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未经审验

(5 次投票)

作者:江一苇 2010-05-12, 周三 22:15

彦一说樱木前辈,我先走了,明天我们聚餐你要记得来啊的时候,花道正蹲在路边的金鱼摊拿着勾网网金鱼,实际是在全神贯注的测量三分钟前走进药店买药的男人的肩宽和身长——怎么看也是比大楠和野间还要没肉的家伙,虽然比自己是高那么一点点,不过再怎么也不可能比自己强啊,爆发力也没有自己好,跑起来自己应该有胜算。

我们先把时间回溯到大约45分钟以前:花道正在商店街的一条小巷子里和人实践运动就是一切,目的是没有的这句话。

对方没有想到他这么扎手,正牌的小混混五打一输给高中生,说出去不是笑话吗;花道则是不管和什么人打架也一定要赢的类型,加上肚子里莫名其妙的恶气正要找管道发泄,这样双方都抱着不能输的想法,僵持了半小时之久。

最后的结束是花道脱下制服上衣,给了看来是老大的家伙一个决不花哨的过肩摔,大概可以摔断对方几根骨头,踢开另一个想要从旁偷袭的大块头,数了数倒在地上的人数,步出了那条无人会注意的小巷子。

尽管跟一群还算能打的家伙恶战了一场,而且最后取胜的仍然是自己,花道还是没有跟以往一样吹起口哨来,这说明他心情相当恶劣。特别是当他从巷子里出来没有走两步就看见陵南的仙道,心情就更坏了。

他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一直觉得刺猬头很可恨,根本不想看到他的脸,这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他做了好几个梦,每个梦里都会出现那张脸的缘故。

按照弗洛伊德的解释,这其实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梦境归梦境,现实归现实,仙道这个人已经在花道心里打上大红叉,被彻底否决了。

怀着这种心情,花道是决不想和仙道同行的,但是他也没办法装没看见,因为有着闪光灯一样眼力的彦一一看见他就大声嚷嚷樱木前辈,原来你在这儿,宫城前辈到处找你呢。

近段时间,素来交好的湘北和陵南两队时不时就一起打个练习赛,为即将到来的冬季选拔作准备。

今天双方打的没有往常有激情,大概是作为气氛助推器的樱木没有上场搅和,大家反而不习惯。中途陵南后卫植草的手臂又撞伤,比赛就此草草结束。花道在这儿遇到的彦一和仙道就是打算买点水果去看望队友。

华灯初上的商店街车来车往,没有等到红灯闪完,花道急冲冲的就要过去,他那么急也是有原因的——对面路口就是一个巴士站,他马上就可以跟刺猬头拜拜了。

他的左手却被隔着一个彦一的仙道紧紧扣住挣不脱。事情的可疑之处在于刺猬头的手臂怎么能伸那么长,但花道忍住好奇没有侧头看,过了马路他啪的甩掉仙道的手大声说再见啦,迈着一双长腿几步就闪到这个金鱼摊前面,彦一跟他说话他也没听见。

花道捞金鱼的技术一向不错,那些小金鱼被他在鱼缸里赶来赶去,以前他觉得这挺有意思的,现在则没有那么好的心情。

过了两分钟,老板已经不来耐烦,花道再抬头看时仙道已经不在药店了,挡在自己前头买东西的那群人看样子也要走了,扔下鱼网就开始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巴士站方向跑。

就好象阿喀琉斯和乌龟一样,乌龟因为已经在前头等着,总会等到后头箭步如飞的阿喀琉斯。这里的阿喀琉斯是百米跑十一秒的樱木花道,乌龟则是拎着一袋药品状甚随意的站在路口的仙道彰。

仙道走过来用手背擦擦花道额头上的汗珠说你在跑什么,一脸都是汗,昨天晚上的那盘龙虾是我做的,想不想再吃?

仙道神情实在恳切,花道决定不再干当面逃跑这种蠢事,根据刚才的目测和推算,就算要有什么事,凭天才的的身手也不可能输给刺猬头啊。而且说不定,刺猬头根本已经忘记昨天晚上的事了。

后面这种可能让花道心里有许不舒服,但不管怎么样十分钟以后,花道坐在仙道家客厅的沙发上,由着仙道给他擦药水贴OK绷。

花道睁着眼睛四下看,仙道家客厅布置的很温馨,沙发前面的大理石茶几上摆着两个素净的小花瓶,花瓶旁边有个长长圆圆的东西花道却没见过。他伸手拿过来问仙道这是什么。

好奇心对于一只猫来说,差不多可以杀死它,对于十五岁的少年樱木来说,结果究竟是好是坏不得而知,因为我们不会讲到那么久远的事。

屋子里的另一个少年接过来笑笑说,这个啊,是女孩子用的东西,不过男孩子也可以用。

仙道给花道打了个谜,他对着花道一贯如此,不够坦白,其实它不过是一管水果味的唇膏。

彼时所处的季节是冬天,空气很干燥,花道老是把两片嘴唇舔来舔去,所以后来仙道给他涂唇膏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只不过,当时仙道家没有别人,非常安静,只听得见楼上的挂钟摇摆的声音。

时间也许过了五分钟或者更久,花道的右手臂已经撑得发麻,想说叫搂住自己腰的仙道松一松,他的嘴巴已经涂得够厚了,等下吃龙虾连味也尝不出来了,而且自己是男人干吗要搽女人的东西啊。

这状况实在太过诡异,花道很想说快把本天才放开,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仙道的呼吸近在耳旁,自己的脸好象不争气的开始发烫,而且引起了他不大好的回想。

昨天晚上也是这样,两队一起集训的地方,有公用的澡堂,花道洗完澡猫腰躲在门帘后面,想说要吓一吓接着进来洗澡的人,等到门帘上露出第一双脚,他大叫一声扑过去,想要掐住来人的脖子。

后面的事情不难想象,那双脚的主人是身高一米九0的刺猬头仙道,想要吓人的家伙被人扣住手腕,用手臂挡在墙壁和刺猬头的身体之间,卧蚕眉和双眼皮越凑越近,把红毛小猴子吓得差点一口气接不上来。

如果不是后头有人进来,事情会怎样发展,大概就不只是整个晚上都梦到刺猬头的脸那么简单。

时间回到现在,十五岁好奇心旺盛的少年樱木花道,在挂钟敲响七下的12月的某天晚上,被十六岁有时候不够坦白的少年仙道彰小心翼翼的印下初吻,立此存照,以兹纪念。

原来一点都不讨厌。之后第二个,第三个持续时间越来越长的亲密接触,花道慢慢有了这样的体验。

尽管苏格拉底告诉人们:未经审验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但是初恋好象不在此列呢。
 

  J - 江一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