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Time of colour

(5 次投票)

作者:阿夹 2010-04-30, 周五 10:44

——《火色》BY愤然火色 衍生篇


黎明的时候,天还是黑的,雨却下得更大了。
在神奈川监狱里一直消磨了整整六个月时光的仙道彰,在拿着属于自己的行囊踏出大门的同时,隔着瓢泼的大雨再回头看看身后这座阴森森的灰色建筑,算是彻底跟它做了告别。
与半年前刚跨进这道门槛时不同的是,他的心已不再迷茫。

出狱之后,充分发动以前累积下的人脉关系,等安排完一系列准备活动,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当年那有着最坚定眼神的红发年轻人。
6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期间内仙道一直蹲在监狱里吃牢饭,暗无天日,毫无人生自由可言;而樱木花道为了凑足晴子的治疗费拼命地挣钱,还打了相当一段时间的黑市拳,自然营养不良。等再次看见对方的时候,两人心里不约而同都生出一丝很强烈的违和感:他又瘦了。
相比于樱木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愧疚感,仙道倒是显得很轻松。
“我考虑了很久,决定在这里办一家私人诊所,资金也筹备得差不多了。”这天中午,仙道把樱木约在拉面馆,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而是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樱木从烟雾袅袅的大碗拉面中抬起头来,一时睁大了眼,激动万分,却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话,以后又可以经常和仙道医生见面了!”
看着对面兴奋地恨不得翻几个跟头的年轻人,仙道只是笑了笑,说:“毕竟我也只有这一门吃饭的手艺了。虽然被赶出了医院,幸亏医生执照还保留着。田岗老师还算念旧,放过了我最后一马。”
“医生,真……真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害你变成这样的……”樱木难过地耷拉着脑袋,拿着筷子的手也垂了下去,仿佛是个在老师面前承认错误等待宰割的孩子一般。
仙道连忙摆摆手,无可奈何地想,为什么这孩子每次都要向自己道歉呢?倒弄得自己像个小气鬼似的。仙道忍不住敲敲花道的头,再一次郑重申明:“我可从来没有怪过花道哦!而且托你的福,我才决定了自己以后的路该怎样走。”
仙道停顿了一下,突然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诡异笑容:“况且我的这个打算,必须要樱木君你的帮忙才行。”
“啊?”樱木马上高兴了起来:“仙道医生是晴子小姐也是本天才的救命恩人,要是能帮上忙就再好不过了!”
“诊所只有一名医生是远远不够的,”仙道看着花道纯真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我们还缺一名护理。花道,没有谁比你更适合这份工作了。”
花道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但是很快又黯淡下去:“好是很好,可,可是本天才什么都不会……”
“没关系,那些我都可以教你。一开始就做简单的包扎护理工作,等熟悉了之后就可以跟着我打下手了。手术的时候没有护士可不行喔,你至少可以给我擦擦汗递递工具什么的。最重要的是,樱木你拥有最一颗最善良的心,我相信,没有什么能难倒天才的!”仙道诚恳地看着樱木,“而且,这样你也可以亲自照顾晴子小姐了。晴子小姐放在我这里,至少可以省一大笔医疗费。”
“医生,谢谢你。。”樱木眼圈顿时红了,赶紧低下头去生怕自己哭出来。自从洋平死后,再也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了。。“我一定会珍惜这份工作的!”
“不用这么客气,花道,直接叫我仙道就好。以后就是一起工作的同事了,请多多指教哦!”
就这样,“仙の花诊所”终于顺利开张了。

时间过得很快,樱木逐渐适应了护理的工作,和仙道享受着平静的生活。诊所处于安静的街角,周围虽然都是些贫穷善良的老百姓,可是在这不太平的年代,这已经算相当安稳了。有时候也会有些黑 社会小混混上门来闹事,但也不过是一些小风波罢了。而之后神奈川范围内流川枫的势力突然崛起,稍微知道这家诊所底细的人就再也不敢来打扰了。
因为仙道医生医术精湛,又风度翩翩,再加上那个红发小子的开朗性格,所以附近的街坊们都很喜爱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不知底细的年轻人。诊所的生意渐渐好了起来,生活比起以前也好上了很多。但是,樱木却始终有些郁郁寡欢。
这些,仙道都看在眼里。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晴子小姐又是一点饭也没吃!”红头发的年轻护理,懊丧地将餐具重重放在餐桌上,眼圈却是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最重要的还是心结啊花道,再着急也是没有用的。”坐在对面的仙道医生倒是一点也不着急,笑眯眯地看着樱木气鼓鼓地趴在桌子上。
“不行!等一下一定要让晴子小姐把饭吃下去,天天输营养液也不是办法啊!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晴子就会……喂,死仙道,你怎么偷吃本天才专门做给晴子小姐的料理啊!”
“反正晴子今天是不会吃的了。这盘炸牛排放着坏掉不是很浪费么,我保证全部都吃下去。”
“你怎么知道晴子小姐不会吃?快还给本天才。”
“真不公平啊,为什么晴子每天坐着不动都有大餐吃,我一天工作到晚却连块肉皮也不许吃呢……”
“喂喂,有点职业道德好不好,干嘛和病人抢饭吃!等一下还要给晴子小姐送过去呢。”樱木瞪了仙道一眼,一边抢过盘子,牢牢地护在身后:“要是医生也生病的话,我保证天天都让你吃肉。”
仙道哀怨地看着樱木身后的肉,幽幽地说:“反正,反正我就是没你心目中的晴子小姐重要。。没关系了,你快去给赤木送饭吧,就算我累死,就算我饿死,也不会有人担心我,也不会有一块肉吃……”
这下倒轮到樱木不好意思了,他拿着盘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干脆伸到了仙道面前,别过脸,说:“……拿、拿去吧!反正晴子小姐今天大概也不会再吃了。。这可是本天才花了一个下午才做出来的哦,全都给我吞下去,一块也不许浪费!”
“谢谢小花!”仙道虚晃了一个夸张的笑脸,一把抱住樱木:“我就知道,花道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我就是不想看见你为别人忙碌的样子,才忍不住来骚扰你的。。果然还是小花最心疼我……嗯,好幸福……”
“医、医生……”
“不是已经说好别再叫我医生的吗?要被惩罚的哟~”

晴子的病房是整个诊所最安静最明亮的一个房间。说是病房,其实在晴子搬进来之前,它就已经变成了一间女孩子们都会喜欢的卧房。而晴子自从出院之后,很容易就陷入到抑郁的症状中去,一直处于时好时坏的状态,神情委顿,憔悴不堪,连话也不多说。接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任谁都不能在短时期内恢复过来吧!晴子已经很少笑了。。
“晴子小姐,多吃点儿饭吧!你看你,都瘦成这样了。。”樱木无奈地看着病桌上又是丝毫未动的饭菜,委屈地叹着气。
晴子坐在病床上,默默地看了樱木一眼,又转过头去看窗外的梧桐树。
“好不容易才把晴子小姐救了出来,大猩猩也一定不愿意看见你变成现在这样……”
“活下来又怎样,我什么都没有了。”一直沉默着不动的病人,这时才发出了久违的声音。
“怎么能这么说呢?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再说你还有我和仙道医生啊!”
“是吗?”晴子冷冷地哼了一声,“你和仙道医生。多亲热啊。”
“我们,我们只是……”
“哦?原来昨天晚上在阳台抱成一团的不是你们么。”
“那、那只是……”
“那只是我们众多拥抱中的一次哦,难道不是吗?”仙道恰在此时推门而入,春风满面地对晴子笑了笑,转过头对正满面通红的樱木说:“田中太太的小儿子踢足球摔破了皮,正找你给包扎一下呢。”
“哦,我马上就去。”樱木把饭菜往仙道手里一推,对他使了个眼色,才依依不舍地走出房门。
“今天可是花道特地为你做的你最喜欢的三文鱼哦,赤木小姐还是不领情吗?”仙道把餐盘放回桌上,顺着晴子的目光,也看着窗外,不由得感叹道:“日子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秋天又要到了呢,瞧梧桐叶子都开始变黄了。天气说凉就凉,说起风就起风,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啊。”
“……”
“昨天流川君来过诊所了,你知道吗?哦,对了,你当时好像正在昏睡,唉,真是太可惜了。”
“流川君?他来过了吗,为什么不叫醒我?”晴子的身体颤抖着,她死死揪住仙道的衣角,急切地问道:“他有没有说过什么?是不是来接我回家的?”
“他啊,说赤木小姐……吃过饭才能告诉你^_^”

“真厉害啊阿彰,没想到你竟然能说动晴子小姐吃饭!为什么本天才就不行呢?”半小时之后,看着被吃得光光的空碗筷,樱木对医生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哈哈,那是当然。天底下就没有我仙道医生搞不定的女人。”仙道不负责任地开着玩笑。
“有什么好炫耀的,混蛋……说到底你是怎么说动晴子小姐的?说出来让本天才也学学嘛。”
“我真嫉妒。。为什么你要对晴子那么好啊?”仙道装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因为晴子小姐是本天才的救命恩人,保护晴子小姐就是本天才的责任!”樱木自豪地宣布。
“花道,你保护不了她的。”仙道不领情地说道,“她需要的人不是你。”
“你什么意思?”
“我今天告诉赤木小姐了,关于流川枫昨天来这里的事情。”
“为什么这么做!”樱木愤怒地瞪着仙道,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立马往晴子的房间跑去。

“晴子小姐!快开门!”樱木疯了一样敲着门,门却始终紧闭着。樱木心里一着慌,抬起脚使劲一踹,房门应声而开。
他看见晴子正在蹲在床边的地板上,一粒一粒地数着地上的药罐。
“晴子小姐,你干什么!”樱木害怕极了,赶紧将晴子抱起来,轻轻地放到床上躺好。
“樱木君,你说,如果我把这些药全吞下去,会不会死呢。。”晴子始终埋着脸,蜷缩在床角,瘦弱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你在说什么胡话?好好地说什么死?”
“流川君说让我去死呢。。我曾经那么喜欢的流川君。。”晴子终于抬起脸来,曾经红润的脸颊现在早已消瘦下去,苍白的面容上只剩下交错的泪痕和憔悴:“曾经那么喜欢的流川君,为什么会……”
“……”樱木什么也没说,只是将晴子紧紧搂在胸前。
“樱木君,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连流川君都不要我了……”晴子伏在樱木的肩膀,伤心地痛哭着,“他真的,真的说过让我去死吗?……”
樱木只是紧紧地咬住嘴唇,他想起昨天流川那不屑一顾的态度:“晴子?她是谁?赤木的妹妹?怎么还没死掉?”
当时听到流川满不在乎地说出这句话,樱木简直快气疯了,他暴跳如雷,当着仙道和流川一群手下的面,一拳将对方揍出门去。这不仅仅是为了晴子,更是为了自己。樱木连自己都难以置信,流川枫他究竟是怎样一个无情的男人啊!
“别哭,别哭。。”现在樱木只能安慰着晴子,却连自己的声音都哽咽住了:“那个男人,他是个畜生,不值得……”
“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话。。”晴子扯着樱木的衣角,抬起头看他的脸,着急地说着:“樱木,只有你肯跟我说话了。樱木君,你愿意娶我吗?”
“樱木君,你愿意娶我吗?”
“樱木君……?”
“樱木……”
“答应她也没关系哦。”
突然出现的仙道抱着胳膊,懒洋洋地靠在门边,口气却是冷得不能再冷了。
樱木一下子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晴子,又呆呆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仙道。他动了动喉咙,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也什么都挽回不了。

“仙道……”站在窗前,这个一直很坚强、倔强地令人忍不住捏一把汗的年轻人,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呜……晴子小姐,晴子小姐走了,我留不住她。。都是我害她伤心的。。”
他的手紧紧攥住仙道的前襟,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指尖用力得发白。仙道轻叹一口气,慢慢地,慢慢地,右手将樱木的头按向自己的肩膀,左手穿过腋下,抚慰似的轻抚着对方的后背,眼睛里的柔情仿佛滴出水来:
“这样,就没人看见了。”
专属于仙道的温柔。
有多久没有这样放心地大哭呢?仿佛所有的悲伤在这一瞬间开闸,泪水决堤而出。究竟隐藏了多久的眼泪呢?从离开家乡的那一刻起,洋平的死,背井离乡的苦闷,狐狸莫名的感情负担,晴子的出走,所遭受的一切委屈,似乎都在这副温暖的胸膛里,找到了出口。
不知过了多久,梗咽声才渐渐小了下去,勒在胸口的力量开始消失。仙道轻轻将樱木抱到了床上,亲手为他盖上被子。哭累了的孩子眼圈红肿,终于睡着了。
“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晴子么?”
关上灯,仙道并没有离开,他抚摸着樱木的头发,伏在他的耳旁,轻轻地说着,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因为她太不识抬举了。花道是我的,没有人能够夺走你,包括你自己也不能自作主张离开我。说我是疯了也没关系,自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身不由己了。我相信,没有人能比我更爱你。我也相信,你一定会选择我的。”
“所以,我决不会放手。这个觉悟,早在我决定入狱的那一刻起,就做好准备了。”

第二天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樱木才慢悠悠醒过来。眼睛还是有点肿,不过比起昨晚要好很多,而且经过一夜的安眠,精神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正准备拿手来揉揉眼睛,却发现胳膊怎么也抽不出来,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医生牢牢捉住自己的手,趴在床沿睡着了。
是一夜都守在这里吗?
樱木心里一阵难言的羞愧和感动,他靠过来替医生拢了拢趴下来的头发,低头仔细地看着仙道的睡脸——眼睛紧紧闭着,眉毛压得很低,面色苍白,看起来异常疲惫。已经几天都没休息好了吧!樱木自嘲地笑着,闭上眼睛,轻轻地亲了亲医生的嘴唇:“早安,阿彰!接下来都交给我吧。”

在诊所大门口挂上“休业一天”的木牌,樱木神清气爽,从超市买完菜回来,就开始咚咚锵锵洗菜,切菜,炒菜,做饭,至少仙道医生就是在这样一个平凡又幸福的早晨,从嘈杂声和食物的香气中,慢悠悠醒了过来。
自己究竟有多渴望有这样幸福的日子呢?看着穿着围裙,哼着小调夹杂着“我是天才”的宣言的樱木,仙道终于发自内心的,偷偷笑出声来。
“唔,你醒啦?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樱木发现背后有人在,也没有回头,继续将几根葱切碎,扔进了炒锅里。
“花道……”一步一步靠近那熟悉的让人眷念不已的气息,从背后紧紧搂住樱木的腰,仙道闭上眼睛,安心地将头靠在樱木的颈窝:“我多么想,像这样一直和你生活下去,每天都能看见你精神充沛的样子,每天都对着我笑,一直都在一起,不会再分开……”
“你是傻瓜吗?”樱木的脸一下子红了,“……呃,我的意思是说,只要你愿意,我们每天都能过这样的日子。。”
“花道,谢谢你。。有你的陪伴,每天我都觉得很幸福。”
“说这干嘛,我们都已经是……”话说到这里,樱木却红着脸,再也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是什么呢?” 盯着花道红透的脸颊,仙道本来是捉蹙地笑着,一瞬间却变成最认真的眼神,“你爱我吗,花道?”
“你这人,一大早起来就把甜言蜜语挂嘴边上吗!”最受不了医生这种开玩笑似的认真又温柔地逼供,樱木用胳膊肘顶了仙道一下,终于把这恼人的刺猬头隔开,“去端菜啦,混蛋!”

因为樱木自作主张休业一天,所以两人吃完饭后都无所事事,于是决定去海边钓鱼。
“今天天气真的不错,鱼儿们都抢着上钩呐。今晚吃什么鱼好呢?”仙道将一条刚上钩的鲈鱼抛进水桶里,一边笑眯眯地说着:“花道,看样子你的心情也不错呀。”
“晴子小姐说,要回老家去投奔以前的亲戚呢。”坐在旁边的樱木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对着天空自言自语,完全没有听到医生的问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亲戚,能不能照顾好晴子小姐……”
“花道!!!!!!!”仙道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你不是答应过我,再也不想那个女人了么!”
“啊啊,对不起啦。。”超大分贝终于将红发小子的魂给震了回来,樱木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说:“不知不觉就……”
“光说对不起就能填补我受伤的心灵么……”
“我啊,终于想明白了。”樱木一边讪笑着退到水桶后面,盯着水桶里快活地乱蹦的鱼儿,一边说着:“本天才给不了晴子小姐幸福,也不能辜负医生你,所以,只能祝晴子小姐和我一样幸福了。。希望晴子小姐能一直平平安安的,找到一户好人家……”
“花道,你对别人总是这么善良,小心我会妒忌喔。”
“哼,阿彰才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呢。仙道医生,是我见过的,天底下最好的医生了。”
“真的吗?”
“是啊!你一直都陪在我身旁,救了晴子小姐,也救了我。。你对谁都那么温柔,连本天才有时候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哈,要是你不喜欢的话,我就学流川一样,对谁都冷冰冰的,只陪着你一起吃饭睡觉钓鱼,好不好呢?”
“我才不要!”樱木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你就是你啊,就算你对谁都一样温柔,本天才喜欢的还是这样的仙道医生。”
“太高兴了,花道终于也对我告白了呢^ ^~”
“那才不是告白!”
“你不是说了‘喜欢’了么?说了喜欢就是告白噢。”
“……你不准偷笑,混蛋!”

苦尽甘来的恋人们暂时享受着短暂的温柔时光,而未来会怎么样,又有谁知道呢。
 

  A - 阿夹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仙清花]回廊   珞樱
长梦   水边住民
[流花]深海无沫   包饭兔子
[仙花] 部落情 1-5   狮子歌歌
[流花] 一起逃亡 1-6   醉尘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