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许愿树

(3 次投票)

作者:Fella 2010-05-03, 周一 16:38

在湘北高等中学,流传着一个有关“许愿树”的传说。

在校园的南角,有一棵高大的樱树,即使是湘北年纪最大的老校工,也说不清这棵树到底有多大的年纪,这棵树的树干要两个人合抱才能团团围住,而树冠更是枝干交错、花繁叶茂,它就象一把巨伞,静静树立在湘北的一角。

在湘北学生届届相传的故事里,把自己的愿望写在纸上,再封进祈愿袋,然后把袋子系在这棵树的树枝上,诚心诚意的祈求,那么愿望就一定会实现。


高三的最后一年──

春天的树下,樱花开了满树,粉红的花瓣风一吹便纷纷洒落,美得如梦似幻,这是充满了生机与希望的季节。

三个少年并肩站在树下,双手合十的对着树祈求许愿。

红发的男生装模作样的闭着眼,不时偷看着身旁的可爱女生,突然又想起许愿要心诚,忙吓得闭上眼睛,祈求着──让今年的湘北夺得冠军,让我考上大学,还有晴子小姐……咦,三个愿望会不会太多?不过自己在纸上写着的可是晴子小姐排在第一位啊……

娇小甜美,齐肩短发的女孩紧闭着双眼、虔诚的祈祷着──让今年的湘北夺得冠军,让我们都考上大学,还有……流川君……她粉嫩的脸不禁透出一抹晕红来……

黑发的冷峻男生也紧闭着眼,却并没有象其他人那样双手合十,他就这样闭着眼,看不出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在祈愿些什么。

半响,甜美的女音响起,“好了。”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睁开眼睛,左边高大粗旷的红发男孩名叫樱木花道,右边黑发的冷峻男生是流川枫,他们俩都是称霸高中的湘北篮球队的主力队员,短发的甜美女孩叫赤木晴子,是篮球队的经理,他们三个人高中三年都在同一个班里,在篮球队里更是朝夕相处,真可谓是结下了不解之缘。

将印着粉红樱花的祈愿袋小心翼翼的系在离自己最近的树枝下,晴子绽开了甜美的笑容,“樱木君许了个什么愿呢?”

一刹那间脸涨得通红,红发的大男生挠着头,结结巴巴的答道,“不……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愿望啦,那个……”稚气的举动惹来旁边黑发男生的一声冷哼,“白痴。”

“你说什么──”樱木马上火冒三丈的揪住流川的衣领,眼见一场新的狐猴大战就要开始,晴子忙出面解围道,“我只是随便问问的啦,没关系,樱木君不要这样哦。”

“哈哈,没有啦,我只和这小子开个玩笑,”意识到晴子在身边看着,樱木马上松开手,还装模作样的替流川拍拍衣领,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大笑起来,“不过这样说起来,狐狸又许了什么愿望呢?该不会……”想到了什么,红发男孩凑近黑发男孩,恶狠狠的小声威胁道,“不准你许和晴子有关的哦。”

……那明明是你的愿望吧。黑发男孩整整衣领,眼中流露一丝莫名的情绪,可是看见樱木一副傻兮兮的样子,却故意道,“你说呢?”

“你说什么,呜哇──”经不起激的樱木果然大叫了起来,一拳朝流川身上打去,可是经过长年的比拚流川早就熟悉了他的出拳模式,又怎会让他轻易击中,一个闪身便离开了樱木的拳头范围。

“臭狐狸……不准跑。”哇哇大叫着,樱木向前追去。

“你们不要闹了,樱木君──”晴子也连忙追了上去,校园里的小径间,顿时热闹了起来,充满了叫声、骂声和笑闹声。

在这个春天,他们还很年轻,一切可知的不可知的美好的未来都在等待着他们,而幸福……可期。


大学的最后一年。

依然甜纯可爱,却明显成熟了许多的女生站在湘北的那棵樱花树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已经夏天了,那棵樱树依旧枝繁叶茂,伸展的树枝上,结满了相信传说的学子们系上的祈愿袋。

被风吹雨打或是系带不牢,每年都会有无数的祈愿袋被校工扫入焚化炉中,可是每一年,又会有无数新的祈愿袋被系上。

无论是否相信这个传说,大家想要寻求和寄托的,只是一份对于未来的期许和希望。

女孩要等的人还没有来,她无聊的望向树上挂满了的祈愿袋,有包装精美一望醒目的,有自己手工制作的,有买东西时附赠的……衬得这棵树上似开了繁花似锦,灿烂夺目。

突然,她眼睛一亮,踮起脚尖,扯下一根树枝,从上面解下一个很朴素的祈愿袋来。

犹豫了一阵,她终于颤抖着把它拆开,慢慢读着里面纸条上的字句,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突然身边响起一个爽朗的笑声,“晴子,你来得这么早。”

女孩脸色一白,下意识的把手中的纸条和祈愿袋都塞进自己的衣袋里,回过头去,勉强的笑着,“你们来了”。

红头发的樱木花道,虽然已经长成成熟男子的外型,可是飞扬的笑容和纯稚的个性,让他依然象个长不大的孩子,而默默站在他身后的流川枫,也依旧稳重寡言,他们俩一动一静、一红一黑,形成鲜明的对比,可是却又有着莫名的和谐。

大四的最后一年,面临着毕业和各寻出路的关口,他们相约着又来到许愿树前,来共同追忆和寻找当年的时光。

“时间过得好快哦。”漫步在熟悉又陌生的校园里,当年觉得成熟高大的高三生,如今在他们看来也只是毛头小孩了,晴子感慨万千。

“是啊,不过现在回想起高中的时候,就好象昨天一样呢。”红发男孩也大笑着开口,脸上却有着怀念的神色,毕竟那一段有笑有泪、张扬放肆的青春,是很难忘记的吧。

黑发男子依然沉默的跟在他们后面,静静的倾听,这似乎已经是他们三个人相处时惯有的模式了。

“对了,你们有什么打算啊?”女孩突然问道。

“哈哈,我哪有什么打算。”红发男生尴尬的挠挠头,好不容易混到大学毕业,又因为背伤不能再打篮球,有公司肯要他就已经不错了。

“那晴子小姐呢?”

“我呀,嗯,大概当两年OL,也许就找人嫁了哦。”

“什……什么……?”红发男孩的脸涨得通红,总觉得晴子小姐在暗示着什么呢,可是……他下意识的回头望望依然面无表情的流川枫。

抬起头来,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黑发的男生突然开口道,“我要去美国了。”

“什么?!”掩饰不住心里的惊讶,樱木和晴子不约而同的大叫出来,呆望着流川枫。

“狐……狐狸……”樱木愣愣的看着他,他们做了七年的搭挡,虽然天天吵架,可是他的心里,却已经把他当成了最好、最好的朋友,甚至于,超过了朋友……

“你为什么一直没有说过?”

黑发男生避开他审问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脚下,淡淡的道,“这件事其实早就已经决定了,不过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结果的。”

“什么嘛,你这家伙,把我当成什么了!”觉得被朋友抛弃和背叛了的樱木一拳就砸了上去,平时可以灵活躲过的流川却不闪不避,任这力道凶猛的一拳结实的打在了身上。

“樱木君,你做什么?!”女孩惊叫着扯着他挥舞的手臂。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樱木怒视着流川,过了半响,他终于眼眶一红,头也不回的飞奔而去。

“樱木……流川君……”晴子呆在原地追也不是,留也不是,看着流川的眼里却多了一分情绪,“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明明……”

流川愣愣的站在原地,望着樱木奔走的方向,沉默的低下了头。

走上成年的路是如此艰难,在面临不可知的命运的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了,将要到来的分离……


十年以后

时光飞逝,流川去了美国后,樱木在一家公司干了几年,终于辞职开了一家拉面店。

三年后,他和晴子结婚了,流川要参加NBA联赛,没有来参加婚礼。

再过一年,晴子生了一个可爱的男孩,流川匆匆来了,看了看襁褓里一头红发的小婴儿,说了一句“小白痴”就走了,气得樱木差点要和他拚命。

过了六年的幸福日子,晴子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因为难产过世了。

弥留的时候,她牵着樱木的手,断断续续的说,“许愿树……”

“什么……”樱木哭得一塌糊涂,没听清她在说些什么。

“我说……湘北的那棵许愿树……靠墙的一个枝条上,有一个上面绣着五色樱花的祈愿袋,打开它……你会看到……”

“晴子……”樱木只顾着哭,眼泪流了一脸,却仍是止也止不住。

晴子模糊的笑了,“我……很幸福……所以……答应我……你也要过得幸福……”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樱木什么都不懂得再说,只知道再一次握紧晴子的手,痛哭失声。


晴子下葬后的三个月后,樱木孤身一人来到了湘北。

那棵许愿树经过了一次雷击,已经烧掉了半边的枝桠,可是向着墙的一面却依然枝叶繁盛。

正是樱花开放的季节,粉色的花瓣纷飞,象是多年前那一个明媚灿烂的春天。

……可是,曾经的自己,再也找不回来了。

小心翼翼的寻找着,几乎要放弃了,樱木终于在眼角瞥见那个绣得十分精美的祈愿袋——明显是晴子自己缝制的,上面绣着精美的五色斑斓的樱花,她在最后,想要告诉自己的,到底是什么?

颤抖着打开,里面只有一张发黄的小纸条,纸条上,是一个人狂放不羁的一行大字,“大白痴!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的手抖得更加厉害,狠狠的攥紧了那张字条,象是要握进自己心里一样,然后,蹲下身,他再一次的哭了出来。


男人在退役之后,一个人住在一间小院。

小院里,种了一株小小的樱树。他每天细心的为他浇水、施肥,象照顾情人一样温柔的呵护着它。

这一天,听到外面有动静,他走了出来。

院子里空空如也,只有孤零零的小樱树上,悬着一个破旧的,祈愿袋。

他想拆开,却发现手一抖,那破旧的纸袋,终于被撕烂了。

咬着唇,他看着纸条上歪歪斜斜、难看得不得了的字:臭狐狸,我也喜欢你。

院子外,高大的男人一步一步小心的走近,红彤脸上是不知所措的傻笑,可是眼里却带着泪光。



如果喜欢上某个人,如果想要和他在一起,如果想让自己也想让某个人获得幸福……许个愿吧……许愿树会悄悄的告诉你,只要真心,只要相信,经过再多的风雨,你和他,也一定会相遇。
 

  F - Fel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