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遇鬼记

(3 次投票)

作者:觉 2010-05-11, 周二 22:16

“樱木同学!对不起,我己喜欢篮球队的小田同学了。”

“啊~~”

“哦~”樱木军团“恭喜你!国中3年来被50个月女生拒绝!”

“50个耶!”

“没人破得了这项纪录了啦!”

“如此一来,你可以死心地毕业了!”

‘可恶!’

“啊!”等他们反应,己经来不及了。

【碰!碰!碰!】全躺在地上变成死尸了。(取自灌篮高手第一集。)

※ ※※※※※※※※

‘啧!又失恋了!’樱木独自走在大街上。(因为樱木军团正疗伤当中。)

越走越是火大“气~死~我~了!”樱木突然大叫,路人纷纷的走避。

‘为什么现在都没有人可以找来打架?’樱木东看看西看看。(小花好暴力喔!)

“喂~你笑什么笑?”樱木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正看着他笑。他的长像正好是女孩喜欢的类型的,也正是樱木最讨厌的类型。

“你在我说吗?”那人指着自己。

“癈话!这理除了你这个刺猬头之外没别人了!不然你以为我在自言自语啊?”樱木瞪着他没好气的。

“你看的到我?”那人高兴的叫。

“我看没打你一拳你是不会清醒的。”樱木还没说完,就往那人的脸上打过去。

可是扑了空。樱木出拳出的太用力了,所以摔到在地。

“没想到你动做还满快的嘛?”樱木觉的很纳闷,刚才明明己经打到他了。

“等等!”那人想阻止樱木,可是樱木根本不理会他,又出拳可是一样没打着,又摔到地上。

“你这样是打不到的啦!”那人对着樱木微笑。

“我就不信邪!”

樱木正想起身出拳的时候“你打不我的啦!你看!”那人竟然把手轻而易举穿过手掌。

樱木眼睛瞪的老大‘等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没有看清楚吗?我在做一次好了。”那人边说边做的又把手穿过手掌。

‘咦!我是不是在做梦?’樱木用力的捏了自己的脸:“哇~好痛!不是做梦,可是现在是大白天怎么会遇见到鬼?”

“你当然不是在做梦....”

“我的天啊!”那人还没说完,樱木就晕过去了。

“喂!喂!你别晕过去呀!我好久没有跟人说话了,喂?”那人叫着晕到在地的樱木。

“...樱木.樱..木!”樱木听到有人在叫他。

‘该不会刚才遇见到的鬼在叫我吧?’樱木闭着眼睛想。

“喂!樱木到底怎么了?樱木你醒醒!”

‘可是这听声音怎么跟洋平怎么像?’樱木慢慢的张开眼睛。

“樱木你终于醒了!真是急死我了!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睡在外面?”洋平一看到樱木张开眼睛,就一连的发问。

“洋平?真的是你?”樱木发抖的问他。

“你干嘛?发什么神经?不是我然道是会是鬼?你很重耶!我癈好大的力才把你抬回来的,你干嘛...”洋平还没有说完樱木突然大叫。

“哇~~”

“哇~~~”洋平被樱木的大叫吓了一大跳“你干嘛?干嘛突然大叫?吓死人了。”

“我我跟你你说我我刚才遇遇遇到鬼了!”樱木用力的抓着洋平的双手。

“鬼?”

“没有错!”樱木肯定点点头。

“你没事吧?”樱木是不是被女孩子矩绝到有点“阿达”了?

“洋平你要相信我!”刚说完樱木才发现在洋平旁边的不是刚刚他遇到的刺猬头鬼吗?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樱木放开洋平的手。

“樱木你到底怎么?”完了!樱木真的病的不轻。

“洋平你没看到那个刺猬头鬼吗?他就在你旁边?”樱木惊恐指着洋平的身边。

“那理?”洋平看来看去都没有人。

“有啦!他现在还和你对看呢!”

“这理吗?”洋平用手挥挥,可是跟本就抓不到,洋平的手直接穿过那人的身体。

“没错就在那理!那个刺猬头鬼还站那理对着我笑!”太可怕了,他怎么跟着我回来了。

“樱木你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喜欢上篮球队的小田,刺激太大,所以产生幻觉?”洋平依然不相信的。

“洋平你要想信我,他真的在那理!”樱木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看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洋平看了看时间:“阿!我打功快来不及了。”

“樱木!我先走了,明天在学校见!”洋平也不看樱木的反应,马上跑了出去。

“耶!洋平?”樱木想叫着他时,他己经出去了。

“你刚才好危险!怎么突然睡着了?”

“你你别过来,我我跟你无无无怨无仇你干嘛跟着我?”樱木抱着棉被,很害怕的问。

“你别那么怕我啦!我又不会害你,在说我有长的那么可怕吗?”他笑着说。

“这到是真的!”樱木比较没那么害怕了。

“其实我是想请你帮忙?”那人正经的说。

“帮忙?”樱木定定的看着他。

“不满你说,其实我不记得我到底是谁!”那人叹口气说。

‘不记得?等等鬼也会失去记忆吗?’樱木的眼睛瞪着老大。(樱:喂!鬼会失去忆吗?小觉:我也不知道耶!樱:!!!?)

“所以你要帮我找出我之前的记忆!”拿了张倚子坐了下来。

“等等!我怎么找呀?我根本就没有看这你。”

“你刚刚不是在说篮球吗?”

“那又怎样?”一听到篮球樱木就显的相当不爽。

“我觉的好象有点记忆!总觉的篮球好象跟我有点关系!”(大有关系!)

“那干我啥事?”樱木挥挥手:“你走吧!我没那个美国时间帮你。”

“不行啦!我好不容易找到看到我的人,如果你帮我,可能还要等很久耶!”

“我管你!我要睡觉了。”

“你真的不帮我?”那人看着樱木。

“不帮!”这人还真烦耶。

“你真的不帮我吗?当真不帮?”这时那人的脸变成了骷髅头。

“哇~~~你别这样啦!我帮就是了!”樱木最怕这种东西了。

“好累哦!太久没装鬼脸了,真累。”那人变回原来的脸之后。

“!!!??”

“奇怪?到你家那么久了!为什么没有看到你的家人?你父母亲呢?”

“问了么多干嘛?”

“好奇嘛!在说我可能会在这理住很久...”

“等等!你要住在这理?”那人还没说完樱木就插嘴说。

“对呀!你不是说要帮我吗?那我不住这理我住那理?”

“算了!没差!反正你又不用吃饭睡觉。”樱木停了一下又问:“你确定你死了吗?人家不是说人死后的7天会回家吗?”

“好象是吧?”

“那你应该是还没死吧!”在说也没有那么有精神的鬼。

“你确定吗?”

“不知道!你也不记得你叫什么吗?”

“...记不得了。”

“那我要怎么叫你?”樱木露出笑容说:“啊!对了就叫你刺猬好了,你觉的如何?”

‘那个笑容真是可爱!’那人看着樱木的笑容。

“喂?你干嘛!不回答我?我说你觉的如何?”樱木很不耐烦的问。

“啊!好!随你。”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刺猬啰!”

“等等!刺猬很难听耶!”这时才回过神来。

“管你!刚才你自己说好的。”

“好吧!听朋友说你的名子叫樱木?”

“没错!本天才我叫樱木花道!”

※※※※※※※※※※

‘唔~~好难过喔!为什么我觉的胸口很重?’樱木慢慢的张开眼睛,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他眼前是一团黑雾,现在脑理只有想到,电视上常常看到的灵异节目,有人被鬼压床的经历。

“花道!起床了!中午了!”樱木听到一阵毛骨悚然的声音。

‘哇~太可怕了,我实在是不敢张开眼睛。’樱木紧闭眼睛。

“喂!起来了!”那个声音又更加的接近了。

“妈的!你这个刺猬鬼干嘛压在我身上,你给我下来!”樱木张开眼睛之后,才看清楚那人跪坐在自己的胸前,难怪觉的胸口很重,这个死刺猬鬼,真是令人讨厌。

“不好意思因为你都不起来呀!所以...”不好意思的说。

“你还不快下来?”樱木因为被吓到,所以相当的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那人连忙的下来。

“啊~以经12点了!”樱木看了一下时间“都是你这个刺猬鬼,害我睡到那么晚。”

‘明明是自己睡那么晚的,还怪我。’

“好~起来了,反正以经来不及去学校了,今天就自动放假把。”樱木从床上跳了下来。

‘哦!那么快要帮找寻恢复忆的辨法了吗?没想到樱木真令人感心。’那人高兴的快流下眼流了(我想还是别感动的太早。)。

樱木很快的就梳洗完成,正要出去。

“那今天要从那理开始?”刺猬鬼对着正往外面走去樱木说。

“那开始?”樱木不解的说:“当然是去打小钢珠呀!不然要去那。”

“你不是要帮我回复说忆?”对着樱木大吼。

“喂!别靠太近口水都喷到我了(作者癈话:小花!鬼会喷口水吗?)。”

“你知道我来这理有两个礼了,你都没有帮我恢复记忆。”

“可是我今天真的想去打钢珠,我明天在帮你如何?”

“我~好~恨~哦。”他又装起鬼脸起来了。

“好啦!我帮你恢复记忆!别这样啦!”樱木害怕的躲在绵被中(小觉:真是一个胆小鬼,真是有够没用。小花╬:你说没用来着?小觉:没有,没有我打字,我打字。)

“哦~好累哦!”他调好自己的脸的之后又说:“今天就去打篮球吧!”

“打篮球?我才不要呐!你不会自己去呀?”樱木又想到自己拒绝的情景。

“你不去吗?”他的脸色暗了下,好象要准备装鬼脸。

“好啦!怕你行了吧!你要老是来这招。”樱木怕害的大叫。

‘这招还真是好用呀!’

※※※※※※※※※※※

就这样樱木心不甘情不愿的和他往篮球场去了,正走不到五分钟,不远的地方出现了樱木最不想看的人<和光三笨鸟>(三人异口同声╬╬╬:谁是和光三笨鸟?小觉:没啦!是三位师哥请继续请继续。),他们也和樱木一样都没去学校(小觉:你们可以毕业的话,真的要好好感谢义务教育!四人一起╬╬╬╬:你说什么?小觉:哇~你们好可怕,都一直欺负我。)

“这不是樱木吗?”高宫对着走过来的樱木带点讽刺的语气。

“樱木你没去上学!要去打小钢珠吗?”大楠接着问。

“去篮球埸!”樱木没好气的。

“不会吧?你真是要去。”野间惊呼道。

“要你们管!洋平呢?”瞪着他们说。

“可是去打工!”高宫说。

“也可能在学校,不过不太可能。”大楠接着说

“更有可能去约会。”野间忠又接着说。

(小觉:他们三个好象在唱双簧。没有台词的仙道:颇有同感。)

“没有错!可能是去约会,人家洋平可跟你不一样,被女人拒绝50次。”

“可以参加金氏世界说录了,没有人可以破这项记录的。”

“喂!樱木你真要去篮球埸?你不是因为篮球才被第50个女人拒绝...”

【碰!碰!碰!】还没说完就被樱木用头垂,全躺在地上变成死尸了。

※※※※※※※※

“樱木你干嘛走的那么快?”

“要你管!”

“还在生刚才“双簧三人组”的气吗?”仙道不是用走的,而是用飘的,因为在怎么说也是鬼嘛!“如果你不想去篮球场,就不要去好了,看你现在想去那就去来如何?”

“这理离这理好近!”樱木不理会那人的话,只是喃喃自语的说。

“那理?”

樱木走到了无人的海边,这时阳光相当的强,照在白白沙滩上,像是会反光一样的,令人张不开眼睛。

“以前我妈还在的时候,老爸都会带我到这理来玩。”樱木像是在自言自话一样,摇远着一波一波的浪花说:“因为老爸说这理是第一次遇到老妈的地方,每次老爸来这理,就会说他的少年罗曼史,说到我都会背了。”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樱木继续说:“可是置从我妈不在之后,老爸就一直埋在工作上,很少来这理了,就连我也很少见到他。”

“令堂去世了吗?”他忍不注的问。

“如果是去世了就好了!”樱木淡淡语气。

“乖、乖别太难过了。哥哥“惜惜“。”他摸着樱木的红头,像在安抚小孩的一样的说。

“喂!你干嘛?”樱木拍掉他的手说:“你把我当成小孩呀?”

“你终于回复精神了。”

“呿!”樱木不好意思转过头去,不看他的表情:“我干嘛跟你说这些?我连洋平都没有说过。”

“可是我很高兴耶!这表示你对我很性任。”

“才不是呐!”樱木红着脸对着他说:“因为你是鬼,没辨法跟别人交谈,所以我才会对你说。”

他没有在说什么,只是微笑的看着红着脸的樱木。

“可能你的感觉很像我老爸吧!”樱木又转头去看着海,若有所思的说。

“那你可叫我老爸呀!我不会介意的。”

“你不介意?可是我介意,搞不好你还比我小呐?”

“这不太能吧?怎么看我都不能比你小。”这小子真是有够可爱的,就算在他身边,回不去原本的地方,也没有关系。

“也对,你看起来那么“苍老“,是不太可能比我小。”樱木认真的点点头说。

“喂!什么“苍老”?是成熟吧?”

“不是!是“苍老”你的年龄一定快30才。”樱木又更认真的说。

“怎么可能?”

“没错!没错!”樱木笑着说。

※※※※※※※※※

“喂!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吧?”樱木对着他说。

“好是好,可是我是鬼耶怎么吃?”

“也是!也是!我都忘了你不是人,谁叫你一点都不像鬼。”樱木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你不是饿了?走吧!”他站了起来。

“哦!今天我要吃烧烤。”樱木也站了来,有意无意的说:“说真是我还真不希望你想起你前生的事。”

“怎么?舍不得我?”他看着樱木的脸笑着说

“才才不是呐!只是我这样就没有不去上课的理由了,这样而以。”樱木连忙说。

“不用在解释了我都知道了。”一说全就开始走。

“你知道什么?”樱木跟在后面。

“没有,没有什么!”

“喂!你这个刺猬头给我说清楚。”

当他们走在人行道,看到一个小男孩在路边玩球,球正好滚到樱木的脚边,樱木弯下身拾起了球。

小男孩追着球跑到了樱木面前,看着樱木手中的球。

“小鬼在这理球是很危险的!”樱木把球交给了小男孩时,露出凶神恶煞的眼神看着小男孩。

也不知是小男孩胆子大,还是没神经,没有被樱木的准太保的眼神吓哭,拿到球之后,看着樱木的表情,呆了一下接着又大笑:“好好笑的表情。”

“小鬼!这个是可怕的表情吧?”呿!连小鬼都不怕我了。

“好笑的表情应该是这样吧?”樱木这时竟然装起了鬼脸起来了。

“哈、哈、哈好象白痴哦!”小男孩指着樱木的脸大笑着说。

“小鬼你竟然说本天才是白痴,你是不想活了是吗?”樱木假装生气的靠近小男孩的脸。

“哈、哈、哈。”可能真的很好笑吧?

“敢快回家吧!这理很危险的,知道吗?”樱木站了起,用手摸摸小男孩的天灵盖很温柔的说。

小男孩停止了笑声,抬着头看着樱木。

“快回家。”樱木说完就走了。

“花道你很会哄小孩子嘛!”他依然用飘的在樱木的身边笑着说。

“那当然,没有我天才做不到的事。”

小男孩看着樱木的背影,又没多久继续的玩起球来了,这时樱木听到小男孩玩的声音。

‘不是叫他不要玩球了吗?这小鬼是听不懂人话吗?’樱木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这时小男孩又不心小把球滚到马路中间,小男孩一直跟着球跑,跟本没有看到大货车快撞到自己。

“啊!危险!”樱木看到了这个情形,马上奋不顾身的冲到那理把小男孩一把抱住,可是樱木跟本来不及闪躲,所以樱木直接用身体整个护住小男孩,自己背对着车子,大货车好象是来不及采煞车的一直猛按喇叭,而旁边的女人也一直尖叫着。

他(指仙道)看到这个情势,马上到身樱木的身边,在一瞬间直接把樱木拉起,别人是看不到他的,所以在别人的眼中樱木是飘在空中的,这时的大货车也紧急煞住了车子,发出了相当大的声音。

每个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大货车的身上,都看的目瞪口呆的。

“小鬼!你看在马路上玩球是很危险的,你看差点你这小命就不见了。”樱木放开了小男孩之后,生气的对着他说。

可是这个小男孩似乎不知道,刚刚差点去阎罗王那理报到,一直呆呆的看着樱木。

“小治!我的宝贝你有没有怎样?”这时从后面跑来一个女人,直接抱着小男孩哭着说:“都是妈妈不好,一直在和别人说话,都没注意到你。”

樱木看到这种情景,想到小时候,那时老妈还在身边,不禁觉的难过起来。

“真是太谢谢,要不是你求了小治,可能小治就会被车撞到了,真是谢谢你。”女人回过神来,对着樱木猛道谢。

“不用客气。”樱木摸摸小男孩的头说:“下次不可以在做那么危险的事,不然妈妈可是会很难过的,知道吗?”

“嗯!”也不知道是否了解,小男孩也只是笑着用力的点点头说。

“来!小治我们要回家啰!跟哥哥说再见。”

“哥哥再见。”

“再见。”

樱木看着他们走远的身影,若有所思的不知在想什么。

“花道!”他突然叫住发呆的樱木。

“刚刚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就要去医院了。”樱木转过头看着他。

“我想起来了,因为刚刚的关系所以我想起来了。”不知是不是太阳太大的关系,所以樱木看花好象愈来愈不清楚了。

“真的吗?”

“我也是因为车祸的关系,所以....我可能要走了,希望...在相见。”

樱木不止觉的愈来愈听不见他的声音,而且他的身影愈来愈模糊不清。

“你怎么了?”樱木正要走到他的身边时,他就像空气一样的消失了。

“喂!刺猬头?”

※※※※※※※※※※

仙道一清醒就看到老妈在哭,还有越野瞪着自己。

‘我在那理?医院吗?’

“小彰你终于醒来了。”

“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不醒了呢!”越野冷言冷语的说。

‘哦!对了我好象发现了车祸了,耶?后来呢?奇怪了我好象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仙道没有回话,只是发着呆。

“喂!你还在做梦呀?”越野走到仙道的身边看着他说。

“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没错。”仙道答非所问的,看着天花板痴痴的笑着说。

之后他们有没有在见面,不用说也知道,当然是打篮球的时候。

樱木那一句我要打倒你开始啰。

或许又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端。

 

  J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