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回到那一天的光景

(2 次投票)

作者:纪都 2010-05-05, 周三 20:41

坐在舷窗窗边的位子上,望着飞机舱外美丽的风景,明明才从机场起飞,心却早早飞到了目的地。
如果不是当初听他吵着说:“我也要跟去美国。”相信他一定会追过来,自己又怎么会走的那么安心呢。那个白痴,可是现在呢,自己离开有三年了,不要说是那个红头白痴的影子了,连最起码的消息也没有了,他,那么慢蹭蹭的,到底是在干什么呀!


********************************************************

“您已到达成田机场,请拿好您随身所带的行李,欢迎您再次乘坐我们的班机。”
流川枫拿着行李走出闸口,依旧是那个人声嘈杂的成田机场,三年前自己走的时候,大家都有来送,现在,因为自己是秘密回国,举眼看不到一个熟悉的人。
“啊,流川枫,流川!”忽然听见身后有人用日语大声的叫着自己的名字。一回头,从另一个闸口涌出的人群里挤出一个人来。
“彩学姐……”流川看着那个费力挤到自己跟前的人,嘴里轻轻的唤着,思绪却活灵活现的回到了那些在篮球馆里飞奔的日子里。
“呼!……”彩子拿着行李箱,微微的喘着气,说:“果真是你呀,流川枫。”
“彩学姐!”流川枫又轻轻的叫了一声。
“声音太小了!”彩子举起右手做势就要打下来,忽的又笑着说:“你怎么不说一声就回来了?”
“我是随球队回来参加一个友谊交流赛。”
“那也应该通知我们呀!”彩子用责怪的口气说着,“要不是我也正好出差回来在这里碰到你,你是不准备和我们联络了?”
“……”流川枫想否认,可是心中的确有这样的想法,即使回来,也只想看看那个人而已,其他的人,都无所谓吧。
“咦,樱木呢?同你一同回来了吗?”
流川脸上的表情冻了一半,冷冷的道:“我走了后就再没见过那个白痴。”
“可是大家都以为………”彩子说着,却忽然发觉流川的表情,急忙换了个话题:“啊,那……你在那边好吗?”
“嗯,不错,教练对我很好。”
“那就好!一定已经是小有名气了吧!”
“……,你呢,好吗?”
“我?还不错啦,我和宫城订婚了。”
“是吗?那恭喜了!”流川淡淡的笑着,祝福彩子。
“正巧,晚上我们有个同学聚会,都是以前篮球队的人,赤木,三井他们,大家都会来,流川一同过来吧。”
“………我不去了。”
“不行,一定要去。你别想就这么算了,不知道你回来也就算了,你现在回来了,就一定要去。”
“再说吧!”
“不要再说了!”彩子从提包里拿出一张纸巾,拿出口红,在纸巾上写下了一个地址,塞给流川枫,“你一定要来!”
“我明白了!”看着学姐坚决的眼神,流川伸手接过纸巾,叠了叠,塞进外衣口袋里。
“RUKAWA!”有队友在叫他。
“我要走了。”
“喂,晚上说好要来的呀!!”
“我知道了,先走了,再见!”流川拎着背包,赶上自己的队友。
“别迟到呀,流川!”彩子看着他的背影,依旧是不放心的叮嘱道。
流川枫半转过身,向她挥了挥手,让她放心。去就去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好去质问一下那个白痴,为什么,为什么要悔约。


********************************************************************

聚会是在一个小酒馆里,到场的都是以前篮球队的队员们。
“嘿,是流川学长!”学弟们看见自己兴奋的叫着。
流川枫象征性的微微点点头,下意识的用目光在人群里搜寻那个熟悉的颜色,没有就是没有,那么显眼的颜色。
“赤木队长。”看见向自己走来,并站在自己跟前的前队长,流川很有礼貌的叫了一声。这个男人的确有令人欣赏的一面,即使他现在嘴唇微颤,有些激动的模样看起来和他的刚硬外形并不相称。
“你这人,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为什么不通知大家?”赤木大概是因为激动,声音有些颤抖,是不是因为看到了自己,而想起来以前湘北那段辉煌的日子呢?
“早上才到的,这次我只是回日本打一场友谊赛。”流川淡淡的解释着,企图冲淡自己心中那个浓浓的感觉。
“那也要告诉我们一声嘛!如果不是彩子正巧在成田碰到你,你是不是准备就不让我们知道了?”宫城挽着彩子的手,也走了过来。
“恭喜你了,宫城。”
“啊,什么?”彩子对不清楚状况的宫城指了指戴在自己中指上的戒指,“喔,是这个呀,哈哈,谢谢。”说到这个宫城把彩子更紧一点的搂在身边,开心的说着。

彩子招呼着大家坐下,流川才入席,就有一个女生过来打招呼:“流川君。”
原来是赤木队长的妹妹。三年不见,她变的更美丽大方了。“你好。”流川微微的点点头。
“真没想到呢,流川你也会和颜悦色呀。”彩子跟着也坐了过来。
“流川君,樱木怎么没有和你一起过来?你们没有一同回来吗?”
“?”
“你看,我没说错吧,大家都以为樱木去那边找你了。”
“没有!”流川冷冷的说,这个混蛋,他如果真的是来了,为什么都不来找自己呢。
“怎么,他没去找你吗?可是在这边,高中毕业后就没有他的消息了,我们都以为他去美国了。”
“是呀,听到樱木机场说话的人都这么认为的,我也是。”彩子点头道。

*********************************************************

“狐狸,我会追过来的,过个一年半载我一定会过来和你一比高低的。你等着!”
大家来给流川送行的时候,樱木一直一句话都没有说,直到流川转身准备进入闸口检票的时候才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身后成田机场里人声嘈杂,可依然掩盖不掉那个红头白痴的声音。
“白痴!”
流川回过头,对着那个人做了一个“白痴”的口型,“有本事你就追过来呀!”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但他相信樱木一定可以从自己的表情里猜出来。

*********************************************************************
“没有!” 流川冷冷的说着。
“别说这个了,大家喝酒吧。”彩子察觉到流川的表情,急忙转移话题,“流川,清酒可以吗?”
“我不喝酒,明天还有练习。冰可乐就可以了。”

忽然门口一阵热闹,就听见宫城嚷嚷着:“三井,你们两个迟到了。”
“对不起啦,不过你们看,我把谁给捉来了!”
流川一抬眼,正巧看见酒馆门口三井学长背后的那个人。依旧是那个火红的头发,依旧是那双眼睛,甚至可以看得见他瞳孔中的自己,恍惚中觉得时间一直没有变,还是停留在那天的成田机场里。
忽然流川看见那个人头一低,身子一侧,立马听见三井的声音响起来:“喂,樱木,都到这里了,你还想走吗?”
“良田,捉住他,千万别让樱木走了!”流川听见坐在自己身边的彩子学姐大声的说着,脑子里边想的却只有刚才的那双眼睛。
不久,赤木夹着樱木的脖子,把他拖进了坐席间,“你给我好好坐着,哪也不准去!”
樱木没有回答,只是坐下来的时候微微的看了一眼流川,却很快的又将目光移开了。
“啊,是流川呢!真没想到呢,稀客,怎么忽然回来了?”入席后的三井也忽然看见了流川。
“碰巧回来打比赛。”
“真是巧呢,我们本想你是一定不能来的,而樱木呢,要不是我和小暮在来的路上正巧碰到他,也是联系不到呢。”
“就是啊。”彩子点头说道,“樱木这两年在干嘛呀,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们都还以为你去美国找流川枫了呢。”
所有的人都带着相同的疑问看着樱木,而后者只是咬咬嘴唇,说:“没有干什么,就是那个样子,美国也没有去。”一副模棱两可的样子。
“你们两个倒是都转性了,流川是变得和颜悦色起来了,你呢,是变得婉转起来了,我说天是不是要下红雨了?”
樱木抬头看了流川一眼,想说些什么,却又马上的低下眉去,气氛有些凝固起来。
“好了,大家开席吧,今天难得人到了那么齐!”彩子敏锐的察觉着不安定的空气分子,打起了圆场:“樱木,来坐这边吧。”
“你好,樱木君,很久不见了!”
“你好,晴子小姐。”
“我说,你真的是转性了呀,樱木!”彩子微笑着说,“喝点什么?”既然他不想说的话,就没办法了。
“清酒好了。”

一杯酒下肚,忽然听见流川冷冷的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要走?”
“我哪有……”樱木回避流川的目光,含糊的回答着。
“为什么?”流川皱着眉,又问了一句。
“都告诉你没有了!”
“那为什么没来美国?”
“不想来,可不可以。”
“不可以,为什么不来。”
“臭狐狸,你管我!”
“喂,你们两个人,都给我安分点!” 这边两个人弩剑拔张的就要争起来,一把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即使不再是队长了,赤木的话还是不大不小的充满了威严:“都多大了,还这个样子!”
流川不再说话,一口喝尽杯中的可乐,坐了下来,只拿细长的眼睛打量着对面的樱木。
樱木也讪讪的喝着杯子里的酒。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怎么的,他觉得狐狸流川今晚的眼神亮的怕人。从前的那种冷冰冰今天看来不知为了什么,深的象潭水,危险的很。樱木就这么想着,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好多杯酒下肚去了。
“喂,樱木,酒量不错嘛,来,再来一杯吧!”
“宫城,你别乱讲,樱木,别只喝酒,也吃点菜,不然很容易醉的。”彩子看着樱木猛喝着酒,有些担心。
清酒是种后劲很足的酒,这是樱木没有料到的。等到他觉得脸上生火,头晕的时候,已经有些喝的过了。
流川喝着冰可乐,静静的坐着,看着对面已有醉意的樱木,想说些什么,却又忍住了。忽然樱木拿出手机来,拨了个号码。
“喂,伯母,是我。”
“…………”
“嗯,和以前的同学遇到了,聚一下。”
“…………”
“没什么,只是喝了一点酒。”
“…………”
“啊,不用了,我等会会打电话给洋平,让他来接我,今晚就不回去了。”
“…………”
“好,知道了,再见。”
樱木挂了电话,又想拨另一个,却不想手中的手机一把被对面的流川夺了过去。
“喂,干嘛!快,快还我!”樱木表达不清,觉得自己的舌头大了一圈。
“不会喝,就不要喝!”
“你少管我,死狐狸!”樱木皱着眉头,说:“快还给我,我要打电话给洋平。”
“不用打了,等你喝死了,我会帮你收尸的。”
这话说的可是尖酸刻薄外加有些恶毒了,樱木恼的想立时在狐狸的脑袋上敲出一个大窟窿来,好好看看,这几年,美国是怎么把他给污染成这个样子了。可是说来樱木自己也不大清楚,在听了这样的话后,他却没来由的安下了大半颗心。

“就是死也要拖上你这只烂狐狸!”咕哝着,樱木终于安心的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流川的眼神更深了,一口把手中的可乐喝光。小酒馆里人声喧杂,可是很奇怪,流川的眼中只看的见眼前的这个人,可恶的,却也是可爱的要命的。

****************************************************************

“白痴,喂,白痴,醒啦。”
“嗯……,”樱木微微睁开眼睛,没焦距的对上流川的,又慢慢阖起,翻了个身,想继续睡,忽的“啊”了一声,一个翻身跳了起来。
“我都不知道床会咬白痴呀!”流川有点好笑的看着那个红头生物的举动。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樱木赤着脚,提着被子,站在那里。
“你昨天喝多了,我把你弄来的。”
樱木脸上一阵惨白,“……,我要回去了。”
“你没话和我说吗?”
“……没有!”
“谢也不谢一声?”
“……,我又没要你这么做!”樱木别过身子,开始换衣服。
“……,喂,明天我们有场友谊比赛,你过来看吧!”
“篮球比赛?”樱木的眼睛亮了亮,但很快又暗淡了下去,“我不会去的,我已经对这种东西没有兴趣了。”
“……”流川不说什么,只是这么盯着樱木看,看的樱木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终于恼道:“死狐狸,看什么看,说过我不去!”
“哼……”流川冷笑着嘲讽道:“白痴,你骗鬼去吧!”。
樱木脸上有些抽筋,不再理会流川,飞快的换好衣服,几乎要夺门而出。
“明天下午1:00,市体育馆,我等你来。”流川站在门口说。
“我告诉你我不会去的。让开,我要回去了。”
流川侧开身,让过樱木,樱木没料到流川会那么容易的就让自己走,愣了愣,“……那么再见!”
“……,樱木,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你逃掉的!”流川成功的看见了走出门外的樱木在听了自己这句话后身体僵硬在那里,又飞快的逃了开去。

********************************************************

半场休息,流川走出休息室,到外边透透气。
刚才把自己换下场时,教练有担心的问自己是不是有不舒服,自己也知道上半场的表现很糟糕,满眼望去,找不到那团显眼的红色,那个白痴,果然没有来啊。

忽然间他看见一个人,是他,虽然有过了三年,可是流川却还是马上就认出了他。
“喂!”
“喂,叫你呢!”流川追了过去。
“喔,原来是流川呀,你好,我不知道你是在叫我呀!”那个人的脸上还是那副痞痞的表情,充满着莫知名的自信。
“对不起……”流川轻轻的说,他好象叫水户洋平吧,叫“喂”什么的,的确是很失礼。
“嘿,难得哟!”流川会道歉?果真是要变天了,洋平微笑着想着。
“他人呢,在哪里?”
“谁?”
流川皱了皱眉,一副你明知顾问的表情,“……,那个白痴人呢?”
“噢,你是说樱木呀,他没有来呀。”
“你来了,他会没有来?”流川满脸不相信的表情。
“嘻…”洋平笑了,反问道:“奇怪了,谁说我们两个一直是一起行动的?”
“……,那你……,知道他的联络方式吗?”
洋平本以为流川给自己白了一句,会马上就翻脸,却没料到流川只是臭着张脸,放下身段的问了自己这样一句,虽然是万般不愿意,可是也应该已经超过了他的界限了吧。
“我不大清楚。”
“你以为这么说我会相信?!”流川的声音听起来冷的象块冰。
“不想让别人找到自己的话,自然有办法消失的彻彻底底。”
“他干嘛不愿意被别人找到呀!”
“那你又为什么要找他?”洋平微笑的看着看起来快要发火的流川。
“我……,我只是要他来看球赛。”
“如果说的是球赛的话,上半场我看了,你的表现很一般。”
仿佛是在计算预料中的,洋平成功的看见流川被自己彻底的激恼了。
“那你看好,连带那个白痴的份一同好好的看好,看看我下半场的表现,再回去告诉他!”
“好,好,加油吧!流川!”洋平看着流川头也不回的走掉,又从口袋中掏出一根烟,慢慢的点上。
“呼……”看着烟在空气中弥散开来,洋平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一定要这个样子嘛?花道……”

*************************************************************

“对不起,借过!”洋平拿着两罐饮料,回到座位上。
“洋平,怎么那么久的时间。”
“对不起,抽了两支烟。给!”洋平递了一罐饮料给身边的同伴。
“小心抽死你!”
“可是抽的时候可以忘掉很多不想记得的事情哟!你要不要也试一试,花道?”
“好啊,试一试也好!”
“喂,开玩笑的啦!”洋平笑着打掉同伴伸过来的手,“花道,你的头发有点乱了。”
“啊!……,这样可以了吧,还有没有头发露在帽子外边的?”
“不要紧张,看不见了。”洋平看着樱木手忙脚乱整理帽子的样子,觉得很好笑,可是忽然又有一种悲伤的感觉:“花道……”
“干嘛!”
“你这样子,不累吗?”
“…………”樱木低下头,没有回答。
“……我刚才遇到流川了。不过你放心,我没告诉他你有来。”
“……,他,有说什么吗?”
“他说下半场比赛他会好好表现的。”
“喔……”樱木轻轻的点了点头,拉开手中的饮料罐,喝了一口,不愿意再多说什么。


************************************************************

坐在新干线上,流川出神的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看着田野上即将落下的夕阳,虽然说是不远,可是还是感觉时间过的好慢啊。

“RUKAWA!外边有人找你!”
“谢谢,知道了!”

“是你?!”流川没有料到,来人会是水户洋平。
“你好!流川!”
“你好……”
“恭喜你们昨天赢得了比赛,昨天下半场你表现的非常不错!”
“你来……就是想和我说这个吗?”
“……”洋平笑了笑,没有回答流川的问题,却问道:“你什么时候回美国?”
“明天下午。”
“那时间足够了,我介绍你一个洗温泉的好地方,小筑温泉。”
“什么?”
“并不是很远,乘新干线转车就可以到。给你,这上边有写着那里的地址。”说着,洋平就把一个广告火柴盒塞到了流川的手里。
“你搞什么!”
“流川,今天你一定要去那边看看。这个就是我回答你昨天问题的答案。”
流川心中一动,握着那个火柴盒,心中明白了一大半。
“喂!”流川叫住转身要走的洋平,“请你告诉我,……那个白痴,他……这几年有发生了什么吗?”
洋平回过头,微笑着说:“今晚你有很长的时间自己来问他这个问题不是吗?”
“………,那个,谢谢!”
“不客气,希望你好好待他!对了,还有,我的名字叫水户洋平,不过你可以和花道一样,叫我洋平!”洋平笑着挥了挥手:“加油吧,流川,再见!”
“…………,洋平……”流川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轻轻的念出这个名字来。

*********************************************************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有意给自己制造磨难,在乘巴士车的时候,流川竟然乘错了车,等辗转着到达目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十点钟的光景了。
小筑温泉门口的灯暗了一半,柜台上也已经没有了人,想来是已经结束了。流川管不了那么多,径直的往里走,“有人吗?”
左左右右找了又找,终于在温泉池里看到了他,樱木穿着件背心,正拿着扫把在认真的打扫。
“喂!……”流川轻声的唤道,忽然在心中涌过无数从前的景象。
“对不起,我们今天已经结束了……啊!……狐狸……”樱木听见有声响,转过身来,在对上那对冷冽的眼眸后,身体僵硬在那里,微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有些尴尬又有些微妙的气氛蔓延在两个人的中间,樱木紧紧握着扫把,觉得流川的目光很有一种压迫感,让自己又些喘不过气来,偏偏又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自己的目光就是甩不掉那双眼睛,只好与他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忽然外堂有人问着:“花道,你有打扫好了吗?”让樱木松了一口气。
接着一个身穿和服的妇人走了进来,“啊,伯母,你身体不好,先休息好了,这里就交给我吧!”
“这样子啊,那就麻烦你了,”忽然她发现了站在一边的流川,“先生,你……”
“你好!”流川很有礼貌的鞠了个躬。
“你好!…我们今天已经结束营业了。”
“对不起,我是由朋友介绍过来的,因为明天就要搭飞机回美国去,所以希望……”
樱木吃惊的看着恭谨的流川,真是没料到,狐狸会这样子的说话,三年的时间,果然可以改变一个人很多吗?
“喔,是这样子呀!那么花道,那就麻烦你,好好招待一下吧。”
“……知道了,伯母!”

流川换过衣服,沉入到温暖的水中。
“喂,我都不知道,你现在有变得那么的乖!”
“死狐狸!你到底来干嘛!”樱木拿着扫把,在温泉池边不耐烦的问。
“我不是刚才有说过了吗?我是听别人介绍说这里的温泉很不错,特地赶过来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
“信不信随便你!”流川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背靠在石头上,仰着头,闭起眼睛来。
精致的颈部弧线在氤氲温泉雾气里忽隐忽现,樱木从来没有见过流川的脸上会露出这样一种表情来,虽然依旧是没有表情,却是平静的让人安心,与整个宁静的环境融合在一起。
“喂,白痴!你在发什么呆呀!”流川的一句话让出神的樱木心惊肉跳,待看清狐狸依旧是闭着眼睛说的,樱木理直气壮起来:“我哪里有发呆呀,你哪只狐狸眼看见了。”
流川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不说什么,慢慢的转了个身,换了一个姿势。
樱木才松了一口气,下一刻心又因为流川的另一句话猛烈的跳动起来:“过来,帮我擦擦背!”
“啊!什么,你说什么,臭狐狸,凭什么让天才我帮你擦背。”
“……”即使背对着他,流川还是可以想象的出樱木面红耳赤,双手不知怎么放的狼狈样子。真好呀!好象又回到了从前,那个汗水淋漓的闷热午后,‘咚,咚,咚’的篮球声响彻在只有两个人的体育馆里。
“你不是有答应要好好招待我吗?”
“………”
流川听见那个白痴在那里犹豫着,最终慢慢跺下水来,却又在自己的身后停住了。“对于我在美国等你的这些年,你不该做点什么吗?”
樱木眼神暗了暗,一咬牙,抬手拿起浴巾在流川白皙的背上使劲的擦了下去,在看到白色的皮肤上抗议的泛起红色后,才惊觉到自己用力太大了,“对不起……”樱木低喃的说着道歉的话,不敢再用力,深怕再把狐狸弄疼了。
暂时的,沉默蔓延在静静流动着的泉水和轻轻鸣唱着的田间蛙声中。

“你……,为什么不过来找我?”
“……,没什么原因。”
“你以为这种敷衍的理由我会接受吗?”流川慢慢转过头来,看着樱木,问。
“随便你………。”樱木一低头,避开流川直露眼神,心里却依旧被灼烧的有些发疼。“已经擦好了,你慢慢洗吧!”樱木转过身,慢慢走了开去,流川眉头一皱,伸手一把拉住想离开的樱木,用力扯近自己的身边。
不知道是狐狸犀利的眼神还是他通过泉水传过来的温暖体温,让樱木觉得有些心浮气躁起来:“放手!”使劲的挣脱着流川的手掌,“叫你放手!”
“喂,你到底在躲什么呀!白痴!”流川见到樱木拼命挣扎的样子,眉头不由更皱紧了几分,手上也不由的用上了几分劲。
“我哪里有躲了,你放手,听见没有,臭狐狸!”
“可以,你再回答我的另一个问题,”流川冷着脸,问:“是因为什么,现在你连打架也不会了,只知道挣扎了,唔?”
流川的话象是鞭子一样,一下把樱木的脸打的刷白,樱木咬了咬牙,从牙缝中挤出这样的句子:“的确是这个样子,那你可以放手了吧!”
流川瞪着他,冷冷的开口说:“你以为我会就这样松手吗?白痴!”
“叫你放开!”
“告诉我原因先!”依旧是冷冷的话语,却包含着不容许违抗的成分。
“放手,放手,都告诉你没有原因了,实在要说的话,就是我不想看见你这个死狐狸脸呀!”被流川逼急了,樱木冲口说出了自己唯心的话。
“……,是吗?是这样子呀。”流川拉紧的手松了几许,顿时降低了几分温度的手让樱木不由眷恋起来先前的温度来,忽然间觉得狐狸的另一只手拂上了自己的背脊。
“那……,这个是什么?”流川的手轻轻拂着那个伤疤,问,语气温柔的让樱木的眼睛有点发酸。
浸在水里的背心因为刚才的挣扎浮了起来,最终最不想给他看见的东西还是被看见了。
“没什么……”低喃着回答。
“你的背脊又受伤了吗?”手的动作和话语一样,温柔的就象这池泉水,让樱木不禁想起来给医生宣判禁止运动的那一天,自己捏着飞机预订票躲在医院的逃生楼梯口失声痛哭的情景。被宣判不能再打篮球的痛苦心情根本比不上不能再见到那个人的心痛感觉,不能再打篮球了,就意味着失去了再追上他的理由了,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追赶他了,不能够去那个国度见他了……
恍惚间一个柔软的东西,轻触上自己湿润的眼睛,轻轻啄着,身体被一双有力的手紧紧的拥抱住,耳边传来的话语,让人不敢相信一直挂着死人脸的臭流川也会如此的温柔:“白痴,你……,这些年……,一定……很辛苦吧!”终于强忍了很多很多时候的泪水抵不住那一记的温柔,流淌了下来,和温热的泉水混在了一起。
“狐狸……”樱木哽咽着想说什么,却被流川用吻温柔的阻止了:“嘘……,白痴……,就这样,让我好好抱着你就好了……,拜托了……”
樱木流着眼泪,很用力回抱着流川,仿佛要把这三年离别的时间一同补回来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那一池碧绿的,温暖的泉水中央,莹白的月光在两颗紧紧挨在一起的红发和黑发上洒上柔和的光。终于,经过了三年,经过了无数的日夜,两个人又回到了那一天的光景:寂寞午后,体育馆中,两个各自练习的人,虽然是沉默着,但是心却是一直依靠在一起的那一段时光。


***********************************************************************

“你就因为这个原因浪费那张飞机票,不过来见我了?”
“喂,死狐狸,你不要说的这么轻松啊,什么这个原因,这可是很大的一件事情啊,我不能再打篮球了呀!”
“难道不能打篮球有比我更重要吗?”流川问的很直接,当看见樱木逃避的眼神后,伸手捉住他的肩膀,沉声道:“你要是再想逃,我就要象刚才一样狠很的吻你了。”
“……,我以为…………”樱木胀红了脸,欲言又止。
“白痴……,你以为什么?”
“……喂,你干嘛!”樱木狼狈的躲着流川靠近的俊脸。
“那……,”流川眼中升起暖暖的笑意:“你告诉我,你以为什么……,唔?”
“我以为……,只有篮球才是我可以和你在一起的理由……”
“……你……真的是个白痴哎……”最终感叹的话语变成温柔的吻落在唇边。
“狐……”

“你明天……就要回去了吗?”
“嗯,明天下午的飞机。”
“喔………”樱木的眼神暗了暗,被流川看在了眼中。
“白痴,不要这副表情,我回去后,就会和俱乐部辞职。”
“不好,你在你们队中不是很重要的得分球员吗?”
“……你那天有来看我的比赛,是吧!”
“………”樱木说不出唯心的话,只得红着脸,别过头去。
“笨蛋!”流川再用力一点抱紧怀中的人,把头埋在红色的头发边:“对我来说呀,笨蛋比篮球更重要呀。”
“……,你……,死狐狸,谁,谁……是笨蛋了……”喃喃的嘴唇中因为气息不稳吐出支离破碎的话来,不知道是因为月色太过温柔还是泉水太过温暖,泪,再一次的,涌了出来。
“花道,我们一起去美国吧!”
“到那里去干吗?”
“不打篮球,两个人的生活还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
“我……,我要留在这里。”
“你不愿意……”
“不是……,洋平的姨妈身体不是很好,这里需要我,再说我也很喜欢这里的工作。”
“为什么喜欢?”
“因为可以看见大家很享受的泡着温泉。”
“那我怎么办?……”流川在樱木的耳边轻轻低喃着:“我也需要你呀,花道……”
“唔………”纷乱的气息环绕着,“狐狸……”
“什么……?”停不了的吻。
“美国……,真是一个容易……教坏人的……地方……呀,啊……”

………………

*****************************************************************

下班后的街头,人潮如织,每个人都行色匆匆的赶回家里去。
“铃……,铃……”
“喂,我是水户。”洋平停下匆忙的脚步,从衣袋中掏出手机来
“洋平,是我,大楠!”
“啊,是你呀,好久不见。”
“我们三个都到齐了,你怎么样呀,一起出来吧,再叫上樱木!今天可是周末呀!”
“周末呀!知道了,对了,我介绍一个地方,洗温泉很不错,晚上一起去吧。”
“好啊,是哪里?”
“流樱温泉。”
“没听说过呀。”
“等去了你就明白了。 5点吧,在新干线入口处见面。”
“好。”
“那说定了,再见!”洋平笑着挂断电话,又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喂,啊,流川呀,我是水户洋平。”
“…………”
“麻烦你和花道说一声,我们樱木军团的人会搭晚班的新干线过来你们这里玩。”
“…………”
“那就先谢谢了,再见!”洋平微笑着合上手机,放进口袋里,融入到如织的人流中。
他们现在一定很幸福吧……
 

  J - 纪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