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想见你

(3 次投票)

作者:kiki 2010-04-27, 周二 19:02

深夜1:36

「啧!睡不着!」

流川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是怎样也无法阖眼。

「可恶!老想到那大白痴!」

也不是不能阖眼,只是眼皮一盖上,眼前就浮现一抹鲜明强烈的红。

「算了!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神经错乱!」

放弃睡眠,流川猛然跳下床;披上外衣、套上鞋子,打开门便向外奔去。

这是流花两人交往的第五天,也是流川第五天失眠。

这对极度需要睡眠的狐狸来说是无法忍受的事。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樱木宅的电铃急促响起。

「来了啦!谁啊!这么没品!按那么多次是要吵死人啊!」

花道拿着牙刷,一边碎碎念,一边走向门口。

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是五天前开始交往的恋人。

「咦?狐狸是你啊!有什么事吗?」大半夜的跑来我家?

「呼,呼!」刚刚才停止奔跑的流川仍不停喘气。

「唉,先进来再说吧!」招招手,将脸色苍白的家伙请进屋内。

「说吧!有什么事?」花道倒了一杯水,递给流川。

流川坐在沙发上,稍微平顺了呼吸:「我……想见你。」

盯着花道的眼睛,很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说着。

花道听了差点没跌在地上:「你大老远跑来我家就为了……呃?想见我!?」

说大老远是不夸张,因为花道和流川家用跑的也得二、三十分钟。

「嗯,我想见你。」脸不红气不喘的,流川又重复了一次。

这下换花道开始喘气了,还外加脸上的一阵燥热。

「嗯……狐狸你说,想见我?」视线,该往哪里看呢#

「因为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而且这是第五天失眠了!

「你、你跑了这么久的路,只、只为了见我?」想我想到睡不着?

「嗯。」不然还能见谁?

「那现在你见到了。你、你接下来要要做什么?」总不能,一直盯着我看吧!

「没做什么。」我只是来见你的。

「那……你要回去了吗?」我觉得我的脸要沸腾了!

「不。」流川依然没有移开投在花道身上的视线。

「那、那、这个……那个……」糟糕,找不到话题了!

「……」

「……」

「……」

「……」

一时之间没了话题的两人,沉默了好一阵子。

流川还是直直看着花道。

感受到炙人视线的花道也还是低垂着头。

「你……要睡了吗?」流川突然出声。

「……嗯,刚刚在刷牙。」花道的手里还抓着牙刷呢!

「那……我今天睡这里。」流川做下决定。

「什么~~~你、你要……睡在这里!?」被吓到的花道忍不住大叫:

「可是我家……只有一个房间,一张床,一床被,和一个枕头而已……」

「我跟你睡。」我不想再失眠了~~

「可是、可是棉被和枕头……」

「你当我的棉被,我当你的枕头。」

「什么意思?」好绕舌~~

「就是我抱着你睡的意思。」流川不加思索,脱口而出。

「什什什什么~~~」看来花道又被吓到了,「可、可是我……」

「怎么,讨厌吗?」流川看进他的眼睛深处,「那我走好了。」

「不、不要走啦!……我不是讨厌!」脸更红了!

「那好,睡觉吧!」这白痴害羞的模样很可爱!

「咦!这么快?」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哈~欠~当然,走了!」说完自顾自的走进花道房间,躺上那张单人床。

花道跟在后面走进房间,只见流川眼睛半闭,两只手在空中张开。

有点羞涩的,花道轻轻爬上床,钻进流川怀里窝着。

流川满意的笑了。在五天连续失眠之后,终于安稳的进入梦乡,做了个红色的梦。

第二天早上9:26

「我决定搬过来住。」流川吃着花道亲手做的早饭,在餐桌上宣布。

「搬、搬过来?!」再度被吓到的花道差点噎到。

「我没有看见你会睡不着,但我不想再失眠;我不会做饭,可是我不想再吃泡面和御饭团;我怕冷,可是我不喜欢用暖包;我……」

「等等等等一下!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你的安眠药、做饭的女佣、电暖气!?」

「不。」流川走到花道面前轻拥住他:

「你是我的好梦、我的情人和我的棉被兼太阳,而且我想……」

弯下腰,贴在他耳边:

「在每一刻都能见到你#」
 

标签:
  K - K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