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魔戒

(22 次投票)

作者:Foxtail 2010-05-17, 周一 10:15

“狐狸... 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好。”


车子开到江边时,星星已在水波泛动的间隙眨着眼睛,对岸大厦林立的灯火倒映在漆黑的BENZ车盖上,像暗室烛光般摇曳不定。
路上少人,青年关掉引擎,刚跨出车门就看到了桥栏边路灯下的人影。

“嗨,来的时候没塞车吗?”
似乎一直在望江景的青年转身过来,在十一月的寒风渗进衣领时,下意识的裹了裹外套。半冻红的皮肤和一头同色的头发让整个脸部显得暧昧不清。
不过浓眉下,笑容却是分明。

黑头发的青年没吭声,只是不置可否的关了车门,然后在一个路灯的距离外停下。长腿、墨色风衣、俊美却无表情的脸孔,斜倚在桥栏上的身影仿佛一幅色调冷漠的平面广告。

隔岸隐约的车声填补不了两人间片刻的沉默。红发人的笑容不变,耐心的等待对方的应答。

“找我什么事?”
青年斜眼过来,平板的声调中透着一丝不耐。
“呿,本天才当然是有大事才会找你这只臭狐狸。”
红发青年抱紧了肩膀,习惯了大声讲话的声音在空旷的江边听起来格外响亮。

“本天才今天要讲个故事给你听!”
“………”
“臭狐狸流川枫,你给我听好了!”
“……白痴。”

青年低语后,毫无预警的转身,似乎已不想再浪费一秒钟。
“喂喂!死狐狸!本天才叫你站住!你不听完本天才的故事就想逃走吗?!”
身后的声音由远逼近,青年听到最后一个字时,领口已经被紧紧抓住了。回头就看到一头吹乱的红发下面,一张通红的很认真生着气的脸。
“有种你就走!不过本天才会先把你揍成猪头,看你明天怎么参加婚礼!”

对于身材同样高大的青年来说,这不算太有力度的威胁。这种小孩子样的把戏,早在10年前就习惯了。
“有话就说。”
虽然不耐烦,却还是妥协了,就像这10年中的无数次一样。以说不清的理由。

“哈哈,臭狐狸果然很紧张呢。如果明天把新娘子吓跑,就很难再找到第二个了吧?谁敢嫁到狐狸窝里去呀?”
有点得意自己的胜利,樱木的脸又在瞬间转晴。双手插兜,耸着肩往江面走去,几步之后停下来看,黑发的青年仍站在不远处直视着他。

“喂,你这只狐狸果然不可爱。快做新郎了,也装出一点高兴的样子好不好!”
“……”
“你这副死样子,我这个伴郎也没法向新娘交待哦!”
“白痴...和你无关。”
理所应当的口气。流川扭头转向冷风吹拂的江面,没看到樱木瞬间涨红的脸颊和抿紧的嘴唇。

对岸的车声似乎渐渐的稀疏了,投在江面上幻影一样的灯光也一盏盏的闭上了眼睛。风带着夜里流逝的时光,从两人之间呼啸而过。樱木歪着头,视线在正右方,那个人缄默而与黑夜同色的背影。

“臭狐狸……一句无关。。”
青年低低的咕哝声在静夜里仍然字字可闻。
“这样...就什么都没有了么...”

对方没有反应。过了半晌,樱木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
“呿。谁想和你这只臭狐狸有关啊!你以为本天才愿意这样么…… 都是老天爷的错,老天爷的错啦!!”
青年仰头望了望天,红发在低头时被吹的蒙住脸颊乱飞。似乎真的在和黑黝黝的天空认真的生着气。

“谁想和你上同一所高中,进一个篮球队,然后又被保送到了同一家大学! 好死不死的又在同一个寝室!本天才可是很想和一只死相脸狐狸撇清关系的! 简直就是被鬼缠身一样嘛!”
“……”
“和我无关吗?本天才是想和你没一点关系! 那你不要让我收拾房间,不要叫我帮你打饭,你第一次去约会穿的衣服不要让我洗! 就算我们在一起打了十年球,你有种也不要让本天才传球给你! ”
“……”
“真的无关的话...为什么又让我给你挑礼服,发请帖,穿那么难看的衣服去当伴郎,还要帮你保管那只该死的戒指?...本天才为什么要受一只死相的狐狸摆布?...”
“……”
“这。。这都不是本天才想的...你以为……你以为我想这样么?……”

“狐狸,你是真的这样想么?什么关系都没有...是真的……”
“白痴,你出来到底做什么?”
一直沉默的青年终于转过身来,在和樱木眼神相对的瞬间突然开口,急于结束话题后又将视线避了开去。
“...哦...”樱木愣了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想了一阵慢慢的开口。
“本天才有个故事,想在今天讲出来。是真的只能在今天讲,明天...就来不及了。”

他又盯着流川的背影看了一会,慢慢的移动脚步走了过去。
“你要听哦,仔细的听哦。。”
樱木突然抽出了一直插在兜里的手,似乎是感到冷似的紧紧握在了身侧。他望了身边的青年一眼,将视线转向沉黝的江面。

从前。。有个小孩家里很穷,穷的只能穿大人的衣服,也没钱买一双鞋子,每天都要光着脚到镇里去做工。虽然生活艰辛却还是有自己想做的事,就是成为一名舞蹈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拥有一双舞鞋,像商店里的橱窗里那样漂亮的舞鞋。即使一辈子的积蓄也买不起那双鞋,却还是发了疯似的想要。明知道是不可能实现的事,却发自心底里的渴望。他每时每刻都在想,不论是吃饭,睡觉,还是忍受着寒冷劳累时,想的心都开始疼起来了。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他在自己的想象里过的既幸福又痛苦。然而有一天早上醒来,他突然发现脚上多了一双鞋,就是他一直想要的那双鞋…… 他还来不及高兴,那双鞋就突然带着他跳起舞来,从卧室一直跳到门口,然后跳到街道上,他就一直不停的跳着,跳过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晨昏冬夏,风雨寒暑,他觉得很累又停不下来,可是又害怕停下来后,这双鞋就不再属于他了。他就任随这双鞋带着他一直跳着。几年以后,终于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孩子带着满足而疲累的笑容死去了。而那双舞鞋,至今仍穿在他的脚上。


故事结束时,青年打了一个寒战。有些熟悉的情节,依稀是小时候听过的。
他没来由的,不敢转回头去看身边的红发青年。

“狐狸。。。你相信么?”
就在耳边的声音,听起来却有些遥远。流川握了下衣袖下面的手指,已经被风吹的没有知觉了。
“有些东西,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要。。不是一般的想要。。是真的,用全身心去渴望的。。。那个东西,就真的会变成你的……”
“……”
“狐狸。。。你相信么?”

青年缓缓的转过头来,看向身边的人。这个已经交往了十年的,从高中时代起,一直到现在,几乎没有一天分开的老友,这个自己以为很熟悉却又似乎很陌生的存在。
他在看清身边这个红头发的,在十年的岁月里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的人之后,那一直平静如波的面容上突然出现了一丝不可忍耐的痉挛。

也许是因为青年望着他的悲伤沉郁的眼神,自己从未见过,他会有这样的表情。

也许是因为,那摊在自己面前的,青年的第四根,无名指上,那只紧紧环扣,似乎已和青年手指的血肉融合在一起的戒指。

1克拉的钻石在黑夜中悄然散发着光芒,那是流川不久前亲手交到樱木手上,让他代为保管的结婚戒指。
明天,就要被戴到另一个女孩手指上的缔约戒指。

“狐狸。。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 ”
青年咬了下嘴唇,垂下的眼帘似乎想掩盖眸光中溢出的忧伤。
“我只是试着戴一下。。可是,它就像立刻长在我的手指上一样,什么方法试过了都拿不下来。。。除非。。把手指砍下来。。”
“……”

“难道。。。难道那个故事是真的吗。。。?”

两个人的目光在那枚银色的,似乎已被樱木手指的血肉覆盖住的金属环上相遇。昂贵的透明矿石在黑夜中灼然闪烁,散发着似乎能洞视人心的狡黠光芒。


“狐狸。。。该怎么办。。。怎么办。。。”


现在该怎么办。。

明天的婚礼。。。后天。。。以后的以后。。。

这一刻,除了战栗,没人能做什么。

只有哀伤的声音在江边凄冷的夜风中断续而茫然的重复着。
 

  F - Foxt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