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爱情

(4 次投票)

作者:Echo 2010-05-03, 周一 16:08

爱情——《真理》前章之一




“呼……好想谈恋爱呀——”


天台上,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红毛的大男孩,制服的扣子只扣了两个,还都是扣错的。两手交叉枕在脑后,双脚朝天曲架着二郎腿的平躺在地上,两眼带着无限向往的看着蓝天,这句带着长吁短叹的话就是出自于他那张此刻青紫淤血红肿的嘴巴里。


“哼!”


在他双腿曲架起与肚子之间形成的凹陷处横着的头,就是他的情人。这所学校,乃至整个神奈川高校中都非常有名的,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流川枫。此刻他那让无数女生心驰神往的俊脸上也和樱木一样,青紫红肿,新的旧的淤血赫然可见。听见樱木的话,他从鼻子里哼出冷气,美丽的三角眼睛依然闭着,实在是连“白痴”两个字都不屑于说了。


想谈恋爱?


这个白痴以为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那是不一样的!!”


樱木激动的蹦跳了起来。


事实证明,天底下真的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时间真的是很神奇的,人真的是会改变的,河水也是可以倒着流的,太阳很可能……(众:臭E,你罗嗦完了没有?!)仅从流川枫鼻子哼气的这么小小一个动作,神经大条如樱木着居然完全领会他未诉出口的意思,一个激动的暴喝了出来。


还好作为运动员,最不缺的就是发达的运动神经,流川枫在千钧一发之既稳住了自己的头,没有让他随着樱木的大腿滚下亲吻冰冷的地板。流川枫也坐了起来,狭长的三角眼睛射出阴森森的冷光,面色非常不善的盯着一头红毛的樱木花道,心情是非常非常的差劲。其一,突然被打断的睡眠。其二,他那句想谈恋爱身什么意思!


流川枫打算如果樱木说不出令他满意的答案的话,拼着当杀人犯,他也要把这白痴从这平台上给踹下去,一了百了,省得被他气死了。


“那是不一样的呀!”


樱木压抑不住激动,继续嚷着,眼神在接触到流川枫要吃人的目光后,脸上突然多了一丝悲愤,扭过头去,好象流川枫这张脸给他带来多少委屈似的。


“本天才所说的恋爱是那种中午的时候可以一起吃便当,可爱的女孩子的可爱的便当,就象晴子小姐,肯定是吃不完的,然后就会把她的便当推到我的面前红着脸说‘樱木,你帮我吃吧。’晴子小姐……”


樱木完全进入了幻想的境界,闭着眼睛,一脸的陶醉。完全没有意识到旁边已经是一脸铁青的人:


“啊……晴子小姐的乌龙面那么好吃,厨艺肯定都不错……晴子小姐,美丽,善良,温柔,可爱……真是一个完美的女孩子……晴子小姐——”


“碰!”


一只大脚很直接的踹上樱木让人火大的脸,把樱木从甜美的幻想中硬生生的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啊!你干什么!臭狐狸!!”


樱木擦着脸上的灰尘,从地上爬起来就冲流川枫吼,理直气壮的很。


哼!踹了一脚,心情好多了。


流川枫甩都不甩他,酷酷的转身就走,一张俊脸板着死紧。长眼睛的都知道这个时候最后距他三里之外,以测安全。可樱木从来都不属于长着眼睛的那一类。


“死狐狸,你又发的什么疯!”


樱木囔着正要追上去,想起什么又快快的冲回来,搜罗起散落得七凌八落的两个便当盒子,三步两步一跳的在楼梯口追上了流川枫。


“偌,你的便当盒子。”


扔了一个空盒子在流川枫身上,也不管他接到没有接到,看着流川枫的脸,他还微微的摇着头,嘴里叹着气,很有些感叹和遗憾的样子。


他那是什么死表情!!


流川枫冷着脸,还没有下去的火气有直直的直往上冲。


说实话,阴沉着脸的流川枫的确是很可怕,但那总是跟木板一样的脸多了几分火气,对于有胆欣赏的人来说,确是十分眩目的。


樱木微微的愣一下,这样的神情看多了,可是每次看到的时候还是会小小的“晕眩”一下。这只狐狸,嗯……的确是长得人模人样呢……


站得上一级台阶的樱木用空余的手勾回流川枫的脖子,俯下头来,唇一贴就吻上他,流川枫冰冷的眼睛闪过一丝错愕,只短短一秒,刚到手的那个便当盒子就被随便的丢了出去,双手一环抱住樱木的头,脚迈上了一级台阶,身体一侧将樱木压在墙上,毫不示弱,变本加厉的反吻回来。一个激烈的纠缠着,象打仗样的火辣辣的吻。


这就是他的情人,两人相处无时不刻都象处在战争中一样,就连最暧昧的亲热都象是野兽之间的无情撕咬,你死我活一般的纠缠着,毁灭一般的壮烈,好象非得拼出一个同生同死,两败俱伤一样。


相处久了,连肺活量都变成了一样的两个人,同是移开了唇,大口大口的喘气,接个吻就跟死了一回了似的。身体还纠缠在一起。


“臭狐狸。”


阴暗里,樱木琥珀色的眼睛格外的明亮,语气几乎是温柔的。接吻都是这么累的吗?是女孩子的话应该不会吧?可怜的樱木没有试过也就无从比较起。


好象知道他在想什么,流川枫也格外明亮的黑眼睛,很没好气的白过来。


樱木毫不示弱的,眼睛一点也不比他小的,气势一点也不比他弱的对瞪了回去,虽然,其实他一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白他而自己又为什么要瞪。一切动作,纯属习惯,条件反射性的。


大白痴!


水蛭一样贴上来的唇,即没有入的气也没有出的气,彼此就象是要把对方每一点气息乃至每一滴血都吸干净一样的纠缠着,直至彼此都受不了了,同时推开对方,弯下腰来拼命的喘气,缺氧的脸都涨得通红的,嘴唇也都变得异样的鲜红。


不是不知道正确的,可以呼吸的接吻方法,但两个人就跟是自虐样的,就喜欢这么折磨对方也折磨自己,每一次放开对方都跟重新活过来了一样。


我也许可能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被吻死的人。


樱木自嘲般的想着。


“走吧,狐狸,上课铃响了。”


拣起地上的便当盒放回流川枫手上,两人并肩走了出去。


衣衫不整的从天台上走下来的两个人,都一米八以上的身高,鼻清脸肿的,新伤痕叠着旧伤痕,头发凌乱,气愤诡秘,让众人都退避三舍。


怎么又两个都活着下来了呢?从某一天,流川枫和樱木包了午时的天台开始,湘北的同学们就都时刻的准备着,看哪天两个人都没有下来或是只有一个人爬下来,立刻打火葬场的电话,让他们来拉尸体。这样的一天总是会来到的吧?……


“上课的时候好好睡觉。”


分手的时候,樱木这样对流川枫说。


……嗯……昨天狐狸又跑到他家来过的夜……实在是睡眠不足呀……下午还有练习来着……


这个白痴!


流川枫垂下头,隐隐有了一丝笑意。




第二天,中午的天台。


“干什么,狐狸?”


樱木愣愣的看着被扔到怀里,狐狸吃到一半的便当,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不吃了。”


流川枫没表情的说着,侧头靠在樱木肩上闭目要睡觉。


咦?


不会吧?狐狸今天怎么吃这么少?别看这只狐狸看起来瘦瘦弱弱的,饭量力气什么的可一点也不他小,要不然他也不会……


想什么呢!!


樱木脸上突然出现可疑的潮红,连忙甩甩头,当我没想,当我没想……


樱木伸手去探流川枫的额头,流川枫心里很窝心的,口里却小声骂白痴。


没发烧呀!流川枫没病,樱木也就放下心来,秉着食物不可浪费的原则,樱木一口一口的连着流川枫的便当一起吃完了。


嗯……流川妈妈的手艺还真不错,为什么这么好吃的食物会养出这么不可爱的人来呢?


樱木咬着筷子皱着眉头很认真的想着,还好好吃的食物让他的嘴巴无暇将这个疑问问出来。





下午第一堂课只上了一半,樱木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


嗯……好饱哦,这几天都帮着狐狸把他的便当吃完,那只狐狸不知道为什么食量突然变小了,他是真的没有生病吗?


哎呀!等晚上在好好的问那个狐狸,现在还难受,吃太多了。一定要好好的出去活动一下。老爹不是说他要用比那个狐狸多得多的时间来练习才能赶得上狐狸吗,可以他练习狐狸也练习,他睡觉狐狸也睡觉,他哪来的比那只狐狸多得多的时间呀!好!现在就是练习,就这么决定了!


樱木“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教室,上课的老师纯粹当他是不明幽魂,装做没看到。


“啦……啦……”


最里哼着曲调,心情很好的樱木在楼下碰到刚要往里走的水户洋平。


“洋平——”


洋平请了好几天的假,虽然还是每天都帮樱木准备中午的便当,但是这么长时间没有在学校里看到他,樱木乍一见还是很兴奋的,连忙撒着欢的奔了过去。


“洋平,你怎么来了,你的假完了。”


水户洋平看着笑面如花的他,也微微的笑了起来,他没有跟他说,他就是为了看这张笑脸才来的,现在他实在需要看到这张笑脸,这是他努力生存的所有动力。


“你最喜欢的蛋糕,刚出炉的,要吃吗?”


洋平没有回答的他的问题,而是对他举了举手里的纸袋。


“啊~!洋平你最好啦!”


兴冲冲,饿死鬼一样扑上前去的是前一分钟还觉得自己撑得快要死了的樱木花道。


“洋平,我跟你说哦……”


嘴巴里面塞得满满的,嘟嘟囔囔,含含糊糊的说着:


“其实,我现在不饿,那只狐狸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中午都只吃一点点,撑死我了,洋平,你说狐狸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呀?”


“慢点,慢点。”


洋平拍着他的背,并从口袋里拿出一瓶牛奶来,打开盖子递到他嘴边,脸上是樱木早已习惯到看不出它有多深的温柔的纵容。


“流川吗?我刚刚还在便利店碰到他呀,他在买面包。”


“咦?”


樱木举到半空中牛奶放了下来,那只狐狸有毛病吗?一个小时前他明明说他吃不下了呀?!


“洋平,你等我一下哦。”


樱木火速的转身朝便利店跑去,怀里没忘抱着洋平带来的蛋糕和牛奶。背后是洋平永远温柔的凝视……



“狐狸,你干什么?”


嚼着干面包被逮个正着的流川枫,对迎面跑来大吼着的樱木有点愣。随即低头,不理他的继续啃面包。


“臭狐狸,你怎么回事呀?”


樱木一头雾水的念着,抢掉流川枫嘴边的面包,递上纸袋里水户洋平精心烹制的蛋糕。


流川枫不客气的大口吃着,还不顾大庭广众之下的就着樱木的手喝牛奶。被流川枫奇异的行为搞得一头雾水的樱木则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很小心的喂着他。


“哪来的?”


吃得差不多了的流川枫的很不经意的问着,这个白痴穷得要死,品味有差得很,怎么可能买到这么好吃的蛋糕。


“洋平给我的。”


樱木很顺口的回答,一门心思还停留在这只狐狸为什么这么奇怪呢。


“扑!”


还含在口里的半口蛋糕吐了出来,流川枫恶狠狠的看着樱木,迟钝的樱木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发疯的流川枫,心里越发雾水重重。


“哼!”


流川枫白樱木一眼,转身就走。


“哎,狐狸!”


走到半路的流川枫很快的又回转了过来,就在樱木傻傻的看着他的时候,他一手抢过樱木怀里还剩几块蛋糕的纸袋,用力挤压扁,丢到一旁的垃圾筒里。


“啊~~~!我的蛋糕!!”


樱木惨叫一声扑向垃圾捅,飞快的抢救起纸袋,里面的蛋糕早就不成样子,不能吃了。


“臭狐狸,你不吃也不要丢我的蛋糕呀!洋平辛辛苦苦给我拿过来的……”


流川枫早就走远了。


樱木哭丧着脸往回走,想要去跟洋平好好的诉说一下这只狐狸是如何的不讲理,神经病。可是,走回到原地,人迹渺茫,哪里有见到洋平的影子。樱木在原地愣了一下,头是越发的大了,被这么一闹他也没有心情去运什么动了,干脆,还是决定回去睡觉吧……




第二天中午,天台上。


“狐狸……”


这几天吃习惯了流川枫的便当,樱木看着一口一口抱着便当吃得目不转睛的流川枫有点傻。


“你今天不用我帮你吃了吗?”


给你吃?想得美!!


流川枫冷斜他一样,低头把自己的便当吃了底朝天,还趁着樱木发愣的时候,偷偷就着抱在他手里的便当,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啊!!!”


不太久之后,天台上传来一声惊天地动鬼神的凄厉尖叫声:


“我的便当!!吐出来,臭狐狸,你给我吐出来!!”




到现在,樱木也不明白那几天流川枫为什么都吃不完他的便当,而流川枫当然也不可能跟他解释这件让他想起来极其后悔的蠢事,事实上,他巴不得他早点忘了才好呢……
 

  E - Ec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