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the wedding date

(1 次投票)

作者:Ochly 2010-04-28, 周三 14:32

 

1.花花生日快乐
2.根据同名我刚看过的电影改编

“去吧,花道!勇敢点,你一定没问题!”
“别忘了啊,‘CHECK IN !’”
樱木花道坐在开往神奈川的飞机上,想起临行前好朋友的话。那些叽叽喳喳的女孩子,兴奋得好像是自己要去结婚一样。
而事实上他正要去参加高中同学、也是自己前女友,赤木晴子的婚礼。

在神奈川一家旅馆登记时,他脑中不禁出现了“check in”这个词,那是大大咧咧的朋子前一天晚上反复和自己强调的一件事,神神秘秘的,还一定要自己登记入住这家旅馆,他猜想一定是那帮家伙给他准备了什么礼物为他打气加油。毕竟鼓起勇气去面对曾经相恋五年却莫名其妙甩了自己嫁给别人的前女友,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樱木提着自己的行李,走到走廊尽头,站立在1512的房门前,一边开门,一边漫不经心地想,会是什么呢?玩偶?起司蛋糕?
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他将门卡插入开关,所有的灯瞬间点亮,一个愉悦的声音同时响起,“Surprise.”
是好听、清朗的男中音。
樱木被吓了一跳,他向着声音看去,一人坐在双人床的正中间,两臂微撑着身体,正笑意盎然地望着他。
樱木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走错房间了,他讪讪地说了声对不起,拖着行李急忙地往外走。
走出没几步,低着头盯着红地毯的他猛地一抬头,又噌噌噌地拖着行李走了回去。
“这是我的房间!”他理直气壮地冲那个人说道。
那人轻笑了一声,”我没说不是啊。”他起身,走到樱木面前,又是低低地一声轻笑,“欢迎来到神奈川。”他绕过呆愣一旁的樱木,合上房门。
“你,你干吗关上门-------不是,你呆在我房间干什么?!”
“你不知道么?”那人微皱了一下眉,随即释然,“也对啊,讲明了是surprise嘛。”
“你不休息一下么,坐了那么久的飞机?”那人上前拿过樱木的肩包。
樱木脑中此时突然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想,不会---这个人----就是死党给自己的礼物吧。他绝望地低叫了一声,这群废柴。
“到底怎么回事?”樱木下一刻就恢复了他这个年龄应有的冷静。
“一小时20美元,接吻、性服务另算。”那人啪地将一打文件样的东西塞进樱木怀里。
樱木看完了那些条条文文后很有些发昏,他无力地坐在身旁的一张椅子上,无力地抬头,无力地问,“什么意思?”
“这还不懂?你雇了我,当你的男朋友去气你的前女友。”那青年施施然走近吧台,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有滋有味地品了起来。
“喝完记得把木塞塞上。”樱木有气无力地嘱咐。
迎上那人疑问的目光,他接着解释,“酒店就不会算钱进去。”
那人闻言又笑了,是那种无声无息的笑,就像湖面上偶尔的涟漪,一圈圈地,缓慢轻浅地荡漾开去。
“CUTE.”那人低语。

后来樱木花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来,青年隶属于一家叫做“为您服务”的俱乐部,是那种执照上说得冠冕堂皇实际上就是提供男女公关服务的地方。那天樱木的一群朋友中的其中一个(估计是喝得最多的那个)一时兴起(樱木猜测)拨了这家俱乐部的电话,要为樱木找个女人带去参加赤木晴子的婚礼。可能是当时喝得舌头大了,没说清楚是为男人找女人。结果对方以为是打电话的小姐要找男公关。那喝醉的朋友以及同样不怎么清醒的其他朋友还策划让此人直接去神奈川的酒店等樱木。并在合同上言明,第一句话一定要替他们向樱木说-------surprise。
樱木哭笑不得。
“我要取消这个合同。”他坚定地和那人说。
“可以,不过定金不退。另付50%的违约金。还有,我今晚的住宿费,明天的飞机票。以及,为了配合你,我买的这身衣服,都由你负担。”那人浑不在乎的样子,眼看一瓶红酒见了底。
“你不如去抢!”樱木愤然而起,一把揪住那人衣领。俯视他。用眼神杀他。
扑!
那人个头整矮了樱木一头,身手却是不赖,樱木捂着肚子倒退了三步,疼痛和愤怒同时袭上心头。
“去死吧你!”他挥拳冲向青年。
青年甚是机敏,躲闪腾挪的架势一看就是练过的。几个回合下来,就连一向以打架长胜自居的樱木也不禁暗暗称奇。
“喂,不准打脸!”当樱木一拳呼啸着冲向青年时,听到这么一句。
他生生止住拳头,朝他望去,就见那张一直淡淡微笑漫不经心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紧张的表情。
“哈哈哈哈!”他长笑不止,“果然是小白脸-------唔--------”
那人趁着樱木大笑,突然一把搂住他的脑袋,和自己的紧贴。樱木就在那时,觉得脑中轰的一下,一时间所有的记忆思想全都刷刷地倒退离去,天大地大,他只感觉到一个事物。
一个瞬间窜进自己口中的,轻巧柔软湿润温存的东西。
。。。。。。。。。。。。
“总之,本天才不要你这个娘娘腔去。你回东京去吧。我会付给你钱的。就这样。” 樱木被袭吻后脸就一直红得异常,他头也不敢抬,几乎是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转身就要离开。
“你真的这么想?一个人满脸失意地去参加她的婚礼?让她再一次庆幸当初甩了你?你都不想知道为什么么?你不想报复么?不想让她也尝尝被人抛弃的滋味么?!”
“我,我。。。。。。”
“过来!”樱木一阵迷茫,心中不觉认同他的话,身体好像受到什么蛊惑一般,不知不觉地走向那人。
然而快到跟前时他忽然清醒,“你要干吗?!”心中警铃大响,这人是gay的,不可不防。
“跟我说,I Dump you ,说,I Dump you !”
“哎,哎,”
“I dump you !”
“爱邓朴油。”
“对,要再狠一点,更嚣张更不屑一点,I DUMP YOU !”
“爱邓朴油!”
“好,不错!就要这个气势。”
“爱邓朴油!-------啥,啥意思?”
“意思是你没选我你这个傻子你后悔去吧。”
“这么长?”
“嗯。”
“不太礼貌吧?”
“她甩你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不礼貌?”
樱木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肯定地摇摇头。
“那就是了,记住,我们的口号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青年严肃地盯着樱木,同时右拳拿到面前,用力地一握。
“嗯!”樱木也是这么决绝地一握。
“好,休息吧。”
“喔。”樱木顺从地转身,“那你,明天和我去么?”他忍不住回头问。
“当然。”
“可是,可是,你是男的。”樱木的脸又红了,非常的可疑。
“其实你长得挺好看的,如果,如果。。。。。。”
“你想也别想。”青年一口回绝,就像是明白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樱木仓惶地逃进了浴室。

在几乎快将自己的皮肤搓烂了的两个小时后,樱木估计那人可能已经入睡,这才磨磨蹭蹭地从浴室出来。
卧房里只有一张双人床,那人正躺在上面,眼睛闭合。
旁边一张小桌上亮了一盏灯。
樱木悄悄走到另一侧,轻轻钻进被子里。躺下之前,他忍不住侧过身去端详那人面容。
昏黄的灯光下一张清秀俊朗的脸。眉毛平直短促,但是并不丑,樱木想着这眉搭配那双睁开的眼睛时,其实是很精彩灵动的。
樱木又想起刚刚那神奇的一吻。好像活了这么久就是在等待这个一样的感觉。他不禁探出手去触摸自己的心脏,那里两个小时前曾经好像是要蹦出来一般地跳个不停。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叫水户洋平。”忽然响起的声音吓得樱木不知所措,他慌忙地钻进被子,把脸埋得几乎看不见,“我,我叫樱木花道。”他小声地回应。
水户洋平望着被樱木拱起的背角,轻轻一笑,“我知道。”他无声地说。

婚礼是西式的,樱木知道领着水户去不仅怪异而且根本起不到气前女友的作用。但是怎么说,他觉着有水户在身旁,自己心里就很有底。仿佛做什么都是自然而然的了。
这感觉很奇怪,明明两人就是认识一天不到,而且还打架还接吻还同床共枕来着。
也许,这就是所谓“专业人士”的本事。樱木想着这钱花的还是挺值的。
起码自己现在站在赤木晴子的婚礼上了,而且并不怎么紧张。
“嗨!樱木君,最近好么?”新娘发现了角落里的红头发前男友。
“嗨,还、还好。这是水户洋平!”樱木有些结巴,他连忙拽过水户以做掩饰。
“你好。”赤木晴子转头凝视水户,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琢磨的情绪。
“你好,这是我和花道的礼物。祝贺你!”水户不知从哪里掏出个精巧方正的盒子,让樱木诧异万分。
“谢谢。”她优雅地微一颔首,“你们随意,我去那边招呼一下。”
望着女人小巧的身躯远去,樱木忍不住握住水户的手低呼,“耶!我没紧张,我没紧张!”
“是是,你没紧张。就是有些结巴,脸还很红。”
“啊?”樱木的声音立时沮丧。
“不要紧,你还有我。”水户拍拍他的肩膀。
樱木本来不太理解这句话,甚至还悄悄地想到了别处,可是下一刻他就明白了。
他几乎忘了,水户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优秀男人。
清俊,斯文,从容,亲切,谈吐不凡。最重要的,拜他的职业所赐,他懂得如何讨女人欢心。
樱木看着他游刃有余地穿梭于花丛之中,所到之处无不是一片倾慕青睐目光。
心中就有些落寞。
“嗨,樱木你也来了!”一个旧时的神奈川玩伴走了过来。
“嗨,大楠,你老毛病还没改啊,这么早就喝酒,宴席还没开始呢。”
“嘿嘿,这可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们形影不离!你不来点么,说起来,今天可算是你的耻辱日啊,真是佩服你的勇气。”
樱木尴尬地苦笑。
“不过,”大楠猛地啁了一口酒,大力搂过樱木肩膀,低声神秘地说,“不过,其实她也没什么好得意的。以为甩了你找了个更好的?嗬嗬,只怕更糟糕也说不定呢。”
“大楠,你醉了,我扶你去房间休息一下吧。
“我清醒的很,我告诉你,水泽那家伙,的秘密,呃,只有我知道。”
樱木接住他渐渐下滑的身体,搀着他往客房走去。

“樱木,酒不太够用,你去酒窖拿一点上来,顺便把这些瓶子拿下去。”新娘的母亲似乎忘记了这个高大纯朴的小伙子早已经不是自己的准女婿,还循着往日的习惯对他指使着。
“喔。”樱木想正好没事干。
他提着一篮子喝光的酒瓶走到地下室,却听到一阵轻微的响动。渐渐走进,响声清晰可闻,啪嗒啪嗒的吞咽声混合着难以压制的阵阵喘息。
他拐过弯去看,顿时被眼前所见震惊得呆立当地。
酒窖深处,那宽木架子中间,两个人正吻得昏天暗地。
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正对着樱木,清秀,直眉。熟悉又陌生。
扎得樱木心中疼痛。
“樱木---------”
樱木转身狂奔,罔顾身后那一声声焦急的呼喊。
婚礼上的人们就见一个红头发的青年提着装满空酒瓶的篮子一路自酒窖里奔出,后面一个黑发男子紧追其后,再然后,竟然是主角之一的新郎脸色苍白地尾随而至!
这是上演的什么戏码呢?
大家来了精神。
新郎没有跟着前边两人,他径直走到新娘面前,深深低下头去。
赤木晴子仿佛早已猜到了什么一样,身体颤抖着,拼命地压抑着并试图保持着自己一贯的优雅。
“对不起,晴子。我,不能娶你。”
什么?!
群众哗然。
啪!新郎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人们讶异地看着有些发狂的新娘: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是这样?!变态!你们变态!喜欢男人!我那么爱你,那么爱你,樱木花道!”
泪水滂沱而下,打湿了女人伤心的面颊,连着她话语中惊人的信息一起砸进人们那天的记忆里。

“花道,新上司来了,今天第一天上班,叫你去见他。”
“见我,不是大家一起么?”
“不是,可能要一个个训话吧。总之谦虚点,留个好印象了。听说这人本来是销售部的总经理,不知为什么降级来我们作业部当个小主管。”
当当当。
“请进。”
樱木平静地走进主管的办公室。
。。。。。。。
。。。。。。。
居中的一人面带微笑,双手后撑住身体靠在沙发上,笑意盎然地望着他。
“surprise.”他说。
是好听、清朗的男中音。
樱木站在门框里,一个字也说不出。
他走到樱木身前,轻轻一笑,“welcome to Tokyo.”
他绕过呆愣一旁的红发青年,合上房门。
“闭上眼,我要吻你了。”他拉低樱木的头,说道。
樱木的唇靠上了另一个的唇。他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
午夜梦回时的重重甜蜜酸涩,又回来了。


“晴子,你好些了么?”
赤木晴子缓缓转动身体,面对上樱木诚挚纯真的淡褐色双眸。
“你幸福么?”她问他。
樱木没有说话,只不好意思地搔搔头,侧过头向身旁的人看去。
“那流川呢?”
“流川?什么意思?”
“你当初不是背着我和他在一起的么?”她生涩地说。
“我,没有,什么时候-------”
“那年夏天,我跟踪你们去小球场打球,我看到你靠在树上,然后--------他吻了你!”
“什么?!我不知道--------你就是因为这个和我分手的?!”
“嗬嗬,先是你,然后是水泽,这个世界是怎么了,男人居然喜欢男人!疯了,都疯了,呵呵。”
樱木见晴子有些激动,不知如何是好地向水户求助。
“赤木小姐,是我为了拆散你们故意诱惑水泽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和花道没关系。”
“你爱他?”晴子突然有些怪怪地看着水户。
“是,我爱他。”水户搂过樱木,坚定地说。
“我、也、是。”晴子一字一顿地说完,忽地起身双手微曲向水户抓去。“把他还给我!”她声音凄厉,仿佛鬼魂俯身一样横生出庞大的力量,死死卡住水户脖颈。
“护士!护士!”樱木大急,拼命按墙上的电铃。一边去拉晴子的手臂。
护士和医生赶到后赶忙给她打了一剂镇定。
“你没事吧。”樱木看着水户脖子上的青紫勒痕,心疼地问。
水户摇摇头。
“洋平。”樱木欲言又止。
“怎么了?”
“晴子变成这样,我,我-------”
“傻瓜,不关你事。”
“可是--------”
“花道,你听我说:放弃了,就是放弃了。”
“而我,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绝对、不会、放弃你。”
樱木望着水户漆黑深情的眼睛,心中一股暖流缓缓流动。从什么时候起,是怎样,这个人就变成了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也许是从很久以前吧。从他第一眼见到自己,爱上自己,并一直默默地在身边关注自己的每一件小事而自己却从不知晓的那些时候开始,从他为了接近自己乔装成男公关,从他为了和自己在一起而降级来到自己的部门开始,他就已经是自己的一部分了。
“洋平,我搞不懂啊,当时朋子他们明明是打的那个俱乐部的电话,怎么接电话的是你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想可能是当时她太醉了,拿错名片了吧。”
“那你听到--------”
“我只听到她大叫‘我们要给花道找个姑娘,要漂亮的’!然后就砰的一声挂了。”
樱木羞愤之极。这帮家伙!说得自己好像极度性饥渴一样。
“后来的事,你就都知道了。”
樱木诧异的发现一向冷静的水户竟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想再听你说一遍。”这句话一出口,花道就后悔地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怎么和煽情的连续剧里的女主角一样撒起娇来?同性恋果然不是好当的。
他这边厢正暗自后悔,没想到水户却因这句话而激动了起来。他伸手去够樱木的脖子,摆明了是要吻他,樱木却傻傻地不知回应。
“长这么高干嘛?”水户低声埋怨了一句,同时手上微一用力,终于将红头发青年的嘴唇挪到了自己跟前。
然后再难自禁地吻了上去。

其实自己想要的就是这个。樱木甜蜜地想。
“花道,其实我没想到水泽是gay.”一吻结束,水户拥着有些脚软的樱木坐在身旁的长椅上。“我只想引诱一下赤木晴子然后再嘲弄她一番为你报仇。那天,是水泽主动吻我的。真的。”
樱木看着水户一脸着急地表明自己的清白和忠诚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知道啦。”
他伸了伸懒腰,望着眼前掉光了叶子的大树,想,虽然是初冬,可是心情真好。

--END--


 

标签:
  O - Och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