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童年篇

作者:觉 2010-05-11, 周二 21:40

樱木花道和樱木麻理是一对双胞胎兄妹,长的是非常的相像,因为妈妈是红头发的关系,所以两个人都是红发。不过俩个人性却相当的不一样,麻理的个性非常的外向,而且动不动就会找人打架,而花道因为常常生痛所以个性比较依赖妹妹麻理。他们是父亲对于麻理的个性相当的苦脑,想回日本居住,可是母亲可不这么认为,所以他们俩又因为两个小朋友的就学问题而吵架。

「你这个疯婆子,我就跟妳说过了,小花和麻理比较适合日本的传统文化,所以他们要在日本就学。」樱木伶一对着自己的老婆吼过去,顺便加上一本书丢了过去。

「你说什么?谁是疯婆子?你这个老古板,小花和麻理可不能在这种升学压力之下长大,所以现在的小孩比较适合国外的生活,会比较有童年。」她躲过了他丢过来的那本书之后,不甘示弱的吼了过去,顺到加上了一个花瓶也飞了过去。

花瓶差点就丢到樱木伶一的头上,花瓶重重的摔到地上。可是好死不死的这个花瓶正好是他最喜欢的花瓶,樱木伶一花了很多的钱,向朋友买来的,看到自己喜欢的花瓶悔之一炬,恨恨的瞪着她,他眼神好象要把她“拆吃下肚”(台语)的一样。

「妳这个疯婆子,境然把我最爱的花瓶给...我绝不放过妳。」樱木伶一眼理冒着火花对着她说。

「哎呀呀!还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是故意的。」她不知死活的对着樱木伶一说。

「疯婆子!别以为我怕妳。我会让妳知道合气道的厉害。」(樱木伶一是学合气道的。)

「哦!我才要让你知道,我擒拿的功夫。」

真不亏是小花和麻理的父母亲,两个人还真不是普通的火爆。在一旁的小花和麻理,看着自己的父母亲大打出手。

「麻理!爸爸和妈妈又在吵架了?我们要怎么辨?」小花道眼光一直跟着正打的火热的两人,问着在旁边看戏的妺妹麻理。

「管他的,我们自己出去玩。」麻理很不以为然,似乎早对他们的动做习以为常了。

「可是爸爸和妈妈会生气耶!」小花道眨眨眼睛说。

「我看他们不吵到晚上是不会摆休的,我要出玩了,你去不去?」麻理说完之后就往门口走去。

「等等我!我也要出去。」小花道跟在麻理的后面。

麻理好象是想到什么事,突然停了下来,害小花道差一点撞到麻理。

「哇~麻理不要突然停下来啦!」小花道抱怨的嘟着小嘴说。

「小花我们来玩游戏好不好?」麻理笑着对着正在气的小花说。

「好!什么游戏?」

「我们来交换衣服,从现在开始你是麻理我是花道?如何?」其实是因为麻理非常不喜欢穿裾子,因为老爸想改变麻理的老爱找人打架的个性,所以硬是把裙子套在麻理的身上,希望麻理能淑女一点(这可能很难。)。

「这会好玩吗?」小花道不解的歪着头问。

「很好玩的,你试试看就知道了,怎样?」麻理不容他反对的说。

「好!我们来交换吧。」

「小花我可跟你说,你现在开始要叫我花道哥哥,我会叫你麻理,如果谁叫错谁是输了,知道吗?」两人换了衣服之后,麻理很慎重的说。

「嗯!」小花很用力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还真是好骗。)

「别忘了哦!走吧!」小麻理牵着小花道的手走了出去。

于是两人就放下了那个正吵的火热的父母亲,溜了出去。小花道对莫生的环境,一点也不觉的可怕,因为大麻理在,所以并不觉的害怕,反而有种冒险的精神。

「麻理!我们要去那理呢?」

「我怎么知道,反正走就是了。」麻理很不耐烦的说。

他们俩个走到了一个小公园,可能天气相当的寒冷,所以并没有很多的人。当冷风吹过来时,令小花道缩了缩脖子。

「麻理!我们去玩那个好不好?」小花道指着荡秋千说。

「你刚刚叫我什么?」麻理斜看着小花道。

「啊?我叫错了,应该叫花道哥哥。」小花道马上又说:「刚刚的不算哦!我还没输哦!」

「我知道啦!你到底要不要玩?」

「要!我要玩。」小花道笑的点点头。

「我帮你推,你要坐好哦!」麻理知道小花道很喜欢玩有速度的游戏,因为他的身体很不好,很容易感冒,所以只要有机会麻理就会培小花玩。

「嗯!帮我推高一点。」

「我知道了啦!你要小心你的裙子,会飞起来哦!」麻理提醒着小花,没有发现有人走到她的身边。

「喂!红头小鬼。」一个,叫着正推着小花的背的麻理,似乎不太有善。

「干嘛?死胖子?」麻理也是相当的不有善。

「你说谁是死胖子?」小胖子对着麻理吼过去。

「除了你还有谁?」明明就是死胖子,怕别人说的话,干嘛吃的那么胖(实在有够毒的。)。

「你这个红头的,你在敢说一次,我就揍扁你!」

「打就打就,难到我怕你吗?」

「等等,不能打架啦!爸爸和妈妈会生气的。」小花道正想拉拄麻理,可是以经来不及了,麻理和那个小胖子以经打在一起了,而在旁的小朋友,正起拱在旁边加油。对于常常打架的麻理来就,这个小胖子根本不是对手,三两下子就把小胖子打倒在地,扒在地上起不来了,这时在旁的小孩,都安静无声。

「还有人要打吗?」麻理对着安静无声的小孩说。

小孩们似乎觉的无趣的纷纷走散了,留下扒在地上的小胖子(可能太胖了,才爬不起来。)。

「喂!你还好吧?」小花道蹲着问扒在地上的小胖子。

「红头发的你很强哦!」这时有三个小男孩走到了麻理的面前,在中间的的可能是老大的对着麻理说,感觉上他似乎是在到对手一样的,显的相当的性奋。

「.....」干嘛?这小子也想找我打架吗?(暴力女只想到打架。)

「我叫水户洋平,你们呢?新来的。」

「我?我叫樱木麻...不是我樱木花道,他是我妹妹叫樱木麻理。」差一点就说错了。

「妳叫麻理?很可爱的名子。」洋平看着在后面的小花道(洋平不知道他才是花道)。

「你干嘛?水平。」麻理站到洋平的面前,而小花道躲在麻理的后面,因为小花很怕生。

「别紧张,我没有要干嘛。」洋平还是一直在着躲在麻理后面的小花。

「喂!你这个红头的,别以为你打嬴了胖子,就以为可以当老大了。」别忘了还有别人。

『别叫我胖子!』扒在地上没起来的小胖子不忘在心理想。

「你叫么叫“卷毛”(台语)男?你在说一句红头的,我就揍的你满地找牙。」麻理说真是有够毒的。

「“卷毛“?」卷毛小男孩瞪大了眼睛说:「我这个大帅哥大楠雄二是”卷毛”?」(敢说不敢听)

「你明明就是“卷毛“,还怕别人说。」(怎么觉的麻理的个性和流川好象哦。)

「妈的!(乖孩子不能乱骂人哦。)你这红头的欠人揍。」他正想过去揍麻理的时候,被洋平置止。

「大楠你不是他的对手。」

「妈的!洋平如果你没有要教顺这个小子的话,就给我站在旁边,不然我连你也打。」

「没错!没错!...大楠..你打不过那小子的...别自讨霉去。」别外一小孩,边撇笑边说。

「喂!野间忠一郎你要笑就笑出去来,别给撇笑?」大楠狠狠的瞪着在撇着笑的野间。

「哈、哈、哈...」野间在也受不了了。

「妈的!你也欠揍吗?」大楠生气的握起拳头,吼着说。

「...对不起..哈..」

「你好象很强?」

「不是好象?而是很强,水平。」要打架就打架癈话那么多干嘛?

「麻理!」小花拉着麻理,小声的对着麻理说:「他的名子不叫水平,是叫洋平啦。」

「随便啦!还都不是一样?」

「小麻理!妳记的还真是清楚(真不亏是洋平,那么小就知道要泡妹妹,不过他似乎没有发现,“她“是男的。因为另外一个”他”,不点也不像女的,真是太粗暴了。)!」洋平又堵在小花的前面,对着花道笑。

「喂!水平你干嘛?」麻理站在洋平的面前,很不高兴的说。

「洋平!你别在这个时候也在泡妹妹,也不看一下现在是什么状况,那个红头的很嚣张耶!」在一旁大楠在也受不了洋平的态度,因为一般这种时候,洋平早就把别人给摆平了。

「你这个“卷毛“男不揍你,你不会学乖是不是?看我怎么修理你。」

「等等!」小花道想拉注麻理,可是还是慢半拍。

「小麻理别理他们,让他们发渲把!」洋平拉注小花的小手笑着说。

「/////////你的手?」小花的脸瞬间发红。

「小麻理妳好可爱,我很喜欢好,等妳长大之后跟我结婚好不好?」洋平没有放开,反而更用加的握注小花的手。

「结婚?」小花瞪着本来就不小的眼睛,不解的问:「结婚是什么?可以吃吗?」

「结婚是不可以吃的,不过也是差不多啦。结婚是两个互相喜欢的,可以一直在一起,妳喜欢我吗?我对你一见钟情耶!(真敢说。)」

「我也不知道耶?」小花歪着头想了想,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对着洋平说:「爸爸说如果人家喜欢我的话,那我也要喜欢别人。如果你喜欢我的话,那我也喜欢你。」

『哇!真是超可爱的(小觉:没错直的是很可爱。)。』洋平心中的吶喊。

「那你答应我啰?」洋平让自己平静一点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小花说。

「虽然搞不懂,可是我满喜欢你,所以我答应你吧!(小花这样随便答应可以吗?)」小花又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

「那就这么说定了!」洋平说之后,就在小花红红的脸脥上亲了下了。这个动做该小花的脸更红了。(好象忘了一件事了。)

「喂!水平你在干嘛?」不亏是暴力女麻理,三两下就让大楠和野间忠一郎,打到扒在地上,起不来了。这时的麻理瞪着洋平那只拉着小花的手说。

「麻...不是是花道哥哥,刚刚洋平说要和我结婚耶!」小花并没有放洋平的手。

「什么?你答应他了吗?」(别以为麻理知道结婚意思,其实她也搞不懂。)

「嗯!」小花笑着点点头。

「我可不答应,除非他打败我。」

「这可是你说的?」洋平放开小花的手说。

「那当然,水平你以为你打的过我吗?」麻理瞪着洋平说。

「不打打看怎么知道!」

俩人正要大打出手的时候,小花和麻理的爸妈,对着他们叫。

「小花、麻理你们怎么跑出来了?还让我们找了那么久,看我们怎么修理你们两。」

「哇~是老爸老妈!」麻理在怎么强,也还是很怕那两老,麻理牵起了小花的手,马上向一边跑:「我们还是先溜为妙。」

「麻理你还会来嘛?」洋平对着快跑走的小花说。

「下次见!」小花边跑边笑着说。

「下次见!我会在这理等妳的。」洋平一直看着小花的身影消失在巷子理头。

「喂!你不会是认真的吧?」野间忠一郎先从地上爬起来说。

「当然是认真的。」洋平一直盘算着,在见到“她“该说些什么!

反正不久的将来,会在见面吧?

 

  J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