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我请流花吃晚餐

作者:Ameng 2010-04-26, 周一 14:51

最近又重温了房龙的《天堂对话》,突然灵机一动:既然房龙大人都可以请到已作古的伟人们与他共进晚餐,那我又为什么不可以邀请我喜欢的漫画人物与我共享一顿饭呢?心动不如行动,我立刻下了请帖(邀请方式请参照《天堂对话》的方法,尽情发挥你的想象力吧),对象当然是我最喜欢的流花搭档,并请到小衣——我知道她是流川的忠实扇子,以及why,我的好友,同时也是一位地道的中式淑女,共同来策划这次的晚餐。小衣的各种天才的新奇点子和why细心谨慎与周密安排都是这次餐会成功的保证。


时间与地点都好说,就这个周六的晚上,我家。家人计划这个周末到附近的旅游胜地去做一次两天一夜的旅行,我就不去了,同时也报备过说两位好友会在家里住上一个晚上。楼中楼的格局很宽敞,挑高的天花板也不会给两位人高马大的客人带来任何的不便。

要费心思的是菜谱。考虑到两位客人的运动员身份,原本我想上新疆的烤全羊,保管吃到饱又新奇有特色。但是想到我们三个的荷包,提议作罢。商量的结构是按照西餐的方式依次上几道大菜,这样的话即能满足各人不同的饮食要求,取材上也可以灵活多变,尽可能的少花钱。

首先是甜点,非常富有江南特色的冰糖银耳莲子羹,用文火慢慢的炖上大半天,再在冰箱里镇上半个小时,保证清热败火,防治非典,再加上那种淡淡清香的、凉凉的、滑滑的口感,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抓住大家的舌头。对了,鉴于大家对流川同志对甜食爱好程度的争论,里面的糖尽量少放,而在餐桌上放上一碟细砂糖,这样客人们就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酌量增减甜度了。

紧接着是两大盆沙拉,一盆蔬菜,一盆水果,这主要还是考虑到流川的喜好,会不会他本身比较偏好素食?要知道我们接下来的菜可都是热量极高的动物蛋白啊。樱木嘛,我相信比起素食主义者或是肉食派什么的,樱木应该更属于美食派,好吃就行。小衣是从不偏食的,当 why心血来潮想节食的话这样的安排也不会被抱怨的。至于我,是宁可生吃肉也不愿意生吃蔬菜的。

下面就要上主菜了。第一道是清蒸鲈鱼,到农贸市场去买回最大的两条,而当晚的厨师杨是极会料理鱼的(他的个极度孤僻的人,所以当晚不会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而是在忙完后抱着他的萨特直接跑到楼上某一个房间里闭关去)。两位客人一定对吃鱼极为在行,像鲈鱼这种被中国文人赞美了多少遍的美味一定会让他们赞不绝口的吧(?……至少樱木我可以肯定,流川……至少不会反感吧)。至于小衣和why,她们都是地道的江南人,据我观察,江南人吃起水产来都完美的象是艺术。而我,回想一遍同学们对我吃鱼时形象的悲惨描述,我想我还是只吃鱼身上点缀的香菇就好。或许我还可以在上菜的时候偷偷截留下一块鱼肉留到事后吃,嗯,这我得好好计议计议。

第二道大菜就比较简单了,对我们讲:当当当,北京烤鸭!这可是中国美食的代表之一啊。配料都是附送的,还可以事先请烤鸭店为我们把鸭肉胼好,鸭架子还可以用来烧汤,真是太实惠了!不过不可以忘记同时要搭配好清口的凉菜,是芦笋好呢,还是小黄瓜好?两种都是时令蔬菜,不贵的,干脆都要。一定要用正宗的山西老陈醋来拌,保证让他们把烤鸭的油腻忘得一干二净!

最后与鸭架子汤一起上的主食是天津狗不理包子,婴儿拳头大小的小笼包子上他个五笼,60个,还怕他们的胃里留得下缝隙吗?等一下,算算这顿饭的脂肪量,还是要提醒why来的时候带上两盒朵而减之的好,不然今年夏天我们一定回过得万分痛苦。

饮料好说,给樱木和我可乐,里面再加上几块冰,那感觉一定爽毙了。其他人可以喝纯果汁,厨房里就有榨汁机,时令果蔬自己料选,实惠又方便。饭后还可以给每人都来上一杯今年的西湖龙井。餐具嘛,我本来是想拿美观大方的青花瓷,多么具有中国的味道,但突然想到湘北的名产,沉默三秒钟,决定用塑料的。

音乐也因为同样的缘故决定选恩雅的,因为有人说她的音乐给人的感觉像念经。梵音在耳,总能在最大限度上降低人的暴力冲动吧。但在用餐进行过程中,我很诧异地发现流川似乎是很喜欢恩雅的音乐的,几次都微侧着头出神倾听,那首“树之回忆”还特别请我们重放了一遍。借此机会,我问了他我一直很好奇的一个问题:“你总是随身带的随身听里放的是什么音乐阿?”他回答了一堆的英文单词,我一个也没听懂。也许是外国歌手?这时why来救场了,“是摇滚乐队。”难怪我都没听说过,我从来不听摇滚的。流川又加了一句,“这个(指着音响)我没有听过,”他直视着我们,加重了语气,很诚挚,“非常好听。”


到了那天,我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我们三个女生跑来跑去努力让房间看起来更加的一尘不染时,门铃响了。我们三个蜂拥到门口开了门,只看到一大束盛放的红玫瑰和满天星直堵到我们的鼻子跟前,紧接着便是一声炸雷般的“Hi!”。等我们呆呆地回过神,仰头看见的是一个……红色的人,是的,红人,火红的头发,因为激动红到发紫的面皮,涨红着血管都要爆起来的脖子,和一身红色的西服——虽然是休闲的款式,衬衫还是很规矩的系至最上面一颗扣子。红色的人而继续胀着红色的面颊吞吞吐吐地说着:“Th……Thank you for your……for your……for your……”“For your kindly invitation。”一个低沉的很悦耳的声音接过了话。是流川枫,相比之下他显得随意多了,一身运动式休闲服的他丝毫不显局促,不过我们注意到他斜了红发的对友一眼,嘴唇几乎是为不可见的运动了几下,我猜他是在说“白痴”。

why最先反应过来,提醒我们把两位客人让进了屋里。接下来的晚餐极为顺利。流川的英语说的出乎意料的好,虽然听得出带有日语的口音,但很流利。樱木也会说一些英语,但相较就生疏多了。好在why在大学里修过日语,多少懂得一点,再加上一些肢体语言的辅助,交流也不是大问题。不过一些比较复杂的句子,还是要流川来翻译的,也不只是不是因为流川说话比较多了,哪怕只是翻译,他显得比我们印象中要和蔼可亲的多。

在开餐前,樱木说了许多感激的话,以及他是多么感谢三位小姐不辞辛劳不怕麻烦的请他和狐狸来吃这顿饭(在整个用餐过程中他一直称我们为ameng小姐、小衣小姐和why小姐,无论我们怎么说直接叫名字就好他还是改不过来),还离开桌子很正式的给我们行了几个很深的躬,吓得我们几个赶快站起身来回礼。而流川,在翻译完樱木的话后,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也加了一句:“非常感谢你们的邀请。”并低头,微俯了下身子。说实话,这让我们略微吃了一惊,我们并没有预期倒流川会感谢我们的邀请。但接下来我们很快就发现流川远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不近人情的刻板印象。

整个用餐过程中樱木都显得十分兴奋并用各式日本俚语(我猜)把各道菜赞美了一遍,开始的时候流川还很有耐心的一一翻译,到了鲈鱼上来,流川开始不耐烦了,说了一句:“不要理他,白痴的白痴病又犯了。”接下来的可想而知就是狐猴之间的惯常嘴部运动,但战况不算激烈,也没有什么肢体运动。但这样就已经使两个人明显放松开来。结束两人的斗嘴后,流川转过头来面对我们说了一句:“这些菜的确是很好吃。谢谢。”并附赠二十度嘴角上扬一次,我想,从那个时候开始小衣就不知道吃进嘴里的是什么味道了。美男的力量阿……

到了用餐完毕的喝茶时间,话题彻底打开了。小衣拉着流川说起了NBA,说起了乔丹,说起了姚明;而我与why则和樱木比手划脚的说起了学校生活,还时不时用晴子打趣他,然后笑他的扭捏样子。这时我的心里升起了一种感觉,仿佛我是正在与两位极相熟、极亲近的学弟谈天,他们不再是两维的,而是活生生的存在于我的生活中的。流川不再是那个除了篮球什么也不要的“进攻之鬼”,他很有礼貌,虽然看得出来不爱说话,但对我们的问题都是有回应的,眼睛也会在你说话时直视着你,很黑,很亮;而樱木,尽管不拘小节,但对女孩子也是细心而尊重的,他会记得带一束花,会注意穿得很正式(尽管也许不需要)……“都是很好的男孩子啊。”我喃喃地说出了声。why诧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微笑着说:“是啊。”


当我们喝到茶水无味的时候,小衣突然附在我的耳边低声地说:
“我有一个好主意。”
“是什么?”
“等会儿,把所有的灯都关上。”

我把房间里的灯都关上,小衣的惊喜出现了。当把烈酒倒入冰淇淋点燃时,酒会燃烧一阵子,而冰淇淋不会溶化。我虽然心疼爸爸的茅台,但大家全都兴奋了起来,连流川脸上也出现了少年般惊喜的神情。蓝色的火苗在粉红色的冰淇淋山上跳动,在墙上映出了精灵般舞动的身影,那一刻的气氛,恍如梦境。

然后灯亮了,一切又回来了。接下来的事就不那么美妙了:樱木一个人几乎吃光了整份的雀巢冰淇淋,家庭装!然后不知是跟早先吃下去的什么食物或茶水起了什么化学反应,樱木的肚子痛起来了。我们几个赶紧手忙脚乱的翻出肠胃药给他服下,流川一直骂着“白痴”,最后气不过还踹了樱木一脚。而樱木只是捂着肚子可怜兮兮的噙着眼泪“死狐狸”“臭狐狸”的小声骂回去。

这时,客厅的落地钟响了,十二点到了。流川扯起樱木撑住他一边的肩膀,对着我们微微鞠躬说了句“非常感谢你们的款待。”灯光开始闪烁,当房间又再度恢复光明,我们的客人已经离开了。

  A - Am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