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伤心太平洋 - 读尾巴《单恋的海岸线》有感

作者:不知火 2010-04-26, 周一 06:40

认识尾巴还是玲和Shane的介绍,她们给我粘了很多尾巴的文,我也都一一看了,比如《失恋的罗曼曲》,比如《我曾那么接近幸福》,比如《东京 Fantasy》……尾巴的文很好看,语言描写也很棒,有种浑然天成的优美。不过,在所有她的文中,我最喜欢的便是那篇《单恋的海岸线》。

其实,第一次看完《单恋的海岸线》时,我并没有多么强烈的感触,甚至还没有看完《东京Fantasy》那种激烈的情感冲突。当时只是觉得有一些因为花道不能幸福的悲伤和一些小小的郁闷,只是停留在一种或许可以说是很肤浅的感情认知上,并没有细细品味文中那些带着青春几许青涩、几许无奈的淡淡悲伤。看完后好久都没有再回头看它,这不符合我平日里的习惯,我会把所有的文都看上至少三遍,因为我知道,每一个人在文中所倾注的感情,都是很深很隽永的,只读一遍的话是永远也无法体会那种深远的爱情的。但是这篇文我例外了,我也不知道确切的原因,只是觉得当我再次看到它时可能会心疼。
当我第二次看它的时候,并没有在电脑屏幕上,而是在纸张上。很奇怪,所有的文章,所有的故事,那些我喜欢的故事我并没有将它们打印,而唯独这一篇。第二次看它的时候我躺在我软软的床上,背后靠着我最心爱的软垫,在明黄的灯光下,又开始细细的读起了它。我像一个刚刚识字的小孩,带着强烈的认真,把自己放置在那一条单恋的孤单的没有任何交集的海岸线上……

我爱你

就像这条长长的海岸线

孤单的

没有任何交集的曲线

然而 却只能这样

悲伤

无法中止

也没有尽头的


永远延伸

故事的开始,就透着一种淡淡的无奈和悲哀。爱情永远有让人伤心的资本,暗恋、单恋、相恋、失恋,而文中却隐隐的包含了全部。清田对花道的单恋,清田和花道的相恋,清田对花道的失恋,还有清田内心深处对花道深深的暗恋。也许花道永远都不知道,清田有多么的多么的在乎他,清田有多么的多么的喜欢他,清田内心深处窃窃的不自觉的欢喜,清田内心深处浓浓的不知名的悲哀。也许花道自己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把清田放在心中的那个位置,是比较亲密的朋友,还是比较疏远的情人?花道也许是喜欢清田的,但绝对不是爱着清田的,他的爱,也许他自己不清楚,但是清田却一次又一次的,在花道一些很细微的动作后他发现了,发现了花道内心深处最深刻的爱情。也是花道那些很细微的动作,使得清田的心一次又一次的被划伤,一次一次的流血。但是清田是一个因为深爱花道而善于自我欺骗的男孩,他一次又一次的舔噬自己的伤口,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它们结成一个又一个黑色的伤疤。清田是悲哀的,并不是因为花道不爱他,并不是因为花道在无形中伤害他,而是因为花道他从来都不知道清田是多么的在乎他,是多么的爱他。

我为文中的清田流了泪,而且不止一次,他的爱是那种最纯粹的最无私的奉献,他从来都不求花道对自己可以向自己对他那么爱惜与呵护还有包容甚至包括花道对他的称呼——野猴子,他只求花道可以快乐,可以幸福,看到文中的最后一段,我再也忍不住了,在床上,蜷缩成一块,抱着自己的腿开始旁若无人的大哭起来,哭了好久好久。在我后来的日子里,只要我想到了那一幕,我便会不自觉地潸然泪下——

少年胡乱的想着,心思像身边那片大海一样,突然变的没有边际。冰凉的海水将脚踝浸泡的发白时,似乎也没有发觉。

前面那个高瘦的家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面无表情的进攻之鬼吧.... 再恰当不过了。眼睛里只有球的,「臭屁的狐狸」;拳头比外表更凌厉的,毫不留情的家伙。。。

前方的流川又突然停下脚步,站立着,望着海面。清田也不走了,在原地踢着从脚边爬过的小螃蟹。

少年望了一会儿,弯下身来。清田看到他似乎在沙滩上捡了一个贝壳,在眼前端详了几秒后就攥在手里,然后继续往前走。


奇怪的家伙....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其实...自己不是真的想知道吧.... 外星人也好南极人也好,都不关清田家的事 ...只是,为什么可以让那个家伙那么认真的想着他呢?

为什么那个红头发的家伙只想着他?...


突然想起自己像傻瓜一样跟来的目的了。。。

告诉他吧,大声的告诉他,他滚远了自己有多么开心,所有已经或将来注定被那个红头发男孩吸引的家伙们有多么开心....

所有因为他的存在而得不到所爱的人有多么开心....

哪... 告诉他吧?....


长长的海岸线旁,只有一前一后的两个人影。

少年望着前方似乎渐行渐远,似乎模糊起来的背影,突然咬紧了下唇。


他想起那个有一头美丽红发的男孩,裂开流着血的嘴角

想起恋人认真的说着「不痛,不痛」的脸

想起他在球场上投过来的依赖的眼神

想起花道,在月光下沉静忧伤的侧脸

还有两人洒在这片沙滩上的、孩子无辜的泪水...


...告诉他吧....

 

少年松开已经流出血的嘴唇,握着拳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前方的身影大喊:


「他喜欢你!! 他喜欢你!! ——他喜欢你啊!!!!!!」


身影始终没有回头,在视线中渐渐的远去了。也许是海那边,汹涌的波涛声太大了,将人类渺小的声音湮没的了污痕迹;也许是,少年根本就没有喊出声,即使那声音似乎要将胸腔冲破....

也许,只是这条孤寂的海岸线太长,而我们,已走的太过遥远...


脸颊上,有苦涩的液体流进嘴里。。。

我分不清,这是海水还是泪水...

就像我不知道,这条长长的海岸线,是从哪里起始,又将在哪里结束....

文中并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结局。至于后来的花道,后来的清田,后来的流川,甚至后来的仙道,到底变成什么样子,或许维持着现状,或许发生了一些感情变迁,或许是其他的无限的可能性。只是无论哪种结局,都不会忘了那些少年们曾经的青涩,曾经的悸动,以及曾经无奈的悲哀与淡淡的伤痛。清田,我知道你很坚强,因为你爱花道,比任何人都爱。

我的花道,文中的花道并不快乐,也不幸福,他的侧脸在黄昏中、月夜下,永远都是那么沉静忧伤,仿佛烙上了一万年的悲哀。花道有心事,藏得很深很深的心事,他把自己的心事藏在了太平洋最深处的马里亚纳海沟,只会在有风的夜晚露出沉静忧伤的侧脸,花道以为自己不会发现,花道以为别人不会发现。花道喜欢清田,爱的却是流川,很爱很爱。花道在有风的晚上,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等人,他在等谁呢?清田在问,我也在问。最初的清田不知道,最初的我也不知道,但是隐隐的,那个被花道等待的人就有了一个清晰的轮廓,他是一个有着黑色短发,目光凌厉冷猎的少年,他是一个叫流川枫的少年。花道痛扁过他,花道保护过他,花道讨厌他,花道爱慕他。马里亚纳海沟最深处的心意,就在花道与流川一秒钟的对望中流露无疑,那种依赖与信任,穿透空气,将花道对流川的爱情完全的表达出来。

我想做一个最大胆的猜测,关于花道和流川感情的猜测。我想,流川一定是深深爱着花道,就像花道深深爱着流川一样。

我想做一个最暧昧的比喻,关于流花爱情的比喻。花道是一只美丽的贝壳,躺在深深的马里亚纳海沟;流川是一尾沉默的深海鱼,静静守望着他的贝壳。他们相爱,很深很深。所以贝壳更能清楚的看见深海鱼曾经不经意间仰望着高远处的深邃眼神,所以贝壳终于静静的低下自己的目光,不再与他的深海鱼深情对视,他想让自己最深爱的深海鱼,在更加广阔的海洋深处肆意畅游。

所以花道和清田在一起,或许就是因为流川的缘故。或许流花二人本就相爱着,深深的相爱着,默默的相爱着。花道是一个敏感的人,也是一个聪明的人,花道知道流川的梦想是美国,是那个远在太平洋彼岸的国度。敏感的花道、聪明的花道、同样深深爱着流川的花道坐在月夜下的公园,做了一个决定,悲伤的决定——如果流川放不开他,那么他就选择离开流川,因为他想让流川飞的更高,飞的更远。或许那个公园是他们的爱情领地,或许那个公园是他们的秘密花园,所以花道的脸,才会那么沉静忧伤,才会刻上一万年的悲哀?所以花道选择了清田,是不是出于一种特定的偶然性呢?如果那天在公园里吻他的人不是清田而是别人,花道选择的人就会有一些不同吧。

那么我能不能告诉自己文中的花道是自私的?不能,我不想,也不忍心,因为花道只是一个在爱情面前脆弱而敏感,有些无措的大男孩。花道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所以他既然选择了清田,就一定会好好的、努力的去爱清田,去忘掉所有关于那个黑发沉默男孩的感情与故事和他们之间曾经发生的所有所有、一切一切。花道努力的在爱清田,很努力很努力,却依旧没有跨过自己心中设下的对爱情的底线,所有的关于爱情的感觉,花道全部都给了流川,剩下的,便只有对于清田的苍白的喜欢。

面对感情,花道很成熟。

如果花道可以自私一点,如果花道可以只考虑到自己的感受,那么流川,一定会为了花道留下来,留在花道的身边,陪着他,直到世界的尽头。然而花道并没有那么做,他选择了自己离开,尽管他由几百分几万分的不情愿,他还是选择了离开,永远的离开。因为他不愿束缚流川,他想让流川飞的更高,飞的更远。这样的花道,成熟的让我心疼。我甚至宁愿他可以自私一些,把自己的爱情留在身边,那样的他,才会快乐的笑,才会幸福的哭。

花道始终没有流下一滴眼泪,最终却因为那只叫做鱼丸的鱼的离开卸下坚强的外表,像个孩子般的抽泣起来。或许花道并不是因为鱼丸毫不介意的游走感到伤心,而是因为他曾经亲手葬送了他的爱情,他想要留下鱼丸,想要用他在自己美丽的外壳刻下曾经在自己生命中绽放的爱情轨迹。

爱情虽然走出了我们的生活,却走不出我们的记忆。花道,你所想要表达的,我完全明了,因为你是我最美丽的爱情,最美丽的记忆。我们用记忆鉴证着我们的爱情,所以,当记忆不小心被打乱时,花道,你的泪水,才会那样脆弱的默默的流出来吧?

面对感情,花道又很幼稚。

清田在一个或许偶然的巧合下与花道成了一对恋人。清田一定是从很早很早以前就深深的喜欢花道、爱着花道,从第一次与花道结伴打小钢珠,到第一次与花道在月亮下接吻,穿越着所有的事件与空间,深深的喜欢花道,爱着花道。清田的爱情,带着所有属于青春的透彻与纯真,完完全全的,毫无保留的献给了花道,为了他笑,为了他哭,甚至为了他与流川之间的爱情呼喊着——他喜欢你,他喜欢你——他喜欢你呀!所以这样的清田,注定是一位悲情人物,因为他所爱上的花道,是一个幼稚的花道,花道以为和清田一起,流川就会因为自己的离开义无反顾的追寻梦想。幼稚的花道,却并没有料到自己做的选择,会带来多么巨大的伤痛。花道在无形间,造就了几个人的伤痛:清田,流川还有他自己,甚至包括仙道。

清田爱着花道,义无反顾。他的爱情很简单很平凡,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互相喜欢,互相快乐。他和花道一起打小钢珠,一起去电玩中心,他和花道一起吃鳗鱼饭,他和花道一起在海边钓鱼……花道是他最简单的快乐,花道也是他最简单的痛心:看着花道与流川打架后留下的伤痕,看着花道对流川充满信赖的一瞥,看着花道哭泣时他的眼泪……清田甚至跑去找流传单挑,让他在输给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再打花道,他不想他的花道遭受伤痛,他不想让他的花道不快乐。他明明那么讨厌流川,明明希望流川远离他和花道的世界,为什么在看到花道的泪水后,却要告诉流川花道的爱情呢?清田决不是傻,也绝不是笨,清田只是想,清田只是希望,他的花道,不要再有沉静忧伤的侧脸,他的花道,绽开快了幸福的笑容。即使他知道花道和他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即使他知道花道并不爱他,即使他的心已经伤痕累累,即使他在黑夜里偷偷的哭,清田还是爱着花道,义无反顾。

那么流川呢?流川的心有没有在哭呢?其实文中关于流川的描写很少很少,尤其是关于流川的感情描写,完全可以算是凤毛麟角。不过我相信:有的,一定是有的,流川的心里,一定充满了水蓝色的眼泪,就象太平洋一样无边无际。花道不知道自己敏感的离开对于流川意味着什么,就像花道不知道流川的伤心,或者说花道不愿知道流川的伤心,或许就是因为流川深深的悲痛,已经将花道整个人完全包围——只缘身此山中!在深海鱼的眼泪极难发现,因为他么与太平洋之水默默混合在一起,其实自从贝壳的眼光离开深海鱼的一刹那,他就开始流泪,慢慢的无声无息的倾注了整个太平洋。深海鱼还是深深的爱着贝壳,尽管贝壳从此不再看他一眼,流川从海滩上捡起一粒贝壳,是想要看清他身上那道爱情的美丽印记,还是想要珍藏自己心中的美丽爱情?那粒握在流川手心中的贝壳,一定可以听出流川心灵深处的痛哭,一定能够看见流川眼角晶莹的水蓝色眼泪——花道,那次是你不经意的离开,成为我这许久不懂的悲哀……

仙道是文中出现的另一个重要的人物,虽然他的出场几率很少,甚至他只有一次的正面出场。仙道道出了所有感情的谜团,他用他的语言,把清田伤的体无完肤,把自己伤的体无完肤。仙道爱花道,作为花道的恋人,清田很讨厌仙道,事事有提防的意向,他不止一次的为花道向仙道借钓鱼竿而吃醋,他不止一次为仙道看着花道的眼神不爽。仙道得知与花道一起钓鱼的人是清田时,平日里总是如沐春风的笑容也染上了难以察觉的悲哀——尖头发的少年喔了一声,露出有些恍然的神色,眼角微微下垂,看起来不知是无奈还是悲伤的样子。——仙道知道花道对于流川的爱情,所以对于清田,他抱有了一份很奇怪的感情,有羡慕,有嫉妒,更多的却是同情。仙道羡慕着清田,因为清田是花道的恋人,不管花道爱不爱他,或许爱,或许不爱。最低限度,清田拥有了花道,而他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出于一些对情敌的嫉妒,仙道通过一种极其晦涩的方式伤害着清田,伤害着这个和花道是恋人的男孩。仙道的心中,深深的明白花道真正的爱情,所以对于清田,他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同情——喜欢的人明明靠的很近,为什么看不清他的眼睛?咫尺天涯的痛苦,在清田的心上划过一道又一道深深的伤口,那里流出的血,伴着透明的眼泪,将清田的爱情染成红色。他们两个,都失败了,在一场名为爱情的战场,狼狈的一败涂地。

也许,只是这条孤寂的海岸线太长,而我们,已走的太过遥远……

也许,只是这场战争过于惨烈,才会让所有的人败下阵来——花道、清田、仙道、流川。少年们青涩萌动的情感,在还没有成熟之前,就过早的凋谢了,只留下青春苍白的徘徊、无奈的悲哀。
也许,只是花道沉静忧伤、仿佛刻上一万年悲哀的侧脸在月夜下太过皎洁,才会让围绕在他身边的人还有深爱花道的我流下眼泪,于是便有了整个太平洋的伤悲。
于是便有了整个太平洋的伤悲……

  推荐评论 - 其他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