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清花]两个男生

(5 次投票)

作者:Fella 2010-05-03, 周一 16:35

夏天,火热的夏天。

正是燥热的午后,阳光把地面晒得火一样的炙人,白花花的路面上见不到半个人影,连流浪狗都懒洋洋的趴在路上午睡。

一处树荫下的篮球场里,穿着背心短裤的男孩却仍在满头大汗的在打球,四周的空气都热得象要停滞了,可是他却仍然一遍又一遍的运球、投球,“今年,是国中的最后一年了……”嘴里不断的念念有词,他突然一个飞身灌篮,球不偏不倚的从球网中滑落,他咧开大嘴笑了起来,“明年的海南,一定会写上清田信长这个名字!”

球骨碌骨碌的滚了出去,他尤自哈哈大笑,沉浸在自己的自满之中。

“……”感觉到自已的脚上碰到了什么东西,高大的男生慢慢回过头来,视线缓缓下移,他低下身子,两条眉毛拧着一团,粗恶的口气狠狠的吼起来,“这是个什么东西?!”

正好撞上他的腿,现在还在他的脚边旋转滚动的,是一颗桔红色的篮球。

突然觉得后面一阵风声扑来,他迅巧的一闪,但仍是被由后而来的木棍砸中,一缕血丝从他的额上流下来。

“樱木花道!”几个身材魁梧的不良少年立在他身后,手中各持着木棍之类的武器,一脸凶神恶煞,“昨天打伤我们兄弟的人就是你吧?”

少年抬起头来,挺直的鼻梁下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我打过的人那么多,怎么记得起来,再说你们这些小杂鱼~~~~~”他刻意的拉长声音──

没等他说完,那群人已经狂扑而上,他眉一耸,一脚把篮球踢开,迎了上去。

球场里,练球的男生回过神来,迷糊的左顾右盼,“我的球呢?”

“碰~”的一声,他想念中的爱球穿过球场的树丛,滚落在他的眼前。

他拾起球来,迷惑的向外望去,只听得一阵模糊的喊杀声越去越远,他不明所以的叹了口气。

篮球在他手心转过,一抹暗红的东西从球身上滴落。

他呆视良久,突然丢开球,大叫了起来,“血呀~~~~~~~~~~”


明朗的秋天,正是运动竞赛的绝好天气。

高大稳重的男人(虽然他一直觉得自己还可以自称为“少年”^^),缓缓回过头来,“你觉得他怎么样?”

身边清秀的少年微笑着,“牧看中的人,难道还会差吗?……只是……”他突然露出雪白的牙齿,促狭的笑了起来,“看来这个人会给海南带来一阵旋风呢。”

“清田,清田!”

用毛巾擦拭着头上的汗水,少年不耐的回过头吼着,“老是叫啊叫啊的烦死了,什么事啦!”

“你朝那边看啦,”队友小心翼翼的放低了声音,指向观众席的一角,“那个,好象是海南的牧哦。”

什──什么?!少年也呆呆的看了过去,真的是他哎,他身边的那个,一定就是神宗一郎了吧!……

“他们一定是为你而来的,听说海南要在这一场的优胜者里征选新人,清田,你好幸运哦……”队友们的说话声他已经听不见了,他只顾张大了嘴,朝着那个方向傻傻的笑开了。

……发现他们注意的对象一副手舞足蹈、抓耳挠腮喜不自胜的样子,牧和神有志一同的互看一眼,真的好象──猴子啊──

果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悲,球场的另一端,也正在上演着一场好戏。

“樱木君,我不是说过叫你不要缠着我了吗?”美丽的女孩脸上已不复温婉的神情,叉着腰不耐的道。

“可是可是……我喜欢叶子啊……”红发的大男生脸上可怜兮兮的表情,实在是让人有些好笑,至少如果被他几个死党看见,绝对会笑得前仰后合。

可是这个女孩既不觉得好笑更没有半点同情对方的意思,她冷冷的撇过头去,“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喜欢的是小田君,不是你。”

“可是……”男孩又气恼又委屈,忍不住大吼了起来,“那个小田有什么好,篮球有什么好的,你看,他不是输了吗?”

见到他暴怒的样子,女孩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脸上却罩上了一层严霜,“无论你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我就是喜欢打篮球的男生,我就是喜欢他!”

球赛结束了,女孩连忙上前去安慰自己的心上人。

男孩垂头丧气的走到了一边,满心的沮丧不忿,耳边轰隆隆的,都是方才女孩向他说过的绝情的话。

“不是我自夸,我的篮球水平啊,就算到了海南也──”

篮球?!耳边窜入的敏感词汇,让男孩心中的怒火一瞬间窜到最高点,想也不想的,他冲着为首的人就是一撞,看我樱木花道的拿手头槌──

“咚”的一声,尚在高谈阔论的清田还没回过神来,已被一股大力掀翻在地上。

“清田,清田,你没事吧?”

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外界的躁音和摇晃,忍耐着头上传来的裂开般的痛苦,清田信长勉强的睁大了眼睛,他模糊的眼光,恰好只能捉住一个离去的背影,高大的橘红色的背影。

清田信长再次昏了过去。


这一年的冬天,有很大的洁白的雪。

“请保佑我,让我考上海南高中,让我成为海南高中的种子选手,让我成为高一生中的新人王,让我成为高校的MVP……”黑发的男孩低眉敛目,嘴里不断的念着。

他颤抖的抽出一张签来,拆开。

“哇,大吉啊!”他笑开了脸,珍而重之的把签捆在树枝上,满意的笑了起来。

“看来,今年一定会发生好事哦!”


“哇啊啊!大凶!”另一端,红头发的男孩也大叫了起来,他不能置信的把手中的纸条揉成一团,“为什么!为什么!”

“哈哈哈哈~~~~”伴随响起的,是死党们的狂笑声,“才新年第一天就抽到大凶,果然是花道的作风,唔哈哈……糟糕!”

男孩回过头来,眼里闪着凶狠的怒火。

一眨眼之间,神社前就倒下了几个少年悲壮的身影。

看也不看他们,红发的男孩恼怒的向前走去,“什么嘛,居然给我大凶,神佛都不长眼睛的吗?”

看见一颗树上结着五彩缤纷的签条,他好奇的扯下一个。

“咦,居然是大吉哎,太过分了,让我看看……”他突然眼睛一亮,贼兮兮的笑了起来,将装在签条的两张签换了过来,“哼,这样我就是大吉喽。”他笑弯了眉眼,神采飞扬,“真是抱歉喽,老兄!”

已经走远的清田信长突然莫名的打了一个寒战,“糟糕,要回去加衣服了。”他扯扯自己的衣领,越行越远。


春天,樱花飞舞的季节,也是新一届学子入校的时候。

“什……什么,你这个红毛猴子,竟敢对我这个新人王这么说话。”清田信长伸长了指头,怒骂出声。

“你这个猴子才是呢,竟然敢指着本天才大叫,不想活了你。”眉眼间尽是狂野不驯,红发的男生也不甘示弱的威胁着。

“红毛猴,红毛猴……”

“猴子,猴子……”

旁边观战的人脸上都不约而同的挂上两道黑线,这还真是……水准奇低的对话啊!敢情他们这不是选拔赛的赛场,而是动物园了。

一人头上赏过一个头槌,两个大黑塔已经立在了场地的中心。

“真是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赤木严肃的道歉,顺便敲了尚不安分的樱木一记。

“哪里,我才要说对不起呢。”牧也凝着脸,这个清田,太会给他们找麻烦了。

领着各自的问题儿童回到自己的场地,牧忍不住开口训斥,“你明知道那个樱木不好惹,还要去干什么,那么讨厌的话,就在球场上见真功夫吧。”

“……”清田信长抚着发痛的头皮,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啊,不,没什么。”清田回过神来,勉强的笑了起来。

可是……并不讨厌他呀……眼睛依然紧盯着球场对面活跃的身影,清田信长完全没有发现内心的情绪,可是,至少有一点他是非常清楚的,或许这个樱木吵吵嚷嚷,狂妄自大,甚至有可能成为自己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可是,自己并不讨厌他……

不讨厌……是不是就是喜欢的意思呢?不过清田的脑袋里,大概不会想这么深奥的问题吧……

高一的春天,他们都还只是懵懂少年,怀抱着对篮球的热情和对未来的期许,或许人生曾经在某一处交轨,但也不意味着就此定下了未来的路线,清田,加油吧~~~~你的路还很长呢!

 

  F - Fel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