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三花]少年游 花样年华第一部《后庭花》之八(《朔风》同人)

作者:白家粉丝 2010-05-20, 周四 11:20

去年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

天阴阴的,浓得化不开的一片愁绪。几丝云朵飘来飘去,却成不了雨。

樱木花道今早起得晚了些,身旁睡着的宝宝却已不见了踪影。问旁人才知宝宝醒得早,三井怕吵他睡觉,便抱了出去玩。只是到了早饭时却不见回来,樱木晓得这孩子是出了名的难缠,只怕三井没经验看不过来,便胡乱吃了些东西,也急匆匆地赶出门去。

阔别日久,京城的街道与五年前差别不大,只是商铺更多了些,来往的人群更热闹。此时已是暮春时节,满街飘散着霰雪般的杨花,点点滴滴,沾染到鬓角衣摺里上,春梦般了无痕迹。

凭栏少年江湖老, 一任扬花吹满头。

夹在涌动的车水马龙中,樱木有些茫然无措地走着。颠沛流离的清苦日子过得久了,到了这富丽安适追逐享乐的繁华都市反倒有些不适应。遇到华丽的马车或闲游的浪人甚至都有点回避不及,惹了不少不少斥责和白眼。

“小子,你瞎眼了吗,怎么直往大爷身上撞。”
“……,抱歉。”
“一句抱歉就可以了吗,你踩脏了大爷的鞋子,得赔偿哦。”

樱木看去时,却见一个胡子拉渣、穿着花哨的樱花和服和木屐的男人,把手搭在自己肩膀上,见他回过头来,略有些惊异地眯起了眼睛。

“你这家伙,头发是染红的吗?”

又是这句话,千百遍回荡在梦魂中的这句话。刹那间,樱木的耳畔仿佛响起光阴汩汩流逝的声音。

可惜,一切都无法回头。

“喂、干嘛不说话,发什么呆啊?”一只漆黑油腻的手朝樱木的脸上摸去,但下一刻,那手腕便被有力地握住。

“啊啊啊啊……放手啊,好痛~~~”

“下次长点眼睛,否则手臂可能会废掉哦。”樱木轻蔑地望着他,警告道。又因为厌恶他满身的酒气,所以放开那人后,忍不住把手在自己衣服上蹭了几下,心里懊恼着,只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去找宝宝。

忽然眼前寒光闪现,一把长长的武士刀抵在自己胸前。

“可恶、你这家伙居然敢对武士不敬,活腻歪了吗?——怎么害怕了,哼,不想被拉去见官的话就快点跪下来向本大爷求情。看在你长得不错的份上……”那浪人狞笑,嘴角丑陋地歪斜着,眯缝的眼泡里射出色情的光芒。

樱木冷冷地瞪着对方,头脑却敲响了警钟。这里是京城,他不能在这里闹事,否则也许会给三井带来更大的困扰。人家还没有成亲就平白多了两个冒牌家眷,已经够麻烦的了。何况宝宝已经见过了所谓的“父亲”,识相的人其实应该早点离开,只是——

爹爹,三井爹爹对我们好好哦,宝宝都不用再饿肚子,咱们多呆几天好不好?

细声细气的稚语言犹在耳,如针刺般落在他心头。随即,他眼中的锐气便消失了,局促地垂下头,低低说道:“呃,请、请您原谅……”

“喂喂,求别人饶恕的话,应该大声点哦……”

那人嚣张地大笑起来,然而下一刻,那笑声便香给踩到脊椎的蛤蟆似的戛然停止。樱木抬头望去,却见那人脸色苍白的退后着,眼中的惊恐仿佛活见了鬼。

这时,四周的喧哗声也不知什么时候安静下来,静得那么突如其来,让人不安。

究竟怎么回事……

他迟疑地转过身去,却见一匹威风凛凛的青骢马印入眼帘,然后是黑色的狩衣和佩刀,骑在马上的人因为背对着阳光,脸旁笼罩着模糊的光晕,所以五官看得不是很清楚。

“你回来了。”

正在犹豫是上前行礼还是干脆掉头走掉的时候,那骑在马上的大人却缓缓开了口,这下子他仿佛被钉住身体,再也挪不开步。

“怎么,看见我还活着,就这么让你吃惊吗。”

那人冷淡的腔调一如往昔,只是好像多了那么一丝……落寞。少顷他利落地翻身下马,走到那个浪人面前,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对方。

早已吓得瘫软的男人被那冷酷的眼神蜇醒似的,忙爬起来落荒而逃。然而,已经晚了。一道妖逸的血线划过,那人虽然仍保持着逃跑的姿势,却连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慢慢栽倒在地上,很快便断了气。

“北辰一刀流的剑术,一招致命。你的本事倒是一点儿没放下,兵部卿,流、川、枫。”

慢慢念出那人的名字,樱木心里涌起的不知道是苦涩还是无奈。有些人想见,却找不到;有些人不想见,却躲不了。

那人掏出丝绢抹去黏在佩剑上的血渍,缓缓地说:“我现在已是将军。”

樱木只觉气息一滞,胸口闷闷的,不觉脱口而出道:“你神气什么,死狐狸,如果不是本天才离开京城,还不知道现在谁先升将军呢。”

流川扔掉丝帕,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要怪就怪那二条院公子杀不了我,只好把我发配边关,希望能借异族之手除掉眼中钉。可惜他运气不够好,反倒给了我博取功名的机会。”

“……,你是祸害活千年。”

“哼,白痴。”流川慢慢转过身来。这时,樱木却清了他的脸,忍不住低叫一声:“啊,你这是……”

只见那张原本英俊冷漠的脸庞上,一条狰狞的伤痕从额前斜斜划下,横贯鼻梁,然后直至左腮处隐没,甚至连眼皮上都有一道浅浅的痕迹。

流川看到他吃惊的表情,反倒觉得受用,嘴上却淡淡说道:“不小心撞到人家的剑上。右眼没瞎,只是看东西不像以前那么清楚而已——你这几年……倒看不出什么变化。”

“嗯。”樱木只觉得嗓子哽噎住,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以前有段时间他恨极此人,但现在心里却不知怎地有些难过。他望着昔日的对手,只觉得时光真残酷,曾经那么盛气凌人的英俊少年也被消磨成了满眼沧桑的男人。

“爹爹……爹爹——”

忽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红头小男孩跌跌撞撞地穿过人群,扑过来抱住樱木的腿,小脸跑得红扑扑的,连鞋子也不知什么时候丢了一只。

“宝宝——”

樱木连忙抱起鸿,抚着他的背,急切地问道:“宝宝,怎么了?”

“三井、三井爹爹他……”宝宝转着溜圆的大眼睛,分明是一副惊鸿未定的模样,却强忍着不哭:“三井爹爹被一帮坏人抓走了,爹爹你快去救他了啦。”

樱木心里一惊,连忙又道:“宝宝不哭哦,告诉爹爹,三井爹爹被谁抓走了?”

“不、不知道。”宝宝抱着樱木的脖子,终于开始小声抽泣:“一群穿着紫色衣服的坏人,好凶好凶……”

“嗯,乖不哭啊。”樱木这下子便心中了然。于是他想了想,便忽然对着流川拜倒下去。

流川一愣,下意识的伸手去拦,怀里就多了一个沉甸甸的小孩。他面色一沉,刚想说什么,却碰到了樱木满脸的恳切焦急,心中陡然一软,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将军,请帮我照看一下宝宝。如果、如果我回不来了,就请你把他送到长崎一个叫做安西光义的老人家里,拜托了。”

说完便深深拜了下去,殷红的长发散落在地上,如同落了满地的樱花。

流川几时见过骄傲狂妄的他如此低声下气过,不禁恼怒地低吼道:“白痴,你这是干什么,起来。”

樱木扬起头,那张英俊得让人忍不住叹息的脸上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他一字一句说道:“你会保护好这个孩子的,对吗?狐狸。”

那一声“狐狸”,仿佛是雨打芭蕉时的低呢,没由来的叫人心碎。

“我……答应你。”

“多谢。”

再拜了几拜,樱木忽然一跃而起,跳到了那匹青骢马上,朗声说道:“最后,再借你的马一用。”说罢两腿微微用力夹紧,那马儿持疼,一声长嘶便腾空而起,越过人群绝尘而去。

流川凝望着那背影,一动不动,像是痴了。

这时怀中的小孩,拉了拉他的衣领,细声细气地问道:“伯伯,你是谁啊?”

流川收回思绪,低头冷冷地打量着这个红发小子,左看右看却找不出和自己有何相似之处,不由得心中气恼,真想把他扔到地上了事。没想到这小孩却一把紧紧搂住自己的脖子,说道:“伯伯、带小鸿去找爹爹吧。”

宝宝才哭过,流川只觉得脸上黏黏粘粘的,想是这臭小孩把鼻涕眼泪都抹了上去,脸色不禁又是黑了几分。

“伯伯,你如果带小鸿去找爹爹,小鸿就亲亲。”

宝宝平日里常被三井哄着亲他,还以为亲亲就是最高礼遇,便将软软的嘴唇贴到流川脸上,后者却心头一阵,只觉一股温暖的热流从心田涌出,慢慢要涌向眼角似的。

他连忙甩甩脑袋,把怀里的红发小孩高高举起。流川本来身材就很高大,这下子宝宝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吓得连忙闭上眼睛,死死抱住对方的胳膊。

“啊啊啊,臭狐狸脸,你要作什么?”

流川满脸黑线,耐着性子把他放到自己肩上,然后在那小屁股上拍了一下,没好气地说:“坐稳。你不是要找爹爹吗,我带你去。不过,你不许叫我伯伯,也不许叫什么狐狸脸。”

那叫什么?

流川枫,记住了。


少年游·完
 

  B - 白家粉丝

Statistics

会员 : 288
内容 : 2451
友情链接 : 4
内容的浏览数 : 11393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