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失恋的罗曼曲

(31 次投票)

作者:Foxtail 2010-05-17, 周一 13:57

流川不知道自己抽了第几根烟了。

身旁的烟灰缸里已经是满满的烟蒂,若有若无的青烟在昏暗的室内缭绕着。

凌晨12点。平日早已该睡的昏天暗地。可是今天,却坐在床头一根一根的制造烟雾,了无睡意。

如果有一个大白痴在隔壁哭了3个小时,即使嗜睡如命的流川枫也无法忍受吧。

头上的青筋又冒出了一根,是可忍,孰不可忍!

起身,下床,把卧室的门摔的震天响,流川站在客厅中间,狠狠瞪着坐在沙发脚下犹自嘤嘤抽泣的樱木。如果目光具有念力,樱木早就灰飞湮灭了。

“白痴,再哭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认识流川的人都知道,这绝对不是威胁。

樱木蜷坐在沙发下的地板上,一颗红红的头颅埋在膝盖间,双肩微微颤抖着。抬起头时,流川就看到乱成鸟窝的红发下面,蜜色的脸庞上泪痕交错,两颗眼球肿的像金鱼,眼泪仍不断的一道一道滑下来。这实在是一张让人不忍卒睹的脸。

“没血没泪的臭狐狸....”连声音都是嘶哑难听的。

“本天才失恋了也....”

“你这已经是第90次失恋了,再多的同情心也用完了。”

呜呜呜,往事不堪回首,樱木哭的更大声了。

“死狐狸┉┉你什么都不知道┅┅”

“┅┅”

“本天才告白了90次,阑小姐是第一个答应和我交往的女孩子┅┅为什么┅为什么┅┅”

这次的叫阑吗?上次那个叫什么?好象是┅┅晴子吧。

不记得陌生人名字的流川,把所有樱木喜欢过的女孩子都一律叫做晴子。



烦躁………………

似乎从很久以前,樱木就习惯了在失恋后跑过来找他哭诉,泪水,鼻涕,肿眼泡,这个白痴无论多丑的样子他都见过。

和高中时就不断失恋的他一模一样。

不禁怀疑,这么多年来,这个身高1米9的,二十多岁的男人究竟有没有成长过?

烦躁…………

烦躁的就算山崩地裂都不会醒的他睡不着觉。

自己也找不到理由的烦躁。



“为什么……为什么答应本天才的告白,交往不到两个月就分手呢?”樱木突然捂住了头,哭的头晕的他显然不适合思考诸如女人心这个世界上最难解的问题。

流川也很想知道,不为其它,他也不希望这个白痴再失恋了。在樱木第35次跑到他面前大哭时,他终于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要被折磨出神经衰弱。解决一个问题之前就要找到它的症结所在,可这个问题很显然更不适合流川枫,即使他身边趋之若骛的女人有一个师。


“哼……看来那个女人还不是太白痴。”

最后,决定用一个屡试不爽的方法挽救自己下半夜的睡眠。

“什么?”樱木抬起头用红肿的眼睛瞪着流川。

目露凶光了,果然有效。


“因为害怕白痴会传染,所以才分手吧。”

樱木一下子跳起来,抓住流川的肩膀一个头棰就砸下去,好象已经在等待这个挑衅很久了。

这个夺命绝招如果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躲的过的话,那个人就是流川枫。然而他也被顺势扑倒在地,两个人滚了几滚,然后就拳脚相加开始离开湘北后的第N次狐猴大战。

桌子翻了,茶杯碎了,沙发垫子的羽绒满天飞,一场混战最终以樱木被流川一拳打倒在地一动不动为止。

流川坐在地上,喘了五分钟的粗气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到浴室拿了一条湿毛巾,经过镜子时看到自己的脸上万紫千红,低声骂了一声shit。他可以想象明天队友们眼中的暧昧。

两年前,在和樱木打架后的第二天,流川第一次顶着一脸的伤痕到球队训练,有大胆的队友拍着他的肩膀说笑道:“呦~~~~~你的情人还真像个小野猫呀!”

虽然当时那个不怕死的家伙被流川无敌的速冻眼神吓到发抖,但是大家从此就以意义不明的笑容代替对流川脸上隔三差五就出现的伤痕的好奇。

这也是流川万不得已绝不用武力解决樱木这个问题儿的原因。

那个大白痴.....即使再不爽,他也说不出“不要打我的脸”这种话。



樱木呈一个大字型躺在地板上睡的正香,流川泄愤似的拿毛巾用力擦他的脸。

眼泪鼻涕血迹,全部擦干净后是一张年轻的红扑扑的面容。

跪坐在樱木身旁,呆呆的看着这张脸。

客厅里只有一盏杯形的壁灯发出晕黄的光,在樱木的睡容上投下羽毛般轻浅的阴影。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微微翕动着,青紫的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不曾歇斯底里过。

午夜一点,室内很静,除了樱木的睡脸和均匀的呼吸声。

流川忽然回过神,自己也不记得刚才在想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想。起身将樱木拦腰抱起,快到1米9的身躯重的要命,于是就用拖的把他放到旁边的沙发上,拿了个抱枕放在头下。半长不短的红发撒在雪白的抱枕上,艳丽的刺痛人眼。

流川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松了口气,睡意慢慢的席卷上来。半梦半醒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翻来覆去之后,终于掀开被子走下床。在壁橱里拿出一条薄被,来到客厅盖在毫无知觉的樱木身上。

“大白痴,就会给人添乱。”

心里真正在抱怨的其实是自己。也许年纪大了果然会改变一个人吧,以前的他打死也不会做这么鸡婆的事。

打着呵欠,半闭着眼睛准备回卧室睡觉。起身时,袖子却突然被死死的拽住。


“没有人爱我……”

樱木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红通通的眼睛睁的圆圆的,似乎又要有眼泪流下来。

很清醒的样子,语气却像在梦呓。


“没有人爱我,臭狐狸...... 你来爱我好不好?”


你来爱我....好不好......好不好?

有些命令,有些恳求,有些自大,又有些可怜兮兮。

总之,流川枫听到眼前这个像孩子似红着眼睛,死命拽住他衣角的男人对他说:

流川枫,你来爱我好不好?


………………


…………………………



“砰!!”

大门被狠狠的关上了。午夜一点,男人有些狼狈的背影消失在寂静的走廊深处。


◆ ◇ ◆ ◇ ◆


樱木放下手中的方便袋,拿出钥匙开门。

高级公寓的客厅大的离谱,昏暗的室内只有从门缝透出的一丝灯光。

“死狐狸,还不在......知不知道是谁家啊!就算你在仙道家赖到烂掉也没人管你。。。”

不满的嘀咕着,还是把刚采购的新鲜果蔬仔细的摆在冰箱里。

这是樱木永远也不会有新花招的赔罪方式。


每次每次失恋,都条件反射似的跑过来,即使知道流川和温柔沾不上边,即使知道他永远不会安慰自己,即使打扰了别人的睡眠以至于总是以打架收场。

可是,被告白的女孩子拒绝后,心酸,失望,无法言喻的郁闷让大脑停止思考,当自己发现时,已经直觉的走到流川家在敲他的门。

这真的是很奇怪吧。

这间房子,没有刻意的装修过,家具也少的可怜,空荡荡,冷冰冰,和他的主人一样,没有温度,毫无情调。

可是,自己在这里数不清次数的,没有出息的放声大哭也是事实吧。

仿佛,这间房子的空气,有一种神奇的,安心的力量,所有的所谓男人的坚持都被瓦解,眼泪就像廉价的自来水,怎么也流不干。

不过,郁闷也像大水过后的沉积物,被冲的一干二净了。

哦,这真的是件奇怪的事吧。

天才的振作方式也与众不同呢。


“阿嚏~~~!!”

冰箱开久了,樱木在鼻子都冻红了之后打了个大喷嚏。


* * * * * * *


晚饭过后,那只狐狸交往了3个月的女朋友,佐和子小姐来了。

“流川君这几天不在家吗?可是,他最近好象没有集训和比赛。”

“哦……死狐…… 流川到朋友家去住了,扔下本天才在这里给他看家。”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流川这个端庄沉静,温和有礼的女朋友,樱木总是有一丝紧张。

“那,麻烦樱木君了。流川君平时一定多烦您照顾了吧,我代他谢谢您。”

穿着合体洋装的娇小女孩轻轻的颔了下头。

“不……不用啦!其实是我添的麻烦比较多呢。”

屋内开着空调,樱木的额头上却冒出了一滴汗。这番用着敬语,即使对男朋友也只称姓氏的对话让他在椅子上不自在的扭来扭去。

“那,樱木君认识那位朋友吗?除了樱木君,流川君从来没提过他有这样亲密的朋友。”

“啊啦,那位朋友是个男的啦!”女孩欲言又止,樱木却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就是上次你在门口碰到那个头发尖尖,叫仙道的家伙啦!他和我们也认识很久了。”

“啊......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心里的意思被樱木直白的讲出来,佐和子对这个男人的单纯坦率有些哭笑不得。

“我也很奇怪啊。除了练球,那个狐狸懒的就算地震了也不会踏出房门一步,谁知道现在会三天不回家咧!刺猬头家里有什么好的吗!”

哭了一整晚,第二天头痛欲裂的醒来时,流川已不见人影。等了三天也没有回来,房间里依旧有他冷冰冰的气息。

反正是他自己的家,本天才才不管那么多!

樱木直觉流川一直窝在仙道家有些不寻常,也直觉到那和自己有关,虽然那晚的事,他除了吐了一堆槽和哭的头晕,什么都想不起来。

可是,第N次骚扰了那只臭脾气的狐狸是事实,樱木连厕所里的马桶都擦的光可鉴人,乖乖的留在流川家里等着道歉。虽然已有些不耐烦,然而莫名而生的怯意终究让他忽视仙道在电话中的抱怨,而没有冲过去把流川揪回来。

想起流川那张万年寒冰的狐狸脸,樱木打了个寒战。

空调开的有些大呢。哼哼,本天才才不是害怕不是害怕不是害怕………



佐和子离开时,精致的脸上有淡淡的哀愁。

“樱木君,流川君回来时,还麻烦您告诉我一下…… 流川君,好象都不会主动联络我呢。”

“没问题。等狐狸回来时,我会让他给你打电话的。”

“谢谢樱木君,下次再来叨扰您了。”

女孩转身离开时,却被樱木叫住了。

“佐和子小姐,今天……今天要多谢你呢!”

“嗯?”

佐和子困惑的看着樱木笑的灿烂的脸。

“呃,因为.....我前天刚刚失恋,已经是第90次,90次哦!”

“啊……”佐和子吃惊的掩住了嘴巴。

“本来想让狐狸安慰我的,可是他竟然丢下我跑了!刚刚和佐和子小姐谈话,我很开心呢,心情好多了!虽然已经失败了90次,但是我已经振作,要为下一次恋爱开始努力了!”

“我……我并没有做什么的,樱木君。”

“可是佐和子小姐很亲切,也很温柔,是个值得人喜欢的好女孩呢!”

樱木一手撑开了又要关上的电梯门,看着佐和子慢慢的走进去。

“谢谢你,樱木君,你很有精神呢,不像失恋了90....啊,对不起。”

樱木拍了拍低头道歉的女孩肩膀。

“所以,佐和子小姐也要努力哦,为了人生未来的美好伴侣,我们一起振作吧!”

“嗯!”电梯阖上前,女孩抬起头,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 ◇ ◆ ◇ ◆



“咳咳…… 我说,”

仙道在开口前特地照了照镜子,确定自己没有面露狰狞自毁形象。

“你到底打算呆到什么时候?有什么理由一定要你离家出走吗?”

沙发上的流川恍若未闻,继续抓着遥控器看录象。

凸。仙道笑着把额头上的青筋按了回去。

虽然自认为胸襟宽广,也明白流川看起来自闭实际冷淡自负不爱理人所以只有他和樱木两个朋友,但是他占你的房间占你的电视让你连男朋友女朋友都不能带回家却还像个天皇老子似的臭屁,仙道确定自己已经忍无可忍了。

“你家里现在只有花道在吧?不回家就是躲他咯,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问花道他也不知道,花道不会撒谎,那就是你在闹别扭咯!我说呀,你也老大不小了,朋友之间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呢,像个小孩子似的闹脾气很丢脸,就算你不丢脸,也丢你父母的脸,这么大了一点成长没有……”

“砰!!”

同样忍无可忍的流川丢下遥控器,回卧室睡觉去了。

“啧。”仙道摸了摸鼻子。

“一点也不温柔…… 为什么花道失恋了不找我呢?”(哼!)

转过头,喜滋滋的抓起遥控器。

“就知道这招好用。5哇~~~人家的哀怨缠绵家庭伦理大戏,已经演了一半啦~!呜~~”(尾巴插话:仙道我对不起你><)


* * * * * * * * *


流川已经第三天失眠了。盯着高高的天花板,睡意全无。

他把原因归咎于仙道家的枕头不舒服。

刺猬头....连枕头都不舒服....

而且满口胡言乱语的..(鬼才和那个白痴发生了什么!)

果然就是个刺猬头!!



要不要回去.....?

可是那个白痴在家里.....

不想回去.....

不敢回去?

反正…… 就是不回去!



闭上眼睛。

还是睡不着......



“白痴。”

“大白痴。”

“该死的大白痴………”


没有人爱我....

所以,臭狐狸,你来爱我好不好?


好不好.....好不好呢?


流川躺在床上,盯着高高的天花板,完全忘记睡觉这码子事了。



◆ ◇ ◆ ◇ ◆



“叮铃铃~~”

“喂。仙道家。啊!花道也~!你怎么了?什么,找流川?……哦。”

“流川,找你的。”(哼!)

“嗯,是我。白痴,你怎么了??”

“慢慢讲,别哭了。”


『呜……』 

『狐狸…… 我...我又失恋啦!呜呜………』


........................


白痴白痴白痴……!!!

不是失恋还不到一个星期吗??

就连仙道换女朋友都没那么快的!

大白痴,大白痴!!


流川的眼睛里喷出诅咒般的怒火,看着几天前的一幕又在面前重演。


“呜呜……怎么会这样的?阑小姐和我分手时,明明就是说父母反对的。。。。”

樱木蜷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历史回放),红通通的脸上小河纵横,卫生纸在地上一团一团的丢着。



怒…………

流川现在确定自己已经不是烦躁了。。

拳头在身侧攥紧了,我忍.....



“哼。”流川抱着手臂,坐在樱木对面的沙发上。居高临下的,以审问一样的姿态开始发问。

“那你又去找她了?”

“嗯。如果只是父母反对,那还有可以挽回的余地呀。我……我还想努力一下的。”樱木虽然抽噎着,却也很老实的回答。他就是一直在等流川回来倾诉吧。

“然后呢?”

“我去了。打算真心的恳求阑小姐的父母准许我们交往,就算要我下跪也没关系,真的!”

“.......”凸。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要下跪,真的是个白痴……

“可是她一家人都出门去了,只有阑小姐的妹妹在家。她说,只要我帮她买到3张kinki演唱会的门票,就告诉我家里人去哪里了。”

“然后你去买了?”

“嗯。人好多....我在售票口等了整整一夜才买到。哦,对了,我身上带的钱用光了,来不及回家取,所以拿了你十几万块。下个月发薪水再还给你,好吧?”

“那不重要。那女人告诉你了?”

“她说她们全家和朋友都到箱根的温泉去了。”

“然后你就去了?”

“嗯....阑小姐的父亲喜欢喝大阪特产的日本酒,我先去大阪买了酒,然后就坐新干线去了箱根。。。”

“........”凸。(尾巴插话:这次不是冒青筋,而是比中指哦!)

“可是到了箱根,在阑小姐妹妹给的旅馆地址却找不到她们一家。她一定是记错了。。我打电话回去也没有人接听。”

“那个女人在骗你不知道吗?”

“怎,怎么会?”红头抬起,一脸被骗后仍旧无知的茫然。

“不说这个,然后呢?”(和这个单纯的大白痴讲不清楚!)

“我只有打电话挨家旅馆找,箱根的旅馆就那么多,花些工夫,总会找到的!”

“.........” 箱根的旅馆就那么多………… 日本的三岁小孩都知道温泉胜地的箱根会有多少家旅馆!!

“我真的找到了哦!天才没有做不成的事.我找到后,就马上赶过去了。。。”

……突然没声了。流川知道下面一定发生了(对樱木来说)不得了的大事。

“我...本来以为,阑小姐看到我会很高兴的...分手的时候,她也很温柔的说抱歉啊...”

“然后呢?说重点。”

“可是当我看到她时,她正...呜~~~和另一个长的像河马的中年大叔手拉手,还很高兴的样子!呜~~~”

“白痴,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

“他...他们是到箱根去做订婚旅行的....好象早就说好了...既然早就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还答应和我交往呢?”

“她没解释什么吗?”

“我...我把酒给了伯父后,就一个人回来了。”

“白痴!你就这么算了?那个女人明明在耍你!”


“可....可是,阑小姐和那个大叔在一起的样子,真的很开心......比和我在一起时..开心的多....”


又一道眼泪无声的划过哭的通红的脸颊。

“我以为,只要努力,一直一直的努力,就一定会有人喜欢我的……失恋多少次都没关系,只要最后有一个人真心喜欢我就好了……”


………………


白痴…………

所以,你就这样子一直一直的恋爱,然后一次一次的失恋,付出了多少,努力了多少,被伤害了多少次,这些都没有关系,你只是,想要有个人,能够一心一意的爱你吗?

这样子的你,究竟是执着还是不是呢?



“白痴………”

不知什么时候已跪坐在他身边。

用衣袖帮他把泪水擦干净,捧起因为充血而有些滚烫的脸,就这样,吻了上去。

有点咸咸的味道…… 是自己从未体验过的美好触感。

甜的,软的,仿佛把心都融化...

原来....原来是这样的..!

这么美好,这么甜蜜,为什么别人会想要放开呢?


“唔……流川……”

被吓呆的樱木终于因为缺氧而挣扎起来。

“流流流流流……流川……你你你…………”

樱木捂着嘴巴,眼睛睁的圆圆的,不可置信的望着刚刚吻了自己的人。

冰凉的手指抚上自己的脸颊,以为只会有冷淡的眼睛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没有人爱你……”

“所以,让我来爱你吧!”



…………什,什么???

无比确定的强硬口气,是绝不容误会的清晰。

总之,眼前这个狐狸脸的男人是在对自己说:

樱木花道,让我来爱你吧!


………………


…………………………


“砰!!”

大门被狠狠的关上了。红发的青年几乎是逃命似的跑出去,狼狈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深处。被独自留下的男人吸了吸鼻子,寻找着空气中残余的,泪水微咸的味道。



◆ ◇ ◆ ◇ ◆



啊…………

睡不着。

洗手间里,流川看到自己因失眠而造成的黑眼圈又深了一层。(狐狸变狸猫?)

(青筋)凸…… 都是因为那个大白痴!

不就是吻了一下吗?干吗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当初是你先说让我爱你的!

就知道你忘了.....白痴白痴白痴!!



可是....那个白痴,好几天没有来了。

以前的他,可是三天两头就有事没事的跑来赖着不走的!

(某尾插话:明明是你逼着人家给你买菜做饭打扫房间就差暖床的....)

房子好大。

茶桌上蒙了灰。

超市的便当好难吃。

没有一点小事就可以念个不停的声音,没有毫无心机的单纯快乐的笑脸,没有明明是关心自己却逞着凶的表情....

没有那个人在自己的身边..


所以,已经回到了家,床上是自己的枕头,现在却依旧睡不着吗?

因为,怕那个白痴被自己吓跑,再也不来呀!


一直一直看着他,恋爱,失恋,看着他伤心,沮丧,一次又一次,像个小孩子似的掉眼泪,哇哇的哭泣.

为什么烦躁,为什么生气?

又为什么没有真的把他丢到楼下去?

因为,他的眼泪,是让自己这么心痛。

因为,不想看到,他的眼泪是为别人而流。

别人不知道你的好,没有人爱你,所有你受到的残酷,都是等我来补偿啊。


“没有人爱我...臭狐狸,你来爱我好不好?”


白痴是这样说的。为什么害怕,为什么没出息的逃跑了?

又为什么让我无言以对?

因为那一直以来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心情被他讲出来了吗?

因为在那里已经很久很久了,却连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吃惊,所以逃跑,所以我怕讲出来把你吓跑而睡不着。


没有人爱你...

没有关系.

白痴,让我来爱你吧!


* * * * * * 



“啊...你怎么又来了!?”

开门时,就见到流川一脸阴沉的站在门外。仙道掩不住他见了瘟神般的表情。

“白痴呢?”

流川瞧也不瞧的就往里闯。

“你说花道吗?我怎么知道呀?他又不是住我这里...哎呀,我还没请你进来呢!”

“哼,我知道他在这里!”拦我者死!(某尾插话:没错,你是天皇老子你怕谁!)

凸╬......仙道考虑武力解决这个私闯民宅者。


“刺猬头,谁来啦?推销员吗?卖什么的?不要随便赶人家走哦!”

在狐狸和刺猬开战前,刚洗过澡的樱木从浴室里晃了出来。

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流川绷着狐狸脸,火速突破防线站到了面前!

“狐狐狐狐狐……狐狸…… 你怎么在这里?!”

樱木一副在地球上见到了火星人的表情,刚被热气熏过的脸颊更像烧起来一样。

“白痴,我有话和你说。”

红通通的,一脸痴呆相的白痴,流川很想吻过去,可是也很想教训他。

“我…… 我没有话要和你说!”

樱木的野兽本能感觉到就是大事不妙,所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扭头就跑!

可是房间就这么大,他能跑去哪里呢?

无头苍蝇似的乱冲之后,最后就跑到了仙道的卧房里。砰的关上门,刚想喘口气时,就发现流川竟然不知何时也跟进来了!(见鬼啦!)

“流川枫,你到底想说什么?”事到如今,只有先声夺人这一招可以用了。

流川雪白的脸是不动声色,但是只有了解他的人知道他现在是多么生气,也知道生气的后果是多么可怖!

“大白痴……”

“臭狐狸,有话就说!”

“哼!强暴你!!”

“什么?!?!”

被人如此挑衅还没有反应的就不是樱木花道,所以,即使刚才还没种的四处奔逃,现在却立刻跳起来,扑上去就和流川打成了一团!

“乒!”“乓!”“啪!”“砰!”

声音毫不吝啬的透过门板,传了出去。客厅里,仙道万分痛苦的捧着心口。

“噢~~我的水晶吊灯!我的古董花瓶!我的半裸维纳斯!”(^^bbb)



半个小时后,一地狼藉中,战事平息。

两个人东倒西歪的靠在一起喘着粗气。


“白痴,你为什么住到仙道家来?!”

“不...不为什么...刺猬头家的枕头舒服!”

“白痴,明明就不舒服!”

“很舒服!”

“不舒服!”

“可是我睡的很香!”

“大白痴!”为什么只有我在失眠?!

“你....你到底来干吗?”

“白痴,你真的不知道?”

“找我打架吗?打完了,你可以走啦!”

“本来就是白痴,还装傻!”

“我没有!”

“你明明知道!”

“我知道什么啦?!”

“哼。”

“不说算了,你可以走啦。一会要给刺猬头做饭了!”

“白痴。”

“..........”

“..........”

“..........”

(5分钟静默)


“那个......”

“什么......?”

“反正...没有人爱你....”

“啥米.....?”

“让我爱你....好不好?”

“哦...哦? 好....好吧..”

“…………啊?”

“我....我说好啦!”

“就这样??”没别的?(其实是打算对方拒绝然后扑上去直接强暴的计划没有用上,有点失落^^bbb)

“还...还能怎样?”

“原因咧?”

“因...因为...是我先说让你爱我的!”

“想起来了?”

“嗯....所以...我会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啦!”

“就这样?”

“就是这样。”

“喔....”算了,早晚会让你说出来!


……………

“白痴……”

“唔………别再吻啦。。。嘴巴被你打的好痛。。唔....”

再次沉醉到热吻中之前,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狐狸...佐和子小姐怎么办?”

“不用管她。”

“这样不对啦....唔......”


* * *



客厅正在看哀怨缠绵家庭伦理大戏的仙道(咬着衣角):

“呜~~我也被抛弃了.....小叶子,我的命运就和你一样悲惨.....呜哇~~~~~>O<”



◆ ◇ ◆ ◇ ◆


在流花(很快)同居后的某一天。


“狐狸,我回来啦!”

“哦。白痴,你的脸怎么了?”

刚刚进门的花道就被流川一把扯到镜子前面。

镜子中,左边光洁的脸颊上,赫然有5个清晰的红指印。

“怎么回事?”

即使自己也经常把花道打的鼻青脸肿(最近已经很少了),但是这个白痴被别人打就是不行!

“喔,没什么啦,今天和同事吵架,一不小心就被打了一下。”

“白痴,既然笨就不要撒这种一戳就穿的谎!你的同事有女人吗?这明明是被女人打的!”

虽然是真的很气,因为这个连自己都不是每次都能打赢的白痴竟然乖乖的被女人打!但还是从冰箱拿出了冰块,包在毛巾里准备给他敷脸。

花道半闭着眼睛。虽然不是很痛,也觉得这个狐狸实在小题大做,但是他难得这么体贴,就还是乖乖的不动了。

“唔...我今天去找佐和子小姐了....”

“你去找了她?”流川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嗯。我去向佐和子小姐道歉了。”

“白痴!”知道花道是被佐和子打,流川更气了!

“什……什么啊?”花道把头撇到了一边,有些委屈的撅着嘴。

“你为什么要向那个女人道歉?”如果要道歉,应该去的也是他吧!(虽然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臭狐狸,你不会忘了,你是他的男朋友吧!而且...而且之前看到佐和子小姐很沮丧,我曾经给她打气说好一起加油的.可是现在....”

“白痴……”

“我....我只是想心安理得的和你在一起...其实,我也很自私啊...”

垂下的头被两只宽大的掌捧了起来,花道看着流川子夜般的瞳孔中自己的倒影。

“那不重要。就算自私,你还是会和我在一起吧!”

是吧,就算明知道自己有多么自私,做错了事,害别人伤心哭泣,可是,还是想要和他一起吧。

因为,是自己自私的要求他,要他来爱自己...

没有人爱我,所以臭狐狸,你来爱我吧!

因为,当我伤心,沮丧,当我很想大声的哭泣时,只有在有你的房间里,只有感受到你不太友善的目光,才会觉得安心,才能够无所顾忌的掉眼泪,才会觉得,就算自己有多丢脸,变成怎样的丑样子,那都没关系.....

其实,我只是想要有个人来爱我。

其实,我一直都想要你来爱我啊。

现在我们在一起,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恋爱。虽然你脾气坏,不体贴,冷冰冰的不爱理人,却还像个天皇老子一样要别人来听你的,可是我知道你是真心爱我,一心一意的,你黑黑的眼睛里只有我。所以,即使是自私,即使要别人痛苦,而自己也一样痛,可是,还是很快乐吧。

是吧,很痛,但是很快乐。

所以,无论变成什么样,我还是会和你在一起,要让你一直一直的爱我。

所以,臭狐狸,你也要收好本天才的爱哦!



“白痴……还痛么?”

“....你会一直的爱我吧?”

“问什么白痴问题,当然会啊。”

“嗯。”

“你也会一直和我一起吧!”

“笨蛋狐狸,我也是一样啊。。。”

“嗯。”

“和你在一起...很痛,但是也很快乐。。”

“哦......”

“........”

“很痛吗?”

“嗯。”

“哦........那这回少做一次好了。”

“....啥....啥米??”

“别动!”

“臭狐狸,我说的不是这个!!唔......”

“算了,下回再少做一次好了。。。。不,下下回吧。。。。”

“臭狐狸,别脱我衣服!!唔......呜哇~~~~~>O<!!!”


下下回也不行啦!!

5哇~~~~~~~~~!!!>O<
 

  F - Foxtail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流花]防空洞   哈尼雅
[流花]豆腐    Whiskybrandy
[仙流花]回答   家有萌二猫
[流花]世界上最美的花   mini
[流+ 花]香草天空   ma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