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瞬华

(1 次投票)

作者:风舞樱 2010-05-03, 周一 17:28

举起酒瓶,仰着头,一大口淡黄色的啤酒吞入腹中。
冰凉的,带着一分苦涩。
本想以酒来抚慰心中的骚动,却将心情搅得更为凌乱。

架子鼓和电吉他制造出震天的声音,不停旋转的红黄蓝紫灯扫过一张张兴奋的面孔。
这是一个喧闹的迪吧,乐声,笑声,吼声,让人不得不提高音调喊话,刺激着每一根神经更为亢奋。
无所不在的声音,环绕在每个人身边,充满着每一个角落。
这个地方,本来不应该有寂寞。

但是,寂寞就这样悄悄地渗入心底。每一声鼓点,听得一份心酸。

这样的热闹不属于我。

握着修长的酒瓶,轻轻一笑,又仰首灌下一口。那份酸酸涩涩的感觉,由喉滑入心中。

现在的笑,又有谁能看到见?
又能因为谁,而可以去笑?

心,空荡荡的。
一向填满那个位置的身影,在另一座城市。
突然间被扯开的灵魂,就这样飘飘荡荡,不知所至。

来迪吧并不是为了买醉,而是为了这份热闹。
可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填补那份空虚。
这个位置,一向只留给那个人。

那个人,那个有着一头乱糟糟的红发,总是粗声粗气地说话,对着喜欢的女生会脸红,最擅长使用头锤的人。

苦笑一声,摸摸额头。
上次不小心说错话挨一锤子,是多久以前的事?
为什么已经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身子好冷。
鼓点重重地响着,一下一下撞击耳膜,好像空旷中只有这一种声音。
无端地,想哭。

即使被打得鼻青脸肿,受伤流血,痛得无法起身,也不曾想要哭。
只是,这个时候,心软了,酸酸的感觉泉涌而出。


一个人,坐在最靠近舞池的桌子,聆听着震耳欲聋的乐声。

突然间转头,紧张地搜寻。
身侧没有那个一直静不下来的人。
空荡荡的。
好冷。

不在。
也许以后都会不在。
在送别的那一天,就隐约明白这个事实。
只是自己不愿承认。

那么多年的同行,怎么可能就这样分开?
心里一直坚持这么认为。

第一年暑假,那人参加假期特训。
第一年寒假,那人只回来两天就勿勿离去。
他最爱的是篮球,而不是曾经一起的人。

冰水顺着瓶壁滑下,滴上紧握的手指。
清澈的,在彩灯下反射出七彩的光。
想起每一次训练后那个人额上的汗珠,一滴一滴,闪烁着太阳的光芒。
没有了太阳,他这颗行星,又怎么能亮得起来?

憧憧人影,随着鼓点的节奏摆动着。
每一声震动,都重重撞在心上,然后,发现心口一阵一阵地痛。
因为想起那个人而痛。

举起酒瓶,凝视玻璃另一边的灯光。仰头,倒酒。
酒入愁肠,一片混乱。

好想,好想,就像以前那样,那个人在身边,调笑,对饮。好想借着酒力,倚在那人身上,倾听那令人心安的心跳。
好想,好想,再听他胡说八道,然后自己为他捌出一个莫明其妙的解释。
好想,好想,一抬头,一转眼,就能看到他。

好想,对他说出想说的话。
在他们一直以来最喜欢的地方。

好想,见他。

仰头,倒酒。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闪烁七彩光芒,传出他最喜欢的歌曲。

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看到那个城市的号码。

一把抓起手机,冲出门外。

“喂?”

“洋平,生日快乐!”

“花道!谢谢!你还记得?”鼻头有点酸。

“哈哈,我当然记得你的生日。我是个天才嘛。以前我们可是一直一起过的。”

“是的。”无法忘记的,快乐的日子。

“你在做什么?你那边好热闹。”

“我——”

“一定在开生日晚会吧?我最聪明了。”

“是的。”不想说,只有自己一个人。

“那,下次放假,你可要补请我一顿。”

“那是当然。我怎么敢忘。”

“我可是记下了。好吧,就这样啦。嗯,明年生日,你会给我什么礼物?”

“花道,还有好几个月!”

“你每次的生日礼物都很有意思,所以我好奇嘛。不问就不问,不过你千万不能忘记。”

“我知道啦。真像个小孩子……”

“什么?”

“没有,没有,想问你篮球队怎么样?”

“我可是主力,天才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

风很凉。
星星在头顶上闪着。
心不再被酸和痛绞着,奇异地带着一点甜蜜。
因为接收到了,越过千山万水的太阳光芒。
 

  F - 风舞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