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PAIR

(3 次投票)

作者: Katy 2010-04-27, 周二 21:13

好冷。


每次樱木触碰到流川的手时都忍不住会这么想。


即使是在夏天,偶尔也是会感觉他的手如冰制品般,冷得冻慑刺骨。


为什么?


“呐,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耶!”只有两个人的社办里,樱木兴致勃勃的说。
“……”流川一把脱去汗湿的运动上衣,用毛巾抹去脸上横陈的汗水,没有要回话的意思。
“你的生日是一月一日吧?”樱木早就习惯了流川的沉默,自顾自的接话。
“……”流川惜字如金。
“你想要什么东西?”
……
……
“……没有。”回答得很干脆。
“总有一两样吧?”樱木不死心的追问。
“没有。”这回流川还有多想一会儿,不过答案一样。
“本天才要送你礼物耶!干嘛不领情?你要什么都行啦───我不会太小气的!”樱木坚持。
“没.有。”流川也不是省油的灯。
“你……哼!不可爱的家伙!”樱木终于失去耐心了,开始换掉身上的运动衣,还故意把置物柜弄得砰磅作响。
“……”搞什么?不要也不行,莫名其妙……


流川把个人用品塞进背袋里,拉上拉链。“快点,白痴,太慢不等你。”
“我要自己回去!!”樱木很大声的喊,还特意加重"自己"两个字。


两人交往到现在也将近半年了。第一次,樱木对流川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感到这么生气。


因为不满,不满自己的心意被他丢到脚下践蹋!


你算什么东西!?混帐狐狸


樱木把自己闷在棉被里,嘴里唸唸有词。


墙上的时钟,七点三十五分。


真慢……

流川已经在篮球场上枯等了很久,还是不见那个他熟悉的身影。早上要出门的时候老妈还不停的叨唸着今天天气冷不要出去练球了之类的话,但流川还是毅然决然地出门,一点也不理会老妈的好言相劝。


不是约好了早上要来练球的吗?睡过头?忘记了?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流川胡乱猜测着,越想越离谱,完全没想到樱木是在生昨天的气,而且压根不觉得昨天樱木有生过气!


一大早哪能出什么意外?大白痴不让别人出意外就很谢天谢地了。


最后下了这个无意义的结论后,流川索性靠着篮架坐下,打算边打盹边等樱木。


摄氏零下一点二度,今天的气温。


空气中飘散着湿润而清冷的气味。


打从半夜十二点醒来就再也无法入睡了,但樱木倔强的硬是窝在床上,并且假装自己很睏的闭着眼。


一月……今天是一月一日了……


自己的声音不停地在耳边旋绕,刺激着听觉神经,紧紧缠住自己的大脑,制箍。

“啊───可恶!”樱木发狠掀开棉被起身,感觉到过冷的室温而打了个啰嗦。随即去搬出扫把抹布水桶清洁用具,想藉着打扫屋子来分心。


一月一日,是流川的生日。


樱木不能否认,自己的确是很在意流川的事。


你在哪里……?

流川有些失神的望着天空,白茫茫的,好像快下雪了。原本决定好边睡边等人的计划宣告失败,因为睡不着,甚至连眼皮也不想阖上,流川心里挂念着樱木。


现在几点了?没有戴表的习惯所以无从得知;打电话吧?附近没有公用电话那串号码记得再熟也是白搭;去他家看看吗?根本没去过怎么可能知道他家在哪里!


流川觉得怅然若失。


除了等待,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冷……流川伸出冻僵的双手,呵着热气取暖。


“喔!马的!!这水真是有够冰!!!”樱木拿着抹布浸入水桶,不防被水的冰冷给冻得迅速缩回了手。

这一瞬间樱木想起,流川的手经常也是像这样如此冰冷。


那只狐狸不晓得怎么样了……


弄了一整个上午把房子都打扫干净,樱木又跑回房间去准备开始整理衣柜。


他还是在想着流川的事。


“唔……这么乱!”不知几百年没有整理过的衣橱塞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樱木只好把抽屉全部打开,寻宝似的一一把藏在衣柜深处的东西挖出来。

上衣、衬衫、长裤、短裤、袜子、背心、手帕、毛巾、口罩、汗衫、毛衣……樱木把这些通通一并丢上床去,然后取出抽屉里仅剩的最后一样物品,正也要扔过去───


一双深色的棉织手套。


樱木看着那双手套,不禁有点发怔……


“啧……”流川还坐在篮框下,手不断地在裤管两边摩擦生热。看看自己的双手,冻得全无血色,触觉神经好像也麻痹了。


忽然一缕雪丝落上掌心。


下雪了吗?


流川抬头,天空凝聚成的雪片缓缓飘降,自己似乎就在天空的中心点,白雪围绕着自己盈然而下。


好想叫大白痴来看看───流川的脑海里浮出这样的念头,眼神表情柔和许多。他闭上眼,感受细雪浸润自己的脸颊。


今年,这个城市的第一场雪。


樱木惊讶的站在球场的入口。

地上已积了薄薄的一层雪,流川坐在篮下,手很自然地垂放在大腿上,头微仰,眼睛是闭着的,在落雪的帷幕下看起来……很美。

樱木的心脏缩了一下,想不到流川居然等自己到这个时候。

“笨狐狸───!!”
樱木一股作气冲到流川面前大吼。流川看见他,一时还回不过神来。

“你疯了吗?这种天气还等!为什么不回家去!?”
“大白痴!”流川一把拉下樱木,樱木重心不稳的跌进流川怀里,被他的双手紧紧环抱着。“慢死了……”
“什么!是你自己不好……”樱木挣开流川,不经意碰到他的手。“哇靠!你的手怎么这么冰!?”


你以为这谁害的?流川白了他一眼。

樱木撑起身子,从大衣口袋掏出那双手套。“喏,穿上这个就不会冷了。”


流川盯着樱木递来的手套,怔怔地不说话。


“看什么啦───还要本天才帮你穿啊?”
“我要这个……”
“啊?”

流川接过手套,自己穿上其中一只,然后拉过樱木的手,替他穿上另一只。

“这是什么意思?”樱木不解。
“生日礼物……我要这个。”流川调整着穿在手上的手套。“一只就好。”
“哪有人只要一只的?”
“另一只给你。”
“到底什么意思───?听不懂动物语言啦!!”
“手套……不是一双的吗?”流川说,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抓住樱木光裸的另一只手站起来。“一人一只……”
“那另一只不穿会冷吧?你的手这么冰……”
“这样…就好了。”流川单手搂住樱木。“很暖……”
“什么嘛……当本天才是免费的暖炉啊!?”
“嗯……”流川含糊的应声,睡意渐渐浓了。
“臭狐狸…”樱木骂道,语气里有着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温柔。“生日快乐啦!喂,不要在这边睡觉!我不会抬你回去听见没有?”
“大白痴…”
 

标签:
  K - Ka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