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恋着多喜欢

(5 次投票)

作者:June 2010-05-16, 周日 17:25

恋着多喜欢
你见过那样……铺天盖地的雪白吗?
你见过那样……纷纷洋洋满天飞的羽毛大雪吗?
从最高的山上,我们去看落雪吧。
狐狸,你为什么不喜欢冬天啊?
我很喜欢喔,我喜欢爬到最高的山上去看雪,你知道吗?这样,可以最接近星空,你跳得高的话,可以摘到星星。你一定没见过吧,雪夜的天空是蓝色的,不是黑色的喔!
而且……最大的秘密是……
在下大雪的夜里,在高山上可以看见雪女,她就住在冰雕的房子里,她的房子前面有一口泉眼,里面的水是可以治疗各种伤口的。
大白痴,那是骗人的吧!
笨狐狸,是真的啦!我小时候见过的,下大雪很漂亮,到山里去玩,迷路摔倒了流血,很疼很疼,我都忍着没哭,雪女就出现了,她的头发和你一样长,她的眼睛和你一样黑,她的脸蛋和你一样白,她说真是好孩子呀,来,喝这个吧,从泉水里勺了水给我喝就好了。
白痴,你一定哭了吧。
我没有。
白痴,你说得我好像雪女。
才不像,雪女比你漂亮多了。
白痴,那么冷天喝泉水,不凉吗?
不凉,是冰丝丝的。
白痴那不是一个意思。

流川与花道他们准备第二次向全国大赛冲刺的冬天,安西教练又病倒了。
流川先前一直担心着花道的背伤,但是花道说狐狸没关系,我小时后喝过雪女的泉水,什么伤都会好,什么问题也没有。
白痴啊,我怎么能不担心你。
你也知道吗?
这世上你最好看,眼神最让我心安。
只有你跟我有关,其他的我都不管。
大家都非常在意教练的病,这次一定要做手术。可是教练年纪太大,这需要冒极大的风险。安西夫人没有考虑太多,要接受手术。
在安西教练被推进手术等候室的时候,大家都在外面眼趴趴的等着。花道看着手术室的红灯亮起的时候,拉着流川的手跑了出来。
花道说,狐狸,我们去找雪女的泉水吧。
喝了那个老爹一定会没事的。
白痴,你在说什么?
狐狸,你不相信我吗?
不,我相信你,我要你一直在我身边。
那就跟我来啊!

在飘洒着大雪的冬日,流川跟着花道坐着新干线回到了花道的老家,来到了那座花道说的,有雪女出没的高山。他一路上都在说着他在这里见过的东西。
两人穿着练球的的球鞋,踩着厚厚的积雪往山上爬。花道手里拿着一根粗粗的树枝当探路工具和撑力工具。没有戴手套的手被冻得红通通。红色头发上沾满了大片大片他自己说的像羽毛的雪。
流川紧紧跟在他身后,这样的大雪这样的深山,稍微不小心就会迷路,也许已经迷路了,他们已经在山里转了两个钟头了。流川全身都被冻得冰冷,突然跑出来,并没有准备任何就来到这里,真像白痴的作风,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前面的红色,生怕一不小心就被白色淹没了。
两人身后四行清晰又深刻的脚印崎岖蜿蜒。
“哈……哈……哈……”花道大口大口喘着白色的呼吸,停下来,看流川。
“狐狸,你是不是爬不动了?”花道笑,向他伸出一只手来。那是流川最爱的表情。
“白痴,你说你自己吧!”流川握住他的手,花道的手背虽然懂得鲜红,掌心却温暖得甜蜜。流川用力的握着,一拉。花道没着力,踉跄倒在了流川怀里,陷在雪地的脚一时拔不出来,流川搂着花道两人一起倒在深雪里,被两人震到的树枝上的雪稀哩哗啦掉下来将两人埋了个彻底。
“哈哈哈哈……”趴在流川胸口的花道笑得开心,红扑扑的脸蛋映得流川也安心。
“白痴……”用手掸开一些花道头发上的雪片,抱着着他,仰面朝天看着那白色的雪片铺天盖地而来,流川想起了学校大道旁的白色樱花,被风吹起的时候就和这情景一样。
“真是奇怪啊,为什么找了这么就都没看到雪女呢?”花道轻轻念叨。
“白痴,都告诉你是假的了。”
“不是,我真的见过的,就在这个高度,我上来的时候数过步子的,七千七百七十一步。”
“哪有可能的,一定是你看错了。”
“是真的啊,狐狸!!!”花道见流川不信他,有点生气的撑起了身体,嘴巴嘟了起来。
流川仰起头,在他的嘟嘴巴上啄了一口。
“啊啊啊……你……”花道头顶冒起了烟,要起身,流川却拉住他。
两人重新仰面倒在雪地上。
突然,雪……一片一片小了。
慢慢地,天空慢慢清朗起来。
雪,停了。
似乎又传来了呼呼的风声。
一瞬间,流川以为自己也被雪花了眼睛。
有着雪白披风的长长黑发的人影从他们身上……飞一般的掠过——
很清楚。
从那影子出现在视线到她滑过天空的一个优美的弧度到落地瞬间,流川的头和眼睛都跟着一瞬不瞬的捕捉了下来。
在雪地停驻了一下,她又轻盈敏捷的飞了起来,很快就要消失在雪林间。
雪女?流川开始拼命眨眼睛。
“啊!!雪女!狐狸,快——”叫出来的是花道,他骨碌从流川身上爬起,朝着那几乎不可辨认的影子追过去。
“白痴——”流川一个拉手没拉住,他赶紧连滚带爬的跟着花道追去。
“等等……雪女,等等——”花道边追边喊。那个人影却似乎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雪水沾湿了裤脚,显得格外沉重。花道根本来不及看脚面,即使看了也没用,谁知道那雪埋地之下是什么。
就这样,一脚踩下去是空的,花道咚的掉了下去。
“白痴——”流川在最后一秒抓住了花道的裤脚,两人一同在一个雪坡上滚了下去,撞到石堆,撞到残树,撞到一颗横倒在地上的大空树干,两人才停了下来。花道的头却撞出了血,鲜艳渗透在雪地里。
流川心一下被揪得铁紧,“白痴……白痴醒醒!”流川试图起身去抱花道,右脚踝传来一阵直达脑筋的剧痛却让他起不了身,让他晕眩,他栽倒在花道身边。模糊之中,脸颊处掠过暖风一阵,有人影停在面前。流川使劲想睁眼看清楚,却只能朦胧的看到长长黑发似乎在飘扬。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流川睁开眼,面前是温暖跳跃的火花,好像白痴的头。对了,白痴……白瓷,白痴!流川翻身起来就找花道,手一动就碰到了热暖的躯体,花道就在他身旁。头上打着白色的绷带,自己脚上也缠了一圈绷带,动一动,有点痛,却之前那么厉害了。
这里是……
流川打量房间,一个大大的壁炉正在他们身旁然着柴火。灰白色的蓑衣和斗笠,小木凳,水壶,弯刀,好像是谁的房子呢?
“喂,白痴,起来。”流川轻轻的拍着花道的脸蛋。
“晤……”花道迷茫睁开眼。“雪女!”他猛然坐了起来。“狐狸,雪女呢?”
流川摇摇头。
“这是哪?”
“不知。”
花道起身,环视一下房间内。转而又冲到房间外,不一会传来他惊喜的叫声。
“狐狸狐狸快来!泉水!泉水啊!”
流川跛着脚出去一看。果然,在左边的石缝之间,有着晶莹的泉水一汩一汩的冒出。
“就是这个。”花道捧起尝尝。突然瞥见流川的脚,“啊,狐狸你受伤了!快来喝这泉水。”
虽然不是很信,但这一切实在太过奇异。流川还是过去,就着花道手掌心掬起的泉水喝了几口,冰冷的口感后竟然是清甜的余香,然后嘴里还慢慢的暖了起来。
“我们得给老爹带回去。”花道想了想,跑回到房子里。
流川才发现,那房子是个山洞。被山雪长年覆盖着冰雕剔透着,确实是……冰雕的房子呀!
花道拿着水壶装了一壶水。

两人下山的时候,又看见了黑发飘飘的人影在前面一闪一闪的飞着,两人追着那影子,不一会儿就到了山脚下。
流川与花道赶上了最后一班通往城里的巴士。
流川从车窗上外看,那黑色长发的背影隐没在山林间。
带着呼啸,滑雪撬一推,高高跃起在雪地之中,披着白色蓑衣的人穿梭……仿佛在飞翔。

回程的新干线上。
花道靠在流川的肩膀睡得恬美。
喂,狐狸,等我们拿到了全国第一我们再回来找雪女吧。
干嘛?
跟雪女说谢谢啊!
喔。
那壶雪女的泉水被花道紧紧的抱在怀里暖着。
新干线掠过白色大地。夜空果然是深蓝色的。
流川胸口热得发烫,是花道的体温。
这样恋着多喜欢啊!
白痴,你能感受到吗?
我把我的全部心意都放在你耳边,轻轻唱给你听……

星辰闹成了一串 月色笑成了一弯。
傻傻望了你一晚 怎么看都不觉烦。
爱自己不到一半 心都在你身上。
只要能让你快乐 我可以拿一切来换
这世上你最好看 眼神最让我心安
只有你跟我有关 其他的我都不管
全世界你最温暖 肩膀最让我心安
没有你我怎么办 答应我别再分散

这样恋著多喜欢 没有你我不太习惯
这样恋著多喜欢 没有你我多么孤单
这世上你最好看 眼神最让我心安
只有你跟我有关 其他的我都不管
全世界你最温暖 肩膀最让我心安
没有你我怎么办 没有你我怎么办
答应我别再分散

星辰闹成了一串 月色笑成了一弯
傻傻望了你一晚 怎么看都不觉烦
爱自己就一半 心都在你身上转
只要能让你快乐 我什么事都不困难
这世上你最好看 眼神最让我心安
只有你跟我有关 其他的我都不管
全世界你最温暖 肩膀最让我心安
没有你我怎么办 答应我别再分散

这样恋著多喜欢 没有你我不太习惯
这样恋著多喜欢 没有你我多么孤单
这世上你最好看 眼神最让我心安
只有你跟我有关 其他的我都不管
全世界你最温暖 肩膀最让我心安
没有你我怎么办 没有你我怎么办
答应我别再分散

这世上你最好看 眼神最让我心安
只有你跟我有关 其他的我都不管
全世界你最温暖 肩膀最让我心安
没有你我怎么办 没有你我怎么办
答应我别再分散
答应我别再分散
答应我别再分散

2006.10.13 june 听歌之作
歌:《恋着多喜欢》 梁静茹
 

  J - J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