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藤+花]天籁番外之 盛花

(1 次投票)

作者:风舞樱 2010-05-03, 周一 17:49

这一生,两个人与我有扯不清的孽缘。一个是花形透。
  另一个,就是樱木花道。

  十岁时,为了樱木花道,我第一次打了透一巴掌。
  听到那清脆的响声,我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右手。
  抬眸,望进透的眼,心疼了。
  我本不想打他的。
  因为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
  花道帮我躲开透,我们一起到街上逛了一会儿,才回到金龙。
  金龙里乱成一团。透青着脸听着父亲的训斥。
  最近金龙正和野口组争地盘,父亲叫我不要乱跑,并让透好好保护我,可我不喜欢这样被管制的情况。

  看到我回来,父亲和其他人松了一口气。
  走出父亲的房间,透一言不发,对着花道就是一拳。
  花道踉跄着退了好几步。我的手掌不知何时也扇了过去:“住手!”

  花道想要还手,却被我的脸色吓着了。

  我怒视透。

  花道是我的!
  从花道硬是在我家门前站了好几天,从我允许花道跟随着我开始,我就决定了。
  我绝不允许任何人碰花道一下,即使是透也一样!
  花道,是我一个人的——玩具!

  透愕然,眼中是不甘与愤恨。
  那倔强的眼神,让我的一点内疚马上消散了。

  透是从我有记忆开始就陪着我的人。父亲的安排我渐渐明白,他要透习惯在我身边,做我的玩伴,我的陪侍,我的保镖,我的助手。
  虽然我们一向在一起,但今天我要他明白,我才是他的主人!

  “花道是我一个人的!除了我以外,谁也不能打他,谁也不能骂他!”瞪着透,我一字一字宣告,“以前我没说过,所以可以原谅。但从现在开始,你,以及其他任何人,没有我的允许,连他的一根毛都不能动!”

  透冷静下来,一双清明的眼睛望着我。
  这是我经常依靠他的原因。
  透比我沉稳,总是能慢慢沉淀我的激动。

  渐渐地,透脸上露出严肃和畏服的神色,低头沉声回答:“明白。”

  我那一瞬间迸发出的王者气势收服了他。

  在我接管金龙之后,我才知道,父亲和金龙里的高级干部无意中看到了这一幕,那时起就对把金龙交给我放了心。

  花道并不乖巧,透也不是温顺的人。此后,两个人私下里不时较量,但在我面前,透却能极力忍耐。我一笑置之,就当不知道。这对我,也对花道而言,算是一种游戏。花道在我的策划下反击,能看到透吃瘪的样子,也是一种乐趣。


  花道与我并不住在一道,但每天放学后,他总会来我家一趟。
  那一天,直到天色全黑,花道还没有来。
  我心里开始不安。
  花道喜欢和我在一起,我一直确信着。所以,他不会抛下放学后的会面。
  所以,花道出事了。

  十五分钟后,手下送了报告过来,花道进了医院,直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我很后悔。
  花道从不说他自己的麻烦。我也从没想过有人会伤害花道,因此,没有派人在他的身边。发生了事情,才发现一切并不在自己掌控之中。
  那一天晚上,我坐在黑暗中,等待着天明。
  我没去看花道。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
  前一天还笑着和我一起设计让透走一步摔一跤的人,现在却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
  不会说,不会笑,不会闹。
  我能为他做什么?
  这种无力感,瞬间遍布全身。
  如果说透可以为我牺牲生命,那么我可以为花道牺牲千百人的生命!
  所以,不要惹我,人也好,神也好,鬼也好。
  花道是我一个人的,绝不允许任何人带走他!

  因为,花道是,真正把我当作一个人看待的人。
  不是主子,不是首领,不是笑里藏刀的黑道人物。
  只有他,能毫无顾忌地在我身上耍赖,撒娇,发怒,想笑就笑,想说就说。
  他只是单纯地,喜欢着我。
  没有背景,没有理由。


  从小,父亲就告诉我,健司,人的一生很短,想要得到的却很多,一定要分清哪些是真正想要的,哪些是没必要想的。想要的,就要千方百计地得到,牢牢握在手中。好东西,有无数人会跟你抢,真的喜欢,得到了,就不能放开。世上没有后退的路,认定了,就要一直向前。
  与其后悔哀叹,不如认清现实,披荆斩棘再继续前行。

  要与不要,我一向分得很清楚。
  花道是我决定要保护的人,那么,谁也不能抢走他! 

  他,已经不仅仅是玩具。


  天亮了。
  我坐在柔软的单人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窗外。
  金色光芒从橙色的云团射出,慢慢地蔓延到每个角落,如同每个清晨一样。

  我没有去自己的学校。

  动了我的东西的人,应该受到些教训。

  我没说。但透知道我的意思。
  晚上,花道醒来时,那几个让花道感到极度羞辱的学长,陪着花道进了医院。


  花道出院后,很认真很严肃地跑来跟我说:“我要学武术。”
  金龙里有的是这方面的高手,我自己也在学。自此后,花道跟着我学一样的东西,空手道,跆拳道,柔道……
  我明白他要变强的原因。他不想再输给任何人。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水户洋平。


  直到花道上中学,有一天,聊东聊西时,高兴地说到,洋平和他上同一所学校。接着,不断地说洋平,他们一起上学,一起打钢珠,一起逃课,一起打架,一起补习,等等,十个指头也数不完的英雄事迹。
  我才知道,花道的心中,还有一个和我平分秋色的人。

  我第一次派人去学校接他到金龙。
  我决定见一见那个水户洋平。

  在学校的小道上,我看见那个黑发男孩。

  发现了我,他似乎并不惊讶,只是沉静地望着我,然后,极为敏捷地避开我的突然一踢,却避不开那随后一拳。但他顺势转到树后,侍机而动。

  足够聪明,足够冷静。

  看到我丝毫没有胆怯,大概一部分原因在于花道曾说起过我吧。
  而那毫不逃避的坚定,也流露出他对花道的感情。

  花道,有能力驾驭喜欢他的人。
  其实,在他周围,不喜欢他的人并不多。
  这个叫水户的人,有资格呆在花道身边。
  “你通过了。”淡淡笑着说了这句话,我转身离开。

  花道也有自己的天地呀。我一边走一边唏嘘地想。


  花道身手越来越好。
  他有武学的天分,每一样新鲜的东西,他都能很快地吸收,成为自己的能力。我也渐渐让别人教给他一些其他的东西,如开锁,如心理战术。我不以为花道一定也会走上黑道,但我要他有足够的力量做他喜欢的事。

  说起来,花道从神奈川休养回来后,喜好就变得有些奇怪。无论在什么地方,他总是喜欢凝神谛听,听一些谁也不知道的声音。
  没错,他对声音特别执著。他老是说,我的声音像圆润的明珠所散发的光华一样轻柔。他说,我笑,透就不高兴。因为他说不喜欢透的声音,所以他经常打断透的话。
  如果花道喜欢,这也是蛮有趣的兴趣。

  虽然花道一直说要帮我忙,虽然金龙里能打败他的只有少数几个人,但我没有带花道去做事过。
  参加参加宴会之类的,没什么关系。大家都是心怀鬼胎,但仍会维持一团和气。带花道去露个脸,让他长长见识,也能让道上的人认识认识他。
  但我一直小心地不让花道看到金龙的手段。下意识地,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是如此残酷的人。


  金龙与山田组结怨已久。我接掌金龙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铲除掉他们。
  跟透商量了很久,先是传出我年纪轻社中老人不服的谣言,再在半公开场合与那些叔伯大吵一番,然后,就是金龙分崩离析的流言。
  等道上那些家伙开始幸灾乐祸,山田以为稳操胜券时,我和透带着精锐人马趁着夜色混进山田组寻欢作乐的窝。一场混战,出奇不意的金龙占了上风。我微微笑着,看透一枪一个,把苦苦苦哀求的山田组老大和他的副手送上天堂。
  这样的争斗,对我将会是家常便饭。
  在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中不动声色淡定自如,是作为金龙社社长的我必须练就的。
  我从不是温柔的人,除了对我而言重要的人外。

  一切已成定局。而这只是我的第一步。
  抬头望望天色,眼角却掠过一抹红影。
  如漆黑屋中突然点起的烛火,如凌晨喷薄而出的彤光,划破黑暗的,一样的红色。

  我的眼角跳了几下。
  花道,都看见了吧。

  
  第二天,花道照常来找我,昨晚的事只字不提。
  我也不提,只是隐约知道,花道再不会加入金龙。
  果然,大学三年级时,他和水户洋平搭档成立了一个侦探事务所。
  花道还是经常来金龙,只不过途径不断翻新,目的稀奇古怪。最常的原因,是在恐吓信上偷盖金龙社标志,以便迅速解决涉入他的案子的黑道中人。
  金龙已经吞掉好几个小组织,成为东京都一带的霸主之一。
  花道用这种手段偷懒,也顺便告诉我他与金龙依然有牵扯不清的关系。
  他,永远不会背叛我。


  每次花道走时,我总会拥着他,细细叮嘱:“花道,小心自己身体!”
  我不愿再看到他不能说不能笑的样子。
  而且,不知道哪一天,他不会再醒来。
  如果真的有神,我会揪出神让神改变这个命运。
  可是,没有神。这是我唯一无力做到的事。

  花道再一次被送进医院时,三天后才醒来。
  已经好久没发作过了,到底什么会引起他这么激动,我很好奇。
  这种不必要的存在,早就应该在这世上抹净了。但花道闪烁其辞,明显地在隐瞒某件事。
  我想了一下,决定不予追究。
  我直觉地感到,那件事对花道很重要。
  花道游戏这么久,才找到对他重要的事,我是不是该放开他?

  但没多久,花道失踪了六天。

  我用尽所有办法,只打听到最后一个晚上,他和一个叫仙道彰的人在一起。

  我没有去找仙道彰,而是镇定地处理金龙里的事。透总是忧心忡忡地望着我,却什么也不说。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就是我,虽然他并不是最了解我的人。

  我并没有怒急攻心,也没有强自撑着。我只是感觉到,花道还在某个地方。他那样的人,地狱不会收留他,天堂也怕他去捣乱。
  只要维持现在的情况,他一定会出现。

  第六天,透告诉我,花道要在“天使之吻”见我。
  听到他的名字,全身的肌肉一下子放松下来,只觉得一阵疲惫。
  原来,神还是在吗?

  下午,天使之吻。
  我听着花道近似告白的回忆,无话可说。
  我已经不再是花道心中最重要的人。

  再不舍,也是花道自己的幸福。
  而且,从手下的报告来看,仙道彰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再次把那具比自己还要高大的温热身躯拥在怀中,我只有一个愿望:“花道,要常来看看我呀。”

  越过目瞪口呆的花道,越过窃笑的水户,直到大门口,我才长长吸了一口气。
  自己的宝贝,这么多年来,一点一点地被外人占去,真是不好受。
  耳边传来透低沉,却又有点迟疑的声音:“藤真,你真的放手?你放得了手吗?” 

  我转头凝望透,笑得苦涩却温柔。
  “透,我了解花道。”
  “不论在哪里,不论和谁在一起,他都会记得我。”
  “花道会永远是我的。”
  “而我,只是尽力想让花道做他喜欢的一切事情。”
  尽力地,让他能像现在一样拥有简单的快乐。
 

  F - 风舞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