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魔力大道Magic Boulevard 0-7 -待续- 

(9 次投票)

作者:Fella 2010-05-03, 周一 16:45

页面导航
[all花]魔力大道Magic Boulevard 0-7 -待续- 
章 4-7
全部页面

【0】楔子
丝丝细雨渐渐浸湿了街道,为这秋日的深夜更添上几分萧瑟。

一辆黑色的房车在细雨中缓缓行驶进地下的停车场,牧绅一走出车外,点上一根烟,向着公寓的入口走去。

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这幢世田谷的高级公寓前,入口处昏黄的灯光下,一个硕大无比的纸箱孤零零的躺在一旁。

不知道是谁家的大型垃圾,又或是弃猫弃狗之类,牧绅一微皱下眉,他一向厌恶这种东西,淡瞥一眼,他就继续往前走去。

而突然,在这幽静的深夜里,响起了歌声。

微弱的,几乎不成调的,却清晰的传入了牧绅一的耳朵里。

他陡然转身,紧盯着方才错身而过的纸箱。

歌声渐渐微弱至不可听闻。

有点迟疑的走向纸箱,似乎是犹豫了一会,牧绅一才缓缓的揭开了那只印着香蕉图案的奇大无比的纸箱。

已经微微浸湿的纸盖下,以奇怪的姿势蜷缩着的,不是小猫小狗,而是一个狼狈的少年,脸上身上明显可见的伤痕与血迹,眼睛半闭,似乎是已经昏迷过去。

牧绅一呆了一阵,才下定决心似的将那少年从纸箱中抱起。

抱在手上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少年个子非常的高,身长腿长,但体重却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重。

似乎是触到了他的伤处,少年微拧着眉,在他的怀抱里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

牧抱着那个少年,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消失在电梯后。


【1】Chap1.

“神吗?我这里有点事,你马上过来一趟。”

“对了,记得带医药箱。”

细心将伤口包扎好,再将擦破的地方消毒,受伤的少年也许是累极了,尽管拧紧了一双浓眉,却始终没有睁开过眼睛。完成了这一切的神宗一朗回过头,对牧绅一笑道,

“看来,你捡回了一个不良少年呢?我是不是应该对你这难得的善心表示一点好奇呢?”

牧绅一顺着神的眼光看去,方才在微暗的灯光下没有注意到,现在方才看清,原来自己捡回来的这个少年居然染着一头艳红的头发,梳成早已过时的飞机状。牧微皱了下眉,看来自己的这个决定,大概是个错误吧,也罢,就当自己偶尔发下善心吧,明天一早,就把这个不良少年赶出去好了。虽然……当时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

“牧?”

在神的询问声中,牧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走神了。

“牧?”

“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有点没听清楚。”

“不,没什么。”神收拾好药箱,转身走向门前,回头笑了一笑,“我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

牧盯着合上的门好几秒钟,才转过身看向沙发上的少年。

蹲下身来,牧第一次仔细的打量少年的样子,虽然脸上也被包上一块纱布,但是仍可以看出少年的长相,虽然不是传统的美少年的相貌,却是让人一见难忘的英气与俊朗,可是从眉宇间掩盖不了的稚气看来,大概他还不到16岁吧……虽然以自己的事务所来说,不是以培养少年偶像为主,不过16岁也已经是可以考虑的年纪了……但是这头红发……还是染成褐色或者金色比较妥当,还有如果他真的是个不良少年,就要考虑他会不会带来很多麻烦……

……不过……在他能足够的观察他之前,这一切都言之过早了。

少年仍然以一种小动物的姿态蜷缩在沙发上,对身边发生的一切恍如不知。

室内一时回归了寂静,只有少年清浅均匀的呼吸声。

牧拉灭了灯,走向卧室。

明天会是个怎样的日子呢?不知为何,一向冷漠冷情的他,却突然升起了一种微弱的期待。

【2】

这天的清晨,牧绅一比平时醒得要早。
或许是一种直觉或空气中飘浮的异样气息唤醒了他,而当他一睁开眼,就立即落入了另一双眼里。

是言语无法形容,清澈,野性,锐利到无法直视却又无法避开,即使是惯经风雨的牧面对着这双眼也不由得呆了一呆,暗暗在在心中赞叹,这少年,真的有一双好眼,那象是森林中的野兽乍出捕食的光芒,那样锐利夺目却又太过危险,太不适合这繁华堕落都市。

“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少年以小兽的姿势整个趴跗在他身上,居高临下恶恨恨的语气,但却并不让人觉得凶暴,反而能隐隐感到他语气里受过的伤与自我防卫。

牧绅一并不惊慌,这是他的地盘他的王国,他放松身体,好整以暇的道,“这就是你对于帮助你的人的态度吗?”

“帮助?”少年狐疑的看着他。

“不错,你在纸箱里冷得瑟瑟发抖,而且还受了伤,我好心捡你回来,还替你包扎伤口,这样都不算帮助吗?”

少年紧盯着牧绅一,象是在判断他话语的真实性,而牧绅一也丝毫没有逃避的回以微笑。

半响,少年突然放松了手臂,长舒一口气,从床上翻坐在地板上,“真是,我差点以为还是那帮人呢。”似想起什么,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冲牧笑倒,“真不好意思啊,大叔。”

大叔?!牧一呆,差点没从床上跌下去,他牧绅一,号称是21世纪日本艺能界最年轻有为的社长,报纸电视杂志访谈不一称他是青年才俊加钻石王老五,什么时候他居然沦为了一个少年口中的大叔来着,他他他、他有那么老吗?

可是面对那少年如阳光般灿烂如婴儿般纯真的笑容,牧却觉得一点也生气不起来,反而有一种久未经历过的放松与欢欣。那少年的笑容在阳光下就象透明一般,虽然脸上有伤痕,却更让他象个谪入凡间的天使。牧不由得问道,“你是被什么人追赶吗?你身上的伤……?”

少年转转眼珠,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大大咧咧的摊开了身体躺倒在地板上,“啊,一放松下来就觉得没有力气了,我昨天一天都没有吃饭啊。”他侧过头,琥珀色的眼珠望向牧,用非常无辜的语气陈述着,“我饿了。”

虽然今天牧绅一已经至少问过自己不下三次为何自己这种日理万机的社长会有一天要在灶台前忙碌准备早餐,可是也不能改变自己居然真的会为一个陌生人和那些根本陌生的锅碗瓢盆打交道的事实。幸好冰箱里尚有现成的材料,也托神耳濡目染的福,自己第一次制出来的成品尚不算太糟糕……呃,虽然自己是没勇气尝试,不过看少年埋在盘里子风卷残云的样子,应该不算太糟糕吧。

“大叔,你的手艺还不错呢。”少年边吃边含糊不清的道。

“是吗?”牧绅一点着一根烟,坐在餐桌的另一边盯着少年狼狈的吃相,例外的没有因大叔的称谓生气,反而不由自主的唇边流露出一丝笑意。

“我吃好了。”将餐盘中的食物一扫而光,少年非常有礼貌的双手合十。

“虽然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你的恩情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如果你有麻烦,就来找和光中学的樱木花道好了。”

“啊,不用了。”牧站起身,弹弹手中的烟灰,“不过如果你真的想报答我的话,想不想听听我对你的一个建议呢?”

“呃?”少年呆了一呆。

“嗯……那个……你有没有想过,想当idol?”

少年眨眨眼睛,“idol,那是什么?”

“嗯,你看,”牧艰难的考虑着措词,“就是那种电视上常有的,跳舞唱歌的偶像组合……”

话音未落,已经被少年的笑声打断,他一边笑得直不起腰来断断续续道,“啥……大叔你真有趣……你……哈哈……你觉得我哪一点有点象那些扭腰扭屁股的家伙了?”

牧只得苦笑,的确面前的少年与偶像这两个字一点也不协调,可是他一直都相信自己的眼光,如果加以时日好好琢磨,这璞玉一般的少年将来必会在舞台上大放光芒。

少年拭去眼角笑出的泪花,“大叔你真是个有趣的人,不过我对那个没兴趣啦,真是多谢你哦,你的恩情我一定会还的,不过那个什么idol就免了。”

牧绅一苦笑起来,“我知道了,那好吧。”或许是他早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吧,这个少年一身的锐利野性,怎可能轻易听从他的安排,“你家在哪儿?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家?”少年呆了呆,流露出一种奇妙的表情,“家……已经没有了,前天已经被建设公司铲平了。”

“那……你的家人呢?”

“没有啦,都死光了。”少年摊摊手,随意的道。

牧呆了一呆,望着少年无比坦然的眼睛,提醒着自己不要流露出同情的神情,“那,你现在有住的地方吗?”

“安啦,随便在公园躺一下就好啦。”少年挥挥手,毫不在意的道。

“我走了,大叔。”少年挥挥手,转身往房门走去。

望着少年那挺直却又孤单的背影,牧狠狠的掐灭了自己手中的烟。


住宅附近的一片小小的绿地公园里,少年在喷水池附近的长椅上躺直了身体,昨夜的雨过后,午前的阳光是那么的难得明媚,身边有孩子们欢快追逐的笑声,少年将手挡在脸上,惬意的半眯了眼睛。

突然上空的阳光被一片阴影挡住了,少年不能适应般的慢慢睁开眼睛,在自己脑海上空是那个男人严肃的脸。

少年坐起身子,看着那个男人。

“那……那个……”难得的口干舌促起来,牧绅一觉得连他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一惯讨厌麻烦的他,最讨厌别人打扰自己生活空间的他,一直以冷静理智自居的他,此刻却好象完全不能抑制自己内心那种突如其来的冲动,“那个……你要不要暂时住在我家?”

望着少年有些不信的眼光,象是掩饰什么似的他连忙解释道,“你放心好了,我没有什么目的,也不会强迫你做什么,只是,在你找到住处之前……”

“耶~~太好了,大叔你真是好人——”在未及反应之前,牧绅一已经被少年一把抱住,“大叔你人又好,做的菜又好吃……我就想着我终于碰上好人了……”

有点不适应少年的亲呢方式,牧一时全身僵硬,却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感染到了少年的快乐,或者,只是为了这个笑容,自己的决定也是正确的吧。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少年笑得如同花般灿烂,“樱木花道,我叫樱木花道。”

【3】

“所以,你就这样收留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年。”
“嗯。”牧也对自己突然的决定万分困惑,这实在不象一向精明冷酷的自己的行事作风,可是,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后悔。

神微微苦笑,“真是难得看到你破例的样子,那个少年真有那么大的潜质吸引你?”

潜质吗?没错,那个少年,就象是没驯化的小兽,单纯开朗,却又隐藏着野性和危险,爱亲近人却又随时保持着距离,孤独高傲可是却更教人有驯服的愿望,不过,他的价值还远不止于此……

“那么,准备把他送进训练组吗?”

牧回过神来,答道,“不,他还没有答应。”

“什么?他还没有答应?”神微微抬高了声调,似乎又意识到自己的失常降低了语气,“这不太象是你的作风呢,不过你也知道,如果他没有这个心的话,是不会做好的。”

“我知道,”牧轻轻敲着桌面,事实上不止是少年,连他自己都在犹豫,究竟这个少年是不是适合这个圈子,他是否真要把这只不知人事的小兽,丢进自己身处这勾心斗角酒绿灯红的大染缸?……

一转眼他和这名为樱木花道的少年同居已经一月有余,连牧绅一自己也似乎已经习惯了白天工作,晚上保母的生活。他渐渐习惯了少年大叔的称谓,习惯了每天回家都能看到房间温暖的灯光,习惯了打开门就能看到少年灿烂的笑容,习惯了下班后在厨房里忙碌做出日益精美的餐肴,习惯了房间里第二个人的温暖……这个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少年,如果自己放着他不管,真的不敢想象他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所以就算他不想当偶像,自己也会愿意一直这样的照顾他吧……

陷入自己思绪的牧,并没有注意到身旁神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下去。


“大叔,”正以无比放松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少年突然回过头来,“那个人,也是idol吗?”

“嗯?”牧绅一顺着他的眼光看去,电视上正弹着钢琴吟唱的人,正是自己对手事务所的头号明星,“不错。”

泛蓝的灯光下,舞台如同夜晚的大海一般幽美静谧。随着流畅的钢琴声,微微沙哑的歌声在轻声吟唱……

随着镜头的缓缓拉近,可以看清弹琴的男人长着一张让女人尖叫,让男人嫉妒的脸,可是比这张脸更吸引人的,是他全身那种忧郁优雅的气质,即使是牧,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圈子里,他是少数几个超越了“商品”而可以说是一个“艺术品”的、最完美的“IDOL”。

“那如果我想当偶像,也可以变得跟他一样吗?”

“没错。”牧愣了一愣,没想到连这个少年也会对那样的人产生憧憬。

“那,”少年突然凑到牧面前,眼睛亮晶晶充满了期待,“大叔,我突然觉得有点兴趣了,我去当偶像好不好?”

“咦?!”突然觉得有点适应不了这样的转变,虽然是自己一直期盼的结果没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牧心中却并不觉得十分惊喜,半响,他才试探的问,“可是,要当偶像的话,需要很大的决心,要学习很多的课程和训练,会吃很多的苦,这样你也能接受吗?”

“没关系,”少年自信满满的拍着胸脯,“本天才一定没问题的,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大明星,”他瞥瞥身后,“和那家伙一样,不,我一定会比他还要强。”

忽略了少年语气中不一样的意味,牧啼笑皆非的接受了这戏剧性的转变,虽然少年的意向未免变得太快,不过这结果却是他乐见其成,他有信心,凭少年的资质,自己事务所的实力和人脉,樱木花道一定会成为一颗明日之星。

可是他却也没有想到,自己在之后会因为这个决定无数次的后悔心痛。



“这幢大楼是N电视台的主楼兼卫星发射塔,而我们事务所的训练基地在最顶上一层,基本上是在全国范围内招收有资质的少年,训练他们的舞蹈、歌艺、临场反应,乃至主持……我们湘北事务所是在国内数一数二的事务所,旗下的艺人有……”

语气嘎然而止,神转过头来看着身边的少年。

依然是红色的飞机头,敞开着校服,手插在裤兜里大摇大摆的走路,一副标准不良少年的神情。没有在牧面前才会有灿烂的笑容,这少年不笑起来有种不怒而威的气质,配上他的身高和外形,足以叫身旁的人退避三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让社长死心塌地的照顾他,并认为他非常具有“偶像”的潜质……

对于神突然停下话题,少年并未做出任何反应,事实上也许是因为他本能的感觉到了神的排斥,一路上他没有说过半句话,也没有笑过。而此时,他也只是微微挑了挑眉,等着神的下一步动作。

神微微在心里叹了口气,推开身旁的门,“我们到了。”

从门口望过去,里面是一个非常宽阔的房间,光洁的木质地板,一整墙明亮的落地镜,简直就是一个非常完壁的舞蹈教室,而不同的是这个教室里除了老师是女的,在练舞的,全是十几岁的少年。


“彩子,过来一下。”

正在一招一势教授着学员练舞的女子回头一笑,这名为彩子的女子不过二十上下的年纪,是那种难得一见的艳丽美人,而身材更是性感招摇。

“他叫樱木花道,以后就交给你了。”

彩子上下左右的细细打量着少年,抿着嘴笑起来,“这是从哪条街上捡来的小鬼啊。”她在早已呆掉的少年身上又摸又掐的毫不留情,“不过,这次你们好象是找对人了。”

神微微苦笑,却实在不敢说出来这人可真是社长从路边捡回来的。

“对了。他什么经验都没有,以后就要你多费心了。”神低下头,以只有彩子才听得到的声音道,“他可是社长选中的人。”

教室的另一侧,三三两两的少年或坐或站的休息谈笑,看似一派风平浪静,事实上却有不少人都在暗暗关注着这边的发展。

其中一个少年小声却恶狠狠的向他身边的同伴道,“那个人是谁啊,真是看他不顺眼,你看他一身的打扮,这种不良少年也想当偶像吗,真是笑死人了。”

“没错,这种人居然还能劳动神来领他进来。”旁边的人搭腔道,“不如我们先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湘北事务所不是让他来好玩的,你说是不是,藤真?”

一直闭目靠在墙上休息的秀丽少年睁开眼睛,一言不发,脸上却掠过一抹深思的神情。
 



  F - Fel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