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三花]望江南 花样年华第一部《后庭花》之三(《朔风》同人)

(3 次投票)

作者:白家粉丝 2010-05-20, 周四 11:33

樱前线到达长崎的时候,樱木花道已动身前往京都。事隔数年,京都好似并不见如何不同,街道两旁的小摊贩照旧吆喝着贩卖油纸伞和头花,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踩木屐的小姐和配刀的武士含蓄又放肆的调情。

“烦请通报刑部少辅,故人请见。”
红发青年拎着麻布包裹站在伊集院门外,手里牵着一名五六岁左右,正好奇地东张西望的孩童。
“主人去内殿了,有名帖么?”
红发青年摇摇头,见对方的眼神从戒备逐渐过渡到鄙夷,咬牙还是道,“那我们可以在门口等吗?”
“不挡道的话,随便你。”

长舒一口气,将包裹随手放在墙角,红发青年将孩子拉入怀中,慢慢靠墙坐了下来。日夜兼程走了一月,囊中羞涩饥寒交迫,这一路奔波来到京都,父子二人早已不堪负荷。

“爹爹。”
“嗯?”
“父亲会欢喜看到我们么?”
“……”沉默许久,将儿子毛茸茸的小脑袋轻轻搂进怀里,“会的。”

日近黄昏,刑部少辅的马车终于咯噔咯噔从街道尽头出现,在爹爹怀中沉沉睡去的孩童被车轮碾磨青石板的吱呀声惊醒,像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他匆匆忙忙回过头去,晚霞辉映下,爹爹脸上是孩子形容不出的隐讳苦涩。

“是父亲回来了么?”
小孩怯生生地往红发青年怀里更靠近一点,便听得爹爹低低地嗯了一声。“别怕。”他安慰似的在儿子背上轻轻拍了拍,迎着马车的方向站了起来。

◎◎◎◎

“长得很像你。”
刑部少辅三井寿跪坐在塌塌米上,累极了的孩子早已在被窝里沉沉睡去,他安静地注视着那几乎与红发青年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庞,轻声对身后之人说。
“今年几岁?”
“五岁了。”膝下有子,却依然还似当初京都惊鸿一瞥时那个纯真懵懂的少年,刑部少辅转过头,默默注视五年间杳无音讯的昔日旧友,伸出手,重逢之后第一次,抚摸上五年来夜夜入梦的脸颊——
“你瘦了。”

“当年你不告而别,二条院公子雷霆震怒,兵部卿率兵南伐,御弘殿左大臣家人人自危,连我这伊集院几乎都被掘地三尺……”
“是我对不起你。”
三井摆手,淡淡叹气,却辨别不出是遗憾或是怅然,“我只道你不肯跟我走,却没想到你最终还会选择定居长崎。”
“安西先生是个好人,这些年来多亏他照顾。”
“老师会一直瞒着我你的行踪,这一点我始料不及,不过也亏得有他们——孩子出生时,老师和师母在你身边吧?”
红发青年低低嗯了一声,抬眼去看安然睡在身侧的孩子,当年狂傲不羁的二条院右卫门,如今早已褪去少年人的浮躁,举止投足间流露出为人父母的沉稳。

“不过,你为何又临时起意回京都?”
听见三井发问,樱木微微一怔,沉默良久,方低声道,“宝宝说,想回京都见爹爹。”
刑部少辅先是一愣,随即惊讶地回过神来。
“宝宝……知道自己其实是你所生?”
红发青年没有作声,生怕惊动酣睡中的孩子一般,修长的手指极其温柔地,慢慢抚摸爱子柔软的脸颊。

“我明白了。”沉吟半晌,三井跪坐起身,将熟睡中的孩子连同被褥一起小心地抱入怀中,“这段时间你们暂住伊集院,明天我带你们去见二条院公子。”
“不是的,小三!”
情急之下,少年时亲密的称呼脱口而出,刑部少辅停住脚步,半是吃惊半是迷惑的回头,跪坐在软垫上的红发青年避开三井探究望过来的眼神,微垂下头,一如少年时倔强的脸颊隐在阴影之中,欲言又止。
“怎么了?”
“可以……请你暂时当一下宝宝的父亲么?”旧事仿佛历历在目,说出如此难以启齿的话,五年之后,那张不曾留下点滴岁月痕迹的脸终于狠狠红透,“我不知道应该带他去见谁……”

前二条院红发右卫门没抬头,刑部少辅立在门外,迟迟没有出声。

“至少应该起个名字吧。”悉悉簌簌,是银线蝶文直衣摩挲塌塌米的声音,将孩子小心放回愕然的红发青年怀中,刑部少辅重新跪坐下来,取出案头镰仓字典,一页一页翻过去,“姓三井的话……”
“小三……”

◎◎◎◎

“爹爹,我想要这个!”一个五六岁光景的小男孩手里抓着一串红玛瑙穿成的珠子,一张小脸兴奋得通红,转头冲他的红发爹爹喊。
“要这个来干嘛?”板起脸孔做势不允,小男孩可怜巴巴的看一眼爹爹,看一眼手里的玛瑙,再转回头望向站在旁边笑吟吟的新爹爹。
“嗯……那个……”
“怎么了?”刑部少辅大人坏心眼地将儿子抱起来,明知道他难以启齿的是什么,却故意佯装不知情。
“……三井爹爹。”天真的孩童全然未觉两个大人因他这句称呼霎那怔仲的表情,两条小腿在三井怀里使劲踢呀踢的,第一次叫出口,后面的撒娇立马就顺理成章了,“爹爹!!我想要这个!”

“宝宝!不准放肆!”虽然那日夜里起了单名,叫习惯的红发青年一时还改不了口,少辅大人率先回过神来,情不自禁地将怀里的小身体搂紧,小孩吃痛正要呼叫,却见三井爹爹冲他眨眨眼,用只有他们三个人听得见的声音神秘兮兮悄声道,“三井爹爹是爹爹,那花道爹爹是什么?”

宝宝迷糊地眨眨眼,看看笑得不怀好意的三井爹爹,再看看脸涨得通红一拳砸在三井爹爹肩膀上的红发爹爹,突然茅塞顿开,“哼,我当然知道啊!三井爹爹是爹爹,花道爹爹是——”
“宝宝!你敢叫我就不要你了!”
红发青年恼羞成怒,转身扭头就走,没个正型的刑部少辅连忙追上去,“花道!花道!”冲怀中的儿子努努嘴,机灵的小家伙立马会意,两只溜圆的眼睛霎时包起满满的泪水,“爹爹,我知道错了,爹爹你别生气……”

红发青年终究狠不起心肠,忿忿顿住脚,将三井怀里的孩子一把抢过来,“你三井爹爹是坏人,别跟他学!”
“嗯!三井爹爹是坏人!”玛瑙骗到手,精得像鬼一样的小孩立马弃暗投明扑向红发爹爹的怀里,顺便趁爹爹发飙的空档落井下石地冲涎着脸讨好爹爹的三井爹爹做鬼脸,小孩心满意足的趴在爹爹肩膀上玩耍手中的玛瑙珠,却突然听见面前有人如沐春风般柔声道,“好可爱的宝宝,叫什么名字?”

觉出爹爹搂着自己的手臂猛然收紧,小男孩不明所以地抬头,眼前一位梳着怪异的朝天发,却好似很和气的年轻伯伯正目不转睛地望着爹爹的后脑勺。他乖乖一笑,元气地冲男子道,“伯伯好,我叫三井鸿。”

伊集院庭外,车如流水马如龙。


望江南·完
 

  B - 白家粉丝

Statistics

会员 : 273
内容 : 2442
友情链接 : 4
内容的浏览数 : 9204439