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牧花]食物系列之酸梅

(1 次投票)

作者:kiki 2010-04-27, 周二 19:48

「淳姊!这边这边~~!!」

淳子顺着声音四处张望了一下,果然很快就找到了整个大厅里唯一的红头。

「花道~~~」

淳子拎起行李,三步并作两步,开心的跑过去:

「我想死你了!!」

「淳、淳姊,你怎么用跑的啦!!」

花道望着朝他飞奔而来的淳子,急忙提醒她: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的身体耶!」

「没关系!才九个月而已!!」

淳子毫不在意的扑进花道怀里。

花道迅速挪了一个角度,好让自己不会压到大腹便便的淳子:

「什么叫『才九个月而已』!?是『已经九个月』了吧!?」

「人家想你嘛~~」

淳子把头贴在花道胸口摩蹭摩蹭。

「喂喂,老姊,好歹我是你弟,怎么你一下飞机只管跟花道撒娇,把行李通通扔到我身上来啦!?」

牧一脸黑线,怀里是淳子刚甩过来的两大包行李。

「因为花道是我可爱的干弟弟呀!」

淳子不理会牧皱成一团的眉毛,捧着花道的脸亲昵的笑:

「而且,还是我的弟媳妇呢~~~」

花道脸一下红了。

「淳姊你在说什么啦….」

「啊~脸红了、脸红了!好可爱!!」

眼见淳子越来越贴近那微红的脸颊,牧不管额上越冒越凶的青筋,飞快腾出一只手格在两人中间。

「够了!再靠近就要亲上去了!」

「什么嘛,小气鬼!」

淳子做了一个鬼脸:

「亲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

「就是会!」

牧轻敲了一下她的头:

「花道是我的情人,你不要抱的那么紧,看的我怪不舒服!」

「你这家伙也不会尊重一下老姊我,况且我还是孕妇咧!」

淳子一脸失望转向花道:

「花道,这家伙平常没对你这么霸道吧?」

「没、没有啦…」

花道苦笑一下。

「现在才会拿『孕妇』当挡箭牌,刚才不知道是谁带着『只有九个月』的肚子乱跑啊!?」

牧重新提好行李,转过身去:

「我那才不叫霸道!还有你不要忘记你老公正在新加坡出差!」

「臭小子!我可是很爱阿辰的呀!」

淳子圈着花道的手臂,跟上牧的脚步。



「淳姊,今晚想吃什么?」

花道翻着冰箱,探头向客厅里的淳子询问。

「都可以!花道做的菜不管什么都很好吃!」

淳子笑咪咪的响应,随即转过头去,:

「不准抢遥控器!!」

蹑手蹑脚正要偷取遥控器的牧被抓个正着,瘪了瘪嘴:

「这我家的遥控器耶…老姊你跟妈越来越像了,差别待遇…」

「废话!疼你不如疼花道!你有空在这边混倒不如去厨房帮忙花道!」

球场上气势如虹的帝王牧在自家客厅被老姊镇的无话可说,只好站起身来朝厨房前进。

「咦?绅一你不看球赛呀?」

花道看着百般无聊的牧乱翻冰箱。

「老姊在客厅哪轮的到我?」

牧拿出一盒牛奶,准备撕开。

「欸,要吃饭了,别喝…你可以去房间看呀!」

花道取走牧手上的牛奶,打开冰箱放回架上。

「不要!房间那台屏幕太小,又是黑白的,还动不动就一堆噪声…」

牧从后面轻轻圈住花道:

「看球赛还不如看你做饭…」

「喂,你这样我怎么走路啊…」

花道拖着牧困难的走回流理台。

「你刚刚没有问我…」

牧还是没有放手,闷闷的埋在花道颈子旁开口:

「你没有问我今晚想吃什么…只问了老姊…」

「笨蛋!她是客人当然要先问人家呀!况且…」

轻轻用锅铲在牧的头上敲了一记:

「你爱吃什么,我会不清楚吗?」



「淳姊,好吃吗?」

花道夹了菜,送到淳子碗里。

「很好…呃,对不起,我去厕所一下…」

正要说声『好吃』的淳子突然以手掩口,匆匆离席。

『恶~~~』

跟着来到厕所的花道和牧,只见淳子趴在洗手台猛吐,把刚才吃下的东西都呕了出来。

「淳姊你没事吧!」

花道连忙开水给淳子洗脸,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条毛巾递上:

「是菜不合胃口吗?」

「不、不是啦!」

淳子清理干净后,马上解释:

「也不知道为什么,人家怀孕一开始的害喜我居然到现在才有!最近这阵子都没什么食欲!」

「那怎么行!你现在还要为宝宝增加营养呀!」

两人扶着淳子回到餐桌坐下。

「对了!我有好东西!」

花道进厨房翻找了一阵,回到餐厅时手上多了一大罐东西。

「这是我之前腌的酸梅哦!可以增进食欲。」

花道把罐子交到淳子手上:

「而且还可以促进新陈代谢,恢复疲劳,改善体质和养颜美容呢!试吃看看吧?」

淳子转开盖子,拿了一颗送入嘴里。

「很好吃呢!没有很强烈的酸味,不过却让我觉得有食欲了哦!」

「那太好了!」

花道拍拍胸口:

「以后饭前就吃几个吧?我没有弄的很酸,不会伤胃的。」

「花道真是体贴~~」

淳子又挨近花道,企图在她脸上偷香,却被眼尖的牧二度阻止:

「stop!!」

牧一把拉过花道,将他按住在椅子上:

「吃饭了,菜要凉了。」

「真不可爱,我是表达我的谢意啊!」

淳子嘟了嘟嘴,退回座位上执起筷子。



「喂,你在气什么啊?」

花道熄了灯,摸索着爬上双人床的一侧,枕在牧的手腕上。

「我没生气。」

「少来!都绷着脸一晚上了!」

花道一滚,从手腕滚到肩头,靠在牧耳边。

「…我没在生气,只是有点不高兴…」

牧将手臂往里揽,圈在花道肩上。

「那个酸梅腌了那么久也不见你拿出来,却整罐给了老姊…我一个都没尝过…」

语气里竟有一点酸溜溜的味道。

「噗!你就为这事不高兴啊!」

花道笑出声来:

「你从淳姊来后醋劲就特别大呢!」

「当然!」

平躺的牧转过身来,另一只手也抱上花道。

「你的注意力有一半以上都在老姊身上了!」

「哪有啊!你是不是积压太久一次酸个够?」

花道瞪大眼睛,完全不觉得自己有偏向淳子。

「就是有!」

牧突然一个翻身,把花道压在下面。

「你、你要干嘛?」

花道吓了一跳,看着牧近在咫尺的脸,心跳急速猛冲:

「不不不要乱来哦!淳姊在隔壁的…」

「又是老姊!」

牧突然重重吻下去。

「喂、喂你不…不要…嗯…唔唔…」

花道闪避不及,嘴唇被逮个正着,硬是被夺去呼吸自由半分多钟。

起先挣扎的手脚也软了下来。



「呼…呼…你还真的…做了…」

花道仍旧喘息不止,赤裸的身上全是汗水:

「还故意、故意撞的那么用力…你知不知道我忍着不出声多辛苦!?」

烧红了大片脸颊的花道一拳打在牧的胸口,被牧握住了。

「对不起,有没有很痛?」

好象突然又换上那个沉稳的样子,先前吃醋的孩子气不知道跑哪去了?

牧柔柔的搓着花道的手心。

「…还好啦…你今天真的很怪…」

花道被揉的心痒痒的,连忙抽回手。

「只是单纯的吃醋而已。」

牧抹抹花道脸上的汗,躺回隔壁的床位。

「你根本没必要吃醋啊…」

花道一翻身趴上牧的胸口:

「酸梅再腌就有了,另外…你知道我是从不注意你之外的人的啊…」

就算没有胸口传来的热烫,牧也知道花道脸一定红上大半。

「难得听你坦白…平常这个时候都已经不知道脸红成什么样子了…」

令自己放心的话一入耳,牧也有心情恶作剧了:

「你知道你这个样子…很诱人吗?」

「你、你不要乱说…什么坦白…喂、你的手…不要往下…啊啊…」
 

标签:
  K - K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