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啦啦啦

(3 次投票)

作者:June 2010-05-16, 周日 17:34

啦啦啦
不知道到底为什么
忘了你已经离开我
还要靠那一分寂寞提醒我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
终于相信你打给我
那个孔筒里传来已经说完了的愁
我一个人独自生活
来不及习惯寂寞
将是浪情歌安慰我
堕落的心窝
这段忧郁旋律陪着我想去你
忘不了 转不停 唱不完 哼不尽
啦啦啦啦……

究竟应该想要做什么
才能让自己不难过
不再让所有的回忆打扰我
以前什么都一起做(我现在怎么过)
而现在到哪里也一个人做
也许随便找个新的情人
就会不寂寞
耳朵旁边那首歌继续了吗
这段忧郁旋律跟你一样无情
勾起我的回忆
挥不去 想不清
一句句唱下去 唱得那样凋零
每一句 也像你 说再见的笑脸
只有这段旋律知道我的心情
忘不了 转不停 唱不完 哼不尽
啦啦啦啦……

这段寂寞真的痛啊
这段忧郁旋律跟你一样无情
勾起我的回忆
挥不去 想不清
一句句唱下去 唱得那样凋零
每一句 也像你 说再见的笑脸
只有这段旋律知道我的心情
忘不了 转不停 唱不完 哼不尽
啦啦啦啦……

那个清冷的高个男子双手插在裤兜里,懒懒的站在麦克前。漆黑细碎的长刘海遮住了眼睛,斜仰的角度,以至于看不清表情,只剩下薄冷的嘴唇里吐出这些词句。声音冷清得……花道啪的关掉了冷气。

“啊,真想不到那家伙居然横空出世当了歌手,一个单曲就搞得这么火。”站在沙发后面的人,端着饮料缀了口,拨了拨才洗澡出来,软趴趴竖不起来的头发。一双深刻海蓝色的眼睛却是瞟着把身体埋在巨大软麻布沙发下的红发人。
花道没有回复他,他嘴里没空,在吃东西,然后拿起遥控啪地转换了台。言情剧目的台词马上充满整个房间。
“喂……”仙道颇有点无奈,捏过了花道手里的薯片袋子。
“这种没营养的膨化食品少吃点,营养不良,又容易发胖,你要是身材走型了,我看那家公司还要你,你是模特,模特你知道吗?没自觉的家伙!”
花道从沙发上偏转过来那颗好看的头,微微,微微斜着,左耳上那颗红宝石在瞬间滑过厅里那盏华丽吊灯发出的光芒,折射出眼里迷乱的光点,差点就刺痛仙道的眼睛。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竟然怀疑天才的身材!”一身米黄亚麻休闲式样的睡衣配着那匀称完美的体形如同猎豹舒展身体般,从沙发上缓缓起身,花道留着寸长的短发,张扬的脸盘嚣张的睨着仙道。
“你以为本天才是你吗?”过仙道身边的时候,花道右手的食指在仙道只围着一块浴巾的腰上,指甲轻薄地一路划了上去。
仙道身子一震,抓住那煽风点火的引线,一转把红色的妖精拐到怀里,鼻尖对鼻尖。
“别跟我玩这种不好玩的小把戏,我可不是什么……”仙道压抑着喘息。
“你可不是什么好家伙,你是没节操的花花公子!”花道笑得沁甜沁甜,仙道一瞬间失了神。
手指抵住他压下来的唇。“没回到球场,不准碰我。”花道拉开环住腰的手臂,依然笑着,眼神却挑拨的严肃。
他撇着骄傲的嘴角就要上楼,仙道骤然空了的怀抱,让他觉得没有着力点,他轻轻把身子转靠到沙发椅背上,看着花道的背影,左手举起饮料喝了一口。
“哪,告诉我吧,你和流川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花道在踏上第一个阶梯的时候停住。两手拇指叉着裤袋口边缘,他转过了优美的背部,看着仙道。
“你想知道吗?”他在笑。他总是挂着这个放电杀人不负责任的笑,有时候仙道会不禁想,自己的这种欲盖弥彰的笑容被花道偷走了。自从他这么笑之后,仙道就再也不会这种笑的方式了,至少在花道面前他是这么笑不出了。
“你要知道吗?”花道还是笑着。
他会告诉我的。仙道突然害怕起来,他是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花道成为了现在的花道,花道就和他在一起。可如果他知道发生了什么,花道一定会离开。
“嗯,我后天就会能上场比赛了,可别忘了你说的话。”
“等你赢了再说吧!”花道转身上楼。
谁也不说,转移了话题,谁也不要去触碰谁的内心,想要的时候,抱着他就好。仙道倒就着沙发椅背倒进沙发里,肩膀压倒遥控,电视啪地又跳了台。那个音乐台正在铺天盖地的宣传着那个冷漠男生的新单曲,从美国归来的神秘歌手,一张只在电台和媒体试播的单曲,就拿下了所有收听排行榜的冠军。
流川枫,我该赞扬你其实也是个天才吗?

花道,流川,自己,现在这三个一直在打篮球的就只有自己。
花道和流川打球只到高中毕业,最终,湘北也没能拿到全国冠军,陵南也没有。
仙道从没怎么仔细打算过自己的未来,他随便。继续打球也无所谓,不打球也没关系。
那个晚上,仙道看见了在小球场哭泣的花道,哭得他没来由的心疼着。他大手拍着花道的肩膀,不停的轻轻拍着,什么话也不说,就这么拍着那个眼泪止不住的大男孩。
花道停止哭后,一段时间的沉默,然后他在黑夜里也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仙道,问,刺猬头,你会继续打篮球吧,你会的,是不是,你会一直打篮球的,对不对?
他问得那么急切,他要的是一个肯定的答案,仙道下意识点点头。
这个点头,仙道得到了花道,之后一直到现在的时间之中,花道都在他身边。牵手了,亲了,抱了,做爱了。他们像情人一样的在一起,可仙道很清楚,他们不是情侣。
在花道房间里,有一个风铃,黑色的,水晶一样的,闪闪发光的三根管子,里面是一些流动着液体,液体里有很多亮亮片的星星,中间链子上吊下来的是一只睡着的小狐狸。风吹来的时候,小狐狸东倒西歪地撞着围绕着他的三根柱子,发出清脆的好听的叮当叮当声。当阳光照进来的时候,那个风铃会彩虹一样七彩流光,星星在彩色液体里一沉一浮,小狐狸得意得像整个太阳都是他一个人的一样,摇头晃脑。
那个风铃,不管搬家到哪里,花道都会记得小心翼翼取下小心翼翼打包小心翼翼抱在怀里,到新家再小心翼翼挂出来。
看他这么小心,仙道一直以为那个东西会是一碰就碎,有次乘着花道不再,他用力摇晃着风铃,发出几乎要破碎的声音一样的东西,居然,没碎。
仙道后来知道,流川枫去了美国,可是,他没有打篮球。
现在,他回来了,身份是歌手。

花道一到事务所办公室,就皱起了眉头。
室长拼命说着这个机会多么难得,多么值得,多么具有市场号召力,他都没想到流川桑竟然会亲自找到这里,指名找花道拍摄单曲MV.要知道以花道的性子,那是得罪不少圈内人哪,如今那个才归国的超级新人点名要花道拍摄……这这……天大的好事,怎么能不让他激动。
“我不干。”花道起身便走,看也不看坐在角落里那个黑刘海捶着的男人。
流川眼神跳了跳,没出声。
室长马上向后面的洋平投去求助目光,洋平轻轻叹了口气,跟了出去。
“花道!花道!花道!别闹小孩子脾气了!”洋平连喊几声,花道才停住步子。
“闹脾气的是你们吧,干嘛不经过我同意就擅自决定这种事情。”
“平常接单都是我负责,也没见你要同意什么,不同意什么,是你自己求我做你的经纪人的哎!”洋平无奈。
“这次不同。”
“为什么不同?”
“……”
沉默。
“反正我不会做。”花道闷闷地望着走廊窗外,六月天空,湛蓝湛蓝。
“我……已经和流川签约了。”洋平淡淡地拨了拨衣角。
“什么!你……那就马上解约。”
“啊……要付违约金也。”
“那就付。”
“2亿美金也,花道。”
“……照付。”
“我们没那么多钱啊!”
“我不管,反正我不做,你自己签的约自己去搞定。”
“哪,花道……你就那么怕流川,要躲着他吗?”
“谁说我怕那只狐……狸。”花道的语音在看到流川出现在门口时,音不由自主低了下去。
流川星眸一瞬不瞬盯着他。花道倔强嘴角紧紧抿着,然后,扭头便走。红宝石的余光还留着空旋在转。

仙道前阵子比赛受伤好了,这次比赛他没有意外的要首发上场。
花道没能来看比赛,他接了工作要做。
临上场前,仙道心里有点微微的苦涩。
赢了比赛,就能抱他了吧!
这么想着,仙道踏进球场。

湘北高中,湘南的海岸,都是流川MV拍摄的外景地。
湘北的后辈们喘着气也来不急尖叫,当那两个传说中的红黑组合同时出现的时候。工作人员费了不亚于建造东京塔的人力力量也维持才勉强拍摄了一上午。

天台的风,吹来的仍是青春的味道,仿佛就是那年月。
静止低站在这里看着下面的教学楼,时间似乎根本没动过。
花道站在天台边沿看风景,流川站在天台口子看他。
当花道听见流川走过来的脚步声时,他想也没想就要跟他擦身而过。流川关上了天台的门,上了锁。
和那天和其相似的场景。花道胸口一揪,差点就伸出手去抓了。
“滚开。”花道狠狠吼着。
“不要。”流川过来。
花道的拳头习惯性挥出,流川伸出手,轻轻带住他的手腕,一拢就把花道收进了怀抱里。
到底是……时间其实停滞在卒业典礼的那天了,还是怎么着,为何这动作如此重合得诡异,花道眼睛痛得厉害,痛得很,被流川死死抱着又伸不手去柔,他只有拼命的昂起头,看天空,好不那么痛。
“白痴,很想你啊,白痴啊……”那种冰冷的声音唱着歌,那样委屈的哽咽在耳边,那样魔音灌耳的冲破了花道耳膜。
不行了,不行了,我忍了这么久,跑了这么久,躲了这么久,只要这家伙……
“白痴,别跑了,我不知道怎么办啊,没有你在身边,我根本摸不了篮球,我的手都在抖,我根本打不了篮球啊……没有你……”
不要……不要说,不要说原因,我本来就已经很自责,你依旧还在指责我。
“那就走吧……打不了篮球就别碰我!”花道轻轻说着。
流川放开了他,却抓住了他的手,紧紧的。
“不……不可能的,我不碰你,我只会抓着你,捆着你,守着你,永生永世。你这句话,再也威胁不到我。”这个男人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着奇异的光,花道突然想起了挂在窗口的那个风铃。
“你有你的执着,我也有我的坚持,你想我们……还要孤单多久?你怎么能……让我知道,幸福的滋味,然后又那么残忍的全部收回?大白痴?”
无力反驳。
假如一开始,不要追逐他就好。
假如一开始,不要说打败他就好。
假如一开始,两人没有在这天台相遇就好。
假如一开始,自己不是天才就好。
我根本就没有回收幸福的法力,当我不能再打篮球的时候,我只是……我只是……我的全部都在篮球上,当我不能打篮球的时候,我拿什么来追逐你……

房间里呈着浓浓的粉色。
那是情欲的颜色。
“啊——”仙道进到身体的时候,花道大声的叫了出来,没有丝毫忍耐。
大床的弹簧不断吱呀响着,蓝蓝屋顶上蓝色眼睛的男人,一句一句在耳旁喊着自己名字的男人。
花道美丽的眼泪不断留着不断留着,像多年前在球场上那样,一点不吝啬的流着。仙道也不去看,他只是细细的舔啄着花道精致的脸庞,脖颈,一次一次把自己推进花道身体深处,辗转着,反复着,体味着。
花道手臂揽住了仙道的脖子,他没有办法再看他的眼睛。他死死的抱着仙道的脖子,任身上的男人打开自己的双腿,侵略。
假如一开始,什么都没约定就好了……

晨,花道不在。
看着紊乱的床,仙道差点以为那是昨晚的缠绵留下的,尽管时钟已经跑过了两圈。
仙道打开了电视机,电视里在放着一首MV。
花道房间里,风铃在风中冬冬跳舞。
这次,对着阳光,仙道终于看清了刻在风铃内管的三个字,流,川,枫。
小狐狸撒娇地有一搭没一搭地轮流与这三根玻璃罐子撞击亲吻。
仙道坐下花道的床,抱起花道的枕头,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花道,你知道吗?没有等量对手的球场是很寂寞的,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楼下电视MV里,一个鲜艳的篮球被一个鲜艳的身影笼罩,拨手传给黑发的男孩,随着美妙跳跃的瞬间进入篮框。
男子清冷的声音淡淡飘上来飘进风中,和着风铃的声音。

这段寂寞真的痛啊
这段忧郁旋律跟你一样无情
勾起我的回忆
挥不去 想不清
一句句唱下去 唱得那样凋零
每一句 也像你 说再见的笑脸
只有这段旋律知道我的心情
忘不了 转不停 唱不完 哼不尽
啦啦啦啦……


 

标签:
  J - J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