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叫我怎么说-读《红莓花儿开》

(1 次投票)

作者:失去的遗忘 2010-04-26, 周一 12:42

红莓花儿开,我爱不释手的看了又看。

该如何开口,才能表达我最深的敬意。


【1】小小霸王花


这里的花道,让人没法不爱他,他略显放荡,可是我们去独独爱着这样的他,因为花道一直有这个资本骄傲。
不知道是不是常年受某类型的文章影响,印象中的花道总是害羞的,总是死死地爱着那一个人,这样的花道纯真的让人心疼,你看着他像个清末时代的贞洁妇女,即使你去狠狠地骂他,他也不回头的爱着那个负心汉。
这样的人,心疼,可我不爱。

花道有他的自尊,他不会求喜欢他,也不会什么都不做就放走你。

人生苦短,为什么要被动等待?本天才就是要自己追一个自己喜欢的,不喜欢了再自己一脚蹬掉,这才过瘾!

轻轻地点到了我的心房。

文章的开头很让人眼前一亮。第一人称视角向来不容易描写,我不知道别的人是怎样,我看这篇文的时候仿佛我就是仙道。
乍看花道,一副少爷做派,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出场总是拉风到不行,绯闻比仙道上过的床还多。
可是,令人着迷。

不管是怎样,花道令人着迷。这在后文中更多的体现出来。

那一天的课堂上没人敢吭气,因为所有人的英文听力都遭受着严峻考验。红发学弟正用一口地道的伦敦音发表他的研究报告。英音在日本人中相当罕见,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像是嬉戏一样轻松自然。虽然那些资料并未被嚼透吃烂,但是凭那股豪迈的气势,愣是给人一种完全成竹于胸的感觉。躲在一门外语背后是聪明的选择。
幻灯片切换至END的那一张,红发学弟忽然开始转起手中的那根金属教棒,痞气的姿态偏偏配着一脸诚恳的表情,他看着赤木,这一回说的是日语。
——大猩……赤木老师,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吗?

看这一段的时候,我笑了出来,这就像是把花道在球场的霸气和不认输转到了这大学课堂上,瞬间我就想起了花道与大猩……赤木的第一次对决。
(其实这里的赤木也很有爱啊。铁面导师的身份很适合他。)

这桩轰动全系的“猴子战胜大猩猩”的逸事,前因却琐碎如线头。因为在“城市空间设计”课上睡觉被赤木警告,屡教不改后考试成绩成了现世报,那个C让学弟很生气于是后果很严重,仅此而已。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他不懂也无须去懂。
樱木花道,这个名字我记下了。HANAMICHI,好一朵霸王小花。

仙道把我想说的话抢了,看到这里我想已经把花道的形象深深印在心里。
很独特,很鲜明。
他骄傲,不可一世,飞扬跋扈,叛逆,自我,什么用在X0后的几乎都能用在他的身上。。。(作者插入,滥|交也算)
可是,你还是喜欢他。

滥交不知道。可是夜夜笙歌是真的。
花の屋子太销魂,小仙哥酸溜溜的说,其实走过去的时候去不免多瞄两眼。

花道依旧易脸红的体质,无论是那次吐了仙道一身,还是后来送那个可爱的多啦A梦。


——你的衣服,我、我弄脏的……你这混蛋刺猬头!
他的脸登时涨得空前绝后的红,那声“混蛋刺猬头”几乎是用吼的。
这种事谁没做过。
当我在桌头摆上第三只多拉A梦,决定传一条简讯给他:樱木君,想不到你是多拉A梦爱好者,好可爱。
他即刻回复我:别人送的,便宜了垃圾桶不如便宜了你。
两小时后又收到一条新简讯:可爱个屁,你这混蛋。
其实花道你早就编辑好短信了吧。

还是依旧的口是心非,没错。

(作者:我撑不下去了,太规矩了。我要吐槽!)

一大锅鱼汤见了底,竟然,真的有一小块青椒。极小极小的一块。我惊讶,简直像被豌豆公主灵魂附体一样,张狂的樱木花道同学竟敏感到这样的地步。
花道是敏感的人,就像是红头发更易感觉疼痛一样。
所以在后文,洋平和别的人订婚的时候,他能释怀,我不知道那样的他是怎样做到的。

樱木花道是一颗费列罗巧克力。外层是坚硬的碎果仁,中间有松脆的威化——内芯是甜蜜的软巧克力,还有一颗纯真的完粒榛子——完粒的,不曾破碎过。

关于这个比喻好到无法形容,尤其在后文提到仙道彰是一颗麦丽素巧克力。光鲜的劣等巧克力涂层,包裹着千疮百孔的内层——没有内芯。尤其令人感同深受。

看SD的时候,形容花道是一个不定时炸弹,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爆炸发出惊人的力量,可是至少有一定肯定他不会静下来。
花道是喜动的,生性里的空气分子没办法让他停留在同一个地方,也没办法让他在流川枫面前好好地当他的最佳男友。
他要,他要的。不要,要他的。
怎么说呢。就是水中游动的鱼,月光下磷光闪闪,刺得你睁不开你,可你就是那么露出一点小缝,哪怕是看一点也就心满意足。
他用仰望的角度与我的目光相衔。湿漉漉的浓密的发,连发根都是炙烈的红,在月光下闪闪发亮。我忍不住伸手去帮他擦眉毛上的水珠。他不满地一撇嘴,一把揪住我的头发。
很痛。很甜。
一个清凉潮湿的吻,来得无声无息。
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可以清晰的想象出花道的每一个表情。静的,动的。

花道是美的,张扬的美丽,你会和仙道一样情不自禁的说,“花花,我的花花。”
顺便扯下,看哈尼雅的庞贝庞贝的时候,仙道彰侧身望向花道,下意识的喊出他的名字可是前面加一个我的,却反应那么大,恰恰体现了两种相似本质却截然不同的性格。
哈尼雅笔下的仙道是,爱,但不要太爱,什么东西只要过了头似乎就失去了他的珍贵。他要花道珍贵,所以不要太爱他。
但是,仙道的爱情本身就那么的随性。
当然,经济决定上层建筑。
花道是这样花,所以应对的是那样的道。(这是什么破句子啊!)

扯远了。
这里的花道很随性,他不允许任何人干扰他想要的生活,即使知道流川在英国等着他,即使心里知道自己是对不起流川。但是还是那句话,天才要找自己爱的小老百姓。可生活又告诉他不是所有的事能让你诚心如意,他要洋平,可是洋平的生活又容不下他。
不甘心。
不甘心,所以只会在树洞里偷偷地撇下一句,他订婚了。
所以会一个人在房里哭,却能装作什么都没有一样说出那些事。

越是骄傲的人,越是不想让自己的难过公之于众,于是什么痛苦都塞进嘴里,越撑越大,因为你无法咽得下这口气,连同苦涩一同吞在肚子里。
总之花道最后得到了小老百姓。(喂喂,我是仙道,是他爱人。不是什么……)

再者花道有才华,这不是平白无故的大少爷凭着家世想怎样就怎样,他是实实在在的厉害,樱木花道的名字晾在风口浪尖不是靠脸蛋,不然风吹吹就黄了,更重要的要有内子。
他爱的人都不简单,如果仙道彰空凭一张脸蛋,和那些小儿科的泡妞招数。
花道只会径直走过,头也不低的踩过去,连碾两脚的机会都不会施舍给他。

经历总是曲折,所以爱的珍贵。


【2】情场败手


仙道彰,给他添加修饰定语吧。
帅气,花心,温柔,无赖……

帅气撇开不谈,人畜无害即可,福花都能开辟一条星光大道更何况要身高有身高,要外貌有外貌的陵南7号。
花心,谈仙道彰必谈花心,其实人家仙道挺委屈的,他自始自终只爱过花道一个人,不过后面跟着的是一群床伴。

每个周末我带不同的女人回来过夜。我在她们的双腿间匍匐下去,摩擦,发热,排射。我不在意她们的脸,皮肤好奶子挺是关键,关了灯脱了底裤区别并不大,我只不过找寻温暖的洞穴。过剩的体液需要被释放,就跟饿了得吃饭渴了得喝水一样的道理。也不是没想过,如果可以遇上个什么人,你侬我侬拉扯上一番然后呢?没然后了。
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不想牵扯上什么人,也不愿被什么人牵挂。不存幻想,不寄希望,便是完美。

因为我是深深受庞贝庞贝的影响,仙道彰的滥|交是不建立与感情基础的。
他不是因为爱你,是生理释放。
当然不同的结果是,一种决定不要爱花道,其实这也算是仙道彰的保护。
一种决定是好好爱花道,生理释放就靠花道一人完成了。(这算什么?永久性床伴吗?!)
不要牵扯上任何人就是仙道彰的作风。

好吧,好吧,人家又想到水长东里的风凌教教主啦。
行事不拖泥带水,作风简洁干净,比起流川枫的不要见就再也不要见免得再扯上关系白痴一看见你我就不能自已,而仙道彰是即使再见面老子不爱你你是小美我也会以为你是小丽。

但是,教主也好,教头也好。
仙道彰注定要下这个叫做樱木花道的地狱。
爱的死去活来是你的命,所以说,千万不要否定命运这个东西啊。(阿银腔)

温柔,事实上我深深的痛恨着仙道的温柔。其实越温柔的事物,越伤人不是吗?
第一次,我觉得仙道的温柔让人心疼。


饿了吧花道?
自有品牌的面包是普通了点,不过先凑合着填饱肚子吧。过去都不知道你喜欢红豆口味的东西呢。我在小众点评网上看到涩谷有家店的红豆馅合果子口碑不错,下次一起去吧。
……
别瞪着我,吃完就戴上眼罩好好睡一觉。去镜子里照照你的黑眼圈,快赶上强尼戴普同学的烟熏妆了。
……
先洗把脸再睡,花道,你脸上的油都能用来炸天妇罗了。
这个系列的资浅堂洁容霜我也没用过,是new arrival,标着适用于所有皮肤。据收银小姐说它的卖点是含1%的蜂蜜成分,尤其适合混合肤质使用。你是混合偏干,我想应该可以用。
……
好大一只花蚊子!这家医院的冷气也太弱了,你被蚊子咬了吗?也难怪,现在是蚊子妈妈排卵的高峰季哪,要为蚊子宝宝储备营养。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
——仙道彰,你是白痴吗?是白痴吗?!
一直保持缄默的人猛然从长椅上起身,揪我的领口声嘶力竭。他的怒火烧得太烈太急,连着眼底都被一并灼得赤红。
——你他妈没听到老子刚才说的吗?!
抱歉,我没听到。我用指头去拣他落于肩膀上的一丝红发。
——那么给我听清楚了,我们之间……
后半句话就生生被樱木花道哽在了喉结处。他眼底的那片红却从眼眶蔓延开来,从鼻梁一直燃烧到双颊,到额头,到脖颈,一直烧到耳根处那块狰狞的咬痕。
抱歉,我还是没听到。
我是真的什么都听不到。因为那一刻我的唇堵上他的唇,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什么都听不到。
无人的走廊里,日光灯下飞蛾不断撞向灯管。失聪的人和一个失语的人把唇紧紧贴在一起。
谁都不合眼,谁都不愿松口。我只怕一闭眼,樱木花道就会消失;只怕一松口,我便听到我不想听到的那句话。
不是一个吻,根本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搏杀。

太揪心了,(老子说不下去了。。。。)
我讨厌煽情,大多数煽情都太虚伪,不是故作姿态就是乱插回忆篇,就跟真情不是父母离异再婚,就是年轻人乱七八糟的感情问题。这不是煽情,是社会问题。
但是仍然弄的人两眼哗哗,一边嫌恶心,一边涕泗横流。
真正的感动是心里针刺一样的疼,他头尖尖的一点一点的戳你,不会出血,可是红肿起来却疼得要命。
我没哭。
可我是真的疼,疼的咬牙切齿,疼的眼睛酸痛。(眼睛酸痛是你对着电脑的原因吧,和这篇文有什么关系!)

无赖。仙道彰就是一直披着羊皮的狼。
其实,仙道彰明明就是在享受作为花道的绯闻男友,并且切实努力从绯闻上升至新闻。
他高兴地屁颠屁颠的做花道的男佣。信奉爱的最美表现形式,就是滚床单。(这一点我也同意哎。。)

做个总结吧。
仙道彰就是一个自以为是情场高手却不料被花道这个真正的高手打成败手并且心甘情愿的成为忠犬攻从此眼中只注视着你并且手X对象只有花道的无赖男。(我都懒得吐槽你这这么长的一句话了。)
 

【3】悲情男


老子长期流命摧残下终于对流川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所以,即使这篇文流川被虐得多么惨,我还是高举仙花大牌。当然,还是得说,momo笔下的流川很出彩,我讨厌花道主动追求流川的戏码,凭什么花道要一直比流川弱,凭什么流川枫不能崇拜花道,凭什么!
当然,关于流川那些细节我很清楚。
比如说偷偷的把花道的内裤放在口袋,又或者细心的说不要青椒的他。(我承认这个细节很动我的心啊)
推开花道,我觉得这个不算稀奇,你死了真的没关系,反正换了那谁谁他们一样会的。
可是!


——靠,狐狸你COS什么悲情男猪?!
你怎么敢不记得本天才?!
在幼儿园和你一起反抗师奶性骚扰的人是谁?我们一起在滑雪场被困的三天三夜你总还记得吧?我家九妈做的榴莲酥你记得吗?我家那对腊肠双胞胎呢?它们就喜欢咬你!混蛋你偷藏了我百来条内裤别以为我不知道!没完没了说要在自己老二上纹我名字在我屁股上纹你名字那种下流话你敢说你不记得么……你那辆被我撞烂的Cayenne呢?我们跑去不丹的那三个月呢?说什么我们要一辈子怎样怎样那种蠢话你也都不记得了?!
樱木花道兀自越说越急。流川枫的目光平静像神祗,深邃像海洋。
——我从来没有忘记,一天都没有。可是我以为你全部都忘记了,樱木花道。

当下我就开始不断的吐槽,别搞笑了。明明说出“我从来没有忘记,一天都没有,可是我以为你全部都忘记了”这种话来不是COS悲情男猪实是在做什么!
可是为什么我突然好想哭啊混蛋们!
对,没错,全文通通在挠你的泪腺,可是不小心正达目标的却只有两处,这是第一处。

在番外篇中的流川显然回归了他一贯来的作风,两个富家大少,怎么谈的恋爱还是那么纯情啊!《夏末秋初物语》是一篇纯爱小说,是纯爱没错!虽然后来我被momo大人纯熟老练的文笔和文风所折服。
纯爱一样惹人爱,甜蜜风就像是从银时的甜点那里飘过来一样,萌到脚尖都在抖啊……(一般人不都说是心尖吗?)

青春从我说我爱你那一天开始。
从你说你并不是不爱我那一刻起尾声了。
其实,后来我看到这篇番外的时候,才真正的喜欢上了流川。(恩?)

再给句结尾吧。
流川枫就是一个比瑞典语还难搞定的男朋友。(为什么这么短!)
P.S.悲情男,定语要带上。
 

【4】矫情男与嫩大叔


矫情男,我想不需要搞什么神秘的猜测。整篇文章里最BT也可以说最出彩(这是褒义词?)的就是泽北。
其实我更想说番外里的泽北。
其实,我更想说H中的泽北。(捂脸……)

泽北除了矫情男之外还有24孝男朋友的美称。
恩,我不怀疑他对花道的真心,至少在他撇下在床上的女朋友,在前男友电话挂断的那一刻,一分钟也不耽误火速飞往事故现场,就冲这一点,要加分。但是仍然不能掩盖他BT的现实。
只是他的出场很惊艳,8点档电视剧最不屑的那档子人,上门扇小三巴掌的泼辣家庭妇女。
当然被他的语言和肢体动作体现出了妇女们有苦无处诉的深切怨恨,我当初就怀疑他的吃醋功力是不是能和流川媲美。看了番外我才知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
不扯远了。回到文章上。
泽北更多起的是推动剧情发展的作用,so,我们跳过他。

嫩大叔。中年人一贯以他出色的帝王气色引领着我们ALL花大陆越来越通畅。
我觉得中年人很可爱。强X未遂没关系,但是只脱到剩一件白色底裤这一点说明,在花道面前,即使你是最优秀且深思熟虑的程序编辑员,但是在攻花道这一条大道上走的实在是欠缺考虑。
当然,吸引我的不仅如此,而且他实在是个有气度的好男人。
明明知道小花身边围绕不是饿虎就是狼豺,可是自己的好秘密不一个人独吞,一定要把痛苦与幸灾乐祸分给另一个人。
订婚与瑞典语都在推动着情节的发展。
让我们感谢这背后推手,牧绅一。

还有,会玩游戏,并用游戏勾搭人的家伙懂得掌握当下时尚潮流以及富有童心。


【5】导师


你娶芙蓉姐姐是你应得的。
我不同意花道喊你水户娘平,其实,芙蓉姐夫更适合你。

(你是有多怨恨洋平啊,人家好歹也号称微笑的暴君啊!)

对这个家伙,我没啥好说。

 

【6】


很想把红莓花儿开里所有萌到让人心颤的句子都写下来,可是觉得只有自己去体会了这篇文,才能感受到这篇文的美好。

我早该有自知之明,像他那样的孩子对谁张开双腿,多数情况下跟喜欢这两个字没有多大关系。如果吻不到藏在心里的那个人,闭上眼睛,所有的唇都一样。那么,我恰好是离你手最近的那张纸巾,是不是?推理小说终于被翻到了终章,而我清晰地听到门里传来亲吻的声音。
他人在里面,心大概也在里面。
我一直站在外面,外面的外面。
这一段可以说是经典中的经典,话说我是完结才看这篇文的。如果那是连载看到这一段,心该有多么的纠结啊!……

momo大人的文字一向很精准,他点到为止,不做作,不矫情。。。(即使矫情也恰到好处)
老练的文笔和随性的文风,给人一种自然而然一气呵成的感觉。
无论是看她的纯爱甜蜜风,还是悲伤系列,都会觉得很有他的风格。


其实,好吧。我是被momo大人的银受萌萌到颤抖了。

可以很实在的说,她的每个比喻,每个描写都在用心刻写。

对岸的万家灯火,他从来不曾从中体味出温馨的家常味,浮华气十足的城市散发躁动的荷尔蒙,天人建造的terminal粗大坚挺如生殖器一般直插入云,强光不分昼夜地闪烁就象妓女廉价的高-潮,彰显他们对这个日趋凋败的国家粗暴的占有。
                                                                             ——高银《他知道》

樱木花道最近爱上了洗床单。
竹竿上的白色床单不断滴水。
他站在竹竿前迷茫地抱着双臂,无焦距地看向远方。
安静的鸟群盘旋在城市上空,不断变换队形,看上去也像是迷失了方向。
他只不过想洗掉他们曾经相爱的味道,所以我不会打扰他。
                                                                                                         ——仙流花《新房客》

其实我真的摘了好多,momo银受文中的句子啊。。。
恩,毕竟是关于花受文的评论啊。。。。

其实还想写多一点的,但真的是很困。。。那个,可以矫情一下吗?

我爱你。
前一句是对红梅花儿开,后一句是对momo。
谢谢你写出那么好看的文章。

 


 

  推荐评论 - 其他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