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夜惊魂

(3 次投票)

作者:JO 2010-05-12, 周三 19:48

深夜,一片寂静。
‘呼…想不到原来是这么重…’男人把"它"由客厅搬到浴室,
意想不到的重量令他搬得非常吃力。花了好几分钟,他才成功到达目的地。

‘……为什么不乖乖的听我话?你知道吗,我真是很爱你的…为何……为何你要反抗!为什么你要拒绝我---!!’
男人对着浴缸内的"它"大吼,对于自己的失败,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


鲜血不断从尸体的伤口流出,把客厅至浴缸染得一片鲜红。

被血染红的头发,精致的五观,象牙色的肌肤,高大的身材,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它"绝对是一个美男子,
可惜再美的人现在只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哼…就算你不爱我,我也有办法令你永远属于我…’
男人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到杂物房。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人性,是一头恶魔。

过了不久,他拿着一把电锯返回浴室。
‘哈哈!我要吃掉你…吃掉你!这样你便不会离开我了…哈哈哈---!!’

电锯的插头接上浴室内的插座,吱吱作响。

男人使劲地把尸体分割,血和肉块狂妄地飞散,就像疯狂的画家以血和肉来作画一样。

‘好了…我要先吃你的手和脚,余下的内脏和身体便放入冰箱,日后慢慢品尝…’
说完男人捧起它那被割断的头,深深地吻上那片冰冷的唇---



“呜哇~~!仙…仙道…快…快关电视吧,我受不了…好可怕啊!”
樱木搂着坐在身旁的仙道,紧闭着双眼,差点要哭出来了!
“乖~乖~~有我在你身边,不用怕啊!现在可是最高潮的时候呀!我等了很久的啊,只是做戏罢了……
噢!吃了吃了!还要点酱油…真恶心呢!樱木你说是吗?”
仙道虽然在"安慰"着樱木,可是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萤光幕。

“你……”樱木实在不可以相信恐怖电影竟然比自己还有吸引力。

再看看画面的"人肉刺身",樱木真是受不住了,他立即冲入洗手间,把刚刚吃完的晚饭全部呕吐出来!

“呕~~呕~~~臭仙道…你竟然这么狠心!这么喜欢看恐怖片…你肯定是个变态家伙!”

和仙道同居半年,一直也知道他对惊栗片"情有独钟",
最近简直到达"不离不弃"的地步。樱木生平最怕血腥和神怪的东西(想不到吧!),
但仙道偏偏喜欢在假日观看这些片子,这确实叫樱木受不了。

呕到全身无力,樱木慢慢走回客厅。

“嗯…樱木你去了哪里?拿罐汽水给我吧……哎呀!肠子流了出来呢~~好棒啊!”
仙道看得津津有味,双眼仍然望着萤光幕,他竟然察觉不到樱木刚才是到洗手间呕吐!

‘呜…你这混蛋竟然这样对我,任由我害怕之余还当我是女佣…我生气了!’
半年来的折磨加上情人的狠心令他越想越气,于是他便留下一封信,拿着一箱行理离家出走了!

两分钟后。

“哈哈!那变态竟抱着死尸的头来睡!有趣啊!樱木你说是吗……樱木呢?是害怕得走去睡吧!真胆小…”
竟然连樱木走了也不知道,还说这种场面有趣,这个人…(汗!)


--------------------------------------------------------------------------------

‘哼…我要和你分手!你这个混帐东西…’
樱木提着行理在入夜的街上走,不知不觉便走到流川的家门。

‘唉…希望狐狸在吧!我已经半年没有回家打扫,家里不能住人啊!洋平又刚巧去了东京探亲…’
樱木按门铃,首次希望流川能立即出现。

过了一分钟还没有动静,相信流川是不在家的了,
正当樱木转身离去之际,门被打开了,只见应门的人---

“是谁?”男子满身鲜血,脸上粘着肉碎,右手拿着利刀走出来。

‘变…变态杀人魔…’樱木想起电影里的情节,吓呆了!

两人互相对望,过了良久,樱木终于懂得反应---

“哇~~!救命呀!”说完樱木拔腿就跑!!
屋内的男子也被樱木的反应吓呆了!

“这个白痴…我弄的茄汁肉酱面条有这么可怕吗?你总是说吃我弄的东西会死…不行!我一定要让你尝试一下我的面条,别以为我的厨艺会输给你!!”
厨艺不精的流川尝试照着烹饪书的指示做菜,但他却把茄汁和牛肉碎溅得一身也是,
可怜樱木以为自己见到杀人狂魔,吓得逃掉了!
(作∶流川亦很可怜吧!被误以为是杀人魔!流∶还不是你…)


跑了良久,樱木终于在某公园停下来。

“呼~~呼~~好…好可怕!相信流川已经壮烈牺牲了,你早死早超生,千万不要来找我!”
樱木找到一张长椅子,立即坐下休息。
(作∶樱木!你这样对流川还是人吗!)


突然,樱木身后的草丛传出两个男人的对话声。

“…为何你要反抗呢?看…头受伤了,很痛吧!”一把低沉的声音说道。
“要我在这种地方做…我情愿死!”另一把柔弱的男声回应着。
‘好熟的对白啊…’樱木的情绪再度紧张起来,他留心地听着草丛后的对话。
“那…我们便回家吧,看我一会儿如何"泡制"你…”
“嗯…”
‘和电视的情节一样…烹尸!!’樱木的眼瞪得老大,行李也不顾便跑开了!


草丛内…


“花形!你听到吗?好像有人…”藤真以温柔的声音问道。(柔弱的声音!?)
“唔…你看!好像有一箱行理留下…我们出去看看吧!”
花形以低沉的声音回应着。(低沉的声音!!!?难道…)

没错!草丛内的二人正是花形和藤真。

二人提议在深夜幽静的公园内共渡良宵(真大胆!!@_@),
可是害羞的藤真却临阵退缩,而这一幕刚巧被樱木听到了!!

“这个钱包有张学生证,是湘北高校的…樱木花道!?原来刚才樱木在这里…”
花形带着"原来如此"的表情说道。

“糟了!那不是说他知道我们刚才…”
藤真的俏脸顿时转为红色,担心他和花形的"好事"会被全神奈川县最口疏的人宣扬开去!

“没办法,我们要立即找到他,要他替我们保守秘密!”花形咬牙切齿地说。
“但…他人在哪里?”
“这个嘛……”这可难办了,他们和湘北的人甚少有来往,如何会知道樱木的住址呢!

突然一把高音的男声打断花藤的对话。

“啊!你们不就是翔阳的花形和藤真前辈吗?为何你们会在这里…”

花藤二人回头一望,发现原来是陵南的小记者彦一!!
藤真心想这么八卦的人应该会知道樱木的住处,于是他便编个理由,
说他们要归还樱木一箱东西,可是不小心迷路了,希望彦一能够带路。

“啊!原来如此!放心吧!我相田彦一的消息是最灵通的,跟我来吧!”
‘嘻!真易骗!’藤真心想。
‘不知道他年中对我说了多少谎话呢…’花形在心内轻叹。

之后一行三人便出发前往樱木的公寓。


--------------------------------------------------------------------------------

樱木跑呀跑,终于跑回自己的家。

“呼…终于回到家了…想不到一夜之内会给我遇上两宗杀人事件!真可怕啊…”
樱木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半年没有回家了,看看家里还真是乱七八糟呢!家具也布满尘埃……”
樱木环顾公寓四周,除了沙发和睡房门外的几个手掌印之外,所有地方几乎也充满着尘埃和蜘蛛网。

“唉…真是一团糟!只有几个地方没有粘上尘……不!难…难道有人潜入我家?惨了…”
这晚究竟怎么样了?为何我会遇上这么多的不幸事件…

樱木拿起一枝球棒,慢慢走向睡房。

他一脚踢开房门,在漆黑中隐约看见一个白色的人影在床上移动!!!
“鬼…鬼呀!”樱木吓得尖叫起来,他用尽吃奶的力逃离公寓,真希望今晚的一切只是个梦!!

这时在樱木宅内…

“樱木…是你吗?妈妈回国你也不来接机,真不孝啊……没人?是我造梦吧…”
说完樱木太太便再次躺下来睡觉了……

好不容易樱木终于走出家门,他定过神来,明白到现在只有返回仙道家,
否则他今晚便要路宿街头,天知道还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没面子也要的了,否则今晚我会被吓死…”
樱木转身向着仙道家的方向走,但是……

“白痴!别以为你可以逃避!”动听的声音!?

“喂!别走!你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我不能就这样放你走的…”
这个是低沉的声音!

“哈!终于找到你了!我果然是"法力无边"!”
这回是高音的女子…
是家里的那只鬼!


‘糟糕了…两个凶手和女鬼找到我,一定是要把我灭口…’
樱木吓得面色发青,头也不回便跑向仙道家!!

“别走啊!”四个声音同时说道!(作∶聪明的读者们应该知道他们是谁吧!)

谁知樱木越叫越走,后面的人也追着他跑。

可怜樱木没有回头,不知道"凶手"和"女鬼"原来是捧着面条的流川、提着行理的花形、
两手空空的藤真和拿着记事簿的彦一!

于是五人便展开一场莫名其妙的马拉松赛跑!!

樱木在受惊后的速度更加惊人,不久他便远远的抛离"对手"。

到了仙道家,樱木死命的按着门铃,祈求仙道快些开门,结果如他所愿,仙道很快便开门了。

“花花!是你吗?我好想你啊!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和你一起看恐怖片子的了,不要离开我!”
仙道见到樱木在他的面前出现,失而复得的感觉令他高兴极了。

他把樱木拉入房子内,紧紧抱他入怀中,好像害怕他会再次消失似的。

“仙道…呜…我好怕啊!我目击两宗杀人事件和一只鬼魂…他们刚才还在追着我想要灭口…呜…他们很快便会追到来的了,怎么办?”
樱木感到爱人的体温,心情渐渐平伏下来。
他抱紧仙道,尽情地在他的怀里哭泣。

“什么!?”仙道听得糊涂了。

果然不一会儿门铃响起来了,仙道放开樱木,慢慢地走到玄关。
他从防盗眼望出门外,然后他笑了!

“仙道!别开门呀!我们会有危险的!”樱木担心地道。

但仙道并没有理会樱木的要求。
他打开门,还和门外的人打招呼!

“Hi~!是你们吗?有何事?”
“呼…呼…我们是来找…找樱木的,可…是他越叫越跑,追得我们好辛苦呀!”藤真喘着气说。
“仙道学长!我们看见樱木走上你的公寓,你们是什么关系呀?”
八卦的彦一心急地打听着仙道的私生活。

“你们…”樱木见到门外的人,感到莫名其妙。
“你们先进来吧!”仙道请他们入客厅,为他们倒茶。

各人就座之后,仙道便叫樱木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
大家听完后都捧腹大笑起来(流川除外!),樱木更加是脸红了。

“哈哈哈哈!我的花花真是有趣!”仙道笑得快要断气了。
“是啊是啊!原来你不知道我和藤真在公园偷欢的事,害我们白担心
了一场呢!”花形也笑了。
“原来你这个白痴不是因为知道我厨艺不行而逃跑的…”流川面不改色地说。

突然全场安静下来,花形还感到藤真愤恨的目光向他扫过来…

“原来是这样呢…要记录啊…”彦一率先打破沉默。
十只眼睛随即对他怒目相向,彦一被盯得动弹不得,好像一动便会被杀过死无全尸似的…

“彦一啊,你想每天围篮球场跑一百个圈吗?”
仙道露出迷人的微笑,
但谁也听出他语气中的怒气…

“我可是一生气便会失去常性的人啊…说不定会杀人呢…”藤真冷笑着说。

“无论任何情况我也会全力协助藤真的…”花形磨拳擦掌,咬牙切齿地道。

流川什么也没说,他只是直直的盯着彦一看…

“樱…樱木啊!你要救我啊…樱木呢?”彦一的目光找寻着突然消失的樱木。

“樱木吗…他刚进了厨房磨刀,很快便会出来的了,你先等一下吧!”
仙道仍旧笑着,可是他的怒气增加了。

“不…不…不要这样吧!我相田彦一是一个有义气的人,不会随便说出你们的秘密啊…放心吧…”
彦一面色发青,咀巴颤抖着说。

樱木拿着刀子出来,他目露凶光,看起来和雨夜屠夫没甚么差别。

“真的吗…为了杀一警百,就让你先吃流川的面条吧,若你日后有什么动静的话,就有你好看的了…嘻嘻!”
樱木提议。
“好!就这样决定吧!”众人和议了!!
(作∶吃流川的面条!?你们真残酷啊…)

“不要啊~~~啊~~唔~呜~!”
可怜的彦一手脚被花形等人捉住,樱木硬把面条往他的嘴里送,
再见了,彦一~~~!


--------------------------------------------------------------------------------

之后的一星期大家也相安无事,只是彦一告了一星期的病假。

星期六下午,仙道家。

“花花啊,想起上星期的事我真想笑呢!”仙道坐在沙发提着樱木凡糗事。

“哼!你还笑!?若果不是你经常看这些恐怖片的话,我便不会想着戏里的情节,也不会整天疑神疑鬼!”
这混帐还在嬉皮笑脸,真可恶啊!

“呵…难道你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仙道意有所指地问道。
“是啊!不行吗?”樱木老实地回答,他不了解仙道是个狡猾的人…

“不…你明晚上来吧!我们有"余兴节目"啊!”
樱木太太第二天便走到湘北高校找儿子,她把不肖子拖回家,樱木为了平息母亲的怒火,唯有回家暂住。

“什么?”听得樱木一头雾水。
“呵呵~~明晚你便会知道…”仙道吻了花道的额头,便送他回家了。

星期日晚上,仙道家。

“仙道…你这…这算是什么意思?”
樱木呆瞪着电视萤光幕的画面,看到演员激烈的"摔跤表演",他立即面红耳赤起来。

“呵呵!我答应你以后也不会再看恐怖片嘛,这些A片是我和队友借的(作∶越野,福田,你们坏了!嘻嘻!),精彩吧!是你说你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这样你便会时常想着和我…嘻嘻!”
仙道奸笑着说。

“你……”樱木真是欲哭无泪,但现在后悔也太迟了,因为仙道已抱起樱木进睡房。

“呵呵~~我会好好疼爱你的,花花…”仙道情深款款地注视着樱木,
加上他的声音有种莫名的吸引力,樱木便乖乖地点头,随着仙道入睡房了…


放心吧樱木,仙道会给你"幸福"的啊!
呵呵呵呵~~~~(这时神奈川充满著作者邪恶的笑声)
 

  J - J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