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条件

(1 次投票)

作者:无心子 2010-05-19, 周三 11:11

叮──咚!

“来了来了!啊,您──”

高大挺拔的身材穿起制服格外合衬,爽朗的笑容和耀眼的红发丝毫不比手中大捧的花束逊色。菜菜子用了半分钟才略略醒过神儿来。

“这是牧野先生为您定的玫瑰,请在这儿签个字。”

“啊……是的,嗯,签字。笔、笔在哪儿?”

“我这里有!”

接过对方手中的笔,指尖的小小碰触让菜菜子心跳几乎停摆。慌慌张张写出几个怎么看也不像自己笔迹的字。

“谢谢!”

再度亮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红发的鲜花速递员扣上防护帽,踩动了摩托的引擎。

“好……帅……”

菜菜子喃喃地倚在门口看着摩托车远去。加速带起的风把玫瑰花束里的卡片吹落在地,似乎象征着某位本打算浪漫一把博得美人芳心的牧野先生不幸的未来。

“啦啦啦,天才就是我……送花这点小事真是简单又轻松。花店的摩托可比洋平他们的小绵羊拉风多了──真是爽啊!”

花店的兼职员工得意洋洋地以临界超速在公路上兜风。

“送完这份就完了。今天是三千日元,可以给晴子小姐买一束花了!”

想象着晴子含羞点头的情景,樱木踩大了油门。



叮──咚!

叮──咚!

叮──咚!

“没人?喂!有人在家吗?喂!”

砰砰砰!

“喂──!!!里面还有没有活人?!”

我踹!

啊,门开了!

迅速挂上的“职业笑容”在看清应门者那张倦意满满的俊美面孔后彻底僵化。

“……???”白痴?花?

流川的睡意被赶走了八成。两个人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狐狐狐狐狐狐狐狸!你怎么在这儿?!”

“白痴,这是我家。”

指指门牌,清清楚楚“流川”两个大字。

“||||||……算了,本天才不和你计较,拿着!签名!”

“……鲜花速递?”原来不是白痴开窍……

“要你管?告诉你死狐狸,本天才是有职业道德才会……”

签单拍在喋喋不休的嘴巴上。

“可恶的狐……喂,你的花!开门!本天才送来的花你居然丢在外面!你给我出来!”

既然是狐狸的门就更不用客气了,我踹我踹我踹!

拉开门的同时,流川很敏捷的闪身,于是我们天下无双霹雳可爱的速递员失去平衡摔进了客户的家里。

“死狐狸你谋杀吗?!”

樱木呲牙咧嘴地爬起来。

“你做兼职。”

反锁住屋门,流川冷静的指出显而易见的事实。

“说过了不要你管!”

“违反校规。”

恶狠狠地瞪着面无表情的奸狡狐狸:“你敢告密我就──”

流川一点也不畏惧:“条件。答应我一个条件就不说出去。”

“休想天才会被你吓住!”

“那你就等着被退学吧。”

“该死的你威胁我!”揪住狐狸的领子。

“是公平交易。”

王牌在手才不怕你。

||||||……虽然上学没什么意思,不过堂堂天才因为做兼职被退学……有损威名!而且不能上学的话就看不到晴子,打不成篮球,也不能再和狐狸打架……呸呸呸,和那只狐狸有什么关系!

“……什么条件?”

果然,伪装出来的气势五秒钟就无影无踪了。

“还没想好。”

“你──”



“喂,狐狸,想到没有?”

“还没。”

拉开冰箱,捞出两听冰茶,一听抛向沙发上仰着的白痴。

“笨狐狸木头脑袋──我要橙汁。”熟练地截住饮料,瞥了一眼标签又丢回去。

“你去喝白水好了。”

“狐狸你这算什么待客之道──”

从沙发上跳起来,眼前一花,反射性地用手接下,总算没再表演“颜面射球”。

一罐冰橙汁。



墙上的挂钟嘀嗒嘀嗒转着细长的指针。

两个大男孩面对面坐在客厅,一言不发地喝着饮料。

玫瑰花插在一只玻璃杯里,散发出馥郁的香味。

“你家没花瓶啊?”

“没那个必要。”老妈老姐都不住这里,要那种东西做什么?

“那以前的花都放哪里?”虽然不甘心,不过一定有很多没眼光或是看走眼的人会送花来……哼,花是女生收的东西,本天才堂堂男子汉才不稀罕。

“垃圾箱。”

“你统统扔了?”一千日元一枝的玫瑰哎!

“嗯。”

“那这束──”

“例外。”虽然是“代送”,也是白痴送来要自己收下的。

“……谁送的?”能让狐狸破例留下来……那个讨厌的家伙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卡片呢?”刚刚从车上拿下来时明明还在的。

“扔了。”

“你没看上头的名字就扔了?”

“没。”



嘀嗒、嘀嗒、嘀嗒。

“……你想好了没?”

“快了。”

“……哦。”

自己是怎么了?把一句“别磨蹭!本天才还急着回花店领工钱呢”生生咽进肚子里……

啊,狐狸家的沙发挺软挺舒服,橙汁也挺好喝的……狐狸安静的时候也不是那么讨厌啦……狐狸?

“喂,睡着了?”

探起身子想要叫醒狐狸,却被对方猛然抬头的动作吓了一眺。

黑色刘海下乌木黑的眼睛──那种眼神在狐狸第九次一对一赢了天才(侥幸!那绝对是狐狸的侥幸!是本天才可怜狐狸没钱吃面才大方让着他的!)的时候就见过,第十次一对一之后(那次也是单纯施舍穷狐狸吃章鱼烧而已!)狐狸硬把本天才刚咬了一口的章鱼烧抢走的时候也见过,还有第十一次──越靠越近了……

樱木有点眩晕的感觉,尤其是在看到那粉色的薄唇微微弯出美好的弧度之后。

低沉、带着点儿笑意的声音。

“我想到了。”
 

标签:
  W - 无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