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冷雨夜

(5 次投票)

作者:JO 2010-05-12, 周三 20:53

【1】

晚上,天在下着雨。

男子双眼望着前方,拖着身子在漆黑的街道上走,任由雨水打落身上,
原本嚣张的发型因为雨水而变得驯服。

凌晨三时的路人稀少,但一两个经过他身边的人都对他投以好奇的目光,
因为他帅气的面孔和高大的身材和忧郁的神情并不配合。

走了好一会儿,男子站在酒吧门外,他望一望写着“Forget It Bar”这几个英文字的招牌,
想了一会便推门走进酒吧内。
人客已经走清了,男子很快便找到一个无人的位子坐下来。

“对不起,先生,我们要打烊了。”侍应走到男子的身边说着。
“我想饮酒…”
“先生,这样…”侍应感到很为难。
“算吧洋平,反正我要留下结帐,你先走吧,让我来招呼他。”
一个红发的男子向洋平走近,或者是因为看到男人忧郁的样子,所以不忍心叫他离开吧。

“是…。”洋平听了他的话便离开了。
“先生,要饮什么?”红发男子有礼貌地问到。
“伏特加。”
点了酒,男子便向四周张望。
室内的气氛舒适,淡淡的橙黄色灯光散落在四周,配上柔和的音乐,令人很自然地放松情绪。

“你要的酒,先生。”
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好冷…”淋了一身雨,又坐在有冷气的窒内,会冷是自然的事。
“这样…等我一下。”

说完红发男孩便走开了。
男人以为他没兴趣理会自己,没有所谓地继续喝酒,
过了一会男子的身上挂着一条毛巾,他转头望一望,原来毛巾是那红发男孩为他带来的,
他的手看起来好大好温暖,望一望手的主人,男子不禁呆了一呆。

“你穿得这么少,又淋雨,很容易会病的。毛巾是干净的,放心吧。”
说完红发男孩便走往柜台整理帐目,好让客人独处。
“谢谢…”

男子仔细地打量他,他的身材很高大,
浓密的眉和明亮的双眼令人难忘,样子看起来大概廿四、五岁。
他穿上纯白色的衬衫,在安静的环境和柔和的灯光下给人恬静的感觉,
和他鲜红色的头发形成强烈的对比。

“你不怕我是贼吗?现在只得我和你,好危险的啊。”
“不担心,和我独处的话,有危险的人应该是你才对。”红发男孩一边低头结帐一边说着。
“哈…”男子笑了一笑,他的笑容很美,只是在计算中的人看不到。
“喂…陪我饮酒好吗?”他突然说道。
“嗯…好吧,就当是满足客人的要求。”红发男孩放下手上的钞票,离开柜台。
“我叫仙道彰。”
“我叫樱木花道,多多指教。”
说完他便露出灿烂的笑容,令下雨的晚上添上一丝阳光。

“你以前好像没有来过,是吗?”樱木问道,他拿了一枝红酒和两只酒杯,打算一边喝酒一边交谈。
“是啊,刚才在街上走,走到这里想休息一会。你是这里的老板吗?”
“我是老板的儿子,平日代他打理这间酒吧。你呢?不会真的是贼子吧。”樱木倒了酒,慢慢地喝起来。
“哈哈!我是个医生,一个失败的医生…”
仙道露出难过的表情,相信是工作上出了问题吧。
樱木没有追问,只是静静地喝了一口酒。
“今晚和我一个病人做手术,本来一切也很顺利的,但后来伤口受到细菌感染,手术后不久她便死了…”
樱木感到有点惊讶,但他仍旧保持沉默。
“她只有十岁,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她患了肝病,自小便要住院,我挂牌后便成为她的主诊医生了…
但是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肝脏需要切除一半,而今日就是手术的日子…”
仙道的双眼开始发红。

“我答应过会令她康复,让她可以像一般的小孩一样正常地生活,但是…对不起…理惠,我不配做医生……”
仙道把头埋在手中,他哭了。

樱木终于明白为何他要一个人在街上走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拍着仙道的肩膀。

“她的父母说是我害死她,理惠她一定很恨我…”

看到他的样子,樱木也感到很心痛。

“仙道先生,这不是你的错啊…你已经尽了自己的力量,不是吗?人不能完全掌握自己的生命,
医生也不是万能吧。这是意外,理惠会明白的…她的家人是因为伤心才会这样说,你不要介意吧。”
“……”
“你要为她振作,拯救更多病人。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死去的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但知道你这样沮丧的话她亦一定会很难过的…”
“……”
“不要轻易对自己失去信心,其实你也救过不少人,不是吗?”
仙道不作声,他一口气喝完整杯酒,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谢谢你…”
“…不如谈谈其他事吧!你喜欢玩什么?我好喜欢打篮球的。”樱木转变话题。
“是吗?我初中便开始打篮球了,但后来去美国留学便没有再打。”
“想不到呢,我高中时也有打篮球的,不过背伤后我也没有继续了…”
“找一天出来比赛吧!”
“你会输的。”樱木自信地笑了。
“是吗?”

二人谈了很久,越谈越投契。
樱木知道仙道今年二十七岁,喜欢打篮球、钓鱼,回国后在神奈川市立医院做医生。
仙道亦开始认识樱木,他知道樱木今年二十四岁,和他一样喜欢篮球,刚才的洋平是他青梅竹马的好友。
他们一直谈,直到天亮仙道才开始觉得疲倦。

“天亮了,你一定很累呢,早点回家休息吧,今次免费招待,下次再来!”
“谢谢你的酒,还有你的毛巾。我觉得我们可以做朋友。”仙道微笑着说。
“我也觉得是呢!有空再来坐吧,回家后要好好休息一下呀。再见。”樱木温柔地回答道。
“再见。”仙道站起来慢慢地走,和樱木一起令他觉得很轻松,想不到自己会和一个陌生人如此投契,
或者这就是缘份吧,他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相逢恨晚。

他站在店外望了望樱木,直觉告诉他樱木会成为他非常重要的人,而他的直觉一向也蛮准的

【2】



自从认识了樱木之后,仙道晚上一有空便到“Forget It Bar”找樱木饮酒谈天。

他们会谈工作、兴趣、和自己有关的事情甚至政治,假日他们会一起打篮球、看电影、听音乐会和钓鱼等。

虽然他们相识只有短短两个月,但他们好像已经做了很久朋友般,非常投缘。


“仙道彰!快从实招来,你是否交了女朋友?”脑科医生越野宏明问道。

“为什么你会这样问?”仙道觉得这条问题很奇怪。

“你最近一下班就离开,休息时间又会独自傻笑,整天挂着幸福的样子,这样还不是交了女朋友?
大家这么熟,你就承认吧!放心,我不会到处宣扬的!”
越野搭着仙道的肩膀边笑边说。

“我哪有傻笑?我的笑容可是全医院的人公认最帅的啊!看--”
说完他便给越野一个大大的笑容,这令到在他们身旁经过的护士小姐们都脸红了。

“行了仙道彰!又不是叫你拍牙膏广告,现在连我的拥趸也被你抢走了…她是个怎样的女孩呀?很漂亮的是吗?”
说时越野的心酸溜溜的。

“我没有交女朋友,只是最近认识了一位很合得来的新朋友罢了…”
说完仙道不自觉地微笑。
越野听了后露出夸张的表情,好像听了什么大事一样。

“什么?交了一个"普通朋友"便会令你这样!?我不相信…”

“你不要这么夸张吧!”仙道感到很好笑。

“这…这…不就是说连我这个老朋友还比不上他吗…仙道彰!”
越野又发挥他夸张的演技了,见到仙道终于忘记理惠的事情,他的心里其实很高兴。

“哈哈!宏明你要好好检讨一下了!”仙道笑说。

“哼…喂!今个星期六去池上的别墅烧烤,你应该记得吧!”

“呀!对不起!星期六我有事…”仙道忘记了。

“要去约会吗?不如把你的"普通朋友"也带来吧,让我们见识一下嘛!”

“唉…总之我会和池上说的了…要工作了,不跟你说。”
他挥一挥手便笑着走去巡房了。


--------------------------------------------------------------------------------

星期四晚上,天在下着微雨。



“嗨!洋平!”仙道一进入酒吧便立即见到洋平。

“嗨!和朋友来吗?”洋平和仙道也颇谈得来的。

“是呀…他叫越野宏明,是我医院里的同事,这位是我跟你提起的洋平,是个出色的bartender。”
仙道给越野和洋平介绍,如果不是越野死缠着仙道的话,仙道是不会带他来的。

‘嗨。’二人向对方打了个招呼。洋平带他们去比较宁静的位子。

“要喝什么?”洋平问道。

“就给我们两杯啤酒吧。樱木在哪里?”

“在那边。”洋平向樱木的方向望了一望。

仙道望着为客人调酒的樱木,他看起来很快乐,一边熟练地摇着调酒器一边和客人谈天说地。

樱木今天穿上黑色的衬衫,在古铜色肌肤的衬托下显得男子气,带着几分性感。
仙道看得有点痴。



“仙道,他就是你说的"普通朋友"吗?”越野望着樱木和仙道说。

“是呀!他叫樱木花道,是这间酒吧的负责人。”仙道的眼睛注视着樱木。

“是吗…”越野再仔细地打量樱木,然后观察仙道的表情,他知道樱木在仙道心目中不止是普通朋友。
不久酒来了,他和仙道边喝边谈。

“看来这位樱木好像很亲切,是吗?”

“唔…他很乐天,很温柔,他会对自己喜欢的人好,对自己喜欢的人笑,无论朋友有什么困难他也会尽力帮忙,是一个很好的人…”
仙道仍然望着樱木。

“他也长得很俊吧,是吗?”越野喝了口啤酒说道。

“是呀…和我不相上下。”仙道笑了。

“好!他完全及格了。我从未听说你对其他男人的赞美…而且我也觉得他长得不错啦!照你所说他应该是个可以交心的人吧,我觉得他的双眼还流露出一点纯真…这种人已经绝种了,你要好好对他呀!”

“你说什么呀!”仙道没好气地说。

“不要装蒜吧!看你望着他时候的眼神我敢肯定你已经爱上他了。”越野边吃花生边说。

“什么!?”

仙道听到越野的话呆了一呆,他爱花道!?不可能吧!他们是好朋友啊!
他想开口解释时越野已经抢先发言了。

“不要跟我说你们只是好朋友呀!我不易骗的,和你相识十年你从未赞过我半句,你对他的感情绝对不是纯友谊的啦!”

“…不是吧…”仙道望着越野,不肯定地说。

“难道你们真是不是情侣?你在单恋?还是你根本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呀!”
越野感到有点惊讶。

“我不知道…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很好的人,理惠去世当晚我来到这里,那时我和他初次见面,
他知道我不开心便陪我谈了一整晚,之后我便常来了…”
仙道喝了口酒希望可以令自己冷静下来。

“唔……你恋爱了。”自命恋爱专家的越野向仙道宣布。

“什么!?”仙道瞪大眼眼望着越野。

“是啊!跟我说,你会否无时无刻想着他,想快点见到他?”

“会啊…开心时想和他分享,不开心时只要见到他就好了…”他慢慢地说。

“你和他一起快乐吗?”

“唔,和他一起好轻松,没有压力。”仙道微笑起来。

“那么…你们很投缘吧,对吗?”

“是呀!我们对事物的想法很相似,兴趣也差不多,他很了解我的呢!”仙道甜笑起来。

“总之你就是很欣赏他吧!他有没有男或女朋友?记着手快有手慢无,这种男人是很抢手的呀!”
越野八卦地提醒道。



仙道害怕了,他心里很害怕樱木会有男女朋友。
当他意识到这种想法时他终于明白自己真是爱上樱木了。

看见仙道面色发青,越野便知道他还未和樱木表白,可怜啊!


“唉!你找个机会问他吧!就算有亦不用紧,把他抢过来就行啦!对爱情要自私一点,
你放弃的话便是把幸福送给别人了。”
越野知道以仙道的性格他是不会夺人所好的。

“……”仙道低头饮酒,他希望可以和樱木一起,但他要是有爱人的话怎么办?夺人所爱好像不太好吧…



当他在考虑的时候樱木走了过来和他们打招呼,他的脸依旧挂着温暖的笑容。

“彰!今晚和朋友来吗?”

“是…是!他是越野宏明,这位是樱木…”仙道紧张起来。

“你好,仙道时常在我面前提起你的,他说这间酒吧的气氛好,酒好,负责人就更好…哎呀!”
越野未说完便被仙道踢了一下。

“哈哈!越野先生你好,你们爱来这里我很高兴。”
樱木微笑着,但脸好像红了一点…

“…花道!今个星期六我和你去看电影好吗?”仙道期待着樱木的答覆。

“好呀!我有空,到时你来我家接我吧。我要招呼其他客人了,你们慢慢饮!”
说完樱木便笑着离开了。确定他离开后,越野才开口说话。

“仙道,我不认为你应该放弃…”

“唔…”看到樱木的笑容,仙道已经下定决心,
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争取自己的幸福。
【3】


星期六下午,某咖啡室。

初夏悄悄地来临,天气晴朗,阳光普照,坐在宁静和清爽的室内,令人感到非常舒适。


“先生,你们点的饮品。”
女服务生笑容满面地递上咖啡和红茶,离开时还不忘多看两位客人一眼。

“谢谢。”仙道向她笑说。


‘他们真是很帅!’这是店内所有女性的心声。
其实由踏入店门起他们便引来不少女性的目光,因为他们都是帅哥,两人一起更具杀伤力。



“彰,你快把这里的所有女人都迷倒了。”
樱木觉得这些女生的反应实在有趣。

“是吗?原来花道你也觉得我帅吗?”仙道使出他的招牌笑容问道。

“帅啊…呀!你又套我的话了!”樱木红着脸抗议。

“哈哈,我好高兴啊!其实那些女生也有注意你呢,因为花道你是个俊男嘛!”
仙道这句话是真心的,他已经爱上樱木了。
而樱木听到他这样说脸就更加红了,仙道看在眼里感到非常幸福。

“不要说这些啦…最近医院忙吗?”樱木喝一口红茶说。

“唔,差不多啦,最近没有什么大手术…但理惠明晚就出殡了,我会去送她。”
仙道也喝着他的咖啡慢慢说着。

“你一个人去好吗…”樱木有点担心,如果理惠的父母仍然责怪他的话,那么他会很难受。

“我会和宏明一起去,不担心啦。”仙道明白樱木的心情,他温柔地说着,好像要令樱木安心。

知道樱木担心自己,他有点感动。

“唔…”樱木好像放心了一点,
“那位越野先生好像是个好有趣的人,你和他一定是好朋友吧。”

“是呀,我们中学和大学都是同班同学,参加同一个学会,就像你和洋平一样,是认识了很久的好友。”

“那你和医院的其他同事相处得来吗?”

“唔,他们很多都是和我同期毕业的,大家都很友善,不过工作忙,就算休假我都宁愿一人静静地过,很少会和大伙儿出外玩的。”
仙道心想今天为了和你约会便已经推了池上的邀请了,因为你是最重要的呀!

“这样也好…但下次你可以带多点朋友到forget it bar, 多些人高兴点嘛,我见你一个人好像有点寂寞。”

‘难道樱木他嫌我时常烦着他,所以想我和其他人一起?!’仙道心想。

“你…觉得我一个人不好吗?”仙道有点担心地问道。

“当然不是啦!就算你一个人来我也很高兴,只是多点人来我会有多点生意,哈哈!”樱木笑说。

“哦~原来是想我和你宣传,你利用我~~!”
仙道装作很伤心地说着,逗得樱木笑起来。

“哈哈!你现在才发现已经太迟了!不过说起来你不用陪女朋友吗?为什么你连难得的休假也走来陪我呀,你女朋友怪我就惨了。”

“没有啊!我没有女朋友的!花道你有女朋友吗?”
仙道立即紧张地说,他想知道樱木有没有爱人。

“没有呀,你为什么这样紧张?”樱木出奇地问道。

“没什么…”‘太好了!’他的心其实是这样想。

“你真是奇怪…”



两人就这样在咖啡室谈了一个下午,接着他们去购物、吃晚饭。
吃过晚饭后他们到附近的公园谈天,谈得兴起时,
天下雨了。



“怎么突然下起雨来?!花道,我们都是上车吧,这样淋雨的话会感冒的。”
雨下得很大,二人差不多湿透了。

仙道看见樱木望着雨点发呆,便拖着他的手跑回车上。


“我先送你回家吧……花道…花道!”
樱木呆望着窗外的雨水,看起来神不守舍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

“距离上一次淋雨,已经一年了…”
樱木突然说道,仙道听得亳无头绪。

“和今次一样,都是在晚上…”他仍旧望着雨。

“那晚他对我说,他快要和世交的女儿结婚了,那是为了保全家族生意,婚后他们会到美国定居…他说他所爱的仍然是我,问我可否等他,这不是说要我做他不见得光的情人吗?想不到他会这样对我…我不可以接受,于是就冲出他的家门。那时天下着大雨,就像现在…”
仙道终于明白樱木望着雨发呆的原因了。

“之后我还病了一个星期呢!洋平好生气,但他知道以我的性格我是不会做什么报复的了,他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照顾了我一星期…”
樱木此时露出安慰的神色。

“花道…这…你还挂念那人吗?”仙道问道。

“…不,只是有点感慨罢了…”樱木轻轻地回答。

“我可以代替那人去爱你吗?”仙道突然这样说,樱木听了后呆了。

“你说什么…”

“由我第一次遇到你,我便已经爱上你了…我爱你的温柔,你的善良,你的纯真,你的一切一切!
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
仙道决定要豁出一切,他双手捉住樱木的肩膀,鼓起勇气向樱木表白。

“彰…”樱木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原来他一直也爱着自己吗…

“相信我,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时常也想着你,想见到你,当我不快乐的时候只要一想起你就好了,
我爱你!”
仙道认真地望着樱木。樱木垂下头来不作声,失败了吗?

仙道看见樱木沉默良久,看来自己是无希望的了。

“…对不起…看来我给你困扰了…我们仍是朋友吧,是吗?”
仙道无力地笑着说,可以看出他的心非常痛苦。

樱木终于说话了。

“对不起,不行…”
樱木面无表情地说着,仙道心碎了,为何要这样傻?做朋友不就行了吗?
看!现在樱木怕了自己,大家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仙道合上眼,忍耐着心痛的感觉。
忽然他感到双手被轻轻地捉着,他睁开眼,看到的是樱木的笑脸。

“傻瓜…我们做不成朋友,是因为你要遵守诺言,做我的好情人…因为我发觉,原来我也喜欢你…”

说完樱木便主动吻上仙道的唇,而呆了一会的仙道也拥着樱木的腰,热烈地回吻着。


和心爱的人在一起,雨夜,不再冷。


【4】


星期六上午,洋平宅。



电话一直响过不停,虽然现在已经是上午十一时,但对于在酒吧工作的洋平来说现在是清晨。
他慢慢走到客厅接听,心想究竟是谁人会这么早?

“喂…我是洋平,你是哪位?”

‘…是我。’

是谁?洋平想了一会,当他认出那人是谁的时候他呆了一呆。

“有什么事?”好辛苦才令自己冷静下来。

‘我回来了…我和她离了婚。’一把低沉的声音说着。

“什么?!”洋平瞪大双眼,想不到一早起来就要受这么大的刺激。

‘我明天想过来找你,你有空吗?’

“我想没有必要吧,我和你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洋平的声音好冷,好像对电话中的人非常厌恶。

‘拜讬…’他似乎很坚决。

“已经过了那么久,你不要再骚扰他吧。”

‘拜讬…’他不肯放弃。

‘要阻止也不行吧…’洋平心想。

“好吧,你来到再致电给我吧。”声音仍是冷冷的。

‘谢谢!’说完他便挂线了。

洋平心呼吸一下,过了一会才令自己平静下来。

“真是伤脑筋,唉…”轻轻叹了一口气,电话又响起来了。

“喂,我是洋平。”

‘这么早就起床,不像是你呢!’男子快乐地说着,洋平一听就认出他是谁了。

‘又会这么巧…’洋平的额角在滴汗。
“是啊,睡不着…有什么事?”不能说是被刚才的电话吵醒……

‘我想问你下午有没有空。’

“有呀,做什么?”

‘我想请你陪我买东西,好吗?’

“好呀!但我还有两个月才生日啊,这么早就买礼物给我吗?”
洋平在开玩笑,他当然知道樱木不会忘记他的生日。

‘不--是---!我想买点东西给阿彰,所以希望你给我一点意见…’

“啊!原来你重色轻友,想利用我!”洋平好像很惨的说着。

‘洋平!你被我利用了十多年,现在才发觉已经太迟了!下午二时我来你家接你吧!’
可以感受到樱木现正挂着愉快的笑容。

“好吧…仙道太太!哈哈!”

‘你---’听不到樱木的抗议,因为洋平说完就立即挂线了。

洋平梳洗后一边看电视一边做家务,其实他对电视节目没有多大兴趣的,只是想打发一下时间。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午间新闻报导…’洋平被电视机的声音吸引了,他坐下来看看有什么事发生。

‘下午一时三十分神奈川市区发生交通意外,一辆货车怀疑超速驾驶撞向前面一辆红色私家车,私家车受撞击翻车,有数名途人被车辆的玻璃碎片割伤。货车司机当场死亡,私家车司机受重伤,被送往神奈川市立医院抢救……’


“不是吧…”洋平看到现场的片段后非常震惊,然后立即冲出家门赶往医院------


--------------------------------------------------------------------------------

神奈川市立医院。


‘仙道彰医生请即到急诊室,仙道彰医生---’


仙道听到广播,立即跑往急诊室。


“我来了,情况如何……”仙道问池上,
当他望了一下躺在病床上的人后,他目瞪口呆,动也不动。

那人正在昏迷中,面色苍白,鲜血从口中和身上多处伤口流出,
把他全身染得和他的头发一样红……

“花道…”仙道瞪大双眼,不能相信眼前的景象。

“伤者脑部受到撞击,而且内脏有出血迹象,要立即开刀…仙道…仙道!”
池上看到仙道呆了便赶紧唤醒他,现在可是紧急关头呀!


听到他的呼唤仙道立即清醒过来,为了最爱的人仙道命令自己要振作起来。
‘我要救回花道!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振作!’
仙道在心里说着,然后,一切也静止……


--------------------------------------------------------------------------------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救,樱木终于渡过了危险期。
仙道踏出手术室便看到洋平在门外等候。


“仙道!听说樱木他受了很重的伤,现在他怎样?快告诉我!”
洋平双眼红肿,抓紧仙道的手不放。

“他的脑部受到撞击和内出血,刚才施了手术,已经渡过了危险期,应该没有大碍的…但要好一会才会苏醒…”
仙道看起来很疲倦,刚才的两小时对他来说是折磨。

“这就好了…我可以看看他吗?”

“可以,但不要太久。”

“唔…”

越野在询问处看到仙道,于是便走向他,问他樱木的情况。

“仙道!听说樱木被送了入来,他现在怎样?”他担心地问道。

“刚才和他施了手术,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那就好了…你不是洋平吗?”

“你好。”

这时樱木全身插满管子躺在病床,被医护人员推上病房。
他们看到樱木的样子都感到很心痛。
洋平和他们道别后就陪同樱木上病房,仙道亦依依不舍地目送他们离开。

“不要担心吧,樱木他会没事的!我们还有工作…”
越野拍一拍他的肩膀,然后他们便返回各自的工作岗位了。


--------------------------------------------------------------------------------

清晨五时。


仙道昨晚下班后便一直留在樱木的房内,他累得坐在椅子里睡着了,
他一直握着樱木的手,口中不时说着梦话。


“花道……不要离开…我……”
仙道闭上的双眼渗着泪,从他皱起的眉头可了解他内心的担忧和痛苦。
突然仙道感到手里传来轻微的震动,他立即睁开眼,害怕花道要从他的手中逃离。

“花道!不要走!”他望着床,见到樱木仍在便放心了。
黑暗中他隐约见到樱木的双眼半开,嘴巴好像在动…樱木终于醒了!

“彰…彰……”樱木微弱的声音在叫着。

“花道!你终于醒了…觉得怎样?”仙道边哭边笑着说。

“…痛…”麻醉药仍未完全失效,加上脑部受到撞击,
要不是樱木的体格强壮,他是不可能这么快便醒过来的。

“你忍耐一下,我去叫人来。”
仙道轻吻樱木的额头,然后便离开了房间。樱木慢慢合上双眼,沉沉地熟睡了。


--------------------------------------------------------------------------------

洋平整晚也在担心樱木,他已经通知了晴子和彩子等朋友,告诉他们有关樱木入院的事。
刚在沙发睡着不久电话又响起来了。


“喂,我是洋平。”他的声音沙哑,可以知道他现在非常疲倦。

‘洋平吗?花道刚醒过来,检查过后情况稳定,不用拾心。’是仙道打来的。

“真的吗?太好了…我现在过来…”洋平想尽快见到樱木。

‘我想你也没有怎样休息吧,你可好好睡一觉,迟一会再来看花道,我会照顾他的了。’
仙道也好像很累,洋平心想樱木有他这个男朋友,他也可以放心了。

“好吧,你也休息一会儿吧,不要太辛苦。我中午就来。”

‘那好吧,再见。’

“再见。”

洋平走进睡房,终于可好好睡一睡了。


--------------------------------------------------------------------------------

中午,医院。


“花道,你怎样呀?”洋平和晴子拿着鲜花和水果一起走进樱木的房间,
这时樱木躺在床上和仙道交谈着,面色苍白,但精神看来不错。

“嗨,洋平,晴子。”樱木微笑说道,
仙道看了后感到很配服樱木的忍耐力,他现在应该痛得要死才对啊!
但他竟然还可以这么温柔地笑着。

仙道怜爱地轻握他的手,樱木也好像明白他的意思,温柔地望着他。

“晴子,他就是我和你提起的仙道彰,是这间医院的医生,也是樱木的男朋友呀!”
洋平见到樱木没有什么大碍,所以有心情说笑。

“仙道先生你好,我叫赤木晴子。”晴子有礼地向仙道点头,而仙道也向她笑了。

“花道,你吓死我了,弄得我整晚也睡不着,仙道就更加不用说啦…伤口一定好痛吧,你要好好休息,
有什么事就叫仙道或者我们替你做,不可以勉强!还有酒吧有我和清田打理,你不用担心啦。
还有我带了些日用品给你……”
洋平一边插着花一边说着,语气就像樱木的妈妈一样,其他人可能会觉得烦,
但樱木知道洋平是关心自己,而且自小已经习惯了,所以他只是一直在微笑。
仙道心想就算在生病樱木的笑容都是最美的,而且还更加惹人怜爱……


“樱木大嫂~~!我来探望你了!”越野一早就知道樱木没事,所以他也不忘要逗他啊!

“怎样呀?你要快点康复呀,你看阿彰哭得眼也肿了呢…”
越野爱玩的本性又发作了,仙道和樱木听了脸也红了,而洋平和晴子也在旁边轻笑。

他们谈了不久,彩子、宫城和木暮等学长也来了,他们都带来鲜花,整个房间好像变成一个花园。
大伙儿慰问完樱木,再谈了一会便走了,因为樱木需要接受检查和休息。
他们离开了病房后都对仙道这个男朋友赞不绝口,大家都替樱木感到高兴呢。


“好,这就再见了!”洋平和众人道别,当他转身离去时手提电话响了起来。

“喂,我是洋平。”

‘是我,我现在过来找你方便吗?’我忘了呢!他说过今天会来找我!

洋平不想樱木被这个人骚扰,所以他告诉男人樱木入院的事。

“我想说花道撞车受了重伤,要住院一段日子,你让他好好休息吧,迟些再找我…”

‘什么?!他怎样了?’他紧张地问道。

“他没什么…只是他极之需要休息,希望你不要出现,我不想他见到你不开心而影响身体,你已经欠他许多了。”
洋平警告地说着。

‘……好吧…谢谢你。’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唉…”洋平慢慢地走向车站,回酒吧打点一切。
【5】



樱木住院个多月,在仙道和洋平的悉心照顾下他差不多已

经完全康复,终于可以出院了。

“对不起啊花道,我还要工作,不能够送你回家,要麻烦洋平了。”仙道拥着可爱的恋人,轻吻他的额头,然后送他到医院大堂门口。洋平已经坐在车子里等候了。

“拜讬你了洋平,你们要小心呀。”

“唔,你也要专心工作,我们走了。”樱木和仙道道别后便乘车离去了,直到车子在眼中完全消失后仙道才舍得返回医院。



下午的天气很好,阳光普照,樱木闭起双眼感受迎面吹来的清风,住院这么久现在他终于可呼吸医院外自由的空气,摆脱难受的消毒药水味。



“花道,你的车毁了怎么办?会买新的吗?”洋平问道。

“唔…我也不知道啊…我仍记得撞车的情境,好可怕…”樱木仍留有余悸。

“这么严重的意外当然难以忘记啦…”

“是啊!洋平,不如你做我的御用司机,好吗?”樱木笑着说。

“好~好~~如果方便的话我一定会,但你现在已经有个又成熟又体贴的英俊男友啦,我怕我整天跟住你会被打。”洋平也逗着樱木,樱木一听到仙道果然立即脸红,挂上一脸幸福的笑意。

“阿彰又不是这样小气的人…”

“花道,你一脸幸福算是要向我这单身贵族示威吗?”洋平的语气好像酸溜溜的。

“哈哈!”



二人在途中边说边笑,不久便到家了。



“谢啦!我一个人便可以了,你先回酒吧吧,否则要扣你薪水啊!有事再找你。”樱木坚持自己可以照顾自己,洋平亦只好离开。

“那你要小心,你有什么危险的话仙道会杀死我的呀!我走了。”

“哈哈,再见~!”



樱木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然后便把行李放好,打扫房子。樱木已经个多月没有返家了,到处也沾满尘,他可忍受不了啊。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小时,天色渐黑,樱木也觉得累了。



“唉,想不到会这么累。”正当樱木想坐下来休息时电话响起来了。

“喂,我是樱木。”

“花道,是我啦,你觉得怎样?”是仙道打来的。

“我刚打扫完,有点累…”

“打扫?啊!你不听话了!怎样了?哪里不舒服?”仙道担心樱木的身体。

“放心啦,我很好啊,只是有点累…我是天才嘛!”

“唉…我真是不放心…你记住要休息,不要再做家务了,还有你要………”本来这是洋平的"专利",但仙道现在也对樱木"训话"起来。樱木知道仙道担心自己,所以他一直也只乖乖的回答“是”。好不容易仙道才挂线,樱木正要转身离去时电话又响起来了。



“是了,我会记住锁好门窗的了,你专心工作啦!”樱木以为电话中的人是仙道,他一接电话便没好气地说。

“……花道,是我。”当樱木听到他的声音时他立即呆了。

“…花形?你是何时回来的…”樱木的语气充满着惊讶,因为他就是离他而去的初恋情人花形透。

“我上个月和响子离了婚,两个月前就回国了…洋平说你受了伤,现在身体怎样?”



原来洋平早就知道了。



“离婚?”樱木有点惊讶。

“因为在日本有我最重要的人…”

樱木听了以后默不作声,花形继续说下去。

“花道,可以给我一次机会吗?当初我是迫不得已才会离开你,我根本就未曾爱过她。现在我的事业上了轨道,不再需要她了---”

“你是说你不会和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在一起吗?花形透!!你这样对一个爱你的女人,你还算是个男人吗?为什么你总是喜欢背叛身边的人?你好自私!”樱木听了他的话感到火光,花形也想不到樱木会这样骂他,空气中只剩下一片沉默。

“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负责,像你这种人根本不值得被爱,我不想再见到你或者是听到你的声音,请你以后也不要再找我!”说完樱木立即挂掉电话。他深呼吸一会,让情绪平伏下来。说完刚才的一番话后他觉得自己好像轻松了不少,

现在他对这一段感情已经毫无留恋,他觉得和花形分手不再是一个遗憾,反而是幸运。



******



转眼间又到了冬天,樱木和仙道交往已经有半年了。之前花形也有尝试劝服樱木,但他一直也没有成功,最终他也放弃了。今个圣诞节仙道特意放假陪樱木到山上渡假,共渡他们的第一个圣诞节。



“SD旅馆…是这里了。”仙道和樱木提着行李落车,他们都被美丽的风景吸引着了。大地被上一层雪,周围都有不少游客,樱木感到非常高兴。

“好美啊…”他边笑边赞叹着,而他的笑容就像冬日的太阳一样,温暖了仙道的心。

“花道啊,这里很冷,我们先进去吧。”说完仙道便拖着他的手,一起去取房子。他们住的房间很整洁,柔和的灯光、温暖的壁炉、雪白的床铺…他们都很喜欢。



“花道啊,天气真是很冷呢…”仙道突然说道。

“是啊…”樱木看着房内四周的摆设,随便回应着。

“真是太好了,我们今晚可以一起睡…”仙道走到樱木的身边,拥着他贼贼地笑着说。

“傻…傻瓜!”樱木的脸红得像苹果一样。

“花道啊,你真是可爱…”仙道轻抚着樱木的头发,温柔地吻着他的唇,过了几分钟他们才舍得分开。

“花道…你想要吗?”仙道在他的耳边吹气说道。

“唔…”樱木的脸更加红了。

“真…真的吗?”仙道乐透了!

“是呀,我们要去滑雪啦,快点!”说完樱木便拉着仙道走出门口了。

‘这小子真是…算了吧,还有机会的…’“喂,我还未锁门的呀!不要这么心急吧。”

二人就这样高高兴兴的出外游玩了。



晚上,某餐厅。



“好累啊…想不到原来你滑雪滑得这么好。”刚才仙道一直充当樱木的教练,樱木的技术也进步神迅呢。

“我喜欢滑雪嘛…但你也滑得不错啊,比越野好得多了。”

“你这样说小心会被他听到呀!”

“哈哈哈!越野又怎会听到?”仙道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哇!!仙道和樱木?!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仙道差点把口里的液体喷出来。他望向后方,发觉越野就在他身后…他真的来了!身边还站着一个女孩…是晴子?!

“嗨!又会这么巧?你们为什么会一起的……啊,原来如此…”樱木望着他们笑了,而晴子则害羞得低着头。

“是…是一起又怎样?你们也一起渡假啦,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越野红着脸反驳。

“呵呵~~这即是说你们是情侣啰,越野你这个小子竟然瞒着我?”仙道也是第一次见到越野害羞的样子,他觉得好玩极了。

“真是的…我们到那边去了,你们慢用啦!”说完他们便离开了。

“哈哈,想不到这样也可以遇到,真巧!”

“这教训你不要说别人的坏话呀!”

“是,是!那我只说好话行吗?我最爱的花道、最可爱的花道?”又是不正经的笑。樱木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用餐。

“真是想不到越野这个小子会和晴子一起,花道你说是吗?”仙道边吃边说着。

“唔…他们好像很快乐呢,我相信他会对晴子很好的。”

“我也会对你很好的…”仙道突然一脸认真地说着。

“什么?”樱木一脸不解地问道。

“花道,我爱你,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你爱我吗?”仙道紧张地望着樱木,樱木也因为仙道的话而脸红了,他只懂点头回答。

“在你发生意外的时候我好害怕会失去你,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你对人永远都这么温柔,害得我爱你爱到不能自拔了,你要怎样赔我?”仙道双眼充满着笑意。

“那你要怎样呀?”也不是第一次听仙道这些奇怪的话了,樱木想他一定又要吻他或者是什么的了。



但是仙道深呼吸,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花道,我是真心爱你的,除了你我谁人也不要…我们结婚好吗?”仙道捉紧樱木的手,好像害怕他会逃走一样。樱木听了他的话呆了,但不久他又挂上愉快的笑容。

“你答应过我会永远爱我的,不可以反悔呀!”脸仍旧是红。

“那…那你带上这指环以后便是仙道彰的太太了!”仙道高兴地说,樱木也对着仙道微笑,这即是代表他愿意。仙道看见后高兴地拿起樱木的右手,为他带上盒子里的小玩意,然后便是自己……



在他们的第一个平安夜里他们将自己献给对方,从此以后无论遇到什么风雨他们也不会害怕,因为他们都找到自己的阳光,永远守护着自己。
 

标签:
  J - J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