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辨公室危险关系前篇

(1 次投票)

作者:觉 2010-05-12, 周三 18:59

【1】

樱木至高中毕业之后,便到了深泽大学(有这个大学吗?)就读,其实深泽大学本来并没有要找樱木入他们学校,可是当深泽的教练问及流川要去哪个大学就读时,流川只回了一句,樱木要去哪里他就去哪里,所以深泽大学才会找樱木来就读这个学校,当然这些樱木并不知道。
樱木因为以前背部曾受到很大的伤,每到了一定的时间,都会去医院复验,有的时候樱木的背伤还是会复发,虽然是如此的辛苦,可是樱木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弃篮球,虽然有时背部的伤因为过度运动,常常会痛的令人受不了,可是樱木并没有表现于外,依然还是笑脸迎人,这些都看在流川的眼底,有时流川在比赛的时候,会无间帮助樱木,对于流川的过度帮忙相常的不满,樱木不希望别人把自己当做是病人。
今天练完球之后,教练把樱木留了下来,好像有话要和樱木说。
“樱木!”
“教练!有事吗?”
“你的背部还好吗?”
“不会!不怎会?我现在好的不得了呢!你看!”其实因为刚才的训练,樱木的部还在隐隐作痛,虽是这么说,可是脸上的表情可是骗不了人的。
“樱木!我觉的下一场和海南的比赛,你还是不要出埸好了,让本困带你出场,你觉如何呢?”
“教练!我好的很,我一点事也没有,不必本田代替我。”
“其实我很担心你的背,失去你可是我们的损失,我不希望你因为一场比赛,失去了以后的篮球生涯,我想你还是静养一阵子比较好。”
“可是......”
“樱木你自己考虑看看。”
“我知道了。”
“那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先走了。”
当教练走了之后,樱木底头叹口气:『我真的不行了吗?』
樱木没有注意到,流川就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樱木拿起了篮球,站在半场的地方,用力的投向篮框,可能是大过猛,背部整个痛了起来。
“痛!”樱木痛的蹲了下来。
“白痴!你还好吧?”流川看到这种情况,马上用飞快的速度跑到樱木的身边。
“啧!”樱木一听到流川的声音,马上忍着背部的疼痛,慢慢的站了起来:”狐狸你还不回去干嘛?”樱木会生气也是因为,刚才教练所说的话,可能这只狐狸都听到了。
“你还好吧?”流川看的樱木的脸都痛到发青了,他伸出手想扶住有点摇晃的樱木。
“不用你扶啦!”樱木拍掉流川的手:”我自己可以站啦!”
“是吗?”流川还是很担心他,因为樱木的神情看起来一点也不轻松。
“喂!你还不回去?”樱木又对着流川说:”跟我比赛。”
“你现在还可以打吗?”看他的脸都发青了,现在还能打球吗?
“当然可以!”樱木白了流川一眼:”为什么不行?你该不会是怕输给我吧?”
“打赢一个受伤的人,一点光彩也没有。”虽然知道怎么说可能会刺激到受了伤的樱木,可是一听到樱木的话之后,还是忍不住回了他一句。
樱木一听到流川所说的话之后,整个脸都暗了下来。
“白痴.....”当流川自己知道说错了话之后,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樱木底着头,摇摇晃晃的走了。
留下了在那里懊悔的流川。
『真是!又说错话了。』
流川回到宿合之后,樱木到了晚上睡觉完全都没有跟流川说任何的话,至从樱木和流川读同个大学,又同住同一个寝室之后,已经不像以前高中那么的紧张了,每天都相处还不错,平常的樱木都会找流川说话,他们之间的感觉总是那么的微妙。
到了晚上12点时候,本来流川想和樱木道歉的,可是没有想到难得自己会和别人道歉,樱木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
流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跟本睡不着。
“狐狸你还没睡吗?”这时樱木可能是因为流川转身的动做,所以才醒了过来。
“吵到你了吗?”
“....没有,我跟本还没有睡着。”樱木的声意听起来不像是平常的自己,感觉上没有什什么活力。
他们的床是分开的,而且现在灯是关着的,所以跟本看不到彼此的表情。
“对不起!”流川终于是鼓起了勇气说出口。要让这个打死不认错的人,说句对不起,可能比登天还要难,也只有樱木能让他如此的底下气的。
“干嘛道歉?”
“刚刚我说的太过火了。”
“.....”樱木没有出声。
“樱木?”也只有这个时候,流川才会叫他樱木。(平常的时候都叫樱木白痴。)
“我在想.....我接受教练的意见可能比较好。”樱木好不容易说出了这些话来。
流川没有回他所说的话。他听到了流川下床的声音。
流川在黑暗中走到了樱木的床边:”我可跟你说,如果你没有在球队的话,我也不会留在这理的,你听清楚了吗?”
“喂!你干嘛说这种说?”樱木是真的不了解,流川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来。
“我是认真的。”没有你的球队我不想待。
“.......”
“樱木?”为什么不回答我呢?
“我很累了,我想要睡了。”樱木一说完之后,就转身过去背对着流川,假装睡着了。
“....我是说真的,待在没有你的球队没有什么意义。”你然到没有听出我所说的意义吗?(除非你说出来,不然樱木可能都不会了解的)
“.......”这只狐狸在说些什么啊?
“晚安。”流川知道樱木不会给自己任何的答案,所以很快的回到自己的床上。
今晚又是一个失眠的夜。


【2】

果然是过于勉强了,樱木又在一埸的比赛中,让自己的背伤复发了,而且这一次比
前几次都来的严重,可以说是被抬的出去,流川也很想跟着一起去,可是因为还在
心赛当中,所以剩下的比赛,流川跟本没有心情比赛,终于让流川等到了比赛结
束,他用飞快的速度,来到了樱木的面前,这时的樱木躺在床上,好像是比较平静
了,可是对于流川的到来似乎没有发现。
“白痴!”看白痴的样,应该还好吧?
“结束了吗?如何?”樱木没看他。
“还用说吗?有我在会输吗?”真不知是那来的自信。
“也是!”樱木苦笑着说。
“谁叫你刚刚要那么的逞强,你太过硬来了。”别人可是比你还要壮,要和别人硬
撞,也要看看自己有几两重。
“我想我真的不行了吧?”和以往不同的,樱木的语气,感觉令人觉的很无力。
“樱木?”背伤真的那么严重吗?
“我是不是....应该放弃篮球?”
“我说过了,如果你没有在这里,我也不会在留在这里的。”流川注视着樱木。
“狐狸!你干嘛啊?我在不在这理对你来说没差吧?”樱木是真不知为何流川怎么
说。(迟顿男)
“因为....因为”流川不知要不要说出来。(你不说花花永远都不可能会知道
哦!)
“因为什么?干嘛不说?”樱木坐了起来。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流川是豁出去了。
“啊?什么?”喜欢我?是我听错了吗?
“我说我喜欢你,你听到了吗?”流川坐到了床上,更是接近樱木,可是樱木还没
有回过神来。
‘这只狐狸到底在说些什么?’樱木的脑袋理全是问号。
流川接下来的动做,可是吓坏了樱木了,因为等到樱木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嘴己被
流川给封住了。
“嗯.....”樱木吓到忘了要反抗了。
第一次的吻,让樱木不知道如何换气,当流川放开樱木时,樱木就像是好久没有吸
到氧气似的,大口大口的吸着气。虽然是这样,可是樱木对于这个吻一点也不觉的
讨厌,反而觉的....那种感觉也说不上来。
“花道!你是第一次吗?”流川带着有点磁性的声音问。
“怎么可能...才不是第一次...”樱木马上不服气的反驳‘怎么可以让狐狸
看不起?’
“谁?是谁?是仙道吗?”可恶我太不小心了。
“干他什么事?才不是他。”狐狸怎么会想那个刺猬头?
“那你说是谁?快说?”不是他?那会是那个我没注意到的人?真是太可恶了。
“谁啊?....”这时樱木也掰不出个人来:“你不认识的人啦!说了你也不知
道是谁。”
“说!到底是谁?”他用双手撑在床上,身体顷向前,逼近着樱木,眼睛直直的看
着樱木,好像是要樱木一定要说出那个人来。
“......谁、谁啊!”樱木很想避开流川的逼问的眼神,可是位于墻角的自
己,想逃开也是有限。
“说?到底是谁?还是说跟本没有这个人?”流川更逼近樱木,眼神说出了坚决。
樱木扭不过流川坚决的眼神,拉起了在腰上的棉被,盖住了自己的头大声的说:
“对啦!没有那个人啦!我自己掰的!刚才的确是第一次,这样总可以了吧?”
(樱木会把自己的头盖起来,其实是因为不好意思。)
流川听到了樱木的回答之后,露出了平常吝于表现于外的笑容,他隔着棉被搂着樱
木,带者有点笑意说:“那你会觉的恶心吗?你讨厌我吻你吗?”
樱木用力的扎脱握制,带着有点生气的语气说:“就是因为不讨厌,我才觉的很懊
脑啊!”
“真的吗?你不讨厌我的吻吗?”流川笑着说:“那你也喜欢我啰?”
“耶?狐狸你也会笑?”樱木好像是看到了世界奇迹的,都忘了之前的事。
“谁说我不会笑的?”流川收起了自己的笑容。
“因为我都没看你笑过啊?”每次都一副别人久你会钱的表情,怎么知道狐狸也会笑?
“没事笑干嘛?”又不是白痴?
“....我在想,如果那些迷恋你的女孩子,看到你的笑容,一定会高兴到晕倒
的。”樱木说完之后,不经意的露出了笑容。
“那你呢?”流川亲了一下樱木没有防被的脸颊。
“狐狸你干嘛?/////////”樱木吓了一跳,捂住了自己刚刚被流川亲到的脸颊。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流川靠在樱木的耳边,轻轻的说。‘谁叫你要露出那
种笑容,害我忍不注,要不是怕你吓到,不然我早就.....’(早就什么?^^bb)
“哇~~”樱木差点就要跳了起来,他一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另一手推开流川:
“你不要在我的耳边说话啦!/////////”
“那你的回答呢?”
“....回..答?回答啊?”现在的樱木就像是一只仓皇的小松鼠。
“你在露出这种表情,我可是会想在吻你的。”流川又在樱木的耳边说话来。
“哇~~”樱木仓皇的推开流川:“我不是叫你别在我耳边说话吗?你这个样子,
我会呼吸困难啦!//////////”
“我怕太大声说话,会吓到你啊!”流川带着恶质的笑意说。
“那也不必在我耳边说话啊?”樱木觉的现在的心跳,可能比在球埸上比赛还来的快。
“不在你耳边说,我怕你可能没有听到,那我会以为你不反,到时你可别遻我没有
问你哦!”
这个时候的流川,心情比较放松了,因为他知道樱木并不讨厌表情心意的自己,这
样子看来自己是很有机会的。这几年来梗在心中的结全都解开来了。
“.....///////////”樱木这时也不知要说些什么,总觉的这只狐狸,真的
很不像是自己所认得的狐狸。因为自己所了解的狐狸是不可能,会露出这种笑容
的。现在的樱木的脑袋还在混乱当中。
“你会觉的我会很恶心吗?”
“怎么会?”
“就算我说我喜欢同是男生的你?”
“当然不会!”
“是吗?”
“如果会觉的你很恶心的话,那不就连我也是一样!”这一句话,是樱木没经过大
脑里就蹦出来的。
“那你也是啰?”这句流川可没有漏听。
“啊~~~~”天啊~我在说些什么啊?“刚刚我说的通通不算.....”
“我可是听的很清楚。”
“刚刚的不算.....”
“来不及了。”
“刚刚我会怎么说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我的脑筋打结,我才会.....”天
啊!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那你的回答呢?”
“回答?回答啊?.....(又打结了)我觉的我的脑袋一片混乱,没有辨法思
考了,你给我一点时间吧?”樱木是好不容易才挤出这句话来的。
“好吧!”反正时间上的问题而已:“那你什么时候会给我答案?”
“什、什么时候啊?”这又考倒樱木了。
“总要给我一个时间吧?”
“耶!!那就等到比赛会都比完之后吧!”
“耶?比赛全都比完?那不就至少还要两个星期?”
“没错!”
“.....”早知道就不要答应了。
“你自己说要给我时间考虑的哦!”樱木可终于占上风。
“好吧!比完就比完吧!”没辨法只好这样了。
“那就样说定了哦?”太好了,扳回一城了。
“那就给一个约定之吻吧?”
“耶?/////////”
“我开玩笑的。”
“耶???”樱木又吓了一跳,因为没想到狐狸也会开玩笑。


【3】

樱木因为背伤,所以接下来的比赛,完全都没有在参加(休息当中),而由于有时
比赛的时间和上课的时间有时接触到,樱木有时也没有辨法去看比赛,不过说正格
的,其实也不是说不能去,樱木是因为上次的事,让自己每次看到流川都觉的脸好
像被火烧的感觉,而且很不自在,所以……..不过说实在的樱木也很少在听课。


“樱花男孩(只有这个欧吉桑)!”
“清水医生你别老叫我樱花男孩啦!我都快要成年了,还叫我那个错号,感觉好像
小孩子一样!”
“不会啊!很可爱说。”樱木真的很可爱,如果我晚出生个10年的话,我可就……
..(你可就怎样?^^bbb)
“我可是男的,可不须要用可爱来形容我。”
“不会啊!这个形容词可是非常适合你。”非你莫属了。(同感!)
“…………..”
“不过说正格的………..”
“怎样?”
“我觉的你好像……跟前阵子不太一样………”真盯着樱木看。
“那、那有啊?”太敏感了吧?
“该不会是交了女朋友了吧?”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怎、怎么可能,才、才没有。”樱木是那种不会说谎的小朋友。
“你知道吗?每次你说谎的时候,脸都会不自觉的发红。”越是跟他说话,越是觉
的很可爱。
“ㄟ?有吗?”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脸。
“非常的明显!”他用力的搓揉樱木的头说:“还不快点给我招出来?说是不是交
女朋友了?”
“痛!清水医生你别这样啦!我是真的没有交女朋友啦!”(不过有交男朋友。)
“那是不是有人跟你表白啊?”看他的样子,好像真的没有交。
“ㄟ?你怎么知道的……啊!”当樱木知道自己说溜嘴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清水
医生是听的一清二楚。
“厚!我就说吗?还不快点从实招来?”被我逮到了吧!
“没有女孩子跟我表白啦!”糟糕我怎么不小心说出来了,而且还是打破沙锅问到
底的清水医生。
“真的没有女孩子对你表白?”
樱木很用力的点点头。
“那我知道了,是男孩子跟你表白是不是?”
“ㄟ?你怎么知道的?啊!”又说溜嘴了。(真不亏是天才。)
“我就知道。”清水医生一副很了解的笑着说。
“可是医生你不觉的,被男的表白很奇怪吗?”
“不会啊!如果是你的话,我就可以理解的。”你实在是太可爱了,就连我这个异
性恋着都忍不住想…….(想怎样?)
“为什么是我就可以理解?”樱木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魅力。
“那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ㄟ?我啊!//////////”樱木这时又想到那时,流川吻着自己的画面,不自觉的
脸又更红了。
“那就是OK啰?”樱木好像满喜欢那个人的。
“我还没有正面的答覆啦!”
“那到底是怎样?”越是这样越是好奇。
“我跟他说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考虑看看。”
“那你考虑的给果出来了吗?”我想樱木还是会答应,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我我………..”结巴了。这时的樱木脸的和自己的头发的颜都快差不多了。
“是洋平吗?”可能是他。
“洋平只是我的朋友,他才不可能ㄋ,清水医生你怎么会说到洋平?”
“那是不是个和你一般高,皮肤有点白澈,眼神看起来很冷,但是长的很俊稍的年
轻人?”清水医生从记忆理换起了一个人。
“医生你看过狐狸?”樱木很惊讶的问。
“是有一次,你复验回去之后,他有来这理问你的病情。”那已经是很久的事了,
我都快忘了有这个人了,如果说我为什么还记得的话,可能是因为他长的很不错。
(医生你真的是异性恋着吗?)
“他有来过啊!”
“不过也只有来怎么一次。”我就猜嘛!之前的那小子,一定是喜欢樱木,果然我
没有猜错。
“那你有说吗?”
“没有!因为病人的伤,做医生的要保秘。”(其实是因为流川实在是太酷了,所
以医生想要耍耍他,可是没想到,这个酷酷的流川,竟然二话不说的转身就走,所
以医生才会没有说的。)现在的小孩子很少像樱木怎么有礼貌。
“这样啊!”
流川有来问过樱木的病情,这是樱木不知道的。
“不过樱木你还有在打球吗?”这时清水医生突然严肃起来了。
因为樱木有一阵子没有来这里了。
“还有!难到我不能在打球了吗?”
“说真的!你现在打球是有点太吃力了。”清水医生安慰着对樱木说:“虽然你现
在不能打球,但是如果你好好的静养一阵子,还是可以在打球的。”
“静养一阵子就可以在参加比赛了吗?”樱木露出了受伤的眼神看着清水医生。
“樱木说真的,要回到你之前的那样是不可能的,而且……..你就算静养一阵子,我
也不能保证你不会在复发。你的背伤可以说是相当的严重,如果复发的在严重一点
可能,可就不会我能够预估的。”清水想了想,还是决定对樱木说出真正的病情。
“是这样吗?”
“是的!”
“嗯!那我知道了,谢谢你医生。”
“樱木!人生并不是只有篮球,你也会找到你自己的目标的。”清水是由终的。
“嗯!我知道。”樱木站了起来:“那我走了,我下午有点事。”
“嗯!下次别在忘了要来这理复验哦!”清水在次提醒。
“我会的!那我走了。”
‘希望樱木别太难过。’


樱木回到了宿舍之后───
‘真是奇怪?’回到了宿舍之后,一直想着:‘为什么我听到清水医生说,不能在
打球之后,为什么我不是先觉的难过,而是先想到怎么让狐狸,续继的留在球队呢?’
因为之前流川说,樱木留下来,他就留下来,如果樱木不在这理的话,他也会跟着
离开。
‘我真的很奇怪耶?’樱木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都是那只狐狸害的,害我的脑袋都打结了。’樱木起身坐了起来“嗯!一定是这
样。”
“算了别在想了,洗澡去了。”当樱木正想去洗澡时,这时听到外面好像有人在谈
论着狐狸。
“你说的是真的吗?”甲声。
“当然是真的,不然你以为教练会找一个受伤的人进入球队吗?”乙声。
“流川枫真的怎么说?”
“是啊!流川枫说:樱木要去那理,他就去那理。”
“哇~真敢说耶!”
这时樱木真的受不了了,他很用力的打开门,走到他们的面前,用很可怕的眼神看
着他们:“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是真的。”认谁看到这时的樱木,都会不自觉的冒冷汗吧!
“真是太可恶了!那只狐狸!”樱木很生气的大吼。
“哇~~”两个人都不尽吓了一跳。
‘如果是真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真是可恶狐狸。’
当然现在的樱木是一刻也停不下来,现在他想去找流川问个清楚。

【4】

‘奇怪了!白痴去那了,为什么打电话都找到不人?’这时的流川躺在床上发呆
着,似乎还不想睡觉。刚刚打电话回宿舍,樱木并不在宿舍,他现在真的很想回去
找樱木,可是每天还要比赛,所以也只能在这理,想樱木到底是去那理了。
“流川?”突然门被打开了:“你睡着了吗?”
“....”真烦耶!(心情不佳)
“他好像睡了耶?”
“那我跟樱木说好了,叫他今天早上.....”当另一个人还未说完,流川已经床
上,一股脑的坐了起来,当他听到樱木时,没稍一刻钟的时间。
“耶?流川你没睡觉吗?”
“白痴在那理?”还未说完流川已经来到了山田的面前了。
“他他在外厅。”被流川的时神吓到。
流川快步的走向外厅,他有一个星期没有看到樱木了,本来流川叫樱木也跟着来,
可是樱木却说要上课,所以说什么都不肯来。

“白痴!”没多久的时间,流川看到一个自己所熟悉的身影。
“......”
“白痴?”为什么白痴的眼神怪怪的?发生了什么事?难到他是要矩决我吗?
“我们到外面说。”樱木说完之后,就转身往外走去。
流川跟在樱木的后面,外面没有什么人,因为这时相当的晚了。樱木和流川走到了
没有灯火的地方,樱木停了下来,可是并没有回头。
“白痴?”
“狐狸!”这时樱木缓缓的回头,流川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过可以听的出来,
樱木的声有点怒气。“你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教练他们去找你的时候,你是不是有
跟教练他们说过,我去那理学校你就去那?”
“....你怎么会知道的?”应该没有人会知道,为什么白痴会知道。
“你到底有没有说过?”樱木大吼的说,流川看不到樱木这时的表情。
“有....可是。”当流川解释的时候。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谢你吗?”
“我从来就没有那么想过....”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你为什么要怎么说?”樱木的眼神就像是斗败的狮子,很脆弱也很危险。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这样也不行吗?
“你这个样子我只会更生气,我不要别人可怜我。”樱木又对着流川吼叫。
“我没有可怜你,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流川也跟着吼回去。
“.....”这时樱木沉默了。
“樱木?”流川看不到樱的表情,不知樱木到底怎么了。
樱木没有理会的转过身去,不理会流川,快步的走去。微弱的月光让流川看的到樱
木的转身。
“樱木?”流川正想跟上去的时候。
“别跟来!”樱木停了下来,制止了流川跟上来:“别忘了你明天还要比赛。”
“樱木别忘了我说过的话....如果你离开球队,我也不会在留在这理的。”流川对
着樱木的背影说。
可是樱木没有回答,也没有应此停上脚步。
“我是说真的。”


洋平的住处,洋平从高中毕业之后,并没有在升学,现在洋平在学法国料理,在一
家很有名的法国餐厅当学徒,为什么刚毕业的洋平会去学法国料理,因为洋平的老
哥曾在那理待过,所以也可以说是靠关系,可是洋平本身也有底子,所以很快的洋
平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已经有二厨的实力。
铃~~~铃~~~~(门铃响了。现在已经很晚了。)
“嗯~~”洋平每天都相当的忙碌,而今天也很晚才回到家理,可以说是累番了。
铃~~~铃~~~~(门铃响的更是急了)
“来了啦!”洋平受不了门铃的声音,这时才慢慢的从刚躺不久的床上,爬了下来
‘妈的!是谁啊?看我怎么修理你。’
铃~~~铃~~~~
“就来了啦!”干嘛?赴死吗?
“你以为现在什么时候了吗?”洋平边开门边抱怨的说。
可是当洋平门一开,就看到了樱木站在外面。
“对不起!洋平我打扰到你了吗?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去找谁?如果打扰到你的
话,我我走了。”樱木一看到洋平,就一股脑的说个没完。
“等等!花道你先进来在说吧!反正我也被你吵醒了,现在也想不着。”
“没有打扰到你吗?”
“什么时候那么变的那么见外了,进来吧?”有多久没有看到花道了?好像从高中
毕业之后,花道读大学,而我也开始忙自己的事之后,就很少在见到面了,花道来
见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只有可乐?要不要喝?”
“哦!好啊!”
洋平也坐了下来,樱木底着头不发一语的。
“怎么了?来找我是有事要说吧?怎么不说呢?”洋平很了解花道,他知道能让樱
木那么沉默,一定是不小的事。
“我、、”樱木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看着洋平说:“我可能不能在打球了?”
“是因为背部的伤吗?”洋平并不是很讶异。
“嗯!”樱木点点说。
“那你有何打算呢?”流川知道吗?他会留在那个球队,也是花道在那理,如果花
道不在了,以流川的个性,一定不会想留在那理的。
“其实不能打球,我并不是很在意。”
“那是为了什么,那么令你那么在意?”是因为流川吗?这句话并没有
“都是流川啦!”樱木的脸颊有点微红的说:“说什么我不在球队,他也要离开,
说什么鬼话啊!”
虽然樱木的表情,看起来是在生气,可是对于和樱木从国中就在一起的洋平,他看
的出来樱木是很在意流川的。其实自己早就知道花道很在乎着流川,只是不想让花
道发觉到,每次想到这理,总觉有点刺痛的感觉,但是这些花道一点都不知道,也
许是这样,所以洋平让自己忙不过来,是想不让自己在想樱木吧?可是却难忘怀。
洋平总觉的自己傻,可是却怎么也放不下这个绝望的感觉。有时真的很想对樱木表
白,可是又怕连朋友都作不成,所以一直都没有说,一直到现在,至少还是朋友,
至少樱木有困难还是会来找自己。

【5】

“啊~~~好烦!”樱木站了起来,对着洋平说:“今晚来个不醉不归如何?”
“不醉不归?不好吧?花道,你忘了你是“一杯醉“了吗?我看没一下子你就醉的不
醒人事!”
“不管!我现在就是想喝!”樱木耍起小孩子脾气来了。
“我这理可没有酒可以喝!”
“那我去买。”樱木二话不说的正想走出去时。
“等等!花道!你知道现几点了吗?”洋平叫住了樱木。
“三点啊!”樱木没多加考虑的说。
“现在是零晨三点,可不是下午三点耶?”弄的洋平哭笑不得:“这个时候,那有
地方可以买酒喝?”
“去找找不就好了!就算没有商店,也有投币式的可以买啊!”也不等洋平的回
话:“我去买酒,大厨师你就煮个东西来当下酒菜吧?”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
出玄关。
“花道、、、、、、、”正想回话时,樱木已经一溜烟的不见了。
“真是的。”洋平边遥头边苦笑的说:“怎么久没见还是老样子,说风就是雨的。”
感觉到樱木的个性,并没有多大的改变,还是依然是那个自己所喜爱的樱木,这种
感觉真不知该喜还是悲。可是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的心情依然没有因为时间而忘
却,反而更加的在意。对于是现在的自己,不断的在脑中对着自己说,很傻吧?
是有点自私的,他早知樱木对于流川是在乎的,可是樱木在怎么排回,洋平还是不
说,他知道除非流川说出口,不然樱木是不可能知道的,他了解的,樱木只是把自
己当做兄弟、好朋友,他知道,说出自己的心情,只会让樱木困扰,他也知道,樱
木是喜欢流川的,虽然自己对于樱木的情,比流川更深、更早,但是樱木在意的是
流川,并不是自己,他知道的。可是还是很难,对樱木死心,这个他也知道的。
洋平看着大门叹了口气:“别想了!在怎么想也没用。”
正想往自己的厨房走去时,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耶?”洋平喃喃自语的:“该不会花道忘了带零钱了?”
可是一打开门──
“耶?流川枫?”对于来着的人是有点讶异。‘他不是要比赛吗?怎么会来这理?’
“白、樱木在吗?”没有任何的表情。
“花道是有来,不过他去买东西了,可能不会那么早回来。”对于流川,洋平并没
有什么好感的。
“这、这样啊!”好像是做了什么坏事的小朋友似的,底着头。
“你、、、你还是走吧。”洋平冷冷的说。
流川?起头“樱木他、、他很颓丧吗?”
“你想以花道的个性,不是以自己的实力进到那个学校,而是因为你的那句话,才
能进去那个球队,你想他会甘心吗?”真是个讨厌的家伙,为什么花道会那么在意他。
“樱木他有说什么吗?”没有读出对自己的反感。因为流川认为他是以朋友的角度。
“没有!他现在还好。”洋平不想让樱木看到流川。
“、、、、、、”
“在说你明天不是还有比赛吗?”
“可是、、、、”
“就算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的,你就让花道自己冷静想一想,别在给他任何的压力
了。”
“、、、、、、”
“你这个时候来这理,只会让花道更生气。你就让他好好的想一想。”洋平看到流
川好像是木偶的,一动也不动的。
“在说如果因为自己的关系,让比赛输了,我想他会更难以原谅你的。”到底是走
不走啊?
“好吧!”流川终于是说话了“那我就等比赛完之后在来找他吧!我暂时把他寄放
你这理。”
说完之后,转身就走。洋平没有回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流川离去的背影。一直
到完全看不到流川的身影之后,才转身关上门。
洋平并没有跟樱木说流川来过。因为觉的没必要说。


“洋平!我跟你说哦!狐狸算什么东西啊!”这个时候樱木已经醉的差不多了。樱
木并没有喝多少,大部份的酒都是洋平喝去的,因为樱木的酒量很小,所以没喝多
少就醉的差不多了。
“花道!你喝多了。”洋平可是一点事也没有。
“我还可以喝。”樱木拿起了杯子正想喝的时候,被洋平抢了过去。
“你别在喝了,隔天会很难过的。”洋平心情不佳,因为从开始到现在,樱木就一
直说有关流川的事,越听是越不高兴。
“我还可以喝。”正想往前抢回杯子的时候,没想到直接扒到地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花道?”洋平推了推樱木。
“死狐狸、、、、死狐狸。”樱木扒着说起梦话来了。
“花道!你连在梦中也只梦到他吗?”
可是樱木并没有听到洋平的抱怨声。
“你为什么都没有注意到我?”洋平看着樱木的睡脸。
“你不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吗?为什么?我比流川枫更早认识你。我比流川枫更爱
你,为什么你都没有注意到我呢?为什么你就只注意到他?难到我们只能是朋友
吗?你知道吗?每当你说着流川枫时,我的心情就感觉到被针刺到,好像心跳快停
止了一样、、、、、、、花道你就不能感受到我的心情吗?你就不能发现到,我是
怎么爱你吗?、、、、、”洋平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敢说出自己心中的感受,他从
来都没有向谁说过。
可是洋平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樱木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
“洋平!对不起!”樱木流着泪对着洋平说:“我从来都没有发现到,你的心情。”
而洋平只是张着嘴,讶异的看着樱木。
“花道、、、、你醒着?”好不容易挤出了话来。



【6】

“对不起!”用力闭上眼又张开睛,看着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洋平说:“对不起!”
“花道!我所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嗯!我都听到了。”樱木点点头。
“花道!这是我单方面的,你不必要一直道歉。”洋平比较平静了点。
“其实、、、、、其实我并不是真的不知道、、、可能我早就发现了,可是
我、、、一直骗着自己、、、、”
等等!“花道!你说你早就发现了?”洋平更接近着樱木。
“嗯!”樱木点点头。“对不起!我想我是知道的、、、可是我一直骗着自己,你
只是朋友关心我而已,对不起!洋平!我真的是太卑鄙了,早就发现了你的心,可
是还这样、、、我也知道你的担心,可是、、、、、”樱木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
么了。
“花道!你说你都知道了?”我有希望吗?
“嗯!我都知道!”樱木并不是真的很迟顿:“可能很早之前我就发现了。”
“那你的感觉呢?”花道有发现到我的感觉,那我是不是有希望呢?
“我、、、、我”樱木底下头去。
“你、、、有没有有一点喜欢我呢?”洋平用手轻轻的?起樱木的下巴,含情盼盼
的看着樱木。
“我、、、我我我我。”樱木第一次看到洋平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瞬间不知该说
什么。
看到樱木困惑又略带着羞涩的眼情,自己在也忍不注压上樱木的唇瓣。
“嗯~~~”樱木还来不及推开洋平,已经被洋平像蜜一般的吻给攻陷了。被洋平
轻轻的压在有点硬的地板上,樱木忍不注的回应着洋平的吻。甜蜜的吻让樱木不自
觉的轻轻的颤抖。
感看到樱木的颤抖,洋平才舍不似的离开了樱唇。
“你喜欢我吗?”虽然洋平的语气很温和,可是又有点强迫的感觉。洋平终于把埋
在心底已久的感情说了出来。
“我/////////、、、我”樱木从来就不知道洋平也会有这种表情。洋平的表情让
樱木感到意乱情迷了。
“你喜欢我吗?”
当洋平说出到了“喜欢“的时候,樱木脑中突然孚现了流川枫的脸。
看到樱木的略带微红、迟碍的脸时,又想压上那微张的唇。
可是却被樱木推开了。
“花道?”
樱木推开了洋平的靠近,很快的坐了起来,和洋平保持了一点矩离。
“我们不能一直当朋友吗?”樱木一脸歉意的对着洋平说:“我想我还
是、、、、、”樱木还没有说完。
“花道!”洋平制止了樱木的话。“我都知道了,你不用在说了。”
“对不起!”樱木好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底下头。
“我们就当永远的好朋友吧!”虽是怎么说,可是洋平的心一点也不平静。
“真的吗?我们还可以当朋友吗?”樱木?起头。
“当然!”洋平露出了笑容:“还是说你不想在和我做哥们?”
“当然不是!”樱木很认真的说:“对我来说洋平是我很重要的好朋友。”
‘最重要的朋友吗?’洋平苦笑的。
“洋平?”樱木感觉到洋平的停顿。
“啊?没事。”洋平回过神来:“不错哦!”
“什么?”两人的紧张感没有了。
“你的酒量比以前好很多了。”洋平笑着的说。
“我的酒量又是很小。”
“那还要喝吗?”
“当然啰!”其实樱木很想睡觉了。
“可是、、、、现在很晚了说。”洋平看了一下裱“现在三点了说,我明天还有工
作,让我早点睡觉吧?下次看那天有空在喝吧?花道。”又回到了平常的洋平了。
“嗯~~~”樱木想了一下:“好吧!那下次在续啰!”
“那我要去睡啰!”洋平站了起来:“花道你要睡了吗?”
“啊!我啊?”樱木慌张的说:“我等下在睡。”
“花道!”感觉到樱木的顾虑,洋平又蹲了下来,很严肃的看着樱木说:“不是说
要当永远的好朋友吗?你会怕我吗?”
“我我没有啊?”看到了洋平的直问,被看透的樱木却不敢看洋平的眼睛。
“如果真的在意的话!那就睡另一个房间吧?”
“不!洋平!我不在意!一起睡同一个房间没关系的。”樱木拉住洋平。
“、、、、”洋平没有笑容的看着樱木:“我想你还是睡另一个房间吧?”
“为什么?我不是说我不在意吗?为什么、、、、”
“我在意!”
“耶?”
“我是说我在意,因为刚才的吻还让我心悸犹存,这个时候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
来。”洋平开玩似的说:“还是说你不怕我在做下去吗?”
“耶?//////////”做下去?什么意思?
“花道!”洋平眼神直直的看着樱木的眼睛:“如果、、、我说如果你没有遇见流
川枫,你会不会接受我呢?”
“我我我/////////”如果没有遇到过狐狸?
“会吗?”洋平想知道答案。
“如果没有遇到过狐狸、、、、、”樱木看到了洋平认为的表情,自己一点也没有
辨法说谎。
“你会接受我吗?”
“我我想可能会吧!”现在的樱木觉的脑中一片混浊。
“那就是我错了?”
“洋平!我、、、、、”
“那我走睡了!”不等樱木的回应,走进了房间。“花道你也早点睡吧!”
当洋平轻轻的把门带上之后,樱木的脸上孚现了很复杂的表情,惑许刚才的回答是
残酷的,但是自己不想骗洋平,以前的自己的确是有喜欢过洋平,可是那以是好久
的事了。对于这样的自己实在很厌恶。
“可恶!”樱木手中以喝完铝罐用力的握扭变形。
“好痛!”扭曲变形的铝罐,破烈的割伤了接擉的手掌心。
樱木放开了让自己受伤的铝罐,皱起眉头,看着手掌心的痕,没什么大碍的,只是
出了一点的血痕,他轻轻的舔掉手掌心的血痕。


【7】

洋平很早就去上班了,樱木想,洋平一定整晚都没睡,樱木整晚也没睡,天泛日是
时,樱木一点也不想睡,可是双眼微胴,可以看的出来很疲累。
樱木躺在床上,神情严肃的看着天花板,发呆。现在是早就上的10半。天气有点
微热。
樱木躺在床上,想起和洋平认识的第一天,就感觉到好像认识好久的老朋友,自己
也一直认为,自己很了解洋平,对于洋平早就超越过朋友的界限了,只是自己不去
面对而已。
虽然昨天晚上,拒绝了洋平,可是.....对于后来洋平的执疑自己好像有点动
摇了。
‘我这样对洋平似乎是太自私了?或许我不该让洋平有机会的。’樱木整个晚上都
在想这些问题。
‘我真的是太过自私了,一味的对洋平撒娇,而乎略了他的感受。’樱木突然用双
手用力的挫揉自己的红发:“真是讨厌这样的自己。”
樱木现在的心情一团糟,篮球、背伤还有流川的爱意,又加上洋平的告白,真的是
让自己快烦透了。有一种很想逃离这理的心情。
‘我真的只是把洋平当做好朋友吗?......可是对于洋平的告白,我竟然有
点动摇。’
樱木是真的很苦脑。
‘还是说我也不只是把洋平当做是朋友?可是为什么我就是不能放下狐狸呢?啊!
好烦哦!我到底是怎么搞的?怎么觉的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樱木坐了起来。
‘我到底是喜欢狐狸还是比较在意洋平呢?’想到这理突然大叫:“真是烦死人了!”
平常不用脑的下场是,脑袋打结。


中午1点半───
樱木来到了洋平上班的地方。
“耶?花道!你怎么来了?”洋平工作到一半,突然被叫了出来。
本来是想用平常心对待洋平,可是没想到一看到洋平,却是紧张到说不出话来。
“花道?”怎么都不说话呢?
“洋平、、我、、、我我我、、、、”结巴了。樱木用力的吸了口气:“对不起。”
“.......干嘛要道歉?花道你不要那么的在意,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感情,
我说过了,不要道歉。”
“不!我觉的我可能老早就知道对我的感觉,可是、、、可是我却老是、、、(又
打结了)唉~我在说什么啊?我的意思是说,我却只是对你一味的抱怨,完全没有
到你的感受、、、”
“等等!花道!”打断了樱木的话:“你的意思是说,我有机会啰?”
“耶!我我我那有啊?”我说错了什么了?
“开玩笑的啦!”洋平用比较轻松的话气说:“因为我看到你怎么认真的表情,所
以忍不住想开你的玩笑。”是这样吗?
“什么?/////”一气之下又回到了原来的樱木了:“马的!我怎么认真,竟然开
这种玩笑?”
“对不起!对不起!”说话的语气是一点歉意都没有:“因为很少看到那么认真的
花道嘛!忍不住就、、、、、对不起啰!”
“算了!本天才原谅你!”露出了自己本有的笑容说。
“花道还是适合笑脸。”洋平由终的说。
“、、、、、”樱木突然暗了下来。
“怎么?还在生气啊?对不起啦!花道你就别生气了。”
“洋平!”樱木看着他问:“你有决定要出国进修了吗?”
“耶?你是听谁说的?山田吗?”
“洋平你有要去吗?”
“其实我还在考虑当中啦!”
本来今天是要师父答案的,可是当樱木来找他之后,现在却有点由犹豫了。
“是吗?”
樱木是很不想洋平去,可是去国外进修,这种机会不是天天有的,再说好不容易,
到国外回来之后身价就完全不同了。而且这个机会还是一个老师父所提出的,这个
进修对于一个厨师来说,是很难得的机会。
“、、、花道那你觉的呢?”洋平希望樱木留住自己,他希望樱木开口留住他。
“呵呵!洋平!这个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耶!你就答应嘛!我觉的很不错说。”
“花道?”他以为樱木会留住他:“你真的那么认为吗?”
“喂!喂!干嘛啊?又不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干嘛那种表情?”樱木带着有点嘲
笑的语气说。
“那花道你跟我一起去?如何?”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樱木笑了笑:“你是去进修耶?又不是去玩?再说,我也
没那个钱可以跟着你去啊!”
“这样啊?”
“那你的决定呢?”
“我想......”我不想放放弃花道。“我想我还是拒绝好了。”
“耶?为什么?这个是个难得的机会啊?”
“我想先让自己在日本强一点之后,在出国进修。”花道你真的希望我走吗?
“可是.....”
“洋平~~~”和洋平同辈的学徒山田跑了过来:“师父叫你。”
“哦!”真不是时候。
“洋平!你去忙你的吧!我先走了。”樱木正想转身走时。
“花道!”洋平叫住了樱木。
“干嘛?”
“你、、、我回去的时候你会在吗?”
“会啊!不过我会先回宿舍,在去你那可以吗?”
“那我等你哦!”
“我想应该我等你吧?”
“哈哈!说的也是。”
“那你去忙你的吧!我要走了。”
“嗯!”


樱木若有所思的回到了宿舍───
正好遇到了副教练(回来拿东西的)。
“樱木!”正好副教要从宿舍出去,而樱木是正要进去,不过樱木似乎没有发现到他。
“耶?副教?你怎么回来了?”不是有比赛吗?
“我是回来拿东西的。”
“哦!”
“对了!樱木!你知道吗?”问樱木可能会知道。
“什么事?”


【8】

“你知道最近流川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怎么了?”
“你知道最近流川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怎么了?”
“他说他想离开球队。”一脸烦脑的表情:“你知道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只狐狸到底在说些什么?然道是因为我吗?
“樱木你也知道流川现在是我们球队的主力,如果失去他,对我们球队来说是一大
损失。”又再追问:“樱木你知道流川所说的“重要的人“是谁吗?”
“重要的人?”
“唉~~是这样的啦!”他叹了口气:“昨天晚上他突然跑不见,到了三更半夜的
才回来,而今天的比赛又是失误连连,不过还好,今天比赛的对手并不是很强,所
以还说的过去,可是没想到,比赛完之后,他突然说想暂时离开球队。”
“你们有问是为了什么吗?”樱木急了,然道流川说的都是真的吗?
“流川什么都没有说,只说了一句,好像是说,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可能会离开
这理,自己是因为他,所以才会留这理,如果他不在了,留在这理也没有意
义.....樱木你知道那个“重要的人“是谁啊?你常常和流川在一起,你一定是
看过那个人是不是?”
死狐狸干嘛这样,他是存心要我难堪吗?
“樱木?樱木?”
“啊?”樱木回过神来:“我、、我不知道他所说的重要的人是谁。”
樱木心理知道那个人是谁。
“这样啊!真是伤脑筋啊!樱木你有空的时候也帮我劝劝流川吧!”
“嗯!我会的。”


‘这个死狐狸,又说这些鬼话。’回到自己和狐狸的宿舍房间。呆躺在床上想事情。
可是脑理不停的浮他所说的话.......
“我可跟你说,如果你没有在球队的话,我也不会留在这理的,你听清楚了吗?“
‘当狐狸怎么说的时候我本来是不相信的,可是当他怎么说的时候真的有点感动。’
“我说过了,如果你没有在这里,我也不会在留在这里的。”
‘每次都这样,不说话的时候,什么事都无所谓,可是一说出话来就硬要别人接
受。真是只讨厌的狐狸。’
又想到国中就在一起,比亲人更亲的洋平。
“你不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吗?为什么?我比流川枫更早认识你。我比流川枫更爱
你,为什么你都没有注意到我呢?为什么你就只注意到他?难到我们只能是朋友
吗?你知道吗?每当你说着流川枫时,我的心情就感觉到被针刺到,好像心跳快停
止了一样、、、、、、、花道你就不能感受到我的心情吗?你就不能发现到,我是
怎么爱你吗?、、、、、”
‘从国中开始就一直是好朋友,难兄难弟的,快乐的时候,会想到他,当自己悲伤
的时候,不用跟他多说一句的,马上就了解我心理的难过,我想在也不可能找到如
些了解,又如些契合的人了......对洋平的告白我似乎早就发现
了.....我想....我可能有喜欢过洋平的....只是.......我
好像是害怕去面对,可能是害怕这种感情会变值。’
“那花道你跟我一起去?如何?“
‘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真的是有点想跟着去,可是......’
突然又想到山田所说的话(本人省略了)
“樱木你知道吗?洋平兄乱强的说,来这理没超过两年,师父竟然要推见洋平到国
外去进修耶!这是破天荒的耶!(接着是一堆癈话。).........不过!
真不知道为什么洋平兄没有马上就答应。”
‘听到山田所说的话,真很替洋平高兴,可是.......’
樱木从床上坐了起来很坚决的表情。
“我该做个决择了。”


等到洋平回到住处时,时候已经很晚了,一进到玄关,灯完全没打开。
花道还没来吗?他不是说会过来的吗?都怎么晚了。
“花道?我回来了。”洋平打开灯。
“花道你在吗?”客厅有整理过。
“花道?”
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这时眼角才瞄到,有东西放在客厅的桌上。
“信?会是花道写的吗?可是他不是从来不写信的吗?”洋平拿起了桌上折起来的纸。
信上写着

给好友洋平

长久以来多谢你的照顾,我想让自己冷静一点,所以暂时之间不是回来,你别来找
我了,你也有自己的天空,所以不要来找我,好朋友是应该相互帮忙的,我不想你
因为我,而放弃了大好的机会,这不是常有的,你就好好的去进修吧!
你知道我很少写信的,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反正不管如何你都是我永远的好朋
友。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回来。
祝?:成功
ps:桌上的另一封信麻烦你拿给狐狸。

友:天才樱木

“”永远的好朋友吗”?”洋平看完之后,露出了苦笑的表情:“花道你还是选择他
吗?”
‘这是写给流川枫的吗?’洋平拿起了另一封信。
‘不知道花道是写什么给流川枫。’洋平很想打开来看,可是....还是有点害
怕理面的内容。
叮当~(门铃响了)
“是流川枫吗?”洋平的直觉告欣自己。
果然!一打开门,就看到面无表情的流川。
“白痴呢?”一开口就问。
“拿去。”洋平把手中的信拿给流川:“你看完之后就会知道了。”
流川枫很的打开来看
信上写着

死狐狸,你干嘛要说些奇怪的话?真是有够........(一堆骂人的话)
不要在说因为我而退出球队,背部受伤的又不是你,干嘛要退出?真是只奇怪的狐
狸,狐狸的思想,天才搞不懂,如果你敢退出的话,我可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我想让自己冷静一点,所以短时间之内不会回来的。慎重的告欣你,不准来找我。
更不可以退出球队,知道吗?我看你除了篮球什么都不会,你就乖乖的打好你的篮
球吧!
还有......你要的答案,等我好好的想一想在回答你吧!
PS:等我回来,一定会打败你的。所以别想要偷懒。
天才樱木

流川枫看完信之后,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
‘什么叫做不要去找他,我不是说过了,他不在球队,我也不会留下来的吗?那个
死白痴。’
“流川枫你该不会是想跑去找花道吧?”洋平一猜,就猜到流川在想什么。
“、、、、、、、”一副干你什么事的表情。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找花道,如果他有意要躲我们,我想是找不到他的。”洋平耸
耸肩说。
“我们?”
“没错!”我就知道流川不知道,因为他的眼底只有花道。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你想等的答案,和我是一样。”
“、、、、、、、”和我一样?难道.....
“你想的一点也没有错!”洋平又接着说:“花道会选择离开,有一半也是因为你。”
“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我?”那另一半是因为他吗?
“花道认为这样对你比较好吧?”洋平叹口气说:“你就不要去找他了,让他静一
静吧!这样对你和他都比较好。”(对你自己也是吧?)
‘是吗?’


流川枫之后的几年就在也没有看到樱木,有试着找过他,可是全都无消无息。后来
的几天流川枫都在球场上度过,练球几乎练到有点狅的地步,是不想让自己停下来吧?
洋平在樱木离开没多久之后,就离开了日本,到国外去进修,以很快的速度,进级
到二厨的成绩。在自己本身的天份,和专心的态度,在短时间之内,以是小有名气
的厨师。
而樱木呢?没有知道他后来的下落。

 

  J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