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平淡生活》人物面面谈

(2 次投票)

作者:软猬甲 2010-04-26, 周一 13:27

评论兼推荐(其实是花痴的)

A.    男朋友

同人文无非就是拿原著几个名字YY自己的故事,原创人物虽然偶尔会有人写,但要讨巧很难,倒是制造出玛丽苏或男版玛丽苏的机率不比走路踩中狗便便低。

然而小七制造出的,却是我心目中SD花受有史以来最可爱的原创男性角色。虽然此君可怜无名无姓,在文章里面一直被男朋友来,男朋友去地叫来叫去,默默守候到最后也只是做了流花爱情的见证和炮灰,但这也正是作者天才的地方。

『他低樱木一届,以前当学弟的时候恭恭敬敬的叫“学长”,现在当男朋友“花道花道”的也喊得很顺口——不过这是题外话。』

去掉学弟年下表面温柔内里强势还懂得谦让等一系列最初的萌点,真正让这个人一下子圆满起来的是这个细节。

『男朋友似笑非笑的盯着樱木的脸看了一阵,“这么慌着催我走,你怕谁看见?”』

所有说不尽的,关于这个我们不是主角没有名字叫他侧面也好背影也好性格里的东西,都体现在这一句里面,它也同时让第一章打点的那句我们分手吧也变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

很好理解为什么花道会在心里还装着另外一个名字的时候却愿意跟男朋友在一起,这种不圆满但失去了也会觉得可惜的恋爱,很多人都经历过,所以显得尤其真实。

花道对于挽回分手做过两次努力。第一次说流川是个直的,这是说给自己听的;第二次在公车上说我喜欢你,这回倒是说给男朋友听的。可是他不明白真正的恋人之间,要是得时时像毛主席发誓似的保证自己对对方有感觉,那多半说明他们的关系已经走到头了。

表面上看起来男朋友对于流花关系的变化的作用似乎是他主动的推动(他可真像个劳模!),但在我看来,男朋友跟花道的初H才是真正的分水岭。或许从那之后明白很多东西一到实质就无法掩饰,花道便渐渐不再去用装糊涂来抵制流川的暗示,它也是到后来花道在电影院之夜敢于去跟流川发生一些什么的契机。(好吧这段我故意讲的很暧昧,但其实心里很爽><)

男朋友也是狡猾的,随着事情一路发展下来他看似已经置身事外,但从来也没有走得太远。或许从某一刻起他已经明白在花道心中流川不过是不敢碰触的美好一页上的书签,而自己才是无奇但天天翻过的日历。红玫瑰和白玫瑰的战争(这个比喻好囧)从来都是后者取胜,但前提是没有作者给他按上的那个结局。

『男朋友被有头有脸的父亲绑回家跟一位富家千金结婚,最开始的反抗自然比较惨烈,可是父亲大人的心脏恰到好处的发病,然后一切负隅顽抗都让位于受不得刺激的脆弱心脏。』


好吧,我们的这位男朋友连炮灰也炮灰得很有个性。


B.    花道

小七文里的花道,总觉得有一种看似不自觉的诱惑气质。但这种诱惑不是明着来的,它被很巧妙地安放在我们熟知的樱木花道爽朗热情单纯的血肉之躯下面。

尤其是在这篇里,一开始的他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处处透着明白,是真的把自己给放在一个平淡生活里去了。交上了一个社团学弟做男朋友这种事,本来应该让人觉得一惊一乍的,可在他自己看来也很平常。

『樱木猜想自己上辈子定是积了很大的功德,所以老天才会安排像他这么有耐心的人来对自己好,虽然有时候脑子里也会模模糊糊浮现出一些与爱情无关的感觉,但是樱木想男人之间的恋爱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和男朋友的交往,也是简简单单的觉得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恋爱了。看到男朋友给自己打饭,心里就觉得温暖,觉得这样的恋爱真是好的,是可以保持很久的。流川的存在对一开始他来说并不困扰。恋爱是恋爱,流川是流川,一开始他是分的很清的,虽然这样划清界限自然就意味着初始的刻意。但他也很快意识到这种平衡是摇摇欲坠的。怕任何的变动把现状破坏,花道一直在努力地辩解着。

『如果你的假想敌是某只狐狸的话,樱木靠在男朋友耳边,声音低到几不可闻,傻瓜,他是个直的。』

『你为什么骗他说流川是直的?』

『第一,那狐狸从来没说过他不是直的,你看他哪次出现周遭不是蜂围蝶绕?由此可见他也可能是;第二,既然我们并不能确信,说他是直的只是在陈述一种可能,怎么能算作是欺骗。』

可是流川是不是直的,这种事情就算本人没承认他也多半能猜出来。

既然已经猜到了,所以这里的花道有一半是在说谎。说谎者只是在隐瞒事实,而说一半谎话的人,通常遗忘了事实是什么。然后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越是珍贵的东西就越希望能够保持完整,这是人的本能和私心所在。樱木花道也不例外。不可否认这里的花道有点胆怯,有点自私,但有血有肉得让人喜欢。

他可以对男朋友说出:我喜欢的是你。
可以无视自己面对流川时心中的悸动。
可以在懊热的夜里打算用行动来证明些什么似的,主动要求跟男朋友做爱。

『这实在是一场糟糕的情事。做爱本就妙在两情相悦,天时地利人和,火候一到自然水到渠成,明明都是聪明人,偏偏参不透这般简单的道理。太多不安不舍不确定,那些缥缈不定的情绪原就不该试图借由身体交流寻出答案,各自心中杂念横生,如何能够共赴鱼水之欢。』

但到了这段作者突然跳了出来,一个个字解释得那么明白。大概是下面转折要起,即使本人还想瞒,但也瞒不下去了。

其实一切因流川的去美国这个动作而起。如果没有这个前提,这里面的流花万年都在暧昧里折磨。

电影票事件是必然性质的突发事件,两个人大概都抱上了豁出去的心态,所以几乎都不再需要铺垫。

『书上说,人们在偷情、出轨、婚外恋等场合下很容易产生一种类似初恋的错觉,俗称荷尔蒙分泌异常,那不是爱。

如果这都不算爱。』

前面的等待反复太磨人,所以这里要直接奔向主题。
那句时间无多前的调情和后的主动,看得简直要让人捂上眼睛。

虽然知道这故事无论如何都不至于仅只于那一夜,可还是觉得那一夜太珍贵,抵得上全部了。对花道来说恐怕也是如此吧。但是这一夜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想回到原来的轨迹里那是再也不可能的,不管有没有后来发生的那一堆事,他都不可能回去到自己一开始描绘的平淡生活里去了。

樱木花道的问题,在于“人人知道我爱你”,在于他没有真的越过自欺欺人那条坎。
在于情感的力量太强大,到最后总是谁他妈还顾得上瓦全。

 

C.南烈

虽然作者在底下喊出了跳过南烈吧这样的口号,可是作为评论者兼花痴读者,我觉得这种不合理要求是必须无视的。
  
大概能明白是什么让小七对于自己写出的这个亮点男配如此耿耿。南烈引出的那一段插曲是整个故事中闪闪的萌点但同时不可避免地显得跳脱出了原来的框架。

不管作者开始构想如何,最终呈现出来的南烈这个人并不复杂。但是他正是要简单才好。简单地让我们又爱又恨,简单地让我们看到一种情感存在方式。

『充其量南烈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富家少爷,得不到爱,便选择伤害。』

忽然跳出来的根本没察觉的暗恋者是让人手足无措的,南烈这家伙跳到樱木花道生活里的方式大概就和后者翻窗来到医院的入侵式探视一样。可曾试过被一个陌生人爱上?听起来是桩美好的事情,但当事人却觉得是强迫中奖,要命的爱情单行道。

『樱木不记得南烈,真的是全然不记得,但并不影响他判断南烈看自己的眼神并得出结论——这大约是谈过恋爱的人和没谈过恋爱的人最大的差别,经验而已,与性格无关。』

很喜欢这个细节,关于觉察,有别于好多同人里套路的一味装傻,事实上单纯跟木讷根本不是一个词。不可能无视,也不可能无感,当那里有一份感情存在。

『南烈很冷淡的看樱木。“揍你?为什么要揍你?”随手抓起床头的苹果咬下一大口。“流川不去美国了,莫非不合你意?”』

真正有在看文时候对这家伙恨的起来的读者吗?谁都能看出南烈的强硬,其实更像是被揭发后的逞强。至于那句睡一晚就算的表白,其实早就知道一定会出现,而且其实看它出现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掀起一阵涟漪——虽然是那样老套的东西。接下来出现的那段情节让我至今都很难取舍。取是因为它集合了几乎一切让人心动的元素,纠结的,暗涌的,嫉妒的宽容的情欲的理性的直白的迂回的,一切的让你心跳加速的手段。而舍,则是回味之后理智看待,不禁假想如果没有这一段,平淡生活的整个故事是否会显得更真实隽永,毕竟这里一步步下来都是意料之中的演绎,况且相机究竟是我没看明白还是bug也一直扑朔迷离。

一直要看到了底下有大人列出的那段事隔多年之后才真正停止挣扎——或许对小七来说只是记得在这里补上一笔,但这一笔显然让整个南花情节变得更闪光而不可抽离了。好的作者不仅能够点石成金,更要熟悉四两拨千斤的方式,而这显然就是。

『拽着樱木的胳膊黑着一张标准的少爷脸,“要废了那条腿才满意?”』

霸王别姬里那师父不是说人得自己成全自己?南烈少爷就是典型的自己成全了自己,证明他的出场不只是为了满足作者和读者期待All花的趣味心理,也不只是为了让流川同学撕掉学籍说出去不去美国一点都不重要的豪言壮语。

他只是爱过一场,真凭实据都在,是作废不了的青春回忆。


D.流川

很想做一份问卷调查,假如小七愿意重写结局,大家投票花道该和谁在一起——不论那个答案是ABC君,但流川基本可以断定是无缘第一了。

谁让他在文里包揽天时地利,好事占尽,活该得不到口碑。白马啸西风里的那个名句很好用:都是很好很好的,只是——流川就是这个破折号之后的部分,他在樱木花道的脑袋里存在了太久太珍重,以至于要新起一个句子来说。噢,好命的家伙。

这篇文里的流川到底让人牙痒痒在哪里,在我归根结底看来就一句,他不是个行动派。大学同队同寝室,又不是第一天恍然大悟出来自己到底是直是弯,明里暗里那点意思他都懂,可他就是什么都不说,什么也没做——那个闷劲儿,很流川。

『男朋友似笑非笑的盯着樱木的脸看了一阵,“这么慌着催我走,你怕谁看见?”』

又是这句话,其实这也是本文流川的出场。这是我喜欢的开始,不用言明的一切。暧昧像一锅粥,难度正在于把握火候,煮到几分不够几分太老,只有那“将……未……”的状态才最让人心痒难搔。『平淡生活』最赞的一点,就是前八回的流花戏份简直写透了暧昧的精髓。写状态是最考验细节的地方,做好了便让人回味无穷。流川寡言,于是细节便分外显眼。

『樱木维持坐在原地的姿势,流川站在他旁边也没下一步动作,两人就这样干巴巴的互相望着不出声。声控灯维持不了多久,安静了一阵就灭了,樱木在黑暗中觉得这场面好像很好笑,却又不清楚到底好笑在什么地方,便开口问流川你出来上厕所么。』

不是用情节来讲,而是用情景来讲,这里的一幕幕流花都是有鲜明画面的。让我们看到不是行动派的流川的动作——这里指的是真正的,每一个自然而然而非一看就是耽美小说的套路化行为的举动,包括试探和回避。(当然小流同志最后为了夺回第一攻君的身份,还是作出了一些努力,那些算是有点套路化的举动了吧。)必须承认,纵然再不甘心流花修成正果,但这篇文里最爱的场景,挑出来看还真的全都是流花。

『樱木短促的笑出一个音节,脚尖大力一蹬,身体重新荡高腾空。好可惜呢,樱木的声音从半空中甩下来,又飞上去,我十号正好有事没法去送你。
“哦。”流川食指顺着秋千绳索的纹路来回磨,“无所谓的。”他说,声音很轻,他想樱木大概也听不见。樱木在风里荡起老高,流川从秋千上慢慢滑下来。
“十点半了,去看电影吧。”流川说,这句话很清楚,流川看见樱木的秋千越荡越高。
于是他知道,他听见了。』

这个地方简直是现成的电影片断,几乎连秋千锁链发出的吱呀声都能听得见。

当然还有看了无数遍(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要用马甲来承认的啊爆)的电影院厕所隔间里的做爱场面。

当然我也已经没脸再quote。
也许离题太远,现在来讲回流川。

有时候有没有一种很奇怪的心理,在一种强大的力量面前屈服,然后沉默地听从它的指使,不管一步步走下去是对还是错,不管是否违背自己的内心。我觉得这里的流川就是这样,谁都不能否认他确实暗恋花道暗恋的要死,所以他的无作为只能被理解成他觉得是既然白痴想要这样,于是我这样。

如果白痴要跟男朋友在一起,那么我可以用摩托车送他去见他,既便他在后座抱着我的腰让我心猿意马。
如果白痴要跟我保持纯良的打打闹闹的队友关系,那么我会继续这一切不露出任何破绽。
如果白痴希望我实现自己的梦想去美国,那我应该表现得更加毫无留恋。
如果白痴在心里告诉自己他和我只有一夜,那就只有这一夜。
如果白痴打算结束,那么我将注销自己,像一笔亏损。

『流川什么也不说的看他。
流川什么也不说的坐在马桶盖上看他。
那画面就变得滑稽起来。』

他在等那句话的到来,那句话果然到来了。

『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吧。』

男人在这个瞬间给自己画上一个句号。到这里变得深深同情流川,这是一个陷得太深甘愿舍弃自我的家伙,虽然这看起来很狗血而肉麻,但自我牺牲并不一定是抛头颅洒热血拱手山河烽火戏诸侯。更多的时候其实只是沉默,站起来。

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E.从另一面

把某和某和某的聊天记录也放上来了。
嗯,这很丢人,不过也是很真实的,没有经过修饰的想法。
只是突然觉得如果真心觉得一篇文好,那么就用最真心的话说出来了就行了。华丽的赞美固然很好,但才智有限的俺更想直接对小七大人喊一声:请继续加油创作让我们心动的文来吧!

快裸 00:10:14
平淡生活真的很好啊。
快裸 00:10:36
但为什么一到写评论就说不清楚究竟怎么个好法呢-0-
SUCK IT 00:13:01
狗血
快裸 00:13:24
它狗血的地方其实就一段吧
SUCK IT 00:13:38
细致吧
SUCK IT 00:13:42
那种实在的细致。。
OO00:13:51
就是,狗血得让人不觉得狗血么
OO00:14:05
要说的是还原生活真实么
SUCK IT 00:14:14
描述的让人感觉很入戏。。
SUCK IT 00:14:23
并且就是那么回事
快裸 00:14:25
我不知道……我没过过正常大学生活
快裸 00:14:38
而且总对这种正常大学生活背景有点排斥。说真的,所以一开始险些没看下去。但好在文笔好,所以……
SUCK IT 00:14:38
没有试图营造氛围或构架上层精神境界
SUCK IT 00:14:46
噢我不是说背景。。
OO00:14:47
我没过过男生版的大学生活
OO00:14:57
嗯我明白了
SUCK IT 00:15:10
我是说人物的反应,心理,活动
OO00:15:11
就是,作者把叙述人当作里面的一个角色这样看待么
OO00:15:25
就好像,身临其境地叙述
SUCK IT 00:15:28
我喜欢看流花在茅厕嘿咻那里,写的不是很美,但是挺动人的
SUCK IT 00:15:34
嗯。说的对
OO00:16:11
嗯这种叙述方法挺讨巧的其实
OO 00:16:15
很能引起共鸣
OO00:16:23
写得好真的很好看
快裸 00:16:34
啊其实我觉得。。
快裸 00:16:38
已经写的很美了
OO00:16:47
是啊...
OO00:16:58
但是如果没有一定的经验,很难做到的啊
快裸 00:16:59
我觉得七属于很明白哪里需要写,然后也很尽力去写的那种
OO00:17:09
所以,还是很厉害
SUCK IT 00:17:16
也写到位了
快裸 00:17:27
虽然我更喜欢收,但是放得好也很棒
SUCK IT 00:17:47
对呀。要放的实在
SUCK IT 00:17:52
不然就很难看
OO00:18:04
放是一门艺术..
快裸 00:18:20
那个……能不能匿名然后直接发我们的对话啊



 

  推荐评论 - 其他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