!混帐狐狸!!死没人性的狐狸!!!』
樱木咬了牙,喘吁吁的骂。
流川不做声的扯下两人打架时本已经撕扯的不剩什么的衣服,然后用力的吻上了樱木一直在骂话的唇!
他乌黑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疯狂紊乱的气息。

近乎于狂乱的吻。
樱木觉得被流川吻过的地方,像是要流血,却又滚烫的,无法自已!
真的,恨死这只狐狸了!
流川把樱木的腿抬起来时,樱木的手正落在他的颈子上。
当时就在想,干脆掐死他好了!
然后突然是痛!痛─────!!!!
樱木的两手环了流川的颈子,滑了两滑,终于还是没有掐下去。

天色已经黯淡下来,月光透过窗子照在地板上,是透了寒气的白。

。。。。。。。。。。。。。。。。。。。。。。。。。。。。。。。。。。。。。。。。。。。。。。。。。。。。

醒来的时候偷眼望樱木,他还睡得正熟。
艳红的发丝有些沾了汗水所以粘在额头上,英挺的脸庞在熟睡中显出一丝难得的柔和,小麦色的肌肤和结实而修长的身体,不自觉地就散发出蛊惑人的光芒。
好像一只没有设防的,艳丽的野兽。
忍不住就想再吻他。
但是不敢,流川,怕吵醒了这个,自己一直执拗的不肯对之说爱的红发少年。
昨晚死拉硬扯的强迫了他几次,大概折腾到深夜,但是依旧不知该对他说什么,于是就自顾自的睡下了。(理由!一定是理由!!><)
现在想来甚至有些心虚,那白痴一定又是很晚才睡───有那么痛??
想对他道歉───其实也没必要嘛!
想对他说爱───可是,为什么就是开不了口?
为什么,连自己都无法了解自己的心境!?
但是,那么贴近的和他在一起,就会感觉很快乐!
甚至,听他有些恼怒的声音,也都是幸福的感受!
就这样,连言语的能力,都一并丧失了!
───大白痴,我……
然而始终的,说不出来。

。。。。。。。。。。。。。。。。。。。。。。。。。。。。。。。。。。。。。。。。。。。。。。。。。。。。。。

两张单人床装饰一样的摆在两边,中间乱七八糟的铺着半夜里临时拽下来的单被。

樱木醒来之后一言不发径直跑去洗漱,流川半眯了眼睛靠在床脚面无表情。
────白痴……

脚步声。
『……狐狸。』
樱木倚在门口。
流川突然间连呼吸都急促,毫无理由───就算是有理由也都不成为理由。
自己真的是非常非常喜欢他啊!喜欢到无法形容也不可形容,喜欢到他的一切占据自己的全部,喜欢到想要占据他想要永远都不松手。
但是───
『大白痴,我……』
就是无法表达!!!
定了定心,突然一句话就脱口而出。
『大白痴,我才不是因为吃醋才抱你,那个女人根本不值得我吃醋────你爱的是我吧?!』(让人受不了的自尊心……)
樱木一下子呆住。
『混帐狐狸!!!!!!!!』
就算自己真的爱他又怎样??!!!那么久来想要等待他一句话却竟然是这种结果───什么鬼态度!!!

你倒是说一句,你!爱!我!!

用力的推开面前那只扑克脸狐狸,转身就狂奔下楼去!
『凭你??!!下辈子吧!!!!』
───虽然,自己是真的爱他啊!
就是那么固执的任性。

边骂边向下跑,甚至决定再也不回这里了!臭狐狸混帐!!
然后拉门的时候突然一阵晕眩。

==========================

…………白痴!你怎么了?!大白痴!你不可以死!!你平日不是很强壮吗?!现在也强壮给我看啊!我才不相信白痴的身体会那么弱!!你给我醒过来!醒过来啊!………………没有你要我怎样活?!就算抛弃开一切,我也是爱你的啊!!你在赌什么气!
紧紧的抱住怀中的人,心中满满的都是说不出的恐慌,焦虑,好像一切事情都乱了,乱了!
──我是爱你的啊!!!

『他是体力消耗过度,加上疲劳和怒火攻心,才会晕过去,不要紧,休息一下就好了。你是他的朋友吧?不必太着急。』
医生的声音和缓的响着。
不着急?!怎么能不着急?!!
乌黑细长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发狠的凶光。
大白痴!!你怎么还不醒?!!如果『不要紧』你就醒给我看啊!!!

……

病床上的红发少年,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就像漫长的梦,刚刚醒来一样。
两天没有合眼的流川枫(简直是奇迹= =)猛然坐直起身。
──你醒了?终于醒了?你…你还好吗?我知道一切一切都是我不对,可是……可是我爱你啊!!
几乎要迫切的冲出口的话,涌到嘴边,却之变成一句淡淡的『白痴…』吐出口。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樱木定定的望着流川,一会儿,突然就灿烂的笑了开来。
大白痴!有什么好笑的!?我担惊受怕难过到死,你却躺在这里睡大觉!(?)
流川,只是觉得很高兴,又有些安定下来的气愤莫名,所以,只是和他对望着,却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啊!』
刚刚醒来的樱木,声音还是有一丝的微弱沙哑,此时此刻,却努力的笑出灿烂的表情,望着面前黑发,重新又恢复到一张扑克脸的少年。
『本天才晕过去的时候……』
他的眼睛里也是含着笑意。
『……一直有人在天才耳边喋喋不休的讲话,我猜想这个样子不像是你,但是根据天才的判断,又知道那一定是你!』
『大笨蛋!……』愣着,只能恍恍惚惚吐出这样一个词。
『因为……我是天才嘛!哈哈!~~~~』
突然就又压低了声音。『因为,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啊…』
只是……你从不会说出来罢了。
『大白痴啊……』
也只是握紧了他的手,流川枫,突然觉得,幸福迫近的让自己几乎无法呼吸了。

只是……自己真的可以用『喋喋不休』来形容?还是不明白。
但是,无所谓了吧?

太多东西,或许都只是在,等待被发现?
 

标签:
  K - K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