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恋红尘 花样年华第一部《后庭花》之十三(《朔风》同人)

(2 次投票)

作者:白家粉丝 2010-05-20, 周四 11:20

起初不经意的你 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一夜北风紧,雪满关山路。琼妆玉砌中的院落中,唯见梅花寂寞地开落。

“伯伯,昨夜你又咳了一夜。真的不要紧吗,去看看大夫吧。”
“啰唆。”
“可是你这样会吵小鸿睡觉也。”
“……”

男人闻言皱眉望去,却见怀中一张小脸满是煞有介事的凝重,心头升起一种无力感。他生性冷淡寡言,不惯说什么抱歉或者宽慰的言语,便只得用宽大的衣衫罩住了那蓬乱的小红头。

“现在睡吧。”
“不要。”孩子在怀里耸来耸去,努力将小脸露出来,嘟起嘴边撒娇道:“我睡不着,小鸿要听伯伯讲故事。”

养小孩……真是麻烦。流川一边心里嗟叹一边几乎有点佩服樱木了,生下个这么吵闹的小鬼,而且还养育了他六年,不离不弃——能做到的,不是圣人就是天才。

“讲故事啦讲故事啦讲故事……”

完全无视那人那好看的眉头越皱越紧,男孩扯着他的手臂摇来摇去。凭着孩童的直觉,他知道这个狐狸脸伯伯是典型色厉内荏,越是脸色难看,心里越是对自己无奈。

“你想听什么?”
“你和我爹爹的故事。听三井爹爹说,你们以前被人家称作……称作什么双壁的?”
“……很久的事情了。”
“那小鸿更要听,讲啦讲啦。”

一阵风吹过,树上的积雪纷纷落下,如扬花般渐渐凄迷了双眼。

“我和你爹爹……是不打不相识。我祖上就是武将,算是将门虎子,所以枉担了不少虚名;你爹爹不服气,总来找我比试。”
“啊,那你们谁赢谁输?”
“那还用问。”
“看来自然是爹爹赢了。我爹爹是天才,好厉害的。”

孩子翘起鼻子,满脸的骄傲。流川见了,也只冷冷地“哼”了一声,懒得去打击他盲目的恋父情结。

“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没有后来。”
“啊……”

孩子失望地蹙起眉头,狐疑地望着流川,好一会儿才扑上来闹着说:“骗人,这个故事好无聊。不算不算,重新讲过。”

“嘘,小鬼,别吵。”

正在他吵闹不休的时候,男人忽然搂住他,然后平静地说了一句:“既然来了,何必鬼鬼祟祟。”

孩子愣住了,扭头凝目望去,却见大门处原本落满白雪的台阶上,不知何时多了几道鬼魅的黑衣人。长长的武士刀,在雪地里闪着刺眼的寒光。

“伯伯……”
孩子被轻轻推到一旁,眼睁睁地看着男人拿起放在手边的佩刀,站起来向那些黑影走去,心中莫名地被一阵恐惧抓紧了,不由得凄厉地叫了一声。

男人回过头来,俊俏英朗的脸上,居然出现了冷漠以外的表情:“闭上眼,不要看。”

那丝微笑,仿佛是幻觉,又仿佛昙花般,刹那开放,又瞬间凋零。孩子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最后听到那人说了一句:“宝宝,乖……”

本应属于你的心 它依然护紧我胸口 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来易来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耳边终于不再听到嘶喊和兵刃相交的尖锐鸣叫,然而孩子依然不敢睁开眼睛。虽然看不到,但是空气中那浓重的血腥气却如同柳絮粘地般挥之不去。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一双冰冷的手指抚上了自己的脸。

“不,别睁开眼。”
“为什么?”
“身上都是血,很脏。”
“小鸿不怕。”
“乖,听话。”
“好,小鸿听话。伯伯,你不会离开我,对不对?”

小小的身体被紧紧揽入宽厚的怀抱,只是那心跳却渐渐衰弱。片刻后,那人低沉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对不起,小鬼……”

风乍起,吹散一数梨花。于是,紧紧闭着的双眼,泪水就那么突如其来的溢出,如凋零的花瓣,一滴滴碎落。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 跟随我俩的传说
滚滚红尘里有隐约的耳语 跟随我俩的传说


恋红尘·完
 

  B - 白家粉丝

Statistics

会员 : 273
内容 : 2442
友情链接 : 4
内容的浏览数 : 8386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