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永远的满天星

(2 次投票)

作者:碧海蓝 2010-05-03, 周一 15:16

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一见钟情出现吗?如果第一眼就爱上一个人,想对他说什么?如果你爱的人也喜欢你,那怎么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如果他离开了,会不会难过得活不下去?如果……如果……
樱木花道,阳光灿烂的名字加上阳光灿烂的人,外带捣蛋大王、打架大王、贪吃大王。这是学校里的老师们提供的官方评价。但实际上樱木花道是一个漂亮又开朗的可爱少年,就像大多数高中男孩子一样,虽然樱木的成绩不算优秀,但他喜欢运动,喜欢跑,喜欢跳, 更喜欢交朋友。所以无论在学校里闯了多大的祸,总会冲出一大堆人来替他顶这个罪名。当然,这个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阳光灿烂的樱木嘛……是有求必应的。

这天几个万年损友求他去花店买花。什么天才的眼光和普通人就是不一样,哼,说得好听,不就是拿来送女朋友。干吗要他这个天才去跑腿啊?不过说归说,抱怨归抱怨。我们的大天才樱木还是没有拒绝,所以只能兴趣缺缺的来到离学校不远的一个花店。

一进门,樱木就闻见了扑鼻的花香和一片片美丽的花朵。顿时让他有些眼花撩乱,店主微笑着走过来。“先生,要买花吗?是送朋友吗?还是用来装点屋子?”樱木从小到大还没有被女生这么主动的问过话,所以害羞的他自然而然的就红了脸。抓抓艳阳般的红发,樱木被她问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我是来帮朋友买花的,他们说要买玫瑰,我看还是你帮我挑好了。”店主长得很漂亮啊,可是一直看自己,害得他这个天才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反正他也不善长这个,干脆就丢给了店主好啦!反正她也卖花,应该知道那群损友要买什么。店主一看就知道单纯的樱木对并不是太了解,所以微笑着点点头,进屋挑花去了。

安静了一会儿,樱木站在一堆花中间感觉自己有些不搭调,就往门口站了站,没想到不小心撞上了人。那人手里的花掉了一地,咏心连忙倒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他想拾起花,那个人也想拾起花,结果两个人的脑袋又撞在了一起,樱木哭笑不得,“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那个人站起来笑出了声,“你真奇怪,怎么总是在说对不起?”樱木想了想也笑了起来。他拾起花递给了那个人,却在抬头时脑袋又一次碰到了那个人的下巴。

顿时樱木有种想哭的感觉,今天是天才倒霉日吗?“对不起,你没事吧?”无奈之下,他只得又说一次这句话,那个人接过花看着低着头的樱木,说:“老实话,说不痛绝对是在骗你。不过我没事,而且今天在一分钟之内就听见同一个人对我说了三个对不起,你没事吧。想想真的很奇怪耶。”樱木见他不生气,而且还在开玩笑,也就松了一口气。他抬起头,却看见一张像阳光般温暖的笑脸。这个人……好温柔啊。这是樱木所能想到的唯一的形容词。虽然是一头怪异的冲天发,但一点也不影响眼前这个人的魅力,那个眼神……几乎是要把自己吸进去一样的幽深。

他看着看着就愣起神来,直到那个人的手在脸前晃了晃,樱木才发觉自己竟然看人家看呆了。“呃,对……”没等他说完,那个人就接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他学着樱木的口气把他要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樱木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你干吗学本天才说话?”樱木笑着问他,那个人也笑着回答,“没有啊,我只是聪明,知道你接下来要说什么而已。”谈话就这样开始了,樱木知道了他叫仙道彰,“仙道彰?好怪的名字,仙风道骨……有点像武侠小说里的人名耶,你喜欢中国的武侠片吗?”樱木对他的名字很感兴趣,仙道笑了笑,“不知道,这个名字不错啊,我们全家都托这个名字的福很健康呢。”樱木叹了口气,“还真是挺有意境的名字,真希望本天才也有这种好名字。”

仙道好笑的问,“你的名字不好吗?”樱木听了又唉了一口气,“那些个损友们是说本天才的名字很好听啦,可是天才当然希望自己也能有个酷的名字啊!”“那你叫什么?”仙道的兴趣也被樱木挑了起来,他是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应该也有个好名字吧?

“我叫花道,樱木花道。”虽然嘴上说不喜欢这个名字,但念出来的时候却带着无比的骄傲和自豪。仙道一听,笑着弄乱樱木的红发,“很好听啊,这个姓很少见的。而且我发现我们真不是一般的有缘呢,我有个好朋友也姓樱木。”说完他开心的大笑了起来,樱木听了愣住了,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你……的朋友,也姓樱木?”仙道笑望着樱木,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忽然店主在一边轻咳了一声,他们两个才想起自己真正来花店的目的。店主别有用心的看着这两个年轻人,眼神里有着一丝怪异的光芒在闪烁。樱木不自在的站起来,仙道也站了起来。

“阿彰,你又来买花了吗?”店主问着。仙道点点头,“是啊,还是老样子就好。”店主把花递到樱木手里,小声的对他说:“怎么样?他长得很帅吧?”樱木听了一愣,接着笑了出来。这个老板还真热心呢,不过她的鸳鸯谱好像点错了吧?接过花,樱木笑着对老板说:“谢谢您的花,我想我那些损友的女朋友们一定会很喜欢的,再见。”他冲着老板一点头,然后又看了看仙道。要说什么呢?他们只是认识了才几分钟而已啊。没有说话,樱木只是冲他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花店。他并未对任何人有所记忆,可是却不知道这个花店和这个人也许会影响他以后的一生。

过了几天,樱木再一次来到了这个花店。真是倒霉,万年损友是什么意思他总算是知道了。连高宫那个胖子看了买来的花也要买,而且还都要他去买,说天才好有眼光噢!这什么跟什么嘛!想着想着樱木已经来到了那家花店。不过那家化店的老板倒是个十分好的人,其实能跟漂亮的老板聊天也不错啊。转换了一个心情,樱木大步走进了花店。

那间花店还是那么漂亮,里面也还是依旧香气怡人。“欢迎光临,哎?怎么是你呀?又来买花吗?”老板还是那张好看的笑脸。樱木也笑回应,“是啊,我的那些朋友啊,看了买的花以后竟然全体都要我再来买,都不知道我回去时会不会拿不了。”老板说:“放心吧,如果实在很多,我就找人帮你送去。”樱木递过四人组的女朋友开的清单,老板接过清单,“哇,你的朋友还真是挺厉害的,这么少见的花都能被挑中,改天请他们一起来研究一下,我们会很有话题噢!那请你先等你一吧。”她说着走进了里面。

樱木又一次站在了一堆花中间。他就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和这些花这么不相称,可能是天才太耀眼了,不适合花吧。樱木心里自我安慰着,再一次向门口移动了几步,巧合的是这时门又再一次打开了,而他又再一次撞到了进来的人。下意识的想说对不起,可是在樱木说出这句话之前,那个被撞的人就先替他说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樱木还在奇怪,这个人说的话怎么和他想说的一模一样?那个人这时说:“嗨,我们又见面了,这世界还真是小呢。”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樱木抬起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庞。这个人就是上次他在花店遇见的仙道彰。

“原来是你!”怎么会是他?他又撞到他了!樱木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对不起,我又撞上你了。”仙道开心的笑了起来。“怎么我们两次见面都是在相撞之下呢?俗语说不打不相识,我们是不撞不相识,这也是一种缘份吧。”樱木听他开玩笑也跟着笑了。两个人又坐在了一起聊天。“对了,你并不是经常来这里呢。”仙道问着。樱木点点头,“本天才是来帮朋友买花的,那群懒鬼,自己要买东西还不愿意动。没办法,只能本天才出马啦。”说着他还叹了一口气,心里则在想着今天本来可以在体育馆里练球的,结果被那群人一搅,看来体育馆也去不成了。樱木好心疼那些时间啊!

仙道细心的看了出来,“你有心事?能告诉我吗?”樱木惊异的盯着他,这家伙能轻易得就看出他的心事?这种事哪有那么简单就可以办到的啊?(汗……拜托,傻瓜也能看出来啊,你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嘛!)他看了看仙道,说:“也没什么啦,只是我今天原来是要去体育馆打篮球的,可是现在却来了花店买花,有点不习惯。”仙道一听笑了,

“篮球?你喜欢打篮球吗?”这个男孩子还真是像阳光一样,连喜欢的运动也这么热情。樱木一点头,“是啊,本天才可是队里最重要的前锋!你有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去我们学校看比赛啊,本天才有很多球迷,还有很多女生暗恋我咧!”他越说越开心,却突然发现仙道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红着脸抓抓头发,“对不起,我好像话太多了。”樱木又在说对不起了。仙道突然开心的大笑起来,樱木奇怪的看着他,他怎么笑的这么开心啊?仙道忍住笑,对他说:“我觉得你如果要改名字,就应该叫“对不起”这样你就人如其名啦!”

单纯的樱木开始还不明白,但马上他就知道仙道在说什么了。“好啊,你敢笑话本天才,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好像也忘了他们相识才几分钟而已,在花店不算小的走廊里追打了起来。虽然樱木跑得很快,可是还是个子高的人好啊,不管他一百八十几公分的个子再怎么追,也追不上仙道那修长如运动健将的腿。他停下坐到花店为客人准备的长椅上,说:“不追了,你赖皮,我追不上你。”仙道一看他坐下了,也走过来坐到他身边。

“为什么说我赖皮?你跑得那么快,差点就被你追上了。”樱木揉揉腿,说:“怎么不赖皮,你腿那么长,我怎么可能追得上你,哎哟,累死我了。”仙道好笑的看着他,“我的腿不长怎么能躲得过你呢?万一被打到那我不是吃大亏了。”樱木听了他的话,整个身体都软了,哪还有力气再跟他计较什么。“算了,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行了吧?”他大大咧咧的占去了长椅的三分之二,仙道也放任他依在自己身上,温柔的让樱木靠着。

安静了一会,樱木忽然问:“为什么你会喜欢花呢?好像跟你的样子不太搭调。”仙道沉默了一会儿。樱木以为他有什么难言之隐,连忙说:“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本天才不介意的。”仙道摇摇头,“不,没关系,我会喜欢花是因为我的妈妈是个非常爱花的人,在我们家的庭院里总是有许多许多的花,而且妈妈特别喜欢满天星。”樱木听了奇怪的问:“满天星?那一般不是是用来做陪衬的花吗?”就算再怎么不了解,满天星这种花他还是知道的,怎么会有人喜欢这种小小的花?仙道听了轻笑一声,“很怪吧,我常听妈妈说,满天星这种花一直以来都是被人当做陪衬的花来用的,这种花一直都是默默的做着所有花的一部分,从来不会像其它花一样炫耀自己,只是静静的在艳丽的花儿身边开着小小的花,所有人都不会注意到它,但如果没有了满天星,花儿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吸引人的,你说是吗?”

樱木听了低头想了想,是啊,这种小小的花从来都不会被人发现,只是待在一边安静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可是如果没了它,那其它花儿也一定不会好看的。“你妈妈真厉害,真像个诗人,真想见见她。”仙道听了垂下头,“恐怕已经不可能了,我妈妈已经过世了。”“……对不起,我不该提起的。”“没关系,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他笑了笑,樱木也笑望着他,忽然仙道轻声说:“你的笑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因为……”话没说完,店主出来了,她抱着一大堆花,仙道和樱木看了连忙去帮她。

店主放下包好的花,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些花竟然这么重,不过看着自己亲手种的花朵能被人买去当礼物或是自己观赏也是挺不错的,哎,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啊?我不会打扰到什么吧?”她的眼神有些怪,樱木有些无力的看着她,这个老板真是的,难道她真想歪了什么吗?付了钱,樱木说:“谢谢你,下次见了。”他刚想抱起花离开,却发现好象花太多了,自己抱不了。老板看了马上碰碰仙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帮帮人家呀!”仙道点点头,走过去抱过樱木怀里大部分花,樱木有些不好意思,“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不用麻烦你了。”仙道笑笑,“你确定自己能拿得了吗?还是我帮你吧,你有骑车来吗?”樱木摇摇头,仙道说:“那我们用走的好了,我们走了,老板。”说完他抱着花和樱木离开了花店。

在回宿舍的路上,樱木和仙道一直在聊天,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走到了宿舍门口。樱木叫来了那些朋友把花抱上去,却发现来看他们的女友盯着自己的眼神都和那个店主差不多,拜托,她们是没见过同类还是没见过异性的同类啊?看着那群女人‘依依不舍’的抱着花一直回头看,樱木只能拉着仙道‘快速逃离’。到了不远处,他说:“谢谢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不过天才以后可有好日子过了。

他正想着,仙道说:“只不过你以后的日子可倒霉了,你是这么想的吧?”心事被看穿了,樱木尴尬的笑了笑。仙道无奈的耸耸肩,“看来我真的给你惹了不少麻烦,这回可得轮到我说对不起了。”樱木摆摆手,“不是的,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让你帮了忙还把你卷进来。”仙道大笑起来,“呵……呵,你又在说对不起了,看来我真的该叫你对不起了。行了,我有事要先走了,你……”他言又欲止,樱木奇怪的看着他,“我什么?”“你以后还会去花店吗?”他的口气像是在试探,但樱木不能确定。

“我想不去也难了吧?”他无奈的笑了一下,恐怕从明天起他每天都得去花店报到了,谁叫仙道让那群色女人给看见了呢?仙道又像是放心一样的松了一口气,“那我们以后见喽,我先走了,再见。”“等等……你刚才说我的笑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因为什么?”“……不,没什么,再见。”他摆摆手,转身离开了。樱木没有多想,也转身回到宿舍里。当然了,不出所料。“花道,那个大帅哥是谁啊?长得好有型噢!”“对呀,你在哪里认识的?是不是一见钟情?你真幸福,明天你还会去找他吧,好好努力噢,虽然是男生,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有了喜欢的就一定要……”又来了,樱木翻了翻白眼,他这是住在什么学校,交了一群什么朋友啊?女朋友个个都像马路上的老太太一样问东问西,没办法,他只好选择躺回自己的床上蒙头大睡,好躲避那些‘好奇宝宝’的问题攻击,管他的呢,反正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认识仙道和花店老板都有半个多月了,樱木也从开始的被逼来花店变成了习惯性的每天都会来坐一坐。跟着老板和仙道,他还学到了不少的花语。像白玫瑰代表不变的爱,红玫瑰代表热情,黄玫瑰代表离别的爱,百合代表真诚,黑百合则相反,代表虚伪,康乃馨代表慈爱,而满天星则代表永恒,平静还有满满的爱。想想其实待在这里还真不错,仙道坐到她身边,“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难道在想我吗?”樱木敲了他的头一下,“你有什么好的啊,本天才又没病,想你干什么?”“我怎么了,本人英俊潇洒温柔多情,绝对是大众眼里的好情人耶!“樱木懒得跟他斗嘴,只得捂上耳朵以阻止仙道的叨唠功,他都能与大街上的那些俗称‘阿公阿婆’的老人们媲美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认识了樱木和花店的老板后,樱木每天都以快乐的心情对待所有人,对于仙道这个开朗的男人也渐渐有了好感。可是事情总是会有变化,不知道是谁把仙道的事传了出去,不知是不是樱木在学校里名气太大,招来了嫉妒,反正本来好好的一件事不知怎么的传到老师们的耳朵里时就变了形,而且越传越难听,最后教导主任终于忍不住叫来了樱木。

“樱木花道,你最近的表现很差你知道吗?”“什么意思?”“那个男的是怎么回事?要记住你现在是高三生,再过不久就要毕业了,最好不要为了交朋友而荒废了学业。而且就算是要找,麻烦你也找个正常点的来……”樱木气极了,这是怎么回事?什么荒废学业?谁是不正常的?“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什么荒废学业?本天才有荒废学业吗?你哪只眼睛看到了啊?哼,没事的话我回去了。”樱木转身离开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回到宿舍,他生气的把外衣大力的丢在床上,几个好朋友和他们的女朋友都凑了过来。“花道,你怎么了?”“不知道教导主任从哪里听来的废话,什么荒废学业!真是莫名其妙!”大家互相看了看,几个女孩子内疚的说,“对不起啊,花道,我们上次不应该瞎起哄的,把你害的这么惨。”樱木摆摆手,“算了,这不怪你们,哼,那群无聊的老头子……”樱木生气的说着。之后的二个星期,他再也没去过花店,也再没见过仙道。他觉得风翔只是个亮亮的星星,对于自己来说是远在天边的,根本够不到,所以干脆也不再去想了。就这样,樱木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整天和篮球为伴,只是夜里入睡后,仙道的影子就会进入他的梦里。

渐渐的,这件事就这样以没有结果而告终。这天,“樱木,求求你了,就这一次行吗?最后一次了,我女朋友真的很喜欢那个花店的花,再帮我去买一束花吧,好不好?”由于同舍而居的朋友在耳边不停围绕的恳求,樱木不得不再一次来到这个曾经是他最喜欢的地方。这里还是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变。老板看见许久不见的樱木高兴的大叫了一声,“喂,花道!怎么是你啊,你很久没来了,是因为学习太忙了吗?”樱木不自然的笑笑,他能说什么?难道要说是为了躲开那个人吗?“老板,我要这些花。”他把条子递给店主。店主接过来,“你的朋友们还是那么有品味啊。”她拿着条子进屋去,不一会儿就弄好了所有花。

樱木很想马上就走,可他却像本能一样的四处看了看,老板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么,“你在找阿彰吧,他不在。”“我……没有找他啊。”老板叹了一口气,“恐怕他以后再也不会来了。”樱木听不懂,“什……什么?”老板看了看她,神色有些难过,“你还不知道阿彰的事吧。”听了这话樱木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为什么老板的口气听起来那么难过,难道……难道是他……“那个傻小子竟然没有告诉我们他有先天性心脏病,而且是很严重的那种。”一句话震得樱木顿时说不出话来。

老板继续说着,“就是你再没来的那几天,阿彰的心情不太好,他总说你不来是因为他的原因,还说你讨厌他了,结果第二个星期,他就因为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三天前他来向我告别,说要去美国治病,可能很长时间不会再来这里了,临走时他给了我一张纸条,说等你再来花店时,如果问起他的话,就让我把这个给你,如果没有提起,就把纸条丢掉,你自己看看吧,还有这个。”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又从花束里拿出一束满天星。

樱木接过来,有些颤抖的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几行龙飞凤舞的字:对不起,因为给你带来的麻烦;对不起,因为我伤了你的心;对不起,因为我的不成熟;对不起,因为……我的不告而别。说了这么多对不起,你会原谅我吧。不管我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可以贪心的让你想念我呢?你会好好照顾满天星是吗?如果我能再回来,我会送你一大束满天星的。对不起,关于那个笑容的答案我现在还没有想好,但可能我再也没机会告诉你了。对不起,因为很多,很多……。几滴晶莹的眼珠滴落在纸条上,樱木才发现自己哭了。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走到了门口。抱着那一大束开着小花的满天星,抬起头仰望天空,樱木露出曾经被仙道说过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笑容,“你一定要把病治好啊,我……我等着你回来给我答案,我等着……一定……”

想看完美结局的请继续……


下面是完美结局了……

三年后

“花道,你为什么要拒绝阿牧学长的邀请呢?谁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耶。”经过三年的时光,樱木变得更好看了,他留长了头发,进入了一所很好的大学,现在念大三。就像是从前一样,有很多的男生在追求他,虽然是无奈,但他还是会很礼貌的拒绝。

樱木轻笑着摇摇头,“因为他不喜欢满天星。”又来了,朋友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每次都说这句话,所有人在追樱木时都会被问这个问题“你喜欢满天星吗?”他们很自然的就会说“谁会喜欢那种默默无闻的小花啊。”结果就被冷淡的拒绝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喜欢满天星,除了樱木自己。樱木的同学拍拍他的肩,“你呀,什么时候才会找到一个像你一样那么喜欢满天星的人呢?”樱木又笑了,他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转身说:“一直都在的啊,所以我一直在等着。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回来的,并且拿着一大束满天星来回答我的问题。”不管同学惊异的表情,樱木轻快的走向了那个认识他的花店。

“老板,那些花都送出去了。”花店一切如故,什么都没变,除了店主身边那个英俊得要死的金发男子和他怀抱的孩子。“花道,真是不好意思,总麻烦你。”“你怎么又跟我客气了,都四年了还没变,小心孩子会变得和你一样噢!”他笑着看着这两年前刚刚组成的一家人。

“你还是要买满天星吧,在这里,你……还在等他吗?”樱木接过花,笑着说:“是啊,今天是第一千零七十一天,我得在本子上记下来,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自从仙道走后,他每天都会在本子上记下日期,从他走的那天开始,记录着他离开的每一个日子,今天已经是第1071天了。樱木相信他在哪天一定会重新站在花店门外,再送自己一束满天星。

想着这些,樱木望向门外,却发现有一束花在地上。他推开门走出去,弯下腰一看,却愣住了。“满天星……是满天星……”樱木拾起花,看见花中夹着一张纸,展开一看,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第一千零七十一个晨夕,答案终于想好了,你的笑容是世界上最最美丽的,因为……我爱你。”惊愕的转过头,在对面街上出现了一个人,阳光下他的身影依然修长,朝天发,还是那么显眼。

泪水又一次不自觉地掉了下来,他笑着快步跑过去,而他则张开自己的双臂,等待着。“我终于等到你了。”“我可以追求你吗?”“那要回答问题,你喜欢什么花。”“……满天星。”“为什么?那只是种用来陪衬的小花不是吗。”“因为满天星代表永恒,它带我找到了自己爱的人。回答问题,如果要你结婚,会选择什么花?”“满天星。”“为什么?”“因为……它在陪了我一千零七十一个日日夜夜以后,帮我找到了属于我的幸福……”“你会永远喜欢满天星吗?”“当然了,因为它代表着永恒和满满的爱,不是吗?”“嗯,应该说是---永远的满天星吧……”。
 

  B - 碧海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