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流花]恋樱

作者:觉 2010-05-11, 周二 22:01

我知道

我知道你还是在爱他,虽然你答应和我永远在一起,是因为他喜欢的是别人,我也知道你不想破坏你和他之间的友谊,我知道你是心理永远都只有他,当你说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那瞬间我真的好高兴,可是我知道你并不是真心的。你总是露出无表情的脸,令我难过,我知道你爱他的心永远不会变,我也知道你不会对他说,我更知道你答应我离开这理,只是不想和他在见面。我想把你留在我身边,只是希望你不要“恋樱”。

我们在一起时光很长,你总是那么的冷淡,虽然你自己没有发现,你常常一个人在发呆,我一直以为你对什么事都是那么的冷淡,可是只要有关“樱“的事,你总是失去平常的你,也只有他的事才会让我觉的你是活着的,或许我早就发现了,只是我不敢面对。有时我真的很恨他,他总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伤害你,可是我知道你一点也不会怪他,因为只要他快乐,你也会快乐,你知道这样的你很傻,不过我自己也是一样,只要你快乐,我也跟着快乐,我是不是也一样傻?

那一天你突然来找我,着对我说:我不能爱你,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了别人。很可笑的我一点也不觉的讶异,其实你不并对我说我早就知道了,你爱他,从你们认识开始,你就深深的爱着他,那个像“樱花“般纯洁的男孩,我知道你永远会把心思放在我的身上,可是依然希望你待我身边,这样会不会太过自私?可是我又放不开你。

我不敢鼓励你向他说明你的心意,因为我对你的爱是自私的。或许我如果告诉你,我知道爱你的是那“樱花“,我想你会很惊讶吧?你从来没发觉我是眼光,总是跟着你的眼神走,所以我知道你爱着他。

你常常问我,为什么会爱你?可能是你爱他的心,吸引着我吧?可是我从来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不想攘你知道,我知道你爱着他。

有时我真的很想恨他,可是他的表情又让我恨不下去,他是表情总是像小孩子一样的天真,这可能是你爱他的因为吧?虽然你那一次并没有说出你爱的人是谁,可是我知道你爱的人是那天真的“樱花“。

※※※※※※※※※

离开

这是在大学毕业后的夏天,带着强烈的阳光,印照在大地,反照起的光,强烈到令人张不开眼。机场来来往往相当的人,没有人会在意经过自己身边的过客。吵杂的空间令人觉的恹恶,感觉有点无法吸呼。

「洋?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吗?」洋是我对你的匿称。

你静静的笑着说:「都到这理了,别说这种傻话了。」

我很想对你说不要在逃避了,可是我什么也没说。我知道你不想攘他知道你去那,是不想他来找你,这我全知道,你想要静静的离开他,所以你才会答应我,和我离开这理,你只是在躲避,你只是在逃避,你想更接近他是心情,这我全知道,可是我还是离不开你。

也知道来这理多久了,可能快半年了吧?有时看到你若有所思的表情,我知道你在想谁。你不知道你睡觉的时候,会说梦话,我并不是听的很清楚,但我知道梦中梦到你所爱的樱花,我知道你依然爱着他,这我全知道。

※※※※※※※※※



那天在抽屉发现你写给樱的信:

我到底算你的什么?你的好朋友?你的兄弟?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你跟我说你喜欢晴子的时候,我很紧张,我紧张什么?我也知道,只是当时的心情令我觉的奇怪,那种心情像是自己的好朋友被抢走了?又不太像。那种心情是从来都没有的,感觉心好象被针次刺到一样。我问了大楠,他跟我说,我是爱上了那个人,我爱上了你?爱上了我自己的兄弟?这令我不太制信。可是当流川对你表明心意的时候,你跑来跟我说,我问你:你会恹恶同性恋吗?你对我说你不了解,你只知道男人应该爱女人,我又问你:你会接受流川吗?你只是说:不知道。之后我就不在问你了,不过从那之后你和流川就一直表显的很暧昧。本来就觉的流川对我有敌意,那之后就更明显了。我时在很怕你有一天跑来跟我说,你有喜欢的人了,而那个人也喜欢你,我真的好怕,所以我决定离开你,离开你可能会攘我忘记我对的思念,可是离开你也有好久的时间,为什么对你的思念有增无减?然到我对你的感情,比我想的还深吗?我想这些事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真的好想你。洋

我看着信,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像水龙头一样的止不注,我以为你离开他,会注意到我,会接受我对你的爱,可是我太天真了,你对他的思念是一辈子的,你永远也不可能爱我的,我真是呆,我以为只要我一直在你身边,有一天你会爱我的。看到你的所写的时候,我的梦才清醒了,一切我才知道是我想的太美了。你是真的爱他,我全都知道。或许我应该放手,突然之间有种放松的感觉,让我觉的我应该早点放手的。

※※※※※※※

结束

有一天的下午

我对着你说:我们离婚吧?

你看着我,很平静的对着我说:为什么?

我笑着说:我知道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所以我们离婚吧?

你看着心意以定的我说:好吧!

那时我觉的心中的锁好象解开了。

我又问:你可以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吗?

你很讶异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又说:妳知道了?

我点点头笑着说: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只不过不知道你还爱着他吗?我们都要离婚了,你就告诉我是谁?

你底着头缠亏的对着我说:对不起,我一直都在骗妳,我一直都爱着他,只是我不敢对他说明。答应妳来这理也是因为想逃避他。他是我最要好的兄弟,我想我从一开始就一直爱着他,对不起。

我又问:你爱的人是不是樱木?

你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

我笑着说:这样的话,我没有话说了,不过有人想跟你说话耶!

当我打开门时,你那惊讶的表情,让我觉的有趣。这也难怪,自己朝思慕想的人,突然的站在自己面前,不惊讶是不可能的。

后来我就没在打扰你们,只有听到他说:白痴我也喜欢你。

听到这句话时我真有点替你高兴,高兴到有点想掉眼泪。当我掉眼泪时突然有个人对我说:妳别太难过,我会陪着妳。

我抬头一看,是“大楠“?这人怎么会来的:你跟樱木来的?真是没想到你会来。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红着脸说:我喜欢妳,所以妳不会寂寞的。

我笑着对他说:谢谢。

到隔天早上你才出来,不过樱木没有出来,我问你:樱木怎么没出来?

你只是不好意思的回答:他身体不舒服。

我也知道怎么了,可是我还是很正经的说:那我可要看看他到底怎么了。

你拉着我,红着脸说:他休息一下就会好了,妳不用去看他。

真是没想到原来你也会脸红,真是有趣及了。他是爱着你的,我真是替你高兴。

 

  J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