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花受文盤點系列之一:小寶

(1 次投票)

作者:三合一 2010-04-26, 周一 13:42

预备写一个系列,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勿撕脸。

先是长篇。

1. [流花]《月夜下》



原著基础上少许架空的科幻校园文,刻画流花关系到了一种淋漓尽致的地步,看到后来简直是被捏住心脏的窒息感觉。

忽略其中的科幻元素,整个故事其实很简单,那两个少年相爱了。流川对花道既懵懂又直接的爱意,花道对流川直觉先于情感的回应,两个本质如此相似的灵魂粘连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月夜下的流花关系,可以说是最纯粹的流花关系。小宝好像是把原著里的两人解剖,直接取出灵魂放在了自己的笔下。看着这篇文章的同时,也看着流花的骨骼血肉是如何一点一点生长出来,然后被他们感动的一塌糊涂。两人之间的感情,冲动起来可以要血液逆流,却又好像呼吸那么自然;明明是霸道不讲理的爱,又让人觉得这是天下最合理的事情。

月夜下的爱是一场看似残酷,实际上美得宛如虚假的童话。

它的续篇《烈火状态》(很不幸是个坑),应该是逐渐用现实打破童话的状态——把最珍贵最美好的东西放在掌心,只是为了方便亲手打烂他。我理解的烈火状态,想要描写的,应该是由虚幻的外壳中走出的,必须与丑陋世界贴合的人生,是另一种真实(因此里面出现的互攻情节就很好理解了,这世界就是有各种恶心的存在要逼迫你去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
 

2. [流花]《雪国》

改编自川端康成的同名作。

这一篇的风格比较特殊,不似小宝一贯的激烈直白,而是将情感压抑在清淡的文字之下,每看一段,都叫人心痛得想停一停,却又无法停止一气读完的欲望。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樱木身着和服,趁着夜色私会流川的时候,才给人以喘息的机会。在那之后,这段酝酿已久的感情似乎终于找到了宣泄的途径,顺着纤细如蛛丝的伏笔挑起一波又一波的起伏,终于在结局处急转直下,如最后那场在雪地里燃烧的烈火,看来是结束,其实是另一个崭新的开端。

文中里有许多隐晦的情节,是需要细细品读才能理解的。比如一直没有正面出现的仙道,在小宝的笔下炮灰的深情而绝望;又比如赤木兄妹与花道纠葛的情感暗示。即便是配角的描写,小宝也是不吝笔力,又总是恰到好处。真正是“已达极致的精准”。

整部作品给予人的感觉,就好似一位美人端坐于前,无论怎样的笔触也调不出那样的美。

虽然只是一篇同人,《雪国》字里行间透露出的,那股即使给出一个HE的结局也挥之不去的忧伤意味,却和川端康成的原作如出一辙。能做到如此地步的作者,别说是同人,即使在原创圈内也非常罕见。我看这篇小说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思考,同人创作能承载的东西究竟有多少。大抵一个优秀的作者,总能在他的文章里窥探到他的思想(这种表达本身也许是不自觉的),雪国虽然与小宝其他的作品在文字上有一些差异,其中传达的东西却是牢牢打着‘小宝’字样的,笑。

最后说一句,也许有人对雪国的人物设定持有异议,但是我坚持认为,这一个花道的灵魂依然不变,依然是那片‘无法征服的旷野’(见月夜下)。就像小宝的作品,本身带有一种无法磨灭风格,只不过因为文章的意境而异罢了。
 

3. [流花]荒芜系列



荒芜系列一共有四部,《荒芜》、《夜春狩》、《恨情歌》、《妖刀传》。

荒芜系列,应该可以称为小宝的巅峰之作。无论是文字、架构都可以称之为完美,类似浮世绘的描写手法使得作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充满了张力。小宝的作品一直有一种很强烈的镜头感,在这个系列里更是体现到了极致——运用最简单的字句最大限度的调动读者的想象力。每一段话,每一个句子,每一个字,看来是那么普普通通,但是朴素到了极点,就成为另一种境界的华丽。

这个系列里,充满了矛盾,以及各种情极端的情感。占有、权欲、嫉妒、执着,种种丑恶贪欲体现在形形色色的人类身上,交织出一个血腥残酷的世界。在这样一个世界,身为妖魔的花道,却集合了单纯、温柔、善良、悲悯这些美的品质。以至于和他深入接触过的人(流川和晴子),都由衷的说出了:“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就是花,我觉得,你就像花一样美。”

反而是人变成了魔,做出妖魔才会做的事情。当所有人纷纷因为爱(或许称之为内心的欲望更为恰当)而伤害、而杀戮之时,红发的妖魔用另一种方式去表达他的爱。

“「我愿你长寿,我愿你繁华,我愿你事事喜乐,我愿你无所牵挂,我愿你扬名,我愿你荣锦,我愿你娇妻美妾,我愿你子息承光。」
红玉般美丽的血滴如泉,纷落入流川的囗里,带着祝福,带着一个妖魔深切的爱。”

而他原本应该不懂得什么叫做爱的。
幸而两人之间的爱太过执着,羁绊太过深刻。

小宝笔下那种痛苦的、毁灭般的爱,正如《夜春狩》中所写,是“像无间地狱一样”。正是这样的爱,令人不想舍弃、无法舍弃。
惟其如此,作品的结局可以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一重是死,一重是比死更严酷的惩罚。(幸好我们的小宝是如此的爱流花,又如此的偏心,在结局之后给出了一个幸福的番外。虽然若论作品结构的完整性,这个番外是应当被摒弃的。)

再也没有一篇文、一句话,能带给我初读荒芜系列的震撼与感动。
 

4. [流花]日出处天子

好大一个坑。

作为小宝的封笔之作,对此篇有太多的情感要宣泄,但是头一句想起的依然是,好大一个坑……

就是这篇让我从此学会了蹲坑的蛋腚艺术,指!从看到小宝宣布封笔的那一天,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能让我抓狂的坑了——我深深觉得只要作者没有宣布离开,被坑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以上纯属怨念发泄,切回正题。日出处不仅是小宝,也是我所看过的花受同人中规模最大的一篇(坑)了。这篇原定计划是花道要一部长一岁,根据现有的二部看来,如果写完的话篇幅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壮观。


小宝自己也说过,‘要营造这种SD同人版的有「历史感」的大河剧,真的很累!’。很难想象小熊宝是怀着怎样的热情与爱做出这个决定的,八卦的推断,能做这样构想的小宝果然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日出处的鸿篇巨制暴露出小宝的野望了,笑)。不过想想看,从婴儿时期开始的花道成长历程在你眼前细细铺展,这是多么激动人心(尤其作者是小宝,粉丝尖叫)啊!作为一个爱花道爱到出现父母心的人,我完全可以理解流川筒子(掩面,玛丽苏情结大爆发),从婴儿时期——比如写文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塑造出花道的过程;到有一天看着他既欣慰自豪、又若有所失——比如一篇文终于写完时的心态(虽然没写出来,我猜按照小宝后面给出的设定流川一定会完全体会到这种甜蜜痛苦的心情)。

因此,流川枫你就放心大胆的在不伦恋童这条康庄大道上前行吧!(抽飞,这是什么火星逻辑!)


说到‘恋童’、‘不伦’这些敏感字眼,我发现这仿佛是小宝偏爱的题材。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内心龌龊的废柴某对这些题材特别敏感,不过小宝的文的确是逃不过这个话题的。我不否认小宝的文章时常出现此类情节,但凭这个就给本篇打上‘恋童’的标签却是失之偏颇的。就《日出处天子》的篇幅而言,里面的恋童情节其实所占不多。我看到的是,比较起叙述流川恋童不伦这些事情,小宝其实更着重借刻画流花(目前还是流川单方)的情感来营造一个超级长篇应有的构架与背景。他的原话是‘故事人物都很繁复,细节必须很仔细交代也是日出处天子的整体风格,虽然我是很混,可是不应该马虎的地方我也是蛮认真的。’


十分可惜,最终小宝放弃了这件累人的浩大工程。于是现在在我们眼前的,就是一幅迤逦的巨幅画卷的一角。而写到这里我发现,要根据这些给出一个关于《日出处天子》的评介,实在是我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简直有一种把文档清空的冲动,前面的就请各位当我在放屁好了,遁走。


被殴打至鼻青脸肿又爬回来。咳咳。由于年纪的关系,对花道的刻画主要集中在几个香艳的H番外上,又由于是香艳的H番外,所以对人物的刻画直观的被情感刻画压了下去(其实是某一看H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因此这篇的花道不予置评。让我们来说说第二男主角,伟大的天照帝,可怕的情人,失格的父亲,流川枫。


很多人觉得这里的流川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我要说,嗯,的确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喂…)。可怕的情人,失格的父亲,这是小宝给予他的可以看做定义,我认为还要加上一个,不负责任的君主。


作为天照帝这家伙简直是混账到了极点!比起小宝一贯塑造的周身漠不关心的流川更为过分,这里的流川延续并且发扬了荒芜里的特质——只要是想要的,无论什么手段,夺过来;妨碍者与障碍,不假思索,铲除掉。几乎失却了一个完整的‘人’的定义,更接近一头依赖本能生存的野兽,仅仅是‘生存着’。


当然这是在拥有花道之前。花道的出现填补了他作为一个‘人’的空缺部分,即爱与欲。这是小宝笔下流川最受欢迎也最为诟病的原因之一——流川枫这个人,就是为了爱上樱木花道而存在。没有花道,他就只是‘生存’而非‘活着’。这样的设定其实颇为浪漫(为爱而生因爱而死,流川枫你其实就是传说中的情圣啊!说完我吐了…各位请不要边吐边打我…),看来,无论小宝怎样写,都是一个纯粹如斯的流川与一个纯粹如斯的花道。


最后提一提作为三号男主角的仙道彰。非常可惜,仙道与花道的互动只在一篇没有完结的番外里展露了鲸鱼背上的一粒灰尘,主篇还是刻画相当繁复的牧仙(黑线一下,小宝对牧仙真的有一种执着)。可以说仙道是整篇故事的一个关键点,目前看来他和牧是刻画的最为丰满的两个人物。很遗憾故事在仙道埋葬了牧之后戛然而止,更多的人物和情节只有在我们的想象中完满了。




 

  推荐评论 - 其他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